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异能小神农 > 第169章 割下韩铁的头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9章 割下韩铁的头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无数人那紧张的目光注视之下,韩铁如同疯子一样,带着一股灭杀一切的气势杀向张斌。

    而张斌却没有任何动作,似乎被吓傻了一样。

    “糟糕,张凯刚才就是在吹牛,他死定了。”

    赵大为等几个特动队成员都在心中叹息,他们似乎看到,张斌倒在血泊中的凄厉场面。

    而铁剑门的弟子一个个脸上却是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他们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门主仅仅只要一剑,就可以把张斌刺死。

    因为韩铁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让人的眼睛都看不清楚。

    而实际上,液化境后期修士的速度最快可以达到160米每秒,出剑的速度最快也可以达到50剑每秒。

    杀人仅仅只需要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

    眼看韩铁就要冲到张斌面前,张斌终于动了,冷笑着用左手拍了一下剑匣,“去!”

    “嗖……”

    一道白色的光芒就从剑匣之中飞出,速度太快了,真就如同闪电一样。

    带着一股滔天的杀气射向韩铁。

    “飞剑!”

    韩铁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天啊,飞剑!”

    罗承亮也震撼地跳了起来,眼睛珠子也差点掉落。

    “我靠,飞剑?”

    赵大为钱兵孙铁他们都见过天龙大师御剑的恐怖英姿,自然可以认出来,所以,他们也全部傻眼了!

    “不好,那似乎是传说中的飞剑?”

    铁剑门的弟子也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

    不怪他们震惊和害怕,毕竟,飞剑是古代元婴期修士才可以炼制出来的法宝,锐利之极,速度也快得可怕。

    只有金丹境的修士才可以御剑杀敌,剑出就要人命,金丹境以下的修士绝对是没有办法抵挡的。

    难道,眼前这个少年,这个面孔还很稚嫩的少年,就已经是金丹期修士吗?

    否则,他怎么可能御剑?

    “啊……”

    韩铁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他发出了震撼人心的大喊,他拼命地把手中的剑斩了过去,试图拦截住这一把代表着死亡的飞剑。

    他似乎封挡住了,不过,没有任何受力的感觉。

    “不好,那仅仅是飞剑的虚影,我死定了。”

    韩铁在心中惊恐的大喊,然后他的脖子猛然一痛,他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再然后他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喷血尸体,还举起一把剑,不管是尸体,还是那一把剑,他都很熟悉。

    于是他就明白了,那是他自己的尸体,而他的脑袋已经被飞剑割下来了,腾起空中,所以他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怨毒很愤怒,他竭力地要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而他的头颅却是砰的一声砸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至于其余人,他们仅仅就是看到白光一闪,似乎围绕着韩铁的脖子绕了一圈,韩铁的脑袋就掉落了下去,血冲天而起。

    砰……

    无头尸体也站不住了,倒了下去,倒在血泊中。

    而飞剑早就化成了一道白光,飞了回去,飞进了张斌的剑匣之中。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特动队成员一个个变成了傻子,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铁剑门的弟子一个个脸上写满惊恐,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同样不敢说话。

    那可是他们门派最强大的两个高手,一个修炼到气海境中期,一个修炼到液化境后期。

    曾经纵横天下多年,但今天,都变成了尸体,被这个看上去还很稚嫩的少年轻松地灭杀。

    “哇哇……”

    张斌再一次呕吐起来,把苦胆水都吐出来了。

    过了好久,他才恢复了过来,拔下胸口的剑,扔在韩家父子的尸体上,冷冷地说:“杀我太清门人,夺我太清门弟子的玉筒简,这就是下场!”

    而众人也终于惊醒了过来,某个铁剑门弟子愤怒地大喊:“张凯,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杀人?逃不过公道。”

    “你这个恶魔,真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另外一个弟子也喝道。

    其余的弟子也群情激愤,大喊大叫。

    不过,他们没有一个敢冲过来,没办法,张斌的飞剑太恐怖了,他们的脖子哪里可以禁受得起啊?

    “证据,这就给你们看。我太清门从来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张斌大踏步前行。

    众人自然都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就走到了那个悬崖,张斌停下了脚步,指着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石头说:“他抢我师弟的玉筒简就藏在这个石头中,他天天在这里参悟。估计你们也看到了。”

    众多铁剑门弟子变得有点紧张了,因为他们真看到过韩铁喜欢盘膝坐在这里,至于有没有在参悟玉筒简,他们就不知道了。

    “我来打开。”罗承亮大踏步走了过去,“你们看清楚啊,我手中可没有拿什么玉筒简。”

    他还把衣服都脱下来,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把手举起,转了两圈。

    他才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放在那个石头上,释放出真气,很快就探索清楚,找到了机关。

    所以,他轻松就把石头掀开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去。

    里面果然有一个玉筒简。

    众多铁剑门弟子的脸色顿时大变,再没有那么愤怒了。

    “这就是我们太清门的玉筒简,布置了神奇的阵法,我们可以用特殊办法感应到。”张斌说,“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但是,这未必就是你们太清门的玉筒简,或许是我们门主在哪里捡到的,也或许这不是你们太清门的玉筒简呢?”有一个弟子还抱着侥幸之心,说。

    “你们可以派出一个代表,阅读这个玉筒简,内容是……”张斌把内容简单地说了出来。

    他也不怕修炼秘法泄露,毕竟,没有人可以瞬间就记忆那么复杂的修炼功法和内容。

    但是,所有铁剑门弟子如见蛇蝎,连连后退,不敢去阅读。担心事后被张斌灭口,毕竟,任何一个门派的修炼功法,都是不可能外传的。

    “那请赵大为阅读,让他来断定这是不是我们太清门的玉筒简。他是特动队队长,代表着国家,代表着正义,他绝对不会冤枉你们门主,也不会冤枉我。如何?”张斌说。

    这等于是给予赵大为一些好处,如果赵大为聪明的话,就专门阅读修炼到金丹境的秘法,是可以记忆到一些修炼秘诀的。

    铁剑门弟子同意了。

    赵大为也就大胆地阅读了一回,然后证明了这就是太清门的玉筒简。

    铁剑门弟子的脸色顿然如同死灰。

    而张斌却是气势大盛,喝道:“我已经杀了两人,不想再杀,现在就谈谈赔偿如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