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495章 谁才是废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95章 谁才是废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偌大的练武场上,静无声息。

    秦岩脸上的神色,看不出任何波澜,只是那双微微眯起的双眼中,露出了一阵像是回忆般的恍惚神情。

    而秦霜和秦冲两人,却是皱起眉头,脸色有些阴沉,似乎正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哼,这么多年没有音信,现在见我秦家蒸蒸日上了,就想带着一家人回来抢家产么?”

    秦霜的嘴里,终究没有忍住,低声蹦出了这句话。

    或许别人没有听见,但是颜雨辰却听的一清二楚。

    他心寒地看了一眼这位本是他四姨的女人,目光渐渐变冷。

    但是他没有立刻离开。

    他在等待眼前这位老人的最终态度。

    半晌后,秦岩方目光复杂地叹息了一声,道:“终于还是回来了……好,回来了就好,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回来再商量解决呢。”

    秦天连忙喜道:“爹,我现在就去让五妹他们过来见您。”

    秦岩摆了摆手,目光看向了颜雨辰,道:“不忙,我先来看看这个小家伙,你叫颜雨辰,是吗?”

    颜雨辰闻言微怔,原来这位老人依旧记得他的名字。

    他恭敬地点头道:“是的。”

    秦岩目光慈祥地道:“不叫我一声外公吗?”

    颜雨辰沉默了一下,道:“外公。”

    秦岩一笑,目光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道:“你跟着你二舅过来,应该是想看看这声外公,值不值得你叫,对吗?”

    颜雨辰并不隐瞒,点头道:“是的。”

    秦岩赞许地笑道:“你这孩子,很好,很好啊。”

    随即笑容渐渐敛去,眼中露出了一抹伤痛,道:“当初的事情,我们秦家势单力薄,无能为力,最后想找也找不到你们一家人了……”

    颜雨辰低声道:“这不怪你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时我父亲身怀蓝凤玉,被斜阳谷所有的势力觊觎,谁也没用那个实力帮助的。”

    秦岩欣慰地点头道:“你能明白就好……”

    站在后面的秦冲忍不住急道:“那块蓝凤玉呢,可还在你父亲的身上?”

    秦霜连忙扯了一下他的袖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啪!”

    秦岩猛然转过身,扬起手掌就对着这位三儿子的脸颊狠狠扇了下去,直接把他扇的脑袋一歪,踉跄着摔倒在地上。

    “爹!”

    站在一旁的秦浩惊叫一声,慌忙过去扶起了他。

    秦冲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低着脑袋,咬着牙,心有不甘地道:“爹,你也知道,有了那蓝凤玉,就能够进入传说的蓬莱仙岛,乞求仙人赐下仙露,可以长生不老,我……”

    “闭嘴!简直一派胡言!”

    秦岩怒喝一声,脸色铁青,身子气的直哆嗦,恨恨地喝道:“这些都是胡说八道,都是那些蠢货胡编乱造!天有天道,人有人道,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谁敢妄想改变?什么狗屁蓝凤玉,都是一些心怀鬼胎的人故意弄出来的,想让咱们斜阳谷各方势力自相残杀!你这蠢物,当初对你五妹见死不救就算了,现在她刚回来,你就开始觊觎人家的东西,你……你……”

    老人气的脸色煞白,手指哆嗦着指着他,想要扬手再打,却感到呼吸难受,浑身颤抖。

    秦天上前扶着他道:“爹,别生气了,三弟就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别的意思。”

    秦若也过来扶着他柔声道:“爷爷,小姑姑和姑父还等着见您呢,只要您和奶奶真心待他们一家人,她就会心满意足的,至于别人,小姑姑也不会在乎的。”

    秦冲和秦霜都阴厉地看了她一眼,目光中带着一抹恼恨。

    秦岩长长地吐出了一口胸中的浊气,闭了闭眼睛,不再看秦冲,而是目光柔和地看向了颜雨辰,道:“辰儿,你娘可曾教过你武功?”

    颜雨辰犹豫了一下,道:“学过一些皮毛。”

    这里人人崇尚武术,他以后也要保护父母和小妹,现在若是说根本就没有学过,以后不好交代。

    更何况,现在并不是低调的时候。

    既然秦冲和秦霜这么敌视他们一家人,那他就要让他们看看,他们这些人在他们颜家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谁知这话却惹来了一阵嘲笑。

    秦霜阴阳怪气地道:“辰儿,你这才几岁,就开始学会糊弄人了,连你外公都敢糊弄么?大家都知道你身体不好,不能练武,你父亲又被人废了武功,你娘的武功,呵呵,你说你学过武功,跟谁学的呢,学过一些什么武功?莫不是说谎吹牛皮的武功?咯咯咯……”

    秦冲也忍不住讥讽道:“就你娘那点武功,当初就不行,现在十几年没练习,恐怕早就忘光了吧,她拿什么教你?”

    秦岩皱了皱眉头,伸手握着颜雨辰的肩膀,温和地道:“辰儿,你身体不好,可以练武吗?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外公会亲自教你的。”

    秦冲立刻嫉妒地道:“爹,我家浩儿很想跟您学武,只有您能教好他。他娘都提了很多遍了,您都没有答应,这可是你的亲孙子。”

    秦岩瞥了他一眼,鄙夷地道:“就他废物资质,还想跟我学武?当初我手把手教了他一年,他学到什么了?现在连箭都射不到靶子上,碰都碰不到一点,你身为他的爹,你就不感到脸红?”

    秦冲的确是脸红,不过是火辣辣的红,是刚刚被一巴掌打的。

    他心中不甘,绝对不愿意让这个刚来小子整天跟在这位一家之主的身边,讨好他。

    如果这对爷孙亲近了,那么以后的家产,肯定会有所偏袒。

    更何况,原本是四个人分家产,今天竟突然又冒出一个,实在是可恨!

    “爹,说到资质,这小子的资质又如何呢?您也知道,他在娘胎中就受过伤,根本就不是练武的料,他的父亲本就是个废物,他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您又何必舍弃您的亲孙子,而浪费精力去教他呢?”

    秦冲满脸鄙夷地看着颜雨辰道。

    秦岩脸上涌起一股怒气,还未回话,颜雨辰便目光一冷,看着秦冲道:“我的资质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比上你家儿子,却是绰绰有余。外公已经说了,你儿子就是个废物,你让一个废物练武,我深深地怀疑,你的脑子是否进水了。”

    什么狗屁三舅,什么狗屁长辈,敢辱骂我父亲,当初的仇,现在的怨,我颜雨辰要一起算!

    “你……你……”

    谁也没有料到,这名新来的小子竟然这么大胆,敢这般对待长辈说话。

    秦冲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就连性子清淡的秦若,此时也是满脸愕然。

    颜雨辰冷笑一声,不理会旁人的目光,直接走过去取下了弓箭,一脸嘲弄地道:“秦冲,听说你这个废物儿子射箭连靶子都射不准,是吗?像这样的废物,我觉得你还是直接把他一巴掌拍死最好,免得丢你的老脸。不是我说你,射箭这东西,随便一个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能射中靶子,我从来没有练过,但是我闭着眼睛就能射中靶子,绝对不会连靶子的毛都碰不到。”

    说罢,还真闭上了眼睛,拈弓搭箭,对着靶子就“咻”地一声射了出去。

    动作轻描淡写,像是抬手一般自然。

    甚至连拉弓都不需要费一丝的力气。

    “啪!”

    利箭飞射而出,竟精准无误地钉在红色的靶心之上!

    尾部剑羽,颤动不止。

    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他再次拿起了一支箭,双眼一闭,又对着另一个靶子斜着射了出去。

    “啪!”

    精准无误,正中靶心!

    然后他又拿起了第三只箭,再次对着另一个更远的靶子射了出去。

    “啪!”

    第三次射中靶心,毫厘不差!

    随即他转过身来,耸了耸肩,目光中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道:“看吧,秦冲,你说说,这么简单的射箭,你这个废物儿子都射不准,你还不把他拍死,难道等着他给你丢一辈子的老脸?你自己摸着你的心口说说,谁才是真正的废物?谁才是真正的废物他爹?”

    此刻,偌大的练武场,早已鸦雀无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