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506 这种事需要人品4(求订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506 这种事需要人品4(求订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叩叩!”

    杨棠用指节敲了敲桌子,冲愕然抬头的伊非一脸讥诮道:“我现在有两万筹码,还玩不玩了?”

    伊非沉默不语,他心里觉得杨棠有点邪门,并不想再跟杨棠玩下去。

    可惜杨棠目光一扫周围的吃瓜群众,与众多眼神交错间加了一点点“魅惑”,然后吃光群众们就好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二个在那儿瞎起哄架秧子。

    “玩!”“玩!”“玩!”……

    几乎所有人都在喊叫,每叫一声,伊非的脸色就黑上一分。要知道,赌桌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赢家不算赢,除非输家不赌了,或者输家被逼得再也拿不出筹码押注了,整个赌局才算结束,赢家赢到手的钱才算真正的落袋为安。

    眼下既然这么多人在起哄,伊非要是敢众目睽睽下不赌了,那么至少得退出一半的盈利,问题是赌桌上他赢得最多,不单单赢了邱枫的钱、还有他家的股票,另外其他人的钱和股份,他也没少赢,想让他平白无故退一半出来,这怎么可能?

    伊非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窍,当机立断道:“那就玩!”

    “那敢情好!”杨棠故作不知他的心思,“没想到你这么财迷,连我这两万块都想赢过去……那个谁,再上副新扑克!”

    听到杨棠的话,伊非差点没吐血,老子面前大几亿的筹码,还有六七份股权转让协议,这些东西加一块怕不下十亿,谁牠妈财迷你那两万块啊!可这些话都不能当着众人面儿说,否则不知道要遭多少记恨!

    新扑克呈了上来。

    杨棠接在手中,哂道:“刚才你洗的牌,这回我洗!”

    “随便。”伊非扶了下蛤蟆镜,毫不在乎谁洗牌的问题。

    杨棠当即鸡手鸭脚地将扑克拆封,抽出大小王和广告牌放一边,然后手法慢得要死在那儿洗牌!

    洗了没几下,杨棠便把整副牌墩在了桌面上,接着随手一指那荷官侍者:“你,就你,帮我把牌摊开!”

    “摊开?!”荷官侍者一时没明白杨棠的意思。

    “哎呀,就这样……”杨棠做了个横拉的手势。

    一阵哄笑。

    荷官总算悟了,凑过来随手一拉牌,就让牌墩变成了横铺的一溜。

    杨棠扫了眼那些哄笑的吃光观众,淡淡道:“好了,这回你先抽!”说话间,他将两万筹码搁进了押注区。

    伊非稍微看了下牌,看似随意地拍了五个一百万的筹码进押注区,然后抽了张牌在手,末了还露个角自己偷瞄了一眼,呼~~这回没跑了,十点,方块十!

    杨棠见伊非抽完,眼神很隐晦地闪烁了一下,又冲其他人道:“你们谁还玩的,也抽啊!”

    其中好几个吃瓜群众跃跃欲试,最后跳出来俩,分别下了一百万和两百万的注,各抽了张牌在手。不过他们看过牌面之后,其中押注一百万那个就弃牌了。

    “谁说话?”

    “台面上谁筹码最多谁说话!”

    “那我说。”伊非道,“我追加三百万,开阿睛的牌。”

    押注两百万头顶有撮蓝毛的阿睛面色一苦,道:“非哥,你能不能别加注啊?”

    “你少来,你家还缺这几百万?”

    “可我今晚输了快七千万了。”阿睛说话时语气相当遗憾,却一点听不出可惜的口吻,简直没把钱当钱看。

    “那我加到八百万,你接还是不接啊?”伊非优哉游哉地问。

    阿睛犹豫了一下,重重点头道:“接吧!”说着,把牌悄悄地亮给伊非看了一眼。

    伊非看到阿睛的牌面微怔,旋即摇头。阿睛瞬间垂下头去,吐槽道:“我就知道,差的六百万,我写欠条!”

    “欠条可以,但丑话说在前头,半个月之内必须还清。”伊非道。

    “行!”

    伊非一边检查阿睛打好的欠条,一边老神在在地看向杨棠道:“怎么样唐老鸭?你是弃牌呢?还是加注?”

    杨棠撇嘴道:“我没住可加,就看你要不要加注看我的……慢着,我突然省起我可以加个注。”

    “你要加注?加注多少?”伊非有点诧异的问。

    杨棠把左手伸出来放进押注区里,道:“押这个……”

    众皆愕然。

    不止伊非愣了,就连南沁茹、方玉华、上官茗欣都愣了。邱枫也愣了。吃瓜群众更是傻成一片。

    这几个意思?不会是想押手吧?这就比赌命稍微松快点,但也绝对够刺激,一群吃瓜贰代也就在影视剧里见过,但真实上演这个事儿,他们倒是想,但绝对不敢这么玩,万一玩脱了,真把手输出去咋办?赌场这帮人是真敢下刀剁手。

    还是赢钱最多的伊非最镇定,自以为看出了端倪,哂笑道:“你是想押裴纳海的腕表是不是?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只是真货,能值两百八百万,可还得折旧啊,我最多给你出到两百万,你要觉得合适,就押!”

    杨棠歪了歪头,表情淡淡道:“啊哦,没想到我这表也能当二百万,行吧,把我这只表一块算上,连带我这只手,老子这局一共加注一千二百万!”

    伊非:“……”

    仨女:“……”

    邱枫:“……”

    吃瓜群众:“……”

    “伊非,行不行你倒是给个话啊!”杨棠催道。

    “你、你一条胳膊想当一千万?”伊非有点结巴。

    “对啊,这可是你说的,刚才你说邱枫差你两千一百万,那一百万不要了,剩下两千万卸他两条胳膊,就算抵了,是这话吧?”杨棠侃侃道。

    “是、是有这回事儿,可你……”伊非有句话很想说,却又不愿弱了气势,没说出来,那就是在赌桌上,人家赌什么,赌输了的话,你就要赔什么,换言之,杨棠赌胳膊,他要是接受了押注,一旦赌输,就得赔上胳膊,除非赌局前另有约定。

    “放心,这局要我输,我就把胳膊给你,要是你输,也不用赔我胳膊,直接赔钱就行,跟不跟吧?”杨棠道,“那个谁,拿张生死契过来我签。”

    荷官侍者奉上张其实并不合法但在各大赌场都通用的生死契,杨棠麻溜地签了。

    “我跟。”杨棠都做到这份上了,伊非若还不敢跟,那他就丢面儿了,所以他咬着后槽牙又拍了四个百万筹码和两个一万的筹码进押注区,同时火气很大道:“你开牌见我方块十!”言语间,他已亮出了牌面,赫然是张方块九。

    众人轰然,还以为情绪激动下伊非说错了话。输了钱的阿睛更是懊恼不已:“哎呀,可惜了,我刚才是张黑桃八!”

    杨棠却骚骚一笑,道:“你什么方块十,方块十在我这里。”说着,他也翻开了牌面,赫然正是方块十。

    一直在盯着杨棠等他开牌的伊非霍然起立:“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两张方块……”话还未说完,他倏然发现自己面前的牌竟是方块九,“我的牌怎么会是方块九,你、你出千!”他气急败坏地指着杨棠,又瞪向南沁茹,意思在说“出千你不管么”?

    杨棠淡然道:“伊非,话可不能乱说啊,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出千的?由始至终我都没碰过你抽的那张牌,究竟要怎么出千啊?”话落,他大臂一揽,将押注区里的筹码全都划拉到了自己面前,“啧啧,没想到我才来这间房不到十分钟,就赚了一千万,走走走,两位姗姗{珊珊}同学,咱们一起去吃鱼翅!”说完,他扯过个小包就往里塞筹码,接着站起身就想走。

    “不准走!赢了钱就想走,算怎么回事儿啊?”此时已经输急眼的伊非喝叱道。

    本来,杨棠才只赢了一千多万,跟今天赢了好几亿外加数份股权转让协议的伊非根本没法比,可问题是,人的喜怒哀乐并非由输赢多少钱来控制,这就好像一个亿万富翁,因为早上没喝到想喝的那种牛奶而大发雷霆,可街边的一个乞丐刚捡到别人扔下的大半个包子,却吃得津津有味、乐呵不已。

    简单来说,喜怒哀乐不全由一个人的身家掌控,自然也不会因为一个人输赢多少钱就必须发生,所以人急不急眼有时候只是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个动作的事儿!显然,这一刻,伊非已经被杨棠接连两局莫名其妙的赢钱给激怒了,他倒想看看杨棠到底有几分本事,还能不能继续莫名其妙地赢下去!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而猫有九条命,也就是说,好奇心能够令猫九死而不得生,何况人呢?眼下伊非就有那个好奇,倚仗着还剩下许多筹码,想要一探杨棠的底细。

    杨棠重新慢悠悠地坐下,一边吩咐荷官侍者重新拿新扑克上来,一边对南沁茹道:“我想我跟伊非的牌局得花点时间,你大可以跟其他人沟通一下,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困难!”说着,他还朝一脸颓废的邱枫努了努嘴。

    “我能有什么办法?”南沁茹两手一摊,“只能通知邱叔叔了。”

    “别呀!”邱枫似触电般跳了起来,“我、我连股份都压出去了,我爸要是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南沁茹浑体剧颤,直以为自己幻听了:“你、你说什么?”

    “邱氏我那百分之八的股份已经在伊非手里了。”邱枫懦懦地重复了一遍。

    “我、我打死你……”

    “喂喂,这里是我们花钱开的vip房,你们要闹出去闹,别影响赌局好不好?”伊非不耐道。

    南沁茹无论再怎么沉稳,也还是个十七岁未成年的小女生,陡然听闻邱枫把他家的股份输掉了,一下也是昏了头,当即冲伊非伸手道:“这里是我家的赌场,要我们出去可以,把邱枫的股份转让协议还来!”

    这话一出,连方玉华上官都听得直皱眉,杨棠更是很无语地垂下头去,两手裹在脑后,一副懒得再听下去的模样。

    果不其然,伊非皮笑肉不笑道:“哟,那照你的意思,我面前赢的这些筹码都不算数了是吧?”

    南沁茹闻言一窒,不知怎么接话,她若敢回答“是”的话,恐怕也就砸了她家度假村赌场的招牌。可要让她承认算数的话,那些股份转让协议自然也是要算数的,也就没可能轻易拿回去了。

    幸好这时候,杨棠出声岔开了话题:“伊非,还赌不赌?我管你赢家不能下席,不赌老子走人了!”

    “赌赌赌……我洗牌!”说着,伊非又恶瞪了南沁茹一眼,这才把目光收回到新扑克上。

    第三局;

    第四局;

    第五季;

    ………

    一刻钟后,又是六把“一张比大”的牌局过去。只两个人的赌局,杨棠跟伊非对决,伊非又连输了六局,总计两亿七千多万筹码跑到了杨棠口袋里,加上他之前赢的一千多万,杨棠总共只用了二十分钟出头的时间就狂揽了近三亿美元。

    这个时候,除了那些个股份转让协议,伊非面前还只剩下不到九千万筹码,一脸的败相。

    “不赌了吧?”杨棠轻声问已赌红了眼的伊非,“那我可走啰!”伊非仍没动静。

    “那就当你默认了。”杨棠瞬间站起,招呼惊诧表情尚未退散的方玉华和上官茗欣道:“走走走,叫上斌子他们,一起去吃鱼翅,我要来两海碗大的,一碗泡馍一碗漱口!”

    典型的暴发户言语……

    方玉华和上官茗欣齐齐翻了个白眼,但还是顺势侧身,打算跟杨棠一块儿离开。

    “等等!”伊非倏然出声。

    “又怎么了?”这回轮到杨棠财大气粗、不耐其烦了。

    “我还有八千多万筹码,还有这些转让协议,我想跟你最后赌一局,赌全部!”

    伊非这话一出,但凡输了股份的吃瓜群众都目光灼灼地看向杨棠。

    杨棠见状,已然猜到了伊非在打什么歪主意,当下咧嘴笑道:“再度一局可以,但是我只赌筹码或现金,股份协议什么的,一边玩去,我拿来擦屁股都嫌膈得慌!”

    闻言,伊非放在桌面下的那只手恶狠狠地捏紧了一下,但他脸上未动声色,蹙眉道:“我一时间哪儿找地方兑现这些股份协议啊,最多我作价七成下注可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