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759.第759章 香闺少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759.第759章 香闺少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香闺凌乱,玉体横陈。

    晨日的阳光,透过窗棂,洒落进来,落在少女那雪白娇美的胴体上,唯美如画。

    当小院中响起了丫鬟的说话声时,秦若方眨动着纤长浓密的睫毛,缓缓睁开了双眼,露出了惺忪而茫然的神情。

    过了片刻,她方娇躯一颤,低下头,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昨晚那疯狂缠绵的一幕来。

    此时忆来,昨夜缠绵,历历在目,清晰无比。

    少女粉嫩的脸蛋儿,像是窗外火红的朝阳,瞬间通红,娇媚动人。

    她缓缓坐了起来,抱着双膝,如瀑的秀发包裹着雪白的娇躯,目光盯着绒毯上的那几点殷红,怔怔发呆。

    绒毯雪白,梅花点点。

    像是一副冬日的白雪傲梅画,白的耀眼,红的动人。

    而她则是作画之人,赏画之人。

    少女最珍贵的处子之血,在白雪飘洒的画中化作梅花,绚烂盛开,像是最迷人最独特的花香,飘散在她的记忆之中,永存不散。

    阳光很美,美在心间。

    她微微转头,看见了地上的那一件本来盖在她身上的水绿衣裙,漆黑清澈的眼眸中,盛开了一抹甜蜜的光芒。

    门外传来了丫鬟小宁关切的声音。

    平常总是早起练武的小姐,今日却是房门紧闭,迟迟没有露面,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宁,帮我打些热水,我想洗下身子。”

    房间里终于传来了小姐的声音,小丫鬟的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

    两名丫鬟相视一眼,同去打水。

    香闺中,地上的雪白绒毯被剪去了一小片,那几朵绽放的鲜艳梅花,忽地消失不见。

    那是记忆,也是证据。

    不是用来证明他占有了她的证据,而是用来见证她的少女之身,心甘情愿给了某人的证据。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用这种东西来提醒他,甚至逼迫他。

    她只是想要留下些最美,最纯真的回忆。

    不管他承不承认,不管他愿不愿意娶她,她,都已经成了他的人。

    无论是身子还是心,抑或是灵魂,都是他的,永远也不会改变。

    丫鬟很快把热水打来,她在浴桶中洗干净了身子后,穿上了那件他从衣柜中为她挑出的水绿长裙,坐在梳妆台前,笨拙的略施粉黛。

    从小到大,她从未化过妆。

    但是从今天开始,她要打扮自己,非常精细的打扮自己。

    因为现在的她,并不只是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

    当她打开房门,走出房间时,恭候在外面的两名丫鬟,顿时睁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小姐竟然破天荒的画眉了!

    哦不,还抹粉了,嘴唇,好像也更红了。

    整个人,似乎都变的更加美了。

    本就美丽的人儿,经过这么简单的一打扮,似乎化成了从画里走出的人儿,和从天上落下的仙女儿,美的令她们感到震撼。

    “小……小姐,你……”

    小宁睁大眼睛,结巴着,吃惊着。

    另一个小丫鬟,则是满脸仰慕和崇拜的神情。

    秦若脸颊微红,抬起头,看了看天边美丽的朝霞,心中暗暗幸福道:不知道与它相比,他会多看谁一眼呢,肯定是我吧。

    想到一会儿就要见到他了,少女的一颗芳心,又是忐忑,又是害羞,又是欢喜。

    一会儿该怎么面对他呢?

    昨晚明明是她主动的,他会不会看不起她呢?

    若是见了面,他不提昨晚的事情,装作忘记了,她又该怎么办呢?

    难道还要厚着脸皮,恬不知耻地提醒他,央求他负责?

    他要是不负责,他要是铁了心的不娶她,她又该怎么办呢?

    少女的脸上,一会儿露出了一抹甜蜜和羞涩的神情,一会儿又蹙起眉头满脸愁思,一会儿又咬着嘴唇,泫然欲泣。

    看得两名小丫鬟满脸疑惑。

    罢了,无论他是怎么的态度,都是他的自由,谁让昨晚是她不知羞耻的主动献身呢。

    并不是他的错。

    想到这里,少女的心中一阵刺痛,定在原地矛盾了一会儿,终是故作了勇气,决定过去见一见他,顺便探一探他的态度。

    正在她要走出小院时,门外急匆匆地走进来一名青年。

    看见她如此精心打扮后的模样,青年的目光顿时一亮,随即慌忙低下头,声音有些发颤道:“若儿小姐,有人……有人让你去后山,说想见一见你。”

    秦若闻言微怔,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道:“愈哥,知道是谁吗?”

    这名青年名叫张愈,是她远方的一个表哥,平常就在秦家庄做些杂事,很少与她碰面,从来都没有来过她的小院。

    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着实有些奇怪。

    这青年虽然是她的表哥,但是在秦家的身份和地位,都远远不如她,几乎与下人是一个等级,所以在她面前才表现的很恭敬。

    听到她的问话,张愈低着头道:“是一名少年,好像叫……叫颜雨辰。”

    此话一出,秦若的身子忽地一颤,心中满是欢喜,双眸亮晶晶地道:“是他么?愈哥,他怎么会在后山等我呢?”

    张愈依旧低着头,似乎有些自卑,道:“那位公子说有话对小姐说,太多人的地方,不太方便。”

    秦若的嘴角微微弯起,两腮微红,暗暗开心道:是了,他一定想要对我说昨晚的事情,所以才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他也觉得害羞么?

    想到此,少女的心儿砰砰直跳。

    “嗯,谢谢愈哥,请愈哥带路,咱们这就去。”

    少女明眸皓齿,满脸甜蜜的笑意,似是迫不及待一般。

    张愈偷看了她一眼,喉结使劲儿滚动了一下,然后方转过身,低着头,默默地在前面带路。

    而此刻他的嘴角,方露出一抹淫.邪狡狯的笑意,转瞬即逝。

    少女跟在后面,眨动着满是欢喜的眸子,水绿色的长裙微微摆动,乌黑如瀑的秀发,垂在盈盈一握的纤腰间。

    偶尔提着衣裙跳动一下,像是将要得到礼物的小女孩一般,天真烂漫,充满期盼。

    在晨日的阳光中,清纯如水,天真无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