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岳阳楼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四章 岳阳楼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南域万里聚英豪一隅,倚剑仰高台。

    天下风云随元宵夜宴,叠换流光盏。

    南风北风与瀛水滔滔东流,游鱼深浅泥泞不敢偷窥河上寂静,唯明月渐冷成刀挽当空卷云拂洒寒光,剩浪声不止扰人心头忐忑更不安。

    杯酒冷,血成浆,腥浓依旧。

    瀛水河上的寂静气氛与岳阳城内大街小巷间的热闹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没人知道这让人难受的气氛到底还要维持多久。即便高台上的那位王爷,高台下的夏渊,那边船头静坐的舞宴,或许也都不知道。

    唯静静地等待…

    等待北面那栋高楼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虽说从某些角度看,这个答案无关痛痒,但对于某些人而言,这个答案却至关重要。因为,他有着非凡的意义,更确切说,那根本就是一场决定大局动向的豪赌。

    风猎猎,旗猎猎,

    遥北望,岳阳楼上。

    “噌…”

    青锋平胸举,剑指影间,青光大盛!

    人无言,剑有声。墨闲一贯冷漠,这次他也没有例外。剑势他早已蓄好,既然要打那他便没有留手或礼遇的必要。就在古梵说出一字“请”后,默不作声的墨闲突然手腕一紧,手中青锋一抖,一身青芒如烈焰般突然迸起!但见起手就是一阵风破,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残影掠向古梵脚下黑影!

    “吼!”

    “兒!”

    “嗙!”

    墨闲出手的同时,金龙红象虚影现,戾气迸绽,战意凌云!墨闲前脚出,夏侯身后两具神兽虚影瞬间现形,没有间隙,紧接着他就是两眼暴瞪一声怒吼,两脚暴踏,顺势大力一拳轰出!

    红象踏地,地裂。金龙凌空,风动。龙象起舞,直奔古梵而去!

    “咚咚咚!!”

    厢房本来就不算宽敞,而墨闲和夏侯一招暴起的攻势凌厉非常,外加上夏侯功法所显现出来的龙象虚影之巨大,是几乎占据了大半间厢房,以至于交战仅仅只是一个起手,这间豪华的厢房便承受不了这猛烈的攻势,顷刻间花瓶崩碎,书架桌椅迸炸,天花与地板被龙象的冲锋几乎迸成了田间烂泥,木屑成糊满天飞舞。

    而反观古梵一方,相比较下他倒是很平淡。虽然知道夏寻今夜必然还隐藏着后手,但于此时夏侯与墨闲的攻势,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稍稍把手中阴阳罗盘往胸前举起三寸余,尔后低声一喝“祭”!一面放大了数十倍的阴阳罗盘虚影顿时显现在他身前,血雾如烟缠绕四周,无数梵文化华光缠绕,好比一面盾墙!

    “咚!”

    一攻一守,争锋瞬间即起。

    龙象对罗盘,青锋击黑影,四者相撞只闻一声巨响!整层楼体就是一下闷闷颤抖。金光红芒,青光血雾顿时迸绽如花,一道迅猛气浪以古梵为圆心随之迸散四方!

    “回春!”

    “啵啵啵!”

    气浪奔腾,这时芍药也动了。

    两只纤细小手祭淡淡绿芒迅速翻舞,一息之内连结数印式,小嘴一咬便是一声娇喝。百十青藤由先前被夏寻放置蜡烛的地方破土而出,互相缠结形,成一个个小绿茧把各处蜡烛护在中间。

    “冲!”

    气浪迸炸,一瞬而过。四面墙壁宛如豆腐做的一般,迅猛的气浪顷刻间便把它们击成了粉碎。碎木断石飞溅,三面横墙倒塌,靠外的凭栏门窗如泥石碎落下楼。

    “什么情况?”

    “地震了?”

    “……”

    岳阳楼上的大动静,当即被大楼上下的人首先察觉。楼内食客纷纷走出阳台或厢房往上观望,大楼以外民宅街市人们相继昂首远眺,一头雾水。而另一头,相比起一头雾水的普通人,不远处正在执剑守备在战船之上的数十号纯阳老道人则显得有了些安心。

    一位体格精壮的老道人低声吟道:“他真有把握么?”

    “应该十拿九稳吧。”

    “吧?”老道显得有些疑惑地看着身旁的人。

    站精壮老道身旁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道人,他缕着长须肯定地缓缓说道:“以夏寻的德性,他既然敢上岳阳楼,必然就留有绝对的后手以保万无一失。能算中前半段,后半段恐怕也不会差太远。”

    这些纯阳道人似乎真知道不少内情。而于瀛水河上的江湖人而言,则多多少少也能猜测到些状况。前不久夏渊说过,岳阳楼上藏着一道岳阳王的筹码,而且他还要把这道筹码一口吃掉。很显然,这话不是唬人的,虽然动手的人不是夏渊,但他真现在就是这么做了。虽然,是不是真能吃得下,把弱势扭转,暂时不得而知…

    岳阳楼。

    楼下宾客仰望,楼上四条商道大鳄倚栏俯首。

    一击剧烈的碰撞,把楼体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黄灿灿的烛光由空洞溢出,远远看去就宛如给岳阳楼镶嵌上了一颗黄宝石,闪闪发亮。幸好这岳阳楼不同于寻常民宅,建得扎实而且用料讲究,否则这座岳阳楼恐怕熬不下几个回合了。

    第七十七楼…

    一击碰撞,狼藉遍地。

    原先的奢华此刻以荡然无存,此间交锋也算暂时平息。猛烈的气浪冲破了三面墙壁,把不大的厢房足足扩大了百丈有余。呼呼寒风由洞穿的窟窿刮入屋内,明明烛光在青藤的包裹下透着幽幽光芒。东头,夏侯、墨闲在前站在古梵原先的位置上,执剑握拳戒守。夏寻、芍药后站,前者双手后挽,后者手结印式,皆一副平静的神态看着厢房的另一端。

    而另一端,十数丈外,血雾如烟张舞獠牙,阴阳罗盘的虚影比之先前更大了一圈,古梵那猩红的眼眸也冷去了一丝。而此时,他的脚下则已然多了两滴溅落的鲜血。更确切的说,是他的影子边上多了两滴鲜血。

    先前刹那交锋,让他明白到眼前四人并没有预估的那般弱小。又或者说,在那一刹之前,他严重低估了一个人的实力。

    墨闲,虽无七星在手,可他的真正实力却不容小视。交锋一瞬,古梵以阴阳罗盘之力轻松地卸下了夏侯的全力一击。然而,隐藏在他影子里的人,却在这一个照面之下,被墨闲手中青锋划破了一道伤口。虽然这只是一道无关痛痒的小伤,但它传递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信息…

    “看来我确实是小瞧你了。”

    阴阳罗盘平举于胸,浓郁的血雾由罗盘中的阴阳鱼蔓延而出急速汇聚于古梵双手。他两眼阴鸷地审视着墨闲:“我想你至少已经摸到天启境大成的门槛了吧?”

    “大成?”

    此话一出,对面的夏侯首先就是一愣。紧接着猛地一下转头,看着墨闲就惊问出声来:“你不去年是才突破天启中期么?”

    墨闲没好气地撇去夏侯一眼,不作理会。

    古梵接着冷冷一笑,两手拳头稍稍握紧,看着墨闲道:“既然如此,那便让我试试你的剑好了。”

    “不。”

    “……”

    这个“不”字说得很突兀,由古梵脚下那道影子中传来,生涩中透着沉沉死寂,宛如深渊回响,不属于人间声鸣。古梵似乎也明白到这道声音主人的意图,他的目光重新放回到夏侯的身上,两拳间的血雾愈发浓艳。他正要说话,但站在墨闲和夏侯身后的夏寻,突然抢先两声大喝!

    “先发制人!四象轮回,下九右一!”

    “龙腾象踏,居中!”

    “噌!”

    “呀!”

    喝令起,语速快,应令的招数更快!

    墨闲执青锋突刺,后脚借力一踩,再次化作残影一道疾掠古梵脚下黑影。夏侯右拳后挽,一声大喝,两脚如奔雷暴踏,伴身后龙象冲向古梵护在身前的阴阳罗盘!但事情还没完,墨闲、夏侯先后刚出,没等对面的古梵有所动作,夏寻再次喝起:“万物回春,影上青藤!”

    “呔!”

    芍药手凝印结银牙一咬,再娇喝一声,两手捏兰花指向下一压!

    “啵啵啵!”

    爆声如豆,原本就破烂不堪的木地板再次突然迸炸,百十道青藤毫无征兆地由夏寻、芍药、古梵三人脚下黑影突然激长而起!而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古梵也有动作了。他横扫一眼脚下疯长的青藤,两拳拂罗盘向外一撑!就是低喝一声!

    “阴阳割昏晓!”

    “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