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956章 香囊的秘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56章 香囊的秘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嗤!”

    泛着寒芒的铁叉,向着狐呱呱****而去!

    狐呱呱靠在大树上,一动不动,竟然没有躲避。

    锋利的铁叉直接从她的小腹贯穿而过,“叮”地一声,把她钉在了身后的那棵大树之上。

    狐呱呱身子微微一颤,却依旧不动。

    “狐之幻影?”

    那只全身泛绿的人形怪物,见此一幕,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是脸色一变,迅速转过身,看向了身后。

    身后空空,并无一人。

    “唰!”

    寒芒一闪,一柄黑色匕首突然从身后飞来,直接从后背插入了它的心脏!

    这时,被钉在大树上的狐呱呱,方双手握住贯穿身体的铁叉,用力把它拔了出来。

    人形怪物转过身,满脸怨毒地瞪着她,张大嘴巴,想要说话,却口吐鲜血,无法再开口了。

    只要它的心脏不死,它就是不死之身。

    而现在,黑色匕首却插在了它的心脏上,并且散发着一股足以摧毁它所有生机和力量的可怕气息。

    它瞪圆双眼,全身抽搐了几下,便肌肉萎缩,化为了白骨,随即“哗啦”一声,成了碎片,落在了地上。

    而它的那柄铁叉,在失去了主人的控制以后,也立刻光芒黯淡,变成了凡物。

    狐呱呱扔掉铁叉,捂着血流不止的小腹,身子踉跄了几下,靠在大树,缓缓地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如纸。

    “嗡!”

    黑色匕首嗡鸣一声,主动从地上飞起,回到了她的手中。

    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疼痛,黑色匕首在她的掌心,轻轻颤动。

    狐呱呱的后背和小腹,都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鲜血很快便浸染了全身。

    幸而她是妖怪之身,一出生便就有着极为强大的体质,虽然疼痛的身子颤抖,她却依旧意识清醒,没有昏迷过去。

    她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丹药,吃了两粒,然后盘膝坐在地上,催动灵力,暂时封住伤口,止住奔涌而出的鲜血。

    不远处的草丛中簌簌作响,一股股陌生而凶悍的气息,随着清风,飘散而来。

    新鲜的血液,像是丰盛的晚餐,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吸引着附近的妖物;犀牛的尸体,也让各处食肉妖兽,闻风而来。

    狐呱呱虽然虚弱无比,却不敢再继续停留,手中紧紧握着黑色匕首,扶着身后的大树,艰难地站起来,然后离开。

    走不多远,路旁茂密的灌丛中,突然蹿出一只似狗非狗的野兽,龇着獠牙,就凶猛地向着她扑了上来。

    狐呱呱没有闪躲,手中黑色匕首轻轻一挥,寒光一闪,这只饥饿而贪婪的野兽,便段成了两半,“啪嗒”一声,落在了灌丛中。

    虽然杀了这只野兽,她却因为动用灵力,而使伤口裂开。

    鲜血再次流了出来。

    她没有停留,也不敢停留,捂着钻心疼痛的伤口,继续前进。

    当她步履艰难地来到了那座山峰的脚下时,终于支撑不住,身子摇晃了几下,倒在了地上。

    她咬着牙爬了起来,靠在了石壁上,身上火红的衣裙,被鲜血侵染的更加红艳妖异起来。

    她额头上满是汗水,不是累的,而是疼的。

    她本就雪白的脸颊上,更加苍白起来,看不到一丝血色。

    她靠在石壁上,出奇的平静,没有怨恨,没有咒骂,漆黑而漂亮的双眸,望着远方青山上的云雾,怔怔发呆。

    “我,要死了么?”

    她喃喃自语,眸中的光芒,渐渐黯淡了下来。

    鲜血依旧在流。

    她知道,她已经坚持不住了。

    山太高,妖太多。

    无论如何,她都爬不上去了。

    而山头的那座传送阵,就像是井中的月亮,她永远也无法触碰到了。

    “他,应该已经离开了吧……”

    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她突然清楚地意识到,对于夺走了自己金丹的他,她竟然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怨恨。

    如果金丹还在,她绝对不会如此狼狈。

    如果金丹还在,她也绝对不会死在这里。

    有了金丹,她才是一只真正的实力强大的九尾狐。

    可惜啊,没有如果。

    冥冥之中,似乎早有注定。

    金丹诡异的脱体而出,诡异的飞向了他,让他重获新生,甚至改变了他的一生。

    而她,从金丹自动飞走的那一刻,就开始与他纠缠不清,就开始霉运连连。

    如果真有前世,她到底欠了他什么东西呢?

    是一件珍贵的宝物,还是一条命,或者几条命,又或者是,比命还要重要的某种东西呢?

    视线开始变的模糊起来。

    伤口的疼痛,开始麻木。

    无尽的疲惫,席卷而来。

    这是不好的预兆。

    她扶着身后的石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想要再更清楚地看一眼这个世界。

    正在此时,一股芬香,忽地从身体的某处传来。

    那是一股熟悉的味道,就像是她天生的味道一样,闻在鼻中,令她灵魂都在舒服的颤抖。

    她微微一怔,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缓缓地摊开了掌心,从储物空间的某个角落里,拿出了那枚从那个家伙那里抢来的香囊。

    香囊看起来很新,保存的很好。

    那股熟悉的味道,正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她看的出来,这枚香囊对他来说,很重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着急和愤怒。

    这是某个女孩子送给他的么?

    又或者,是某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送给他的?

    但是,为何里面会有着那种很熟悉的味道呢?

    她的眸中露出了一抹疑惑,靠在石壁上,重新坐好,然后放下匕首,缓缓地打开了香囊。

    双手上的鲜血,浸染在了香囊之上。

    香囊之中,并没有任何特别的东西,只是一缕奇怪的毛发。

    毛发雪白纯净,干净的没有尘埃和瑕疵,看起来极为漂亮。

    狐呱呱身子微微颤抖,伸出指尖,捏起了那一缕毛发,柔软而滑腻,像是一件精致而完美的艺术品。

    “这是……九尾……”

    一股熟悉而温暖的感觉,突然顺着手中的毛发传入她的身体,她的全身,开始情不自禁地抖动起来。

    她睁大眸子,满脸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情。

    她认识这缕毛发!绝对认识!

    不仅认识,而且非常熟悉!

    “颜蛤蟆……颜蛤蟆难道是……是我的亲生老爸?哦不,亲生哥哥?不然怎么会有我娘亲尾巴上的毛毛呢?”

    “肯定是的!一定是的!难怪我的金丹会去找他呢!原来他竟然是我母亲红杏出墙,在外面生的野种!看他那猥琐丑陋的模样,肯定是娘亲与人类生的杂交种!”

    “可恶!可恶啊!”

    狐呱呱握着手中的毛发,满脸悲愤,完全忘记了,其实她自己尾巴上的毛,也是这样的。

    ?.

    ???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