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九尾美狐赖上我 > 第4章 仇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章 仇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回去的时候,公交车上挤满了人。

    颜小汐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张开双臂,把哥哥护在了里面,不受任何人的碰撞拥挤。

    当然,除了她自己。

    兄妹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像是浪潮中的扁舟,随着公交车的颠簸和人群的晃动,起伏不断。

    怀中的娇躯是那样的柔软和温暖,清丽的脸颊红扑扑的,带着一抹倔强,而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是那么的清澈纯真,惹人怜爱。

    颜雨辰的心儿差点就融化掉。

    “小妹,你累么?”

    有这样一个处处都需要保护的哥哥,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能不累么?

    颜小汐笑着道:“累,所以哥哥,你要快点好起来,不要自暴自弃,就当是为了我和爸妈,知道么?”

    颜雨辰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下车的时候,颜小汐拉着他的手,在前面拨开人群,帮他闯开了一条通道。

    “小妹,你真觉得哥没有刚刚在校门口纠缠你的那小子长的帅么?”

    下车后,走了一会儿,颜雨辰忽然忍不住问道。

    颜小汐微怔,想了想,有些为难道:“这个”

    “没关系的,说实话。”

    颜雨辰很认真地看着她道。

    颜小汐点了点头,嘴里刚“嗯”了一下,就看见他双眼一翻,手捂着脑袋,靠在了自己的身上,嘴里道:“我头晕,又要晕倒了。”

    颜小汐哭笑不得,立刻道:“其实我是骗你的啦,哥,你比那家伙长的帅多了。”

    颜雨辰瞬间恢复了正常,拉着她走进了小区,嘴里嘀咕道:“肚子好饿,也不知道妈把饭做好没。”

    颜小汐撅着小嘴,颇为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待两人回到家时,映入眼帘的却是满屋狼藉,像是进了小偷一般,家里的东西被翻的稀巴烂。

    地板上散落着各种东西。

    而在客厅的沙发上,除了父母以外,还坐着一名身穿奇怪服饰的中年人。

    在中年人的身后,则站着两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闪烁的目光中带着一抹阴寒,像是毒蛇一般盯着颜雨辰两兄妹。

    “小汐,带着你哥哥出去吃饭,晚上放学了再回来,爸妈还有些事情要忙。”

    颜父看着两人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慌乱,语气却很是平静。

    颜小汐看了一眼母亲嘴角的鲜血,握着颜雨辰的小手微微颤抖,脸上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好的爸,那你们先忙。”

    随即便拉着颜雨辰要出门。

    “慢着!”

    那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突然冷喝一声,而那身后站着的那两名黑衣男子竟犹如鬼魅般,瞬间掠了过来,拦在了门口。

    颜父脸色一变,起身看着那中年人怒道:“颜宽,你要怎样?”

    那名叫颜宽的中年人阴阴一笑,道:“颜子城,老夫只知道你有个短命的儿子,却不知道你还有个漂亮的女儿。你收养这丫头,是听了那庄老道的话,想要以阴助阳,希望能给你儿子续命吧?”

    此话一出,颜小汐的身子顿时一颤,脸蛋苍白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颜雨辰紧紧握着她的小手,胸口有些发闷。

    颜父怒声道:“颜宽,休要胡说!我颜子城早已离开斜阳谷,被颜家驱赶出来,与那里再无半点关系,你如今带人前来威逼,是何道理?”

    颜宽冷笑一声,道:“是何道理?颜子城啊颜子城,你一家三口走了也就算了,何必还要把那东西带走呢?斜阳谷各方势力都拼命想要得到的东西,你一个武功被废的窝囊废,有什么资格拥有?”

    颜父脸色阴沉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当初我一家三口离开斜阳谷时,除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什么都没有拿。这里不是斜阳谷,这里有这里的法律,你擅闯民宅,打伤我妻子,你就不怕颜家的族规?”

    颜宽嘴角露出了一抹嘲弄,阴声道:“只要老夫把那东西拿回去,就算是杀了你们一家三口,颜家的人也绝对没有一个敢怪我!”

    说罢,他猛然起身掠到颜雨辰的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转头对着脸色煞白的颜父道:“颜子城,你这么急着让你儿子离开,那东西又不在你的身上,嘿嘿,那么”

    “坏人!放开我哥哥!”

    颜小汐见他掐着哥哥的脖子,尖叫一声,猛然扑了上去,抱着他的手腕就狠狠咬了下去!

    颜宽眼中厉色一闪,另一只手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狠狠地就向着对面的墙壁上扔了过去。

    “小汐!”

    颜母见此,脸色大变,不顾身上的伤势,快速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砰”地一声,两人一起撞击在了坚硬的墙壁上,口中溢着鲜血,滚落在了地上。

    “颜宽!你这畜生!”

    颜父目眦欲裂,想要扑上去拼命,却被那两名黑衣男子一左一右按住,不能丝毫动弹。

    “哼,一个武功被废的废物而已,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自不量力!”

    颜宽轻蔑地瞥了颜父一眼,伸手撕开了颜雨辰胸口的衣服,光芒一闪,一块湛蓝色的玉佩赫然而现。

    “哈哈哈哈”

    看到这枚玉佩,颜宽欣喜若狂,哈哈大笑起来,一把扯下了玉佩,放在手中贪婪地观赏着,目光中充满了激动和兴奋。

    颜雨辰仍旧被他掐着脖子,满脸涨红,呼吸几乎就要停滞,他吃力地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小妹和母亲,猩红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颜宽!蓝凤玉你既然已经抢走,我实力不济,无话可说,辰儿是无辜的,求你快放了他!”

    颜父眼中含着屈辱的泪水,终于开始低头乞求起来。

    颜宽收回看向玉佩的目光,抬头看了快要窒息的颜雨辰一眼,冷笑一声,松开了手,一脸讥诮道:“放心,一个活不过几年的小废物而已,老夫杀他也是脏了手,既然东西已经到手,看在你曾经也是颜家人的份上,老夫便饶你们一命。”

    那两名黑衣男子听到命令,放开了颜父,过去打开了门。

    颜宽志得意满,刚要离开,颜父突然盯着他,语气颤抖地道:“颜宽,我现在对你们没有任何威胁了,能否告诉我,当初打伤我妻子,使得我儿生下来就重病缠身寿命骤减的人,到底是谁?”

    颜宽停下脚步,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一辈子也报不了仇,刚好老夫今天心情也不错。当初你明明得到了蓝凤玉,却不肯交出来,不仅别的势力想要杀你,我颜家也对你动了杀机。”

    颜父惨然一笑,道:“我早该离开颜家的,只是当时我不听人劝,以为颜家不会对自己的族人下手。这枚玉佩我答应了别人暂时帮她保管,不是我的东西,我怎会交给你们呢?可怜我的妻儿,受我牵连”

    颜宽冷笑一声,道:“当初动手的人都蒙着脸,颜家的人是我和老三老四,其他家族的,我就不知道了。”

    说罢,带着那两名黑衣男子离开。

    颜父站在原地,身子哆嗦,满脸悔恨和痛苦。

    妻子和儿子受了重伤,如今蓝凤玉也没有保住,他对不起家人,对不起朋友,心中充满了悲怆和愧疚。

    颜雨辰过去扶起了昏迷的小妹和母亲,看着两人嘴角的鲜血,想着刚刚父亲和那名中年人说的话,眼中充满了愤恨。

    原来母亲身上祛之不尽的病根和自己活不过二十的命运,都是刚刚那名叫颜宽的人和斜阳谷那些人造成的!

    重生之前,他一直不知道答案。

    而现在重生之后,他终于知道了。

    看着父亲满脸的泪水和瞬间像是苍老了几年的模样,他心如刀割。

    为人之子,不能替父分忧,为母报仇,与猪狗何异?

    “可惜我的身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