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坐忘无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三章 坐忘无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唰!”

    说是迟,那时快。

    杀令落,暗影出,八道剑吟声绽,瞬息之间根本就没人废话。吕随风、陈随心等七星院长同时拔剑布阵!李清风挽拂尘藏剑首先出鞘,后脚一蹋便化残影急冲而出。夏渊没动但也稍稍沉下了脸色,两手拳头后挽了三分,暗暗绽起幽幽红芒。

    急…

    在这一道突如其来的杀招面前,无论是首当其冲的周远山,还是夏渊及几位七星院院长都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不及的,即是距离稍远来不及相救,也是敌人速度实在太快,既便他们临时出手估计也赶不上敌人攻袭。或许正因为看清这一点,夏渊才没有选择出手。毕竟出手行杀令的十二个人都很不一般,修为高深且不说,光是他们暗杀一脉的技艺便是超凡入圣,足以列入人间一流的层次。绝顶的杀手,若是没有十足把握是绝对不会出手夺命,既然他们出手了那必然就要取敌人项上首级!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攻无力,退无路,十二道暗影先发制人。

    千钧一发之际,周远山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回是躲不掉了。敌人十面包抄,根本就没留给他突围躲闪的空隙,夏渊、吕随风等人远在七八丈以后,他们即便此刻出手也为时已晚。此刻周远山就像一只被群狼围堵的羔羊,他唯一能到做的似乎便只有等死了。又或者说,唯有硬抗,硬抗下敌人的这一道联合杀招!即使扛不住,那至少也得要在这必死杀招之下苟活一条小命,为离他最近的那八位七星院长,换取一个援手之机…

    思绪只有一瞬间,瞬间之后周远山便有了决断。“唰!”只见他眼睛一瞪,狠色上脸!没有半分犹豫,迅速立举起拂尘藏剑,左手伸出两指狠狠地朝着剑锋一划!两指破,一道鲜红的血液顺着划势变洒落在银剑剑刃之上,紧接着他两眼一闭,暴喝一声!

    “坐忘无我!”

    “吐故纳新!”

    “嗡!”

    嗜血的银剑“嗡”地一下极颤,一股深沉的道息徒然狂暴!

    顷刻间,剑气四溢,银芒迸绽,狂暴的道息平地带起一阵数丈小旋风,银白色的气流如千百游龙环绕回旋于周远山全身,远远看去那就像一颗实化了的月亮落入凡间,光芒夺目,耀眼明亮!而周远山本人则像老僧入定,挺剑闭目静站于皓月之中,怡然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别看废话连篇,但这一瞬间真的很短,只是发生在这一个瞬间的事情是真的很多啊。在这一个瞬间,对于周远山这一举动,场间宴客们虽然来不及说话,可是他们的脸部表情却异常丰富。迷茫的,惊诧的,也有不解与担忧的,人面百态那是一时同绽…

    迷茫的,是那些岁数尚小的年轻儿郎。他们修为偏低,且对战双方都是人间大能级别的存在,速度之快,非王者同境之人根本无法寻其踪迹。所以只要修为弱上那么些,那就是根本看不到甚至感受不到场上的变化,也就不可能知道场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惊讶的,占绝大多数人,他们都是些已经摸到了王者境门槛的一方江湖豪杰。虽然也只是看到了这一瞬间的模糊大概,而且场间交战也还未正面接触,但蕴藏在战场之间的数十道恐怖气息,却已经让他们深深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畏惧。因此也使得这些人对那位一喝之下便喝出十二位王者杀手的王爷,有了更深一层的顾虑。

    而最后不解与担忧的,则是此间少有的百十位王者境大能以及正在大船甲板上的十余位老道人了。同为王境,他们比其他人更能看清这一瞬间的情形。只是前者百十王者大能并不了解周远山这人,所以对周远山在那山崩之前固守不动的决断,深感不解。而,后者那些老道人们与周远山同出纯阳执剑一脉,相互间的了解便无需多言。但正因为是这份了解,所以他们非常清楚此刻的周远山是在进行着一场怎么样的豪赌…

    仙行有纯阳,纯阳分两脉,外功者武·执剑,内功者文·八卦。两脉分修,功法绝技各不相同,唯有两门保命功法例外,可两脉通修。一名“坐忘无我”以剑气化盾为壳,一名“吐故纳新”以肉身化石为甲,两门功法一外一内皆为纯阳宫立教的保命绝学。若两脉绝学同时叠加施展,那就好比一只怕死的乌龟把自己缩进了壳里,外有剑气为盾,内有肉身化甲,让人攻无可攻。同境之内对弈,敌人若要破这一层龟壳,那不废上一阵子时间是不可能的。所以,于此刻的周远山而言,进不可攻,退不可避,选择弃动顽守,全力施展这两道保命术去拖延时间,等待近处几位七星院长的后援,那是再正确不过的了。

    只不过,若换另一个角度去看,其实周远山这个选择也是最愚蠢的…

    因为,此时他对敌的同境者,可不仅仅只有一个,而是足足十二个!任你道祖纯阳的绝学再厉害,又怎可能挡得下十二位王者境顶尖杀手的联合一击?

    绝无可能!

    风吹过,干脆利落…

    周远山一招祭成,周遭宴客百态展惊容。接下来的下一刻,十二把夺命黑镰也已经攻至。十二把黑镰带起十二道如烟黑芒,一刀起化千斩,似暴雨攻袭,朝着周远山一时同落!

    “嚓嚓嚓!!!”

    “蹬蹬!”

    “……”

    霎时间,刀起刀落,刀刀夺命!

    破风声、割裂声、打击声,声声大作!

    流光残影、华光碎影、刀光剑影,影影垒叠!

    就如船头上那几位纯阳老道人所担忧的那般,这根本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拼杀。十二把黑镰就好比十二匹饿疯了的黑狼,而周远山以及他所祭出的剑气护盾就是那一只落入狼群的可怜羔羊,被疯狂地撕咬着、暴虐着,他除了固守不动以外,便再无丁点反抗之力。

    “喳…”

    一刀起一刀落一道剑气消散,一道电光一阵闪烁一层气盾碎裂。十二把黑镰一刀化千斩,千斩也只是一刀,一刀的时间只有眨眼的功夫。在外人看来,在这眨眼之间那颗刚落入凡间的皓月便被一刹黑芒与电光吞噬了,彻底消失。

    就好象从没存在过一般。

    毫无悬念…

    周远山全力祭出的保命术,连一个眨眼的时间都没有扛住。

    “喳喳喳…”

    “噌!”

    眨眼之后,在十一道穿刺声以及一道铁击声中,这场毫无悬念的厮杀结束了。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在这一刻变得迟钝。

    遥望杀场,十二道几乎一模一样的黑影团团包围着周远山,他们身体前倾右手前伸的动作很容易便会让不知情的人误以为是在搀扶着周远山。只不过,这样的人今夜绝对不会有,因为看得清这一瞬间的人都知道,那十二只前伸的右手里都握着一把催命的镰刀!每一把镰刀都已经开封沾血,插入在周远山的身体里,只待下一刻收刀便能夺命!

    然而,毫无悬念的事情,很多时候也总会出现些悬念的。

    “挡下了。”

    眨眼的时间实在太短,没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组织出一段语言来描述,但却可以在这眨眼间闪现一个念头。

    这一刻…

    船头的几位老道,场间某几处旁观的几位老人家,以及近处的夏渊,他们的表情都不约而同地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稍稍的惊讶、微微的赞赏。或许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事情吧。比如现在,那十二把隐藏在十二道黑影包围中的漆黑镰刀。

    十二把镰刀,其中十一把分别贯穿了周远山腰腹、背脊、大腿等十一处关节要害,每一处都是重伤,重得都足以让他无力再战,甚至下半辈子也只能瘫痪在床,但这十一道贯穿伤中却没有一道是足以致命的。而致命的那一道则是剩下的那把黑镰,也就是最先出手的那位黑衣人所执的镰刀,他的刀锋所攻便是周远山的心口命门处,毫无悬念的悬念也就是出在这里。此刻,这把夺命黑镰,被拂尘银龙挡在了周远山的血肉之外!

    就在前一刻…

    一刀千斩,十二把黑镰破盾夺命!

    周远山几乎放弃了所有防御,咬着牙关,手腕稍稍一侧,把原本立挺胸前的拂尘藏剑,往右移了四寸紧贴在自己胸口之处。也正因为他右移的这四寸位置,恰恰就刚好挡住了最致命的一刀,因为这个位置便是那黑衣人最终落刀夺命之处!

    他扛住了!

    “佩服…”

    黑衣人似乎并不意外周远山能挡下他这一刀,因为他的眼神中并没有多少异色,即便“佩服”二字也说得相当平淡。

    “……”

    或许是伤口刺入所带来的极度疼痛,也或许是已经虚弱得无法动弹,周远山没有回话、像石雕一般紧绷着脸颊一动不动的,任凭着滚滚鲜血顺着十一道可怕的伤口疯狂流涌。这个时候从远处掠来的李清风、吕随风等人也近了,七星圣剑绽七彩流光,他们破风而至的滔天杀意几乎把此间空气都冷了下去。

    “眨…”

    黑衣人稍稍侧目。

    转眼一瞬他便没再犹豫,紧接着果断一顶手中黑镰,低喝一声:“净世破魔,暗尘弥散!”

    “喳喳喳!!”

    “混帐!”

    “住手!”

    “啊!”

    “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