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784章 定亲和杀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84章 定亲和杀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晌午的阳光,暖洋洋的。

    秦家庄中,一片宁静。

    在吃完午饭后,许多人都慵懒地坐在小院中,晒着太阳,聊着天。

    来参加寿宴的客人,都在昨天和上午都走的差不多了。

    秦岩闲来无事,又带着秦天过来,给颜父颜母以及颜小汐做思想工作,希望他们劝说颜雨辰,答应这门亲事。

    颜父和颜母都不好拒绝,但是也不能当着女儿的面点头,只是坐在一旁,道:“爹,二哥,等辰儿回来了再说吧。”

    虽说颜父颜母和颜小汐都点头同意,对这门亲事并无意见,但是秦岩依旧不放心,毕竟那个外孙太过耀眼,又不知心中怎么想的。

    对方若是突然不同意,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他准备趁其不在,先把这件事订下来,免得到时候两家都很难堪,而秦家则失去了一次腾飞的机会。

    “莲儿,子城,虽然现在不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但是你们是辰儿的父母,这件事,是可以做主的。”

    秦岩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秦天也在一旁笑呵呵地道:“是啊五妹,爹说的不错,这件事,你们做主就行了,辰儿那么孝顺,肯定会听从你们的意见的。”

    颜母见父亲和兄长都话,多年不见,她心中本就觉得有亏欠,如今两人都眼巴巴地看着她,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些哀求。

    虽说她不想勉强儿子的感情,但是这个时候,却怎么也无法开口说出拒绝的话。

    所以她只得在心中暗叹一声,道:“爹,二哥,那你们的意思是……”

    秦岩见她语气放软,心中顿时一喜,连忙道:“莲儿,是这样的,我跟你娘,还有你二哥二嫂都商量过了,不如就让辰儿和若儿早些定亲,免得夜长梦多。呵呵,你也知道,若儿是咱们秦家的宝贝,外面很多年轻人都惦记着呢,若是两个孩子早些确定了关系,也就免去了外面那些人前来提亲的麻烦。”

    “定亲?”

    颜母一听,有些为难道:“爹,辰儿现在才上初三,这也太……太急了吧。”

    秦岩摆手道:“不急,一点都不急。辰儿是我们斜阳谷的人,你也也知道,这里许多家族的年轻人,都是十四五岁成婚,辰儿也到这个年纪了,何况咱们又没有说让他们立刻成婚,只是让他们先订婚,先确定关系而已。”

    秦天比较老实,叹息了一声,道:“五妹,不是我和爹太过着急,而是……你也知道,咱们秦家如今得罪了那么多的势力,若是没有辰儿坐镇,怕是危险啊。辰儿那么优秀,爹怕到时候他飞得更高了,就忘记了咱们秦家,所以想先用若儿拴住他的心……”

    秦岩老脸微红,长叹道:“子城,莲儿,别怪爹自私,如今秦家庄,不能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人啊,否则那些人就会蠢蠢欲动,要我们命啊。是爹无能,对不住你们和小汐。”

    这时候颜父忍不住开口道:“爹,你说的哪里话,咱们辰儿能娶到若儿这样的女孩,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只是让若儿做妾,实在是太委屈那个丫头了。”

    秦天连忙道:“不委屈,辰儿并非普通人,我与你二嫂都没有意见,若儿心中也是愿意的。”

    颜小汐在一旁开口道:“二舅,若儿姐姐呢,怎么一天都没有见着她了呢?”

    秦天笑了笑,道:“那丫头一大早就不见了,有护卫看见她去后山了,想必是去练剑了,我已经让小宁去喊她回来了。”

    顿了顿,又温声道:“小汐啊,以后若儿可能会跟你一起生活,那丫头从小就生活在锦衣玉食处处受宠的环境了,难免会有些大小姐的脾气,希望你到时候莫要怪她才是。”

    颜小汐脸蛋儿微红,低着脑袋道:“嗯。”

    颜母沉默了片刻,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道:“爹,那您打算让辰儿和若儿两人什么时候定亲?”

    秦岩兴奋道:“自然是越快越好,等明天辰儿回来后,咱们就把这件事给操办了。”

    颜母为难道:“可是小汐……毕竟小汐与辰儿,还没有……”

    颜小汐慌忙抬起头来,满脸羞红地道:“我……我没关系的,就让若儿姐姐与哥哥,先定亲就是了……”

    秦岩笑呵呵地道:“看看,咱们的小汐果然是个善解人意心胸豁达的女孩。丫头,放心就是,咱们都认定了你的位置,没有人会抢的,若儿更加不会。”

    颜小汐顿时羞的不行,不敢再说话。

    秦天满脸笑容,刚要说话,脑袋忽地有些眩晕,站起来定了定神,方尴尬地道:“爹,我中午可能喝的有些多了,你与五妹他们说话,我先回去休息一会儿。”

    秦岩摆了摆手,没好气地道:“去吧去吧,记得让若儿快些过来,我还有话对她交代。”

    秦天抚着额头,脚步有些虚地走出了小院。

    而此时,在秦家庄的很多地方,一些护卫和奴仆,都感到头晕目眩,开始请假回房休息。

    午饭吃的越多的人,此时越感到有些难受。

    特别是那些没有武功的普通仆人,本来正在挥汗如雨的做事,忽地就感到全身软,没了力气,不得不告病回屋。

    一时之间,这样的情形,在秦家庄到处上演。

    小院中,秦岩依旧在与颜父颜母说着话,而颜小汐则乖乖地坐在一旁,脸蛋儿羞红,竖着耳朵倾听,却不敢插嘴。

    至于小美,在外面的花园抓了一会儿蝴蝶后,便满头大汗地回来,准备洗澡换衣,然后去吃饭。

    因为颜哥哥不在的缘故,这丫头中午没胃口吃饭,现在在外面玩了一会儿后,就开始感到肚子饥饿了。

    而在秦家庄的后山上,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群人,个个手持武器,满脸杀气。

    凌飞云负手站在山坡上,目光阴冷地望着下面的秦家庄,咬着牙道:“等到傍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想必药效已经全部作。到时候咱们就下去,把秦家老小,全部砍,以祭我父亲和兄长的在天之灵!”

    山风呜咽,像是野兽的嘶吼,又像是被冲天的杀气浸染而成的恐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