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805章 贼心不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05章 贼心不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快亮了。”

    转眼间便杀了三名强盗,颜雨辰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看了看夜空,坐在了毛毯的边缘,然后转过头看着她,道:“继续吗?”

    秦梦脸蛋一红,大胆地迎接着他那略带嘲笑的目光,道:“继续!”

    颜雨辰闻言微怔,转头指了指地上的那些无头尸体和鲜血,道:“这种场合,你还有兴致?”

    秦梦咬着嘴唇盯着他,忽地心中一横,把裸.露的傲人"shuang feng"也从毛毯中露了出来,毫无遮掩地对着他,道:“你没兴致么?”

    颜雨辰眉尖抽搐了一下,偷偷地瞄了一眼那她雪白伟岸的胸前,道:“女孩的矜持呢?”

    “被狗吃了。”

    秦梦干脆放下女孩子所有的廉耻,挺起胸脯,直勾勾地看着他道:“刚刚你把头埋进这里吃了,你忘记了?”

    “……”

    好大胆,好不知羞的女人啊!

    颜雨辰顿时无语,指了指天空,无奈地道:“看,天快亮了,你也是知道的,我并非常人,最少整整一夜,否则不会满足的。”

    秦梦忍着羞耻,咬着嘴唇道:“那咱们……咱们可以晚点再走,或者……过一天再走。”

    原来她是真相信他的话了。

    颜雨辰“咳咳”了两声,道:“好了,你再睡一会儿吧,这荒郊野岭的,环境不好,白天过往的行人也多,我怕挥不好,会被你怨恨的。”

    说罢,站起身,按住了她的脑袋,强硬地把她按进了毛毯中,道:“好好睡觉,等病好了,咱们在玩。”

    秦梦被按在毛毯中,心有不甘,委屈地道:“人家都这样了,你还不愿意吗?你就这么讨厌人家么?”

    颜雨辰坐在地上,抬头望向了远处的夜空,沉默了一会儿,方叹息道:“我又不吃亏,有什么不愿意的呢。我只是觉得你并非喜欢我,才给我,而是因为……”

    秦梦自嘲道:“因为我看上你的实力了,想要缠着你,从此水涨船高,有个强大的后山,是吗?”

    颜雨辰看着她那凄婉哀怜的双眸,淡淡地道:“不是吗?”

    秦梦心中一酸,闭着眼睛惨笑道:“嗯,我娘和我,都是这么想的。你看不起我,鄙夷我,连我这清白的身子都嫌弃,是应该的。”

    颜雨辰也不隐瞒,坦诚地道:“你心机太深,我不喜欢。不过并不嫌弃你的身子,若是刚刚没有杀人,想必我已经要你了,现在,突然没了兴致。”

    “嗯。”

    秦梦轻轻应了一声,把脑袋全部缩进了毯子里,再也没有说话。

    只会娇躯,微微耸动,还能隐约听到一两声抽泣声。

    颜雨辰也不再多说,闭上眼睛,静静地梳理着心头的思绪。

    天,很快亮了起来。

    当火红的朝阳,从远处的地平线探出了头时,四周的气温,终于开始渐渐回升。

    由于昨晚吃了灵果的缘故,虽然一夜没睡,但是秦梦的身体依然好的差不多了。

    只不过当她从毛毯中钻出来时,双眼通红,满脸憔悴的模样,一眼也不看跟他说话的颜雨辰,更没有回话。

    她从包裹中拿出了那套可以把她那傲人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精致的紧身皮衣皮裤,在岩石的后面换上,重新恢复了气质夺人高人一等的模样。

    而那件被颜雨辰撕破的裙子,则被她随手扔在了地上,像是垃圾一般丢弃。

    当颜雨辰还在不远处尿尿的时候,她就已经骑上了马儿,策马扬鞭,飞奔而去。

    “等等我啊!”

    颜雨辰慌忙系上裤子,顺手捡起地上的那件破裙子,就上马追了上去。

    “就是蝴蝶结断了而已,缝缝补补,还是可以穿的,并且穿起来会更加性感撩人,毕竟可以露.胸。”

    待追上她以后,颜雨辰扬手举起裙子道。

    秦梦不理睬他,但是却是看了他手中的裙子一眼。

    从她那闪动的目光中似乎可以看出,对于颜雨辰的话,她似乎有些心动。

    这样穿起来的话,真的会更加性感撩人么?哼,原来这坏蛋竟然喜欢这样下流的穿着,真是恶心!

    少女的心中,暗暗道。

    颜雨辰扬起手道:“算了,反正你是富家大小姐,裙子多的是,也不在乎这条破裙子,我把它扔掉就是了。”

    说罢,扬手就扔了出去。

    “啪!”

    秦梦手中的皮鞭猛然一挥,那条刚要落地的裙子直接被皮鞭卷起,落在了她的手中。

    “哼!”

    她红着脸哼了一声,快把裙子塞进了包裹中,目光直直地望着前方,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般。

    颜雨辰嘴角微微勾起,眸中带着一抹笑意,嘴里却大惊小怪地道:“哎呀,你晚上不会还要穿在身上吧?秦大小姐这么节俭啊?”

    “要你管!”

    秦梦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脸蛋儿却是红透。

    没错,她今晚就是要穿,那又怎样?

    颜雨辰笑了笑,不再逗她。

    这时候,却见她突然转过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他道:“喂,你那张毛毯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现在又放进什么地方了?”

    颜雨辰一愣,心中暗叫糟糕。

    昨晚她突然病,迷迷糊糊的,自然没有看清他的毛毯从哪里拿出来的,也没有想到这件事。

    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却突然问。

    “是从……是在路上捡的,并不是我的,刚刚又扔掉了。”

    脑中快思考了一下,他只能这般含糊其辞地回答道。

    “哦?是吗?你什么时候捡的,我怎么没有看到?”

    秦梦显然有些不相信,但是目光盯着他的背上和马上都打量了一会儿,实在找不到有放东西的地方,只得作罢。

    “你们男人就是脏,明知道要出去这么久,还不带几件衣服,你就准备穿着这一身衣服,风尘仆仆地奔波半个月?你都不觉得难受,不觉得臭?”

    很快,她又毫不客气地挖苦起来,似乎在为昨晚的事情报仇。

    颜雨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怎么,秦大小姐嫌弃我臭了?不想跟我玩了?”

    “哼!”

    秦梦红着脸别过了头,骑着马儿行了一段路程,方又冷着脸开口道:“前面应该有条小溪,咱们奔波了一路,也该洗个澡了,我可以帮你把衣服都洗了。”

    “那我穿什么呢?”

    颜雨辰闻言,耸了耸肩道:“不会就让我这么光着身子骑马赶路吧?”

    秦梦忽地低下了头,白嫩的侧脸和耳垂变的红透,声音变的很小道:“咱们可以一起……一起洗澡,等衣服干了,再走……”

    “……”

    颜雨辰顿时傻眼,等衣服干,那岂不是最少也要等一天?

    一起洗澡,能洗一天的时间?

    好吧,看来这位秦大小姐,真的把他昨晚的话当真了。

    其实他很想坦白,虽然他的确很厉害,但是在不吃药的情况下,他无论如何,也坚持不了整整一夜的啊。

    他可不想为了那最后的一哆嗦,英年早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