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异能小神农 > 第105章 又和柳若梅打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5章 又和柳若梅打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兰姐,你看,我没说谎吧,她果然和男人约会,当时那又丑又矬的男人就跪在地上求婚,我差点吐了!”张斌对柳若兰耸耸肩膀。

    柳若梅气得簌簌发抖,把目光投射到有点啼笑皆非的柳若兰脸上,说:“姐,你说句公道话,柏承业又丑又矬吗?”

    柳若兰和柳若梅是孪生姐妹,自然是同时读书,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都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年级,只是有时候不在同一个班而已,所以,柳若兰自然也认识柏承业。毕竟,柏承业就是她们两个的高中同学。

    柳若兰笑了笑,说:“柏承业不丑也不矬,反而英俊帅气,算是美男子。”

    柳若梅顿时得意洋洋地看了张斌一眼,然后又说:“姐,柏承业是不是学富五车,才气惊人,年轻有为?”

    “柏承业的确有才,算得上年轻有为,我都很佩服。”柳若兰笑着说。

    柳若梅更是得意了,看着张斌鄙夷地说:“现在你听到了吗?我可没有说谎,你拍马也追不上柏承业,还好意思说人家又丑有矬?”

    “就那矬子?我告诉你,我固然是一个小农民,但是,柏承业就是坐高铁也赶不上我。”张斌傲然说。

    “你坐飞机也赶不上他。”柳若兰怒气冲冲地说。

    “他坐导弹也赶不上我。”张斌耿着脖子说。

    “你坐火箭也赶不上他。”柳若梅说。

    “他坐闪电也赶不上我。”张斌说。

    “闪电的速度是最快的,一秒钟三十万公里,怎么就赶不上你了?”柳若梅抓住了张斌话中的破绽,冷笑说。

    “因为轰的一声,他被闪电电成了焦炭,怎么赶得上我?”张斌得意洋洋地说。

    “咯咯咯……”在一边听着的柳若兰笑得花枝乱颤。

    柳若梅却是气得嗷嗷直叫,难道斗嘴也斗不过他吗?我就不信了。

    她摩拳擦掌,气势万丈地说:“是驴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你敢和他比试吗?”

    “比试?有这个必要吗?我都不想虐他,那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好吧?”

    张斌色厉内荏地说。

    “你们继续,我去睡觉,今天太累了。”

    柳若兰笑了笑,转身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她现在听明白了,就是一次误会,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所以,她也没有兴趣听两人斗嘴了。

    柳若兰一走,张斌就和柳若梅如同斗鸡一样地站在大厅,继续口舌大战。

    “你是怕了吧?不敢吗?”

    柳若梅鄙夷地说。

    “我不敢,我有什么不敢,你尽管划下道来?看我怎么虐死他?”

    张斌受不得急,傲然说。

    “那我代替他约战你,比试英语,时间就是三天后,你敢吗?不敢的话,你就不要多管我的闲事。而且,你必须对柏承业道歉!”柳若梅说。

    “你让我一个小农民和他比试英语?你怎么不让他和我比打架啊?”张斌气急败坏地说。

    “你的意思是你不敢和他比英语了?认输了?”柳若梅说。

    “会英语了不起吗?告诉你,我还会外星语呢……”张斌说着,就一连串的玄武星语言飚出来,如同放鞭炮一样快。

    “既然你会外星语,怎么就不敢比试英语呢?”柳若梅哪里相信那是什么外星语?尽情地奚落张斌,今天她的怨气太多了,她可是在臭烘烘的厕所瘫软了三个小时啊,不狠狠给张斌一个教训,那以后还得了?

    “我不敢?我有什么不敢的?”张斌说,“不过,我们还是说点别的,比如,你为什么要说话不算数,以前你答应过我,在我结婚前,不和男人卿卿我我的,但是,今天你却和男人约会。”

    柳若梅顿时被带到沟里了,气急败坏地说:“是你先说话不算数的,我和你没完。”

    张斌痛心疾首地说:“但是,你也不能作践自己啊,竟然真的和男人约会了,而且是那种又丑又矬的男人。”

    “你这混蛋,谁又丑有矬呢?你敢和他比试英语吗?”柳若梅说,“不敢就给我闭嘴。”

    张斌还真不愿看到柳若梅和那个恶心的男人谈恋爱,便接过话头说:“如果我赢了他,你就和他断绝来往,再不许和除我外的男人约会。如何?”

    “如果你输了呢?”柳若梅心中大喜,兴奋地问道。

    “任凭你处置。”张斌说。

    “如果你输了,你一周只能和我姐亲热一次,而且必须得到我的允许。更不许你管我的闲事。如何?”柳若梅说。

    她心中雪亮,张斌这样不讲信用的混蛋,直接规定不许,肯定是不行的,所以,还不如在她的控制范围之中。

    毕竟,她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强烈反应告诉柳若兰,那太尴尬了,可能会给柳若兰留下心理阴影,破坏她的幸福生活。

    “为什么要得到你的允许?”张斌愕然道。

    “因为我可以做准备,比如我喝醉酒,或者吃点安眠药。”柳若梅说,“那就感受不到了。”

    “聪明。”张斌的眼睛亮起,感觉这真是一个好办法,现在高斯还没有找到那种心灵相通的锻炼方法,他不得不做两手准备。只要打赌赢了,那柳若梅也就不会和那个又丑有矬的男人约会了,也不会和别的男人约会。而且今后他和柳若兰亲热前,告诉柳若梅,让她做准备,事情也基本可以解决了。

    “那就这么赌了,你不会临阵脱逃吧?”柳若梅戏谑地说。

    “我会临阵脱逃?那真是笑话!你定好时间和地点,我准时到。”张斌傲然说完,出门扬长而去。

    “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竟然要和柏承业比试英语,简直就是愚蠢。”柳若梅连连摇头,马上就取出手机,打电话给柏承业。

    “柏承业同学,刚才真对不起,那人是我弟,他是农民,没有什么文化,很霸道,也很嚣张。”

    “是你弟?”柏承业顿时感觉自己从地狱到了天堂。

    “我弟说你很矬,还说你不学无术,不允许我和你交往。”柳若梅说,“不过,你有一个机会证明自己……”

    柏承业气得嗷嗷直叫,“你弟一个小农民,高中毕业,竟然说我这个剑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很矬,说我不学无术,还要和我比试英语?看我怎么虐死他!他必须跟我道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