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古梵来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四章 古梵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别坑我!”

    “呵。”

    壮实的老道人,走出厢房后,还忘不了回头向夏寻落下一句狠话。夏寻无奈苦笑,但他没有接这一段很话。毕竟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而今夜的事情更是充满了未知的变数,任夏寻才智过人,谋略近妖,他也没有那个打包票的胆量与信心。

    夏寻看着阳台外的道人们,双手抱拳苦笑道:“诸位道长,万事小心。若待会有机会,还请诸位高抬贵手,看能不能救下陈文书一命。”

    居中的老道人稍有疑惑:“他是你们的人?”

    “不是。”

    “那又何故救他?”

    夏寻解释道:“此人忠义,枉死太冤可惜了。”

    “哦。”

    老道人不置可否地应下一声,再无话语。接下来,缓缓转身,面朝大河。遥望大河之上那艘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的战船,逐渐沉下眼中神色…

    “走。”

    “唰!”

    道人忽然喝一声,就朝着凭栏外突然纵身一跃!一个跃身就凌空跳出了岳阳楼外,如白鹤腾云,如鸿毛轻飘,这跃出的老道人身法绝对不差。由千丈高楼上跳落,他就宛如化作了黑夜中的一片白雪,飘飘然地,不带半点坠落的弧度。

    “唰!”

    “呔…”

    “走!”

    “……”

    在老道人跃出后不久,站在阳台上的另外三十六位老道人,也相继跟着后脚,轻身一跃由阳台跃出了楼外。一时间,银袍化白雪纷飞,飘飘渺渺的,不知情的老百姓乍的一看,还以为活见鬼了咯。好在这白雪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数个呼吸时间,三十七位纯阳老道人便在茫茫夜色中,隐去了痕迹…

    而此时,瀛水河上的宰杀,也已经接近尾声。

    刺鼻的血腥味,浓郁得几乎让人窒息。数千号被困在铁笼子里的囚犯,无一幸免地都在王府亲卫们的屠刀之下失去了生息。新鲜的血液还冒着热气,流去一船甲板,没过船上人儿的鞋沿。在确认所有笼子里的囚犯都死绝以后,有的亲卫便把铁笼子打开,拿出早已准备好了的大碗,就往那些鲜活尸体上的脖根,灌起满满的一碗鲜血,尔后交由身后等待着的杂役,再由杂役送去宴会场间,端到每一个人的长桌之上。

    看着这一碗碗被端上来的血浆,宴会场间的绝大部分人,心里头都很不是滋味。对于高台上那位王爷将要做的事情,他们可以猜出七八分,所谓卧榻怎容他人酣睡,或许便是这个意思了。

    “这要他们喝血吗?”

    “是誓血为盟。”

    “啧啧,这巴子王爷真能恶心人呐,刚逼完酒不尽兴还逼人喝血,厉害了,啧啧啧。”遥望远方,夏侯玩味甚浓。

    灜水画风实在残忍血腥,芍药脸上的不忍之色尚浓难退,她皱着眉头稍有感触般轻声道:“自古君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他们立于九霄俯视众生,看得万物皆渺小如蝼蚁,无所谓恶心,只是手段使然罢了。毕竟他今夜要做的事情足以颠覆大唐的权利构架,错一丝则全盘崩溃,是不得不残暴不仁,而乱局之中也唯有杀戮一道可以速成。斩尽异己,肃清南域,这歃血为盟的酒肯定还是得喝的,虽不见得能定千万人心,但至少能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自今夜以后他便是真正的南域之王。”

    “原来还有这层意思呀?”

    夏侯闻言诧异,虽说近日来芍药与七星院往来得频繁,但实际上夏侯与芍药其实也算不上太过于熟络,顶多也就把她拿作弟媳来看待罢了。他虽知道芍药学识渊博,却不知道芍药在谋算一道上其实也有着不低的造诣。往时夏寻出谋划策,芍药都只是在旁陪衬的点缀,故如鲜花之绿叶,并不惊艳。

    “哟,弟妹懂得不少呀,连这谋算之道你也学过?”夏侯调侃问道。

    被夏侯喊作弟妹,芍药那薄薄的脸皮子不由得绽起了些许红晕。但也没反驳,想了想便含蓄回道:“算是都看过一些吧。”

    “呵呵,哪只一些哟?”

    旁听的夏寻笑了。

    芍药的智到底有多高,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他很清楚。

    如果说夏寻是只是谋算一道上的小妖怪,那芍药绝对就是一位能学贯四道且从不卖弄的小妖孽。在夏寻所知道的同辈当中,芍药谋略或许不及夏寻,算计或许也不及纯阳那位疯婆子,但三人之间的差距并不见得有多远。这从芍药与夏寻在荒村一夜的默契,从前几日推演京都大局时她顷刻读懂夏寻的心思,以及往时种种细节中,都能看得出来。而除此之外,芍药在杏林药理及草木运用上的手段,夏寻却望尘莫及。所以,对于芍药此时的自谦,夏寻实在是不敢恭维:“问天阁藏书如海比咱村子更多百倍不止,她十岁就能全数通读,十三岁就能倒背如流。如果她耍起手段,我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的咯!”

    “你这是谦虚呢,还是在笑话我呀?”

    听出夏寻话中的玩味,芍药两眼幽幽一瞪。夏寻两手一摊,顽皮笑道:“很显然,是心悦臣服的奉承。”

    小嘴微嘟,芍药酸溜溜道:“我可看不出来。”

    食指拨上鼻梁,夏寻顽皮稍转正肃:“看不出来没所谓,这是事实而已。问天山的书我背了有半年,但至今也未曾领悟十之三四,可见学海浩瀚,若无问天的天赋又怎能…咦?”褒赞至半途,夏寻像察觉到了什么异常,声色忽然稍变,也就没再往下说去了。

    夏侯无知不觉,好生奇怪:“你咦啥呀?”

    “他们来了。”

    “什么他们来了?”

    夏寻轻轻放下手中茶杯,两眼淡淡地看着紧关着的门窗:“楼上的人来了。”

    芍药似乎也发现了什么,细嫩的小手随之收拢回袖子里,顺着夏寻的目光看去窗门,稍严峻道:“小心点,若抵不住可记得说话。”

    手指摸着鼻梁,尴尬笑一笑:“好的。”

    “……”

    夏寻、芍药神神秘秘,这个时候任夏侯再一根筋也不可能发现不了异常,但很显然他并不知道夏寻和芍药发现了什么。故顺着两人的目光望去门窗,但见那紧闭的门窗之后,烛影摇晃,却根本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来啥子嘛?”夏侯收回目光,不耐地看着夏寻两人,疑惑问道:“你们抽啥疯?这破门子上长花啦,还能给你两看得这么有味道?”

    夏侯问罢,夏寻和芍药无话,墨闲了忍不住提醒上一句:“仔细听。”

    “哦?”

    狗尾巴草瘪了瘪,虽然夏侯很是不耐却也没再嚷嚷,迅速闭上嘴巴细细聆听去。而此时,四周皆静,楼高千丈,是连虫鸣声也没有,即便是一根绣花针跌落地上,也都能让人听得清楚。所以,当夏侯不再嚷嚷以后,那就只剩下一道清晰的声音…

    “哒,哒。”

    那是一道沉重的脚步声,比之金不换的厚重它更显清脆,由上而下声声规律。

    楼上,

    岳阳楼顶层,声源传来的地方。

    此处充斥着狐疑,狐疑来源于不久前,楼下那三十七位老道人相继跃身离去之后,坐在窗前不动许久的那位妖异少年忽然站起了身来。或是嫌弃,或是无视,他没和凭栏处的四位商道打上一声招呼,拂了拂衣裳便一声不吭地走出了房间。他不说话,此间自然也就没人会热脸贴冷屁股去跟他说话了。因为在这样的一个夜里,面对这样一个诡异的人,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纬度的人。

    “咕噜噜…”

    厢房外,铁索升降时的转动声响,沉闷刺耳如厉鬼在夜间嘶鸣。走的人,已经走远,这个时候顶楼厢房内的书生方才收回狐疑的目光,转眼寻疑看此间另外三人。商贾应该是看懂他的意思,摊开账本用毛笔在纸上写下几字,尔后再轻轻地把账本放在茶几之上。

    账本写着四字,“静观其变”。

    楼下,七十七层。

    随着铁咕噜的转动声响起,此处的气氛由安静逐渐转向了沉静。就连夏侯都压下了他那呱噪的痞子脾性,静静地眯起了眼睛,沉沉看着窗门那头。墨闲把三尺青锋缓缓由背上取下,把着剑柄平放在桌上,似有一触即发的戒备之意。而夏寻和芍药则没太多的动作,只是在众人看不到的桌面底下,两只手掌互相间轻轻写着什么。

    烛火幽忽,冷风相随,十数里外的瀛水大河上有血腥弥漫,而此处的血味也不见得弱去多少。或许从另一个角度说来,这里的腥味更具有某种深意。否则,此间四人,今夜也不会来到这里。

    “咕噜噜。”很快的,门外的铁咕噜转动声停了。

    随着“吱喳”一声开门,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由远而近,不快不慢富有节奏感,不时还伴随有轻微的铁击声,就宛如铁匠们在熔炉边上锻造着精钢,听得烦躁。而没过多久,这脚步声也停了,一道高大的人影便随之出现在了暗黄色的窗纸之后。

    “咄咄咄。”

    轻敲木门,不多不少就三响。夏侯含着狗尾巴草,朝着门外喊道:“门没锁,想进来推开便是。”

    “诶卡。”

    门,确实没锁,是虚掩着的。虚掩的木门轻轻一推便被打开。血红色的槐木棺材首先映入眼帘,背棺材的少年依旧穿着那一身红得渗血的束身锦衣,脸上盛着一抹妖异的微笑。他静静地扫看去此间四人一眼。一眼之后,便直径走到桌前坐下了。

    “懂规矩么?”

    “什么规矩?”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