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谢主隆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二章 谢主隆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些人皆鼎鼎大名,战功赫赫,谁人不识?”

    “……”

    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说的就是这位王爷,此时的作态。

    言辞间,他是生生把十二年前的军机皇令,给说成了一道道谋逆的大罪。而当年领金銮圣旨南伐的四圣军,则成了他口中的贼军。只不过,即便大家伙儿对此都心知肚明,在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人站出来,给这些硬掰的罪名说上一个“不”字。毕竟,于今夜那两位主角而言,这些确实都没有问题。作为“受害者”,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当年之事的始作俑者,确实皆是有罪之人。

    “为官一方者,当奉公守法,知皇恩浩荡,感人间疾苦。以一己之私欲为虎作伥者,贪生而背信弃义者,天地怎能容?可惜当世苍天不公,天道有缺,法理不全,这些早该湮灭于世的畜生,却在大唐境内,光天化日下,苟存性命至今,食我南域万民血肉。实在是吾辈之大耻辱也!今日,元宵之佳节,先辈之血忌!如若这些贼人依旧逍遥法外,那仅凭吾辈一杯淡酒,又怎能安那千万无辜亡魂?天道虽有缺,律例亦有不全,但人间自有轮回报应,血债应当血还。本王苦心筹备数日,活拿南域七十二州,三千余当年苟活之恶贼!今日便与诸君,一同取其性命,嗜其血肉,以慰千万先烈在天之灵!”

    “哗!”

    “噌噌噌!!”

    长长一话,岳阳王一气说完没有停顿,最后一字说罢,他大手朝天一挥!战船之上万数军士拔刀出鞘,刀击盾鸣!月照寒光闪耀,水随风息萧瑟,这是将要嗜血人间的前兆。宴席上的大部分宴客,霎时间便冷出了一阵疙瘩。双手紧握,两眼直瞪,在惊恐之中就宛如那一把把虎狼钢刀即将砍杀的人是自己一般,紧张得连鼻息都慢下了许多许多。

    寒风吹拂长袖,皇袍金龙狰狞。

    高台之上,高举的手臂稍稍握起五指,笔直的手腕缓缓弯下…

    “杀!”

    “且慢!”

    两声高喝几乎同时绽起!

    一声令一声止,前者刚出后者愤然覆盖,有些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当中。

    “且慢”两字声音虽然洪亮,却略显底气不足,并非由高台之下,那位可与岳阳王爷平起平坐的痞子所发出,而是源于“杀”字一声的同一个地方,也是在那高台之上。更确切说,它源于岳阳王的身后…

    礼部侍郎.陈文书。

    这,很出乎众人所料,却在小部分人的预料当中。但,这并不矛盾,而且还是情理索然。

    任谁都看得出,这位由京都来的礼部侍郎是发自内心的惧怕眼前的岳阳王。这从他先前宣读圣旨,以及对岳阳王今夜所做的出格行为皆保持沉默的态度,便能看得清楚。这可以说他是软弱,却也可以说他非常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今夜该站在什么位置,该怎么去看待眼下所发生的事情。深入虎穴,生死难卜,他若想安安稳稳度过这个寒冷的春夜,就必须先要把自己变成一位聋哑人。有些事他不能说,有些话他不能听。但,事与愿违…

    有些事情,他却是不得不做。

    比如现在,此时此刻,岳阳王要斩杀这一船朝廷要员,他便不得不站出来做些什么了。因为,他今夜的身份不仅仅只是当今朝廷礼部官员。当他站在这高台之上宣读圣旨的一刻起,他所代表着的,就是京都长安,金銮殿上的那把龙椅!

    天威不可触,天子不可辱。

    先前岳阳王接旨不下跪,他可以当看不见,因为那只是礼数。先前岳阳王别有所指地敬酒三杯,他可以当听不见,因为那敬的都只是死人。而现在岳阳王把南域七十二州,所有朝廷一系的官员问斩,他便就不得不替天子站到台面上来。

    虽然,他很清楚自己这样做的下场是什么。又或者说,当他在金銮殿上接下圣旨的一刻,便已知道自己将会有什么下场。南下这一趟,无论做得好看与不好看,他日回京他恐怕都不会有好下场。但,纵然如此,他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倘若这个时候他还不站出来说话,那待他回京都长安之日,便是他人头落地之时!

    “慢?”

    岳阳王缓缓放下手来,同时转过身去,沉下眼眸看着陈文书。而陈文书半佝着腰杆子,强忍着心中惊惧,不卑不亢地稍稍作一个揖。而后恭声说道:“王爷,此事恐怕不妥。”

    “哪里不妥?”岳阳王俯视着陈文书,直接丢出一个看似多余的反问。

    这个问题不好答…

    陈文书没有立马回话,沉思了好久一会,最终他好像决定了什么似的,方才眉头一下绷紧,牙关一咬,肃声说道:“船上囚徒,皆有官阶在身。高者正二品,低者从五品,皆乃我朝之命官者,天子之王臣。纵使他们罪大恶极,罪无可恕,那也理应交由大理寺过堂、刑部定罪、御史台复核,三司会审无误之后,方可昭告问斩。而不过三司当下问斩,则实在有违大唐律例,王爷贵为皇亲更应守护国法,故下官恳请王爷三思。”

    “呵呵,好一个三思。”

    陈文书话罢,岳阳王轻轻一笑。没有多少情绪与动作,只是两眼精光中,似藏有一丝莫名的怜悯。他看着眼前这位朝廷命官,可怜问道:“可知道,你的主子给我送来最大的礼物是什么?”

    陈文书似乎知道这个问题的深意,他没有正面回答岳阳王的问题。而是再鞠下一躬,不卑不亢地重复说道:“请王爷三思。”

    “呵呵,有骨气。”

    岳阳王不置可否轻笑着,点了点头。皇袍抬袖,接着他漫不经心地从身后那尊“九龙鼎”中,拿起了一根燃烧近半的大红蜡烛,握在手中。沉沉问道:“你不怕死?”

    “怕。”陈文书果断答道。

    “那你还让本王三思?”岳阳王再问。

    “莎…”

    陈文书佝着身子,再深深鞠下一躬:“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无规矩即不成方圆。吾乃朝堂礼部侍郎,食君之禄,便应忠君之事。眼下王爷所做之事已有损陛下龙颜,大唐国体,所以下官不得不请您三思。”

    陈文书说完,岳阳王又一次点了点头,饶有玩味地执着手中的大红蜡烛,沿着陈文书的衣领缓缓划下…

    炙热的火苗,没一会儿便烤黑了陈文书的衣领及边带,烈火传递出来的刺痛,让他不由自主地冒起虚汗。但,他没有动,依旧微鞠着身子,两眼决绝,直视着那艘揭开了红布的战船。给人感觉,此时此刻,他就像是一尊没有生死知觉的石像。除了那不可避免的恐惧以外,他就再无一点情绪了。

    “不后悔?”岳阳王平平问道。

    陈文书颤着嗓子,答道:“为天下百年太平,为百姓免于灾祸,请王爷三思。”

    竹柄如枪,落蜡如血,今夜夜宴的第一滴落红,很可能就是来源这根蜡烛。

    大红蜡烛沿着陈文书的衣领,一路滑落到他的腰腹间方才停下落势。但,岳阳王没有就此停下他的动作,而是把落势转为捅势,慢慢地往里压进…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

    “谢,王爷。”

    “不谢,谢你的主子吧。”

    “喳!”

    话罢,突然!

    岳阳王手臂用力一伸,就是一捅!

    “喳!”的一声脆响,一缕幽幽黑烟徐徐升起,烛火灭了。而大红蜡烛也随之穿透了陈文书的官袍,没入了半截到他身体里!烛蜡很粗,但红蜡里头的竹签很细,只有小指大小。所以,即便竹签刺穿了陈文书的腰腹,也没见有多少鲜血流出。但,从他那霎时紧绷的眉头,不难看出,此时他一定非常痛苦。但纵然如此他也痛没呼出声来,冷冷地盯着大河之上,那艘装满牢笼的战船,他忽然疯一般笑喝道:“愿,大唐昌盛,千秋万载。南北贼寇…”

    “哼!”

    陈文书豪情才方,话未说完,岳阳王抓红蜡烛的手掌突然再用力一推!陈文书那身躯本来就孱弱,况且现在又有一记穿腹之伤,生机已飞泻,他又哪还经得起这样的力道呀?就宛如一只断线了的风筝,拉出一条细细的血丝,一推之下便被岳阳王狠狠推出了高台凭栏,朝着滔滔不绝的瀛水大河落掉落下去…

    “谢主隆恩。”

    “咚!”

    水花开,水声绽。

    十里大河,落一细沙,开不起多大的花儿。被落下身躯溅起的水花,也仅仅只是迸乍了一下,便又被那滔滔不绝的河水,抚平了痕迹。

    “他…他竟敢把一位礼部侍郎杀了!”

    “难道真要不死不休了吗?”

    “……”

    静,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