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尸王降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三章 尸王降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刀师傅大口咬下几块手中把着的猪蹄肉,一边狠狠咀嚼着,便一边漫不经心地随意点头说道:“他能使得这棺,和他那三脉同修分不开干系。炼尸存躯,风水孕神,巫祖养血,这三道缺一不可。不过,这三脉同修嘛,也算是他上辈子积下福分了,谁让他投胎投得好呢?若还是别的人家,买副棺材板板给他睡就有份咯…”

    曹阁主稍稍翘起些许嘴角,似笑非笑道:“话虽是这么说,但能有这样一件能孕出圣人尸的器皿,可不是有机缘便可求得的。”

    “切…”

    “仙人门下又有哪个不是惊世骇俗的怪物?为自己子嗣养一副圣尸神棺又有何出奇?”

    “呵呵…”

    刀师傅咧嘴自豪一笑。

    “远的不说,就光说咱们家先生。蓬莱受业归来,他十年内便能尽悟儒家圣人大道,执天下文人儒生之牛耳。三十成王,六十登圣,百年通天晓,再进一步便是羽化登仙,与天齐高了。他若有心要弄一副这鸟样子的圣器,那不都是花几年时间打打磨磨的事情呀?你说这天下虽大,但除了同是仙人门下的另外十七位师叔伯以外,又还有谁能有这逆天的机缘呀?”

    话说着,刀师傅嘴里咀嚼着的猪蹄子肉,都已咽下。但他似乎还没说得爽快,紧接着咧起半边嘴唇,又随手在地里拾起根竹子,完全不顾形象地剔起了牙缝间的肉渣子来。边挑着,他边接着继续叨叨道:“再说远的…鬼谋谋万世,神算算天机。风水改命,圣手天缺。炼尸九转轮回,巫祖不死不灭。军神横扫**,剑神覆灭苍生。真武龙虎归宗,圣舞魅惑人间…这一个个大怪物,他们虽平生都之独修一脉传承,但这每一脉传承却是都被他们修至了九霄云上咯,随随便便露一手便能把我们这些蝼蚁们碾在地底里。这是啥?这就是机缘,是天机可怕之处,仙人之威能!”

    长长一话一口气说完或许也是自个嘴皮子都说累了,说完后的刀师傅便闭上了嘴巴。但他那遥望北方的眼光中也多出了些许深意。曹阁主似乎从中闻到些别的味道,问道:“那平心而论,你觉得古梵这小子如何?又值个几斤几两的?”

    “恩…”

    刀师傅缓缓眯起些许眼皮子,嘀嘀咕咕寻思了半响方,方才正起些脸色,说道道:“能耐呢还是有的,没个九两重,起码也得有个八两四五钱吧。”

    “虽说他看起来华而不实,但身怀巫祖至尊血脉,肉身之强悍当世同辈中估计也没几个人能与他比肩。可是,这三脉同修于他而言恐怕还是太贪心些了,若独修巫祖一脉或许还能有机会青出于蓝胜于蓝。至于现在嘛,他日他三脉大成时若有不甚,修来个走火入魔或静脉逆转估计就够他受的了。”

    “呵呵…”

    刀师傅平平说罢,一旁的曹阁主清淡笑起。他执起一只瓷杯泯去一口黄花淡酒,笑问道:“你又何以见得?”

    “切,这傻子都见得呀。”

    “吧喳…”

    刀师傅没好气地瞟去曹阁主一眼,眼神中虽略带不屑但还是玩味居多。他“吧喳”一下,大口撕咬下一块猪蹄子肉,尔后不忿地大声道:“你当那些怪物都是傻子呀?神仙道统又哪是凡人可以贪得的呀?若是可以,神算鬼谋不早就是三千大道同修咯?哪至于死守一道不放呢?这叫人心不足蛇吞象尼,误入歧途,你懂不?”

    “恩,你说得有道理。”

    曹阁主有些木纳地点了点头,但他的从表情中看不出多少赞同的神色。

    “那皇策呢?你又作何解释?”

    “额…这个嘛…”

    刀师傅闻言,硬是一愣。

    很显然,曹阁主的这个问题可是把他给难住了。

    皇策,一个神秘至极且让全天下修者都为之颤抖的名号。总所周知,他是仙人门下首徒,也就是鬼谋神算等一众圣人的大师兄,现今天下圣人之首。但他文不及神算鬼谋,武亦不及神剑奉仙,真武璇玑,可是他却是仙人门下公认的最强者,这里其中必然就有他的道理。

    “哼…”

    沉默了一小会后,刀师傅把剔牙的竹签子厌烦地往地一丢,像小孩子地的泯着嘴唇倔犟说道:“他是怪物中的怪物,算不得凡人一列。”

    “呵呵…”曹阁主再笑问:“同在仙人门下,他又怎不是凡人一列呢?”

    “啧!”

    “你咋这么多问题呢?”

    刀师傅应该是被曹阁主给问烦了,但作为师兄示弱与回避可不是他的个性。大手一甩拍了拍油腻腻地衣袖子,他瞥看着曹阁主就没好气地说道:“古梵那渣子才几斤几两呀?当年就连他爷爷和风水、炼尸两位师叔加一块,遇到了皇策不都得退避三尺的?就算他那三脉同修,就算他修成了圣人,就算那圣棺养成神棺,那他又能耍得出多少威风来呀?”

    “看来你很不看好他呀…”曹阁主清淡笑道。

    “切…若靠他来翻盘,咱们就赶紧找个个风水宝地,早早把自己埋了得了。免得活着眼怨呀。”刀师傅撅着嘴皮子,不忿道。

    “恩,是有些道理。”

    曹阁主再次点点头,只是这次他的点头却多了丝丝赞同的味道:“那么说,你是挺看好小芍药那相好的了?”

    “呵呵…”

    刀师傅同样轻轻笑起,撇眼再转正眼,重新又看回了岳阳楼上空的血月云上。

    血云翻腾,九霄变色,这是一股恐怖的能量正迅速凝结着空气。

    就在问天山上曹阁主与刀师傅喋喋不休的同时。另一头,岳阳楼第七十七楼里的情景,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莎…”

    狂风已经停了,剩狂暴的气息依旧由八方汹涌地汇聚而来!“轮回圣棺”引起的颤动不知何时起,也已经停息。无尽的深红血雾几乎覆盖这整层楼的的光线,浑浊的空气中无不渗透着浓浓的血腥味与尸气。

    “轮回圣棺”的棺盖已然被人打开。而此时,棺盖正稳稳地悬浮于半空,棺材之内装着的,居然是满满地一棺子血水!血水浓如浆,红如漆,虽然不大却势如一汪沧海般,居然还有滚滚波涛起伏!让人看不清血水之下到底埋藏着何物,只知道周遭那些汇聚而来的狂暴能量,就是以这里为源头的!这棺血水,就宛如一只能吞噬虚无的上古凶兽,正疯狂地吞噬那些汇聚而来的能量!

    “……”

    很可怕,甚至还有些恐怖…

    而这份可怕,则来源于这一棺子血水实在渗人。因为,在场的夏寻几人都知道,这一棺子的血水绝不会是普通的鲜血!

    那是精血…

    人的精血!

    一人精血只有心头一缕,用以自身体内气血循环,若这缕精血没了,这人也就死掉了。而这整整一个棺材的精血,那又得是多少条人命才能提炼出来的呀?十万!百万?还是千万?这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

    “哗哗…”

    约莫过了五六个呼吸,翻腾的血水终于有了些动静。

    两只强壮得像两根铁柱似的手掌,“哗”的一声,带起一涟血浆一下子就由血水里探出来了!出水以后它们紧紧握着两边棺沿,继续一点一点地撑起覆盖在血水中的“东西”。给人感觉,就好像是一只被封印了万年的饿鬼,即将要从这副棺材里爬出来似的,极其骇人惊悚!

    恐怖的事情并没停息,仍在继续…

    “嗷!”

    “哗!”

    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

    紧接着,伴随着一声沙哑的嚎叫!又是“哗”的一声,一副野兽般的身躯携带着一股冲天恶臭,一下子便从棺材血水中猛然坐了起来!血水渐溢出棺材四周,血浆落地蒸发起徐徐雾气,发出“吱吱”声响。意料之中,从棺材里头坐起来的,确实就是一个人!

    是一个一点都不像人的人,更确切地说,那是具一具尸人。

    光秃的头顶没有一根头发,一张血红色的符纸画着几道梵文贴在他的额头上。双目紧闭,看不出丝毫生机。褐红色的皮肤像被打裂了的熟鸡蛋寸寸龟裂,从裂缝中还能清晰地到里头的筋肉。最渗人的还是那几乎纹满他全身的图腾符文,那都是一张张狰狞的鬼脸,每一张都栩栩如生,让人乍的一看就宛如有千万只恶鬼被捆锁在他的身体里,正要破体而出!他没有说话,没有动静,这突然从棺材里做起的人尸甚至连呼吸起伏都没有。但那些疯狂朝着棺材席卷而去的狂暴血气,却向所有人暗示着这具尸体的恐怖。

    “确实很强。”

    墨闲握了握青锋剑,冷淡地说出了一句难得的赞语。可是他眼中的战意却并未因敌强而有所削弱,反而更胜之前。

    “是王者境对吧?”夏寻稍稍侧脸看着墨闲问道。

    “……”

    墨闲没有立马回答,他先是颇有深意地看了夏寻一眼,似乎想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些什么来。尔后他又转头把目光穿过了窗台,看向天上那轮妖异的血月,看了一会,方才肯定说道:“天降异象,大王者临世无疑。”

    “靠!你没搞错吧!大成王者?”

    夏侯闻言,顿时就被惊得顾不上身上的片体鳞伤了。瞪眼夏寻,一手指着坐在棺材里的坐着的东西就大骂了起来:“他奶奶的,不是说好的天启境内么?这烂棺材跑居然出个大王者,这仗咱们还能打呀?”

    “恩…”

    没理会夏侯的埋怨,夏寻朝着墨闲轻轻地点了点头,依旧显得是那么的心有成竹。接着,他再一次看向对面的古梵,淡淡说道:“你确实很强。”

    古梵的嘴角翘起一丝残忍之色:“那你是打算认输了?”

    话虽说着,但古梵手中结印的动作却没因此而有所停缓。一缕缕血红色的气芒由他十指间飞快泄出,驱赶着周遭汇聚过来的狂暴气息融入棺材的血水之中。而棺材中的血水也随之越发狂躁了,就像煮开了的沸水,不断冒起一个个血红的气泡。无数缕细如蛛丝的暗红血线在血水中迅速展开,宛如一个个密密麻麻的蜘网,把尸人浸泡在水中的下半部分躯体与“轮回圣棺”的内壁,紧紧交织在一起。

    “不打算。”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