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四十章 伏兵百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四十章 伏兵百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喳喳喳!!”

    “刷刷…”

    “榕林怨军在此!”

    “十二连环到!”

    “东林拐子到!”

    “襄阳纯阳!”

    “渔阳纯阳!”

    “孤山集…”

    “……”

    几乎就在夏渊一声暴喝的同时!

    四面八方,号声迭起!十数里开外,那数十万持弓军士之后的楼宇门庭间,大街小巷各处,草丛大树周遭,突然间亮起了无数火把!如繁星,如烈焰,在这些灯火通明的映照下,即便相隔十数里的瀛水河上,都能看得清楚…

    是人。

    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他们着装各异,年纪不同,有面目狰狞的匪人,有布衣整洁的文人,亦有头戴道观的道人!唯一相同的,是这些人手里都拿着一把黑漆铁弓,而弓箭的瞄头,正对着附近把守着的持弓军士!很显然,这些人亦是早有预谋埋伏在此,等的就是夏渊那一声令下。箭上弦,弓满月,取人首级!

    腥风已至,血雨将临。

    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到底有多少,一时间没人能够分辨得清楚。但从这四面八方,方圆数十里的包围圈中,可以粗略预估,这十面埋伏着的人数,绝对不会低于那些驻守在大河两岸的军士!也就是说,他们至少也有数十万众!

    “这…”

    “这贼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孤山集远在瞿塘峡,他们怎么山长水远跑这里来了?”

    惊诧那是必然的,但在这份惊诧的当中,这些埋伏者的身份其实并非重点。因为,不久前夏渊喝出那数千号死而复生的江湖人,以及此刻正执剑守备在战船上的纯阳道人,都已经为大伙摆明了这些埋伏者的归属。所以,他们真正惊诧的,其实是这数十万人马,到底是如何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埋伏在岳阳城里的…

    在这其中,必然有大蹊跷!因为,纵使江湖中人,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但数十万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呀,他们若要隐伏在岳阳城中,即便手段在隐秘,那必然就瞒不过高台之上,那位岳阳王的耳目。可是,事实恰恰就是如此之不可思议地发生,他们真真却却的就是藏起来了,而且没被发现。

    夏渊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样一个谜团,很快便让疑惑的情绪压过了此间惊诧的气氛。即便是像李清风,吕随风这样一直跟在夏渊左右的人儿,也不由得绷紧了脸颊。因为,在今夜里,实在有太多他们无法揣测与预知的事情发生了。在这之前,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北边那位大谋者,原来在南域之内还存有如此能量,也根本不知道夏渊还有这么多的安排。

    “或许,这也只是他的冰山一角吧。”

    “这么多人,绝对不可能浑水摸鱼的。”

    而某些脑袋子灵光的江湖人,则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他们把先前那数千号死而复生的江湖人,和战船之上的数千号纯阳道人,以及现在出现的数十万伏兵,全部联系在了一起。一只隐藏在今夜的黑手,随之不得不漏出一丝痕迹。

    “很显然,这是他故意放进来的。”

    “那痞子?”

    “不是…”

    “谁?”

    “李常安。”

    “……”

    城北巷街小楼上,酒见底,凉菜无多,就剩花生米。三位把酒小食的老头子都眯着眼睛,审视着不远处楼阁周遭那些突然亮起的火把。

    若果说,作为局外人,谁最清楚这些埋伏者来由的,那就莫过于这三位老头了。在数息之前,他们和瀛水河上的江湖人一样,同样是被这突然冒起的火把与人,惊出了一身冷汗。在这之前,对于这些人的存在,他们并非没有留意到。只是这些埋伏者在他们乍起之前的隐伏工作,做得实在太好了…

    在这之前,好长一段时间里。他们一个个都把自己伪装成了路人,食客,或游手好闲者等等,和往常的江湖百姓并无异样。只是当夏渊那一声张狂笑起时,事情可就大变样咯。数道明火在城中各地燃起,这些伪装的人都在这一个瞬间,仿佛从兔子变成了狮子!化作无数道残影,以极其迅速的速度与默契直扑附近的集结点。从那些早就放置了兵刃的隐秘出,取出了长弓,再拉弓上弦,箭指四方!

    而所有动作,则只用了夏渊三声大笑的时间…

    如此看来,确实是一个阴谋,而且是早有预谋!

    “啵吱…”

    惊色渐缓,老嘴黄牙细嚼花生豆。精神最为饱满的那位老头子,很显然是揣测出了一些道道。接着前者的惊诧,柔声细道:“方圆数十里包围圈,即便是这痞子虚张声势,那也得埋伏十余万众。这么多人潜伏岳阳,纵有连日南下宴客做掩护,那也不可能做得到无声无疑,而李常安必然也早就察觉到这道伏手。可是李常安没有阻止,还逼着那痞子连翻两张底牌,这只能说明今夜的一切他早有准备了,也包或夏渊的这道伏手。”

    气息最弱的老头似乎听不懂其中道理,皱着眉头便问道:“咳咳…可是,他图的又是什么?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就算他有十足把握吃掉夏渊,那他也完全没有必要让夏渊落得这一手呀?己消彼长,百害而无一利,纵然最终赢了,他也得受损不是?”

    “不是,你想错了。”

    前者摇摇头,遥望着瀛水大河中央,接着缓声道:“或许说我们都错了,是从一开始就看错了,也算错了。一山二虎必相争,但若有猛龙在侧,又或数虎数十虎在旁,那便争不起来了。明面上,这痞子和李常安看似敌人,实则他们却互为盟军。因为自始至终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嗜血京都,抢下那把龙椅。今夜这祭奠之事,再怎么看也就是一场屁话。他们真正要做的,无非是借祭奠先人著名,让全天下的人看到南域这里的大势。同时也是让南域的江湖,平复下那摇摆不定的心,以便日后一个后院安宁。”

    “啪!”

    一直没有说话的第三位老头子,这时似有大悟,突然一拍桌子,接过话来,速道:“所以,李常安才会用铁血手段,在数日间,肃清了一遍南域江湖朝堂。就是为了这一道震慑!这叫敲山震虎!震南域人心!”

    “呵呵,应该只说对了一半。”精神饱满的老头子笑道。

    “一半?”前者不解。

    “是的只对一半…”

    老手指起食指细细搅拌着瓦碟里的花生豆,老头子接着说道:“李常安确实是在敲山震虎,但要敲的并不仅仅只是南域,而是大唐天下。”

    缓了缓,话风稍转。

    “如先前说的,他很有自知之明。他清楚自己的斤两。纵使他倚仗再大,又有圣人庇护,但面对整个大唐他依旧弱势。故,在夺势的同时,还需借势!而普天之下,能借他势的人并不多。在这其中,鬼谋便最重要的那人。反之,鬼谋在北茫蓄势二十载,凭他的能耐必早以成气候,即使是通天塔上那位手掌大唐的国师,也得忌他三分。但他若要南下重归大唐,北有黑蟒挡道,中原有龙虎傲视,他依旧缺少一个里应外合的支点。故此,早在当年大战之初,他才会埋下数千伏子,为的就是应付日后的万无一失。”

    “唉…”

    说着,话者长长一叹:“在这其中,或许还有许多我们无法揣摩的因素。若大师姐能来,她应该能全部算得清楚。但很显然,李常安必然对此必早有预料,又或者有人曾向他透露过什么。而他缺少的,也恰恰正是鬼谋这一把由外而内捅入的刀子。这是他的一个机会,也是他与鬼谋的默契。所以,他才会故意让夏渊把人给放进岳阳,给夏渊今夜借势做一个铺垫,南域这个支点上,立下一根旗杆,以图他日南北合击之局。或许便是如此吧…”

    “……”

    南风有血,北风闻腥。

    小阁楼里的这位老头子虽然说得有理有据,铿锵有力,似乎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许多暗潮。但他毕竟只是天下之人,目光所及看不到九天苍穹。殊不知在他说别人只说对了一半的时候,其实自己也仅仅只说对了冰山一角。北边那位大谋者,谋已登天,他设的伏局又怎么可能让凡人看得清楚?

    另一头。

    遥看瀛水河上浪滔滔,风萧萧,十里肃色渗人心肺。高台一令喝,是八方军将挽弓上弦,欲以寒光血染黄水。台下一声笑,则是十面埋伏万军满月,就等那一个漫天箭雨遮云闭月。数十万对数十万,可以说是不分伯仲间。如若双方真要战起,那确实就是一场能让风云变色的较量了。不说生死能有几何,光说那双方将士留下的鲜血,便绝对就能让瀛水流域,方圆百里内的百姓断水数日。

    “问你了,你敢吗?”

    寂静多时,高台下的夏渊似乎等得不耐烦,便朝着高台上方嚣张地催促一喝道:“不敢就给爷爷我认这个栽,把人放了!”

    岳阳王无声笑之,像懒得搭理,一言不发。只是脸色中盛起的玩意,却让人看不出到底是轻蔑还是在自嘲。他静静地看着远处盛起的火把,平平静静地看着…

    这种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

    东北面,一艘并不显眼的商船,船舱的大门在数息之后便被人轻轻打开了。清脆的开门声音,在寂静的气氛衬托下,显得非常清晰。

    “是她…”

    “他们怎么也跑来南域了!”

    “他们不是在十二年前就已经不再走入南域了吗?”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