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845章 断了腰的生死决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45章 断了腰的生死决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洗衣房外,数百米处,坐落着一座生死台。天『籁小说

    这样的生死台,在九毒宫的每一座山峰上都有,平时灰尘遍布,无人问津。

    但是一到有人生死决战的时候,便会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群。

    不管是想要观看仙法的奴隶,还是单纯看热闹的修仙弟子,都会满脸兴奋地围在下面,想要看看台上的两人,是怎样拼死斗法的。

    只要两人签订了生死协议,就可以上生死台上决一死战。

    宗门不会管,两人都师父和师兄们都不会管。

    在生死台上死亡以后,其长辈和朋友,也不能私下报仇,除非继续在生死台上决战。

    修仙之人,大多都怕死。

    但是很多时候,同门之间,都的确有着许多不可调和的矛盾,唯有用生死决斗,来决定自己在宗门中的地位和尊严。

    此时的这座生死台上,正站着一名身穿青衫的中年人。

    他是虎啸峰的弟子,有着通灵三境的修为,如今成了一名管理宗门事物的执事,手下管理着数百奴隶。

    他今天站在了生死台上,自然是要与人进行生死决斗。

    不过听说对方只是一名刚踏入修仙门槛,通灵一境的少年。

    台下早已围满了兴奋不已的奴隶,还有许多弟子和奴隶,66续续地赶来。

    “吴执事,加油!一招秒杀那个狂妄自大的小子!”

    “吴执事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把那小子烧成灰烬!

    吴槟手下的奴隶,自然都趁此机会,大声拍着马屁。

    吴槟站在生死台上,神情淡淡,没有得意忘形,也没有任何紧张之感,像是在做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情,并不像是正要跟别人进行生死决战的样子。

    太阳升到半空时,那个少年依旧没有出现。

    站在人群边缘的贺极,目光眯了眯,对着身后的两名弟子使了个眼色,沉声道:“看看去,别让那小子跑了。”

    那两人恭敬地答应了一声,便转过身,快向着药园赶去。

    两名青年来到药园,见药园的木门大开,里面一片狼藉,灵药几乎全部毁坏,而那名少年却不见影踪。

    两人顿时大惊失色,相视道:“那小子真跑了?跑之前还把药园给毁了?”

    正在此时,里面那座小木屋“吱呀”一声,打开了房门。

    两人顿时一喜,睁大眼睛看着门口,可是等了半天,却不见有人出来。

    过了许久之后,方见一只手从地上爬着伸出来,对着他们挥动了几下,又软软地落在了地上。

    “难道那小子出事了?”

    两人虽然惧怕6冰灵那个脾气暴躁的美怨妇,但是对于贺极的命令,也不敢不从,稍一犹豫,便踏进了药园,快走向了那间小木屋。

    待两人来到门口时,方被里面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

    那名昨天还生龙活虎狂妄嚣张的少年,如今竟然赤身裸.体地爬在地上,乌着眼圈,满脸憔悴,衣服碎了一地,身上满是清晰的牙印,连那张木床都成了碎片!

    满屋的狼藉,像是被强盗入侵了,砸坏了家具,又把这少年给轮了的模样!

    那爬在地上的少年,满含热泪地看着他们,看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凄惨和可怜!

    两名青年瞪着眼睛,张着嘴巴,一脸惊呆的表情。

    “救我……”

    可怜的少年,有气无力地挥着手,像是瘫痪了一般,身子竟然无法动弹。

    这到底是遭受了什么恐怖的劫难啊!

    “我腰断了……”

    这句话饱含痛楚和悲哀的话语,顿时让这两个青年心中酸,满脸怜悯。

    两人连忙过去帮忙扶起他,刚抓住他的手臂要把他扯起来,便突然听到这少年“啊”地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腰断了……腰断了……”

    颜雨辰哭着道。

    两名青年面面相觑,只得轻轻把他给抬了起来,让他站稳。

    颜雨辰抹着眼泪道:“先给我穿衣服,就算是死,哥也要死的体面些。”

    两人只得苦着脸,像是保姆一般,一人扶着他,一人过去拿了件奴隶衣服,小心翼翼地给他穿上。

    好不容易穿完了衣服,两人正要询问他出了什么事情时,颜雨辰却主动带着哭腔道:“两位,我腰断了,你们看能不能取消决斗?”

    两人相视一眼,感到很是为难。

    正在此时,门外却传来了贺极的怒喝声:“两个废物,在屋里做什么!来了这么久,都死在这里了吗?”

    “啊——”

    颜雨辰猛然惨叫一声,身子一歪,便倒在了地上。

    门口忽地传来了一阵风声,贺极听到惨叫,快掠了进来,待看到屋子里的状况后,先是一怔,随即愕然道:“怎么回事?”

    颜雨辰一边惨叫,一边抽泣着道:“前辈,您老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我昨晚睡觉睡的好好的,却突然被一个强盗闯进屋来,把晚辈捆绑起来,进行非人的摧残!床断了,晚辈的腰也断了,菊.花也烂了,那是一个男人,肯定就是卑鄙无耻的吴槟!他害怕我今天赢了他,所以昨晚就趁晚辈睡着,跑进来让晚辈菊.花残,满地血,再也无法与他战,真是个禽兽啊!”

    这番哭诉,顿时把贺极和那两名青年听的瞠目结舌。

    贺极往地面一瞄,果然看到了满地破碎的衣衫和点点血迹,脸上的肌肉顿时抽搐不止。

    “前辈,晚辈无法上生死台了……”

    颜雨辰爬在地上哭泣着道。

    贺极眼中闪烁了一道阴厉的光芒,皮笑肉不笑地道:“腰断了吗?没事的,老夫可以帮你治好,只要你能站起来,就一定要上生死台,因为你昨天已经答应了,这是规矩,谁都不能破坏。”

    说罢,蹲下身,双手光芒闪动,放在了他的腰间。

    颜雨辰暗生警惕,生怕这老东西暗下杀手,不过还好,对方的确是在运用灵力,帮他修复伤痕。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疼痛终于减轻了,腰部传来一股股温热的气流。

    “好了,你现在可以站起来了,我让他们扶着你上生死台,修仙者施法,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都可以完成。你昨晚既然已经说出口,就绝对不能反悔。”

    贺极冷哼一声,站了起来,对着那两名青年看了一眼。

    两人连忙过去扶着颜雨辰站了起来,向着屋外拉去。

    颜雨辰哭丧着脸道:“前辈,这不公平,不公平啊!”

    贺极冷笑一声,率先走出了木屋,道:“这世间有什么事情,是公平的呢?反正不管你有没有受伤,结局都是死,早死晚死都是一样死,你还怕什么呢。”

    这老东西终于原形毕露了。

    而此时,站在生死台上的吴槟,脸上的神情,终于不再是若无其事风轻云淡的模样了,而是充满了阴沉和愤怒。

    台下的观众,也都开始起哄起来。

    “都快中午了,那小子怎么还不来?莫不是害怕吴执事,偷偷地逃走了?”

    “哼,昨晚还以为他是条汉子,即便是修为比不过吴执事,也敢上生死台决斗,现在看来,他昨天就是做做样子而已,肯定早就吓的藏进哪个狗洞去了……”

    “看门狗藏狗洞,很正确嘛,哈哈哈哈……”

    在起哄的人群后面不远处,有座拱桥,拱桥之上,站着一名戴着面纱的女子和一名小丫鬟。

    那女子身材高挑而丰满,双眸冰冷,身上散着一股冷寒的气息。

    她望着桥下的流水怔,偶尔会转过头,望一眼那边的生死台,冰冷的目光中,带着一抹疑惑。

    按说那小子胆子极大,既然答应了上生死台,就不该爽约才对啊。

    怎么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来呢?

    莫不是真跑了不成?

    旁边的小丫鬟站了一会儿,撅起小嘴,有些忍不住嘀咕道:“小姐,老爷也真是的,干嘛要让咱们救一个看门的小奴隶啊。”

    6冰灵目光动了动,淡淡地道:“他现在并非奴隶了,更何况……”

    顿了顿,她又蹙起眉头,语气疑惑地道:“那小子,有些古怪,恐怕并不是普通的修仙者。能够随手拿出一件极品法器,连咱们宗主都困难,这种人物,竟然会甘愿低头给我当看门狗,实在是有些奇怪。”

    小丫鬟歪着脑袋想了想,忽地目光一亮,道:“小姐,你说他会不会是老爷早就认识的人呢?”

    “哦?”

    6冰灵闻言,微微一怔。

    小丫鬟继续挥着强的想象力,双眸亮晶晶地道:“小姐,老爷不是一直在操心你的婚事嘛,说不定这小子就是老爷看中的人,怕你又要怒,所以就让他故意接近你,故意给你做看门狗,到时候好……”

    6冰灵一听此话,顿时柳眉一竖,声音冰寒道:“他敢?若是真是如此,我定一剑杀了他!”

    小丫鬟也冷哼道:“就是,那小子若是真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奴婢就帮小姐一剑杀了他!就他那点微薄实力,也配得上我家小姐?虽然听老爷说他长的比较英俊,人也挺机灵,虽然小姐已经二十好几了,虽然小姐再不成婚就要老了,以后再也没人要了……啊!小姐饶命啊!”

    6冰灵揪着她的耳朵,恨恨地道:“小叶,你跟爹是一伙的?”

    小丫鬟慌忙摆着手道:“不不,奴婢跟小姐才是一伙的,奴婢对小姐忠心耿耿,就算老爷用好多好吃的灵果诱惑奴婢,奴婢也绝对不会背叛小姐的。”

    6冰灵顿时一脸气急败坏的神情,跺着脚道:“爹又去药园偷摘我的灵果了?你们都偷吃了?”

    小丫鬟立刻醒悟说漏了嘴,哭丧着脸道:“是老爷逼着奴婢吃的,奴婢说不吃,老爷就要活活打死奴婢……”

    “你这馋鬼,还敢狡辩!”

    6冰灵正要怒之时,忽地看到那边的人群一阵骚动,随即便有人大声惊呼起来。

    “快看!那小子终于来了!”

    “我靠!那小子怎么被人扶着呢?看他一脸憔悴的模样,莫不是害怕的一夜没睡,故意把自己的给弄残了?”

    “很有这个可能!你们看他眼角还带着泪痕,显然是被吴执事给吓哭了,哈哈哈……”

    那边的动静,立刻吸引了6冰灵的注意力。

    小丫鬟趁此机会挣脱开红红的耳朵,指着那边便转移视线的大声叫道:“哇塞小姐,那小子长的好帅好英俊啊!小叶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帅气的翩翩美少年,老爷的眼光可真是好啊!”

    6冰灵回过头来,瞥了她一眼,道:“你指错方向了,更何况你个矮,根本看不到他。”

    “……”

    小丫鬟见诡计被识破,很是尴尬,捏着裙摆嘟嚷道:“小姐,奴婢个不矮……”

    围观的人群很快便自动分开,两名青年扶着颜雨辰,脸色烫地走向了生死台。

    人家都成这样了,他们还要逼着他上生死台送死,能不羞愧嘛。

    6冰灵看到这一幕,顿时满脸疑惑的神情,心中暗暗道:这小子在搞什么鬼?

    谁知这个时候,被人扶着的颜雨辰,突然对着生死台上悲愤地大声呼喊道:“吴槟!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明知道今天要被我打败,所以你昨晚就趁我不备,闯进我的房间暗算于我!你这个死变态,我的床被你弄断了,腰也别你弄断了,后面也被你弄残了,你欺负了我,今天还要在生死台上杀我,我今天就算是死,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

    嘈杂的说话声瞬间安静下来,生死台四周,立刻变得鸦雀无声。

    而站在生死台上的吴槟,顿时张着嘴巴,一脸懵逼的表情。

    拱桥之上,6冰灵则是睁大眼睛,柳叶般的细眉,跳动不止。

    旁边的小丫鬟终于看清了那个少年,听了他那悲愤的叫骂,顿时瞪大眸子,捂着小嘴惊呼道:“完了完了,小姐,那少年被别人给那个了,身子已经不干净了,以后还怎么跟你……啊!疼!小姐饶命啊——”

    这个时候,又听颜雨辰咬着牙悲愤地大声道:“就算我腰断了,身子被你摧残了,第一次给你了,血快流干了,但是我也要跟你血战到底,不死不休!”

    最后一句话却是用吼的:“吴淫.贼!还哥菊.花!”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