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959章 我是他媳妇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59章 我是他媳妇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中寂静,只有风声。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诡异。

    廖姓修士盯着两人的神情看了一会儿,方开口道:“颜道友,你认识这个小子?是敌是友?”

    他想要快些抓住那个漂亮的少女,怕夜长梦多。

    但是这名少年在无形之中,却给带来了他一种很大的压力。

    在外游历多年,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修士,他本能的觉得这个少年,很危险。

    因为面对着他刚才凌厉的剑芒,这名少年,太过镇定,镇定的有些不像话,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中一般。

    所以他要先问清楚。

    颜宽脸上的震惊之色,渐渐敛去,盯着树下的少年,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道:“廖道友,这位可是我在下的亲侄儿啊,可惜啊,人家似乎根本就不想认我呢。”

    廖姓修士眼中露出了一抹狐疑之色,却没有再多问。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少年看向颜宽的眼神,绝对不是亲人之间的目光,而是带着一种仇恨的情绪。

    他目光阴鸷地看了一眼那名靠在树上的少女,道:“小子,这位姑娘,是你何人?你这是要护着她吗?”

    不待颜雨辰回答,狐呱呱便捂着伤口,虚弱地道:“我是他媳妇儿,你这丑八怪,受死吧……”

    廖姓修士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却没有立刻动手,而是转头看向颜宽,道:“颜道友,既然这小子是你晚辈,你来劝劝他,让他不要自讨苦吃,或者,你来管教管教。”

    颜宽并不知道他是因为心中忌惮,所以才不敢先动手,他还以为对方是尊重他呢。

    一听此话,他立刻满脸堆笑道:“多谢廖道友。”

    然后他便看向颜雨辰,冷声道:“小子,看在你身体里流着颜家血液的份上,我今日便饶你一命,免得人家说我六亲不认,以大欺小。这位姑娘已经被廖道友看上了,你若是不想死的话,就立刻离开吧,别到时候后悔莫及!”

    颜雨辰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任何要让开的迹象。

    颜宽脸色一沉,愠怒道:“别给你脸你不要脸!就你那弱不禁风的病弱身体,也敢在这里逞强?你既然来到这里,想必是见识过修仙者的厉害了,别说你父亲武功被废,就算是他的武功已经到达了宗师之境,我现在照样一个指头就能秒杀他,你信不信?”

    “唉……”

    狐呱呱坐在大树下,抱着小白虎,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

    现在的白痴,可是真多啊。

    就连那个廖姓修士都看出来不对劲儿了,这么半天,你这位颜家的高手,都还看不出来?

    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呢?

    狐呱呱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

    “颜道友。”

    廖姓修士心中的不祥之感,越来越浓烈,悄悄后退了几步,嘴里却冷笑道:“既然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根本就不把你这个长辈放在眼里,还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动手,让他滚开!”

    只要那少年一动手,他就能看出他的修为。

    如果修为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那他自然立刻就会出手;但是如果那少年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那么,他转身就跑,绝不再犹豫。

    能够活到现在,他靠的就是脑子。

    “好!很好!”

    颜宽见这小子竟然无视于他,哪里还忍得住,狞笑一声,直接掠到了近前,右手一伸,就向着颜雨辰的脖子抓了过去。

    当初去抢夺蓝凤玉时,他就是这样一把掐住了这少年的脖子,差点要了这少年的命。

    而现在,他已今非昔比,成了一名凡人根本就不可仰视的修仙者!

    他并没有动用左手中的灵剑。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外面来的人,并且还是有仇的人,他可不想就这么一下子杀了对方,那样多没趣味啊。

    至少得先展示一下自己身为修仙者的功法,让对方瑟瑟发抖,跪地磕头,满脸恐惧,这样,才有趣。

    “小子,颤抖吧!”

    颜宽裂开嘴巴,满脸志得意满的神情,右手成爪,直接抓住了这少年的脖子。

    颜雨辰没有躲避,也没有反抗,依旧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

    对于抓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

    “原来是个废物!”

    见此一幕,那名廖姓修士先是一愣,随即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对于之前的小心翼翼和谨慎,他感到有些脸红,当然,更多的是恼羞成怒。

    他再也没有任何犹豫,身子一晃,掠到了狐呱呱的面前,嘿嘿笑道:“姑娘,你血流的也差不多了,人也快死了,死之前,就让在下玩一玩吧,哈哈哈哈……”

    说罢,就迫不及待地伸出了手,准备去抓住她。

    狐呱呱脸色苍白地道:“可是,我有艾.滋呢……”

    廖姓修士的动作,顿时一滞,随即笑的更加大声起来,满脸讥讽道:“姑娘,观你眉眼,明明还是处子之身,你当廖某是三岁小孩?”

    狐呱呱艰难地抬起手,指着颜雨辰的后背道:“他……他的手指破了……他有艾.滋,昨晚……”

    廖姓修士愣了一下,一时之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狐呱呱突然大声道:“辰哥,救命啊!”

    廖姓修士顿时惊醒过来,满脸阴笑地伸出手道:“那小子自个儿都自身难保,还让他来救你,哈哈哈,姑娘,还是乖乖地……”

    话还未说完,他那只伸到狐呱呱面前的手,突然“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这时,一轮细小的银月,方从他断裂的极为整齐的手腕处,缓缓升起,旋即,破灭消散。

    “噗!”

    断腕处,鲜血喷射而出!

    狐呱呱慌忙滚开。

    而此时,廖姓修士依旧在发愣。

    他看着落在地上的手掌,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感觉不到半点疼痛。

    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是我的手?”

    数息之后,他方满脸古怪地喃喃道。

    随即,一股钻心的疼痛,突然从手腕袭来!

    “啊——”

    他猛然惨叫一声,丢掉另一只手中的灵剑,就捂着没了手掌的手腕,一边跳,一边凄厉惨嚎起来。

    而掐着颜雨辰脖子的颜宽,则是目光呆呆地,看着这少年手中突然出现的一轮银月。

    不,那不是银月,而是一柄光芒耀眼的弯刀!

    他的眼睛几乎被刺瞎。

    而他那只掐着这少年脖子的手,则开始颤抖起来。

    他想要用力,捏断这少年的喉咙,但是全身却突然抖若筛糠,手中,竟然使不出半分力气。

    “唰!”

    又一轮银月,从这少年手中的弯刀飞出。

    然后,那位在他眼中实力极为强大的廖姓修士,突然就停止了惨嚎,脑袋直接从脖子上,掉了下去。

    ?.

    ???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