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98章 打情骂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8章 打情骂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画面起了褶皱,海水波澜荡漾。

    随即,画中光芒闪烁,跃起的一朵浪花突然化为了一只蔚蓝色的飞鸟。

    鸣叫一声,从画中飞了出来。

    那只飞鸟扇着翅膀,绕着颜雨辰飞了一圈,忽地落在他的手掌,化为了一滩蓝色的海水。

    然后那海水却黏在他的掌心,并未从指缝间流走。

    顿时,一股清新的香甜气息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颜雨辰看着手心的海水正在出神时,那画中的海面突然出现了一道漩涡,同时,一股巨大的吸扯之力徒然传来!

    颜雨辰猝不及防,身子一闪,竟直接被吸进了画中!

    突然,眼前场景大变。

    一股咸湿的海水气息迎面而来,波澜壮阔的大海赫然出现在眼前!

    他从空中落下,泛起的浪花化为了一只小船,稳稳地接住了他,头顶上,天空湛蓝,白云朵朵。

    而四周,却是一望无际的深蓝大海。

    他像是一只蚂蚁,渺小而独孤地在海水的包围中茫然四顾,心中惶然。

    撑着小船漂游了一会儿,他蹲下身子,伸手掬了一捧海水,冰冰凉凉,气息芬香,再真实不过了。

    不过这海水,却并不似普通的海水。

    嗅着这气息,他感觉体内丹田中的那颗灵力之晶在微微颤动。

    他试着从灵脉中吸纳了一下,顿时,一股精纯至极的灵气从鼻中钻入,经过灵脉,落入丹田。

    灵力之晶瞬间通透清澈了一下。

    “好精纯的灵气!”

    这无边无际的海水中竟然蕴含着灵气,并且比外面的灵气要精纯许多,这让颜雨辰又是震惊,又是激动。

    正在他想要盘膝坐在船上修炼时,突然想起外面的情况。

    他进入了画中,这副画岂不是无人掌控而落在了地上,要是有人经过捡走,岂不糟糕。

    想到此,他急切地想要出去。

    但是看着四周苍茫的大海,却有些苦恼。

    想了想,他心中忽地一动,既然是宝物,肯定能够滴血认主。

    想到此,他立刻咬破食指,挤出一滴鲜血落入海水中。

    果然,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立刻涌上了心头。

    他神念一动,催动着画中海水送他出去,眼前的空气突然出现了一道漩涡,他身子一闪,被吸扯了进去。

    再出现时,已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他心中兴奋不已,赶忙把手中的画收进了储物戒。

    上古修士果然厉害,这件宝物简直是逆天之物。

    对于修士来说,拥有了如此浩瀚的灵气之海,那就再也不用惧怕世间的灵气匮乏了。

    别人需要从天地间或者从灵石中吸纳灵气,而他呢,现在只需要从画中吸取就可以了,并且里面的灵气比外面的可精纯多了。

    “这具魂魄已经通灵,我得抓紧时间回到外面的世界,让另一具魂魄出窍来这里继续修炼。等三具魂魄都通灵之后,便可合为一体,那时候的体魄,无论是外面的世界,还是这里的世界,谁人能比?”

    想想都兴奋。

    颜雨辰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笑意。

    看了看天色,不知不觉间,太阳已坠西,一天的时间,转眼而过。

    虽然一天都没有吃饭,但是却是精神饱满,没有丝毫饥饿和困乏,灵气如食,果不其然。

    回到洞府时,里面空无一人,想必那些膝盖受伤的家伙们都去治疗了。

    他并没有下狠手,不然打的他们膝盖粉碎,他们早就成为了废人,哪里还能去治疗。

    正在他要出去巡查牢房看看里面是否有新的垃圾时,周芷琪拎着剑,面如寒霜地走了进来。

    颜雨辰刚要打招呼,她“铮”地抽出了手中长剑,指在了他的胸口,怒气冲冲地道:“你打人也就算了,干嘛还要胡说八道,说你是我的未婚夫?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是吗?”

    颜雨辰干笑了一声,道:“对不起周师姐,我就是随口说说,那些人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周芷琪一听,更加愤怒,道:“这话也能随便说?你把我当做什么了?随意你攀扯侮辱?”

    颜雨辰只得连声道歉,然后从储物戒中拿出了那柄小剑,有些讨好地递上去道:“周师姐,这是给你的补偿,你看看还满意吗?”

    “哼,一柄飞剑而已,你当我没有?”

    周芷琪冷哼一声,虽然语气里充满了不屑,目光却是微亮,伸手接了过去。

    待她催动灵力试探了一番后,手中长剑顿时一颤,“哐当”一声,滑落在了地上。

    她犹不知觉,双手微微颤抖地捧着那柄小剑道:“这不是法器!是法宝!并且还是中品法宝!”

    随即她双眸光芒熠熠,盯着颜雨辰道:“你从哪里得来的?真的送给我?”

    “中品法宝?很厉害么?”

    颜雨辰见她如此激动的模样,心中顿时有些后悔,厚着脸皮伸手道:“周师姐,其实其实这件宝物不是给你的,给你的是另一件你快还给我”

    “休想!”

    周芷琪身子一别,立马把宝物收了起来,生怕他要过来抢夺一般。

    然而便喜滋滋地捡起了地上的长剑,归鞘后,拍着他的肩膀嘻嘻笑道:“小子,不错嘛,挺识相的,以后你要是还有这样的宝物,尽管拿我来当挡箭牌就是,只要你补偿我就好了,知道吗?”

    “”

    尼玛,女人的脸,夏日的天,说变就变。

    刚刚还冷气森森的要杀人呢,转眼间就笑嘻嘻地拍肩膀谈合作了。

    颜雨辰心中暗暗腹诽,脸上却再次露出了讨好的笑意,道:“周师姐,你看,咱们的关系既然这么好了,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咱们的关系?”

    周芷琪瞥了他一眼,心情愉悦地道:“咱们可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看在你给我宝物的份上,允许你求我一件事。你是想换个轻松的工作呢,还是想要个陪睡的女孩,随便开口,我可是很好说话的哦。”

    颜雨辰愣了一下,连忙摇头道:“都不是,我想请周师姐带我回到你当初抓我的地方,那里有我的亲人,我想去看看。”

    周芷琪笑容微敛,盯着他的眼睛道:“颜雨辰,你确定你不是想逃跑?”

    颜雨辰举手发誓道:“绝不逃跑!”

    周芷琪思考了一下,并没有立刻答应,道:“就这事?”

    颜雨辰看了一眼她那纤细的腰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还有一件事,就是跟你商量一下,不算是求你,我觉得我补偿给你的宝物比较贵重,周师姐能不能再还给我点补偿呢?”

    周芷琪见他如此神态,脸蛋顿时一红,瞪眼怒道:“放肆!你想要我补偿你什么?告诉你,你别痴心妄想!想占我便宜,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颜雨辰张着嘴巴,一脸愕然,道:“周师姐,谁想占你便宜了?我只是想要一些灵水而已。”

    “灵灵水?”

    周芷琪一听,先是一怔,随即满脸涨红,窘的不行。

    此时,洞府外,杨杉等人正瘸着腿簇拥着一名黑衣青年向着洞府行来。

    那黑衣青年满脸冷傲,昂首挺胸地走在前面,犹如鹤立鸡群一般,眼中充满了得意和对身边那些人的不屑。

    杨杉跟在一旁,哭丧着脸道:“哥,今天你一定要把那小子给剥皮抽筋,活活弄死,不然难泄我心头之恨。”

    那黑衣青年便是他那位成为外门弟子的哥哥杨文,今天刚好无事,被他喊了过来。

    杨文冷哼一声,有些不满地瞥了他一眼道:“区区一名小杂役而已,就能把你们打成这样,你也算是一个废物了,真是丢我杨家的人。”

    杨杉不敢犟嘴,低头认错道:“小弟知错,还请哥为我做主。”

    来到洞府门口后,杨文摆了摆手,冷声道:“好了,你们就等在外面吧,等我进去把那小子剥一层皮再带出来给你们看,免得你们这些废物看着那剥皮的过程害怕,哼。”

    说罢,背负双手,一脸傲然地大步走进了洞府。

    此刻,周芷琪正揪着颜雨辰的耳朵怒道:“你这小子,你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的便宜不值得你占呢,还是你不屑占?你给我说清楚!”

    杨文刚进洞府,就看到这像是小两口打情骂俏的一幕,并且还能清晰地看到那位内门天地弟子周师姐满脸羞红娇嗔生气的模样。

    一名内门的天之骄女,一名身份卑贱的小杂役,现在却如此亲昵地揪耳朵骂情话!

    这种关系,还用多想?

    傻子都能看明白。

    他身子猛然一震,脸色大变,慌忙退了出去,双腿开始打颤。

    而在洞府外,杨杉还在得意洋洋地道:“看看我哥,是不是特威风,他现在可是真正的修士,一个指头都能把石头粉碎!哼,任那小畜生如何厉害,今天也得死翘翘!”

    “文哥威武!文哥牛叉!”

    众杂役捂着膝盖,齐齐地拍着马屁。

    杨杉嘿嘿一笑,道:““等一会儿那小畜生被剥了皮,看他还如何嚣张,哈哈哈哈”

    正在此时,他却看到刚进洞府不到片刻功夫的兄长却快步走了出来。

    杨杉微微一愣,随即喜道:“哥,这么快就把那小子剥皮了啊?你这手法也太绝了吧,那小子人呢?难道直接疼死了?”

    杨文脸色煞白地走了过来,看了他一眼,还未来得及喝斥,颜雨辰突然出现在洞口,在他身后喊道:“喂,你刚刚是在偷窥么?看了就走?”

    杨文身子一颤,慌忙转身,脸上立刻堆起了谄媚的笑意道:“颜师兄,实在抱歉,我刚刚不知道洞府里有人,更不知道你和周师姐在呵呵,对不住了,实在抱歉,我给您赔罪。” ,

    杨杉听的目瞪口呆,瘸着腿走过去抓着他兄长的胳膊道:“哥,你傻了?那小畜生跟周师姐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他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大骗子!你怎么能叫他师兄呢?他把我害惨了,你快去弄死他啊!”

    话刚说完,杨文猛然转身,“啪”地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他的脸上,然后飞起一脚,狠辣地踹在他的胸口,直接把他踹倒在地上,咬着牙怒道:“你这猪狗不如的废物!以后再敢跟颜师兄作对,小心你的狗命!”

    说罢,又目光阴寒地看着后面那些杂役,冷哼道:“都给我记好,以后颜师兄就是你们的主子,给我仔细伺候着,谁敢惹的他不高兴,老子第一个饶不了他!”

    此时,周芷琪冷着脸从洞府中走了出来,脸颊上依旧残留着一丝红晕。

    她哼了一声,扫了众人一眼,快步离开。

    杨文立刻在后面对着她的背影谄笑道:“周师姐,您尽管放心,颜师兄在这里有我罩着,绝对无事,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他,我就跟谁拼命!呵呵,您走好”

    杨杉等人愣在原地,呆若木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