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834章 求颜雨辰亲他女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34章 求颜雨辰亲他女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6冰灵?6路通?

    这竟然是一对亲生父女?

    可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这个小眼睛的丑老头,能够生出来那么一个娇艳动人女儿啊!

    虽说那个怨妇的确是冷酷无情了点,但是容貌却真的不是盖的。

    二十七八岁的女子,皮肤保持的水嫩水嫩的,脸上完全没有一丝被岁月侵蚀过的痕迹,身材也极为饱满迷人。

    横看竖看,都跟这个丑老头没有任何一点相似的地方。

    “嘿嘿,敢当着老夫的面对我家闺女不敬,小子,你说说,想怎么个死法?”

    6路通卷起了袖子,一脸冷笑地道。

    颜雨辰愣了几秒,慌忙哭丧着脸求饶:“老前辈,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老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小的一次呗。”

    “哼!”

    6路通冷哼了一声,道:“饶过你可不行,你骂了老夫的女儿,老夫岂能装作没听见?小奴隶,快说吧,想怎么个死法?”

    颜雨辰只得苦着脸道:“那就请前辈让小的活活老死,或者被无数个美女玩死,如何?”

    “……”

    6路通张口结舌地看着他,眨巴着小眼睛,一脸的错愕和惊诧。

    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小奴隶竟然还有闲心开玩笑,胆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平常那些奴隶,哪个见了他不是低眉顺眼,一句话都不敢说,有的被他瞪一眼,直接就吓跪在地上瑟瑟抖了,今天倒是遇到个奇葩。

    “小子,胆子很肥啊,以前是干嘛的?”

    6路通来了兴趣,好奇地问道。

    颜雨辰见他态度变化,不似要杀人的模样,连忙也卷起袖子,竖着眉头,做凶神恶煞装状,道:“小的以前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强盗!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死。”

    “……”

    6路通嘴角一抽,道:“怕死还叫天不怕地不怕啊,你小子牛逼。”

    顿了顿,又盯着他道:“这样,小奴隶,老夫交代你一件事情,你若是办妥了,今日之事,咱们就一笔勾销,我不会再找你麻烦,也不会去向你家园主告状,如何?”

    颜雨辰心中一动,装作犹豫不决了一下,又苦着脸道:“前辈,您老交代的事情,小的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会帮您办成。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你尽管说来。只要你能办成此事,有什么要求,老夫来者不拒。”

    6路通豪迈地道。

    颜雨辰立刻道:“是这样的,在您老来之前,我就已经骂过园主了,并且是当着她的面骂她的,我想求前辈帮我求求情……”

    此话一出,6路通顿时瞪大眼睛,往后跳了一步,重新惊诧地盯着他打量了一番,道:“你小子竟然敢当着她的面骂她?老夫都不敢,你竟然敢?那你怎么还没死?”

    颜雨辰唉声叹气了一番,道:“本来小子就快死了,不过园主有急事,就先走了。但是小的心中清楚,园主肯定会秋后算账的,所以希望老前辈帮小的求求情,让园主饶了小的一命。”

    6路通嘴巴一咧,像是重新认识他一般,举起拇指就道:“好小子!你牛逼!牛逼叉叉怼叉叉!老夫算是彻底服了你!”

    说到此,他捻着胡须想了一下,方道:“没事,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把老夫交代给你的事情办妥了,一切要求,老夫都能满足你。”

    颜雨辰心中一喜,道:“前辈尽管说来。”

    6路通眼珠一转,往四周看了一眼,方凑到近处,压低声音道:“小奴隶……”

    “小的叫颜雨辰。”

    颜雨辰打断了他的话道。

    6路通明显一怔,目光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道:“老夫叫你小奴隶,你竟然敢不满意?”

    颜雨辰满脸虚假的笑容,道:“不是不满意,只是前辈要让小的帮您老办事,总该给小的一些尊重,不是吗?”

    6路通双眼一眯,认真地看了他几眼,方点头道:“好,小辰子,是这样的。我家冰灵有病,需要你帮忙医治,过程其实很简单,你只用抱住她,把她压在床上,对着她的脸亲一口就行了。”

    “……”

    卧槽!死老头,你妹的是想故意玩死我吧!

    颜雨辰一听此话,顿时吓的脸色白,道:“前辈,咱们可以别开这么恐怖的玩笑吗?小的胆子虽然大,但是也经不起您这么吓啊。“

    6路通见他一脸惊惧,眉头一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脸忧愁地道:“老夫也不瞒你了,我家冰灵曾经与一名男子成婚,在新婚之夜,那名男子醉酒之后,竟然没有去洞房,而是与一名相貌不错的女子在院子里鬼混。这一幕,不仅被冰灵看到了,还被许多客人看到了,冰灵当时又羞又怒,直接拿起剪刀,把婚袍剪的粉碎,然后一剑刺死了那名男子和那名女子。”

    “哎,从那天以后,她就患上了一种病,不再喜欢男人,不能让男人碰,连老夫都不能碰她,否则她就会失去理智去杀人。这几年来,老夫到处寻找名医,总算得到了一味药方,只是这药材,却是异常难寻啊。”

    听到这里,颜雨辰总算知道了那个女人为何这么冰冷狠辣,为何见不得别的男女好了,果然是男人害的。

    “前辈,那现在,药材寻齐了?”

    颜雨辰问道。

    6路通点了点头,叹气道:“齐是齐了,可是年份不够啊,这药园之中的灵药,年份都太少,只能以数量充数,所以还需要你来帮忙。你胆子大,比那些奴隶强多了,比九毒宫那些弟子都要胆肥,所以老夫才找你。”

    颜雨辰不解道:“前辈也可以找九毒宫中那些长老啊峰主啊一类的帮忙啊,这样的话,园主就算清醒了,也不会杀了他们的。”

    6路通摇了摇头,愁眉苦脸地道:“这件事,可不能让那些家伙们做,在九毒宫中,冰灵不仅是这里小小的园主,还是一个非常有身份有地位的峰主,若是让那些家伙占她便宜,以后她哪里还有脸面见那些同僚?”

    颜雨辰总算明白过来,干笑道:“前辈,所以您就找我这样一个身份卑微奴隶。等我帮你治好了她以后,你们就合伙把我给抹脖子了,这样的话,谁都不知道你女儿被占便宜了,对吗?”

    6路通摆了摆手,道:“小辰子,你放心,老夫绝对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就算冰灵要杀你,老夫也会拼死拦住她的。有了灵药,再加上你的辅助,相信她一定会克服恐惧,战胜病魔的。”

    颜雨辰忐忑道:“我还是感觉不太靠谱。您老也知道,你那个女儿可不是普通人,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我若是真把她按在床上亲她,想必绝对活不过第二天。”

    6路通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满脸恳求地道:“小辰子,相信老夫!老夫誓,一定会保你平安无事的!不然老夫就断子绝孙!”

    颜雨辰还是有些犹豫,6路通冷哼一声,威胁道:“小子,你若是不愿意,那你肯定活不过明天,你骂了冰灵,你觉得她会饶恕你?就算她不杀你,老夫也不会放过你的!”

    颜雨辰苦笑一声,只得耸了耸肩,道:“那好吧,我尽力而为。”

    “哈哈哈,这就对了,这才是正确的选择。放心,有老夫在,小女绝对不会把你怎样的,老夫连断子绝孙的毒誓都了,你还信不过吗?”

    6路通拍着他的肩膀,满脸兴奋的表情,心中却在暗暗得意,老夫生平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女儿又不一定会生育,就算生个儿子,那也不是姓6,所以嘛,早就断子绝孙了,怕个球的毒誓啊。

    一个区区小奴隶而已,既然占了他家宝贝女儿的便宜,那后果就只有一个,死无全尸!

    嘿嘿嘿嘿……

    6路通又满脸堆笑地跟颜雨辰说了一会话,约定好时间和细节后,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颜雨辰一个人站在药园,左思右想,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6冰灵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孤傲女子,岂能允许一个身份卑贱的小奴隶对她不敬?就算她老子竭力维护,她也不可能会咽下那口恶气的。

    怎么想,颜雨辰都觉得自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

    “尼玛,不会是被那个老家伙给坑了吧?”

    药园今天很安静,除了6路通和送饭的丫鬟来过以外,就再也没有人进来过。

    好不容易熬到了太阳下山,颜雨辰便迫不及待地离开药园,向着洗衣房行去。

    这里看起来到处都是坑,还是早些找到出路安全。

    问了一名路过的小丫鬟,颜雨辰很快便来到了洗衣房的外面。

    如今是下工的时候,洗衣房的女子们都6续出来,准备去吃晚饭。

    有的女子看到他后,便凑在一起嘲笑,道:“你们看,那不是药园那边看门的嘛,听说还被栓了狗链,当狗呢,真可怜。”

    “咯咯咯咯……”

    一群朝不保夕连自己的身子都难以保护女奴隶,此时却嘲笑可怜着看门的男奴隶,笑声刺耳而尖锐,也不知道她们哪里来的优越感。

    颜雨辰站在树下,神色平静地看着她们,目光深处,露出了一抹悲哀。

    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吗?

    明明你自己混的已经很惨了,你却非要嘲笑那些跟你一样混的跟你一样惨的人,以此来获得那点微薄而可怜的尊严和优越感。

    这是病,得治啊。

    等到方捷出来时,颜雨辰正要上前喊她,却见那边的大树下,快步走出三名穿着奴隶服饰的青年,直接把方捷给包围了起来。

    几名跟方捷说笑的女子,见此一幕,顿时吓的脸色白,转身就跑开了,好像根本不认识这个姐妹一般。

    方捷站在原地,满脸惊慌无措的表情。

    “方姑娘,咱们哥几个想请你出去吃个饭,玩一玩,给个面子呗。”

    三名青年围在她的身边,嬉皮笑脸地道。

    方捷属于新来的女奴隶,相貌又比大多数的女子好看,所以奴隶间很快就传开了。

    特别是前天方捷被那两个男奴隶玩弄的事情,已经在奴隶间到处流传,说这个女人如何如何的水嫩,如何如何的听话。

    所以这三名青年,今天也忍不住过来了。

    既然能够被别的男人玩,那他们玩玩又何妨,反正大家都是奴隶,互相满足一下对方的生理需求,也是应该的嘛。

    “方姑娘,你就别装模作样了,你跟鲁大他们前天的事情,咱们早就知道了。放心吧,哥几个绝对不比鲁大他们差,保证会怜香惜玉,让你舒舒服服的心满意足,哈哈哈……”

    三人在洗衣房前堵住方捷,肆无忌惮地说着这些话,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前来阻止。

    洗衣房管事的,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便从旁边离开。

    而一些事不关己的女人,则在不远处交头接耳,指指点点,嘴里尖酸刻薄地讥讽。

    “这女人果然是个骚.货,刚来就勾引男人,听说前天才被两个男人整整玩了一夜呢,今晚怕是又要跟这三个男人玩一夜,哼,也不知道她明天能不能起来做事。”

    “她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很老实呢,谁知道竟然是个淫.荡货色,真是人不可貌相。”

    听着这些尖刻的议论,方捷眼中泪光闪烁,却是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心中充满了羞愤,但是更加恐惧,不敢反抗。

    “方姑娘,走吧,咱们就是跟你一见投缘,想邀请你去玩玩,没有别的意思,嘿嘿。”

    三人见没有人前来阻止,胆子更大了起来,直接拉起方捷,就要离开。

    方捷咬着嘴唇,哭了起来,却是很顺从地跟着三人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她看到了站在前面的少年,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一抹惊喜和激动,道:“公子……”

    “公子?哪里来的公子?”

    “哟,这不是药园那边看门的狗吗?什么时候取下狗链,变成公子了?哈哈哈哈……”

    一名青年立刻认出了颜雨辰,满脸鄙夷地大笑了起来。

    “原来是药园那边的奴隶啊,我还以为是真是哪个公子呢,方姑娘,今晚你已经被咱们哥几个包了。你这位公子,只能等到明天晚上了,嘿嘿。”

    “嘿嘿,看门狗,你若是跪在地上学着狗汪两声的话,我们倒是不介意让你今晚跟咱们一起哦。”

    “嘿嘿嘿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