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船囚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一船囚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瀛水宴,万杯酒,几空尽。

    无论乐与骇,纠与结。此间所有人皆为长空夜色,敬去一杯属于十二前万万亡灵的酒水。高台下,夏渊领着金不换走回原位。高台上,洒落的酒迹随着晚风渐干去,只剩下粘稠的浆液,还轻飘着淡淡酒香。

    待酒敬罢,相继坐下,燥意平去些许以后。高台上的岳阳王,方才把挽在腰背后的两手轻轻放落到两腿边。饶有深意地看着台下的夏渊,微微笑起:“遥想当年,京都一别,你我至今已有二十年未见。不曾想到,如今再见,你九州象王之名更胜从前。本王实在是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别绕了好吗?”

    高台上话,虽然虚却也略含钦佩。而高台下,夏渊则轻蔑如斯。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随风抖擞,两颗奕奕精神的眼珠子,阴深眯下三分,夏渊鄙夷道:“爷爷的时间宝贵得很,别扯这些虚的没意思。道我已经摆了,你是驴是马,该亮的爪子就都赶紧亮出来让爷爷瞧瞧,待瞧完了爷爷我还得回家睡觉,没空陪你叨叨!”

    “咳咳…”

    话,很嚣张。

    讽刺的味道,就像一抹浓痰堂而皇之地吐在岳阳王的眼皮子底下。或许是太嚣张,夏渊说完,高台之上的岳阳王并没有立马接话,而是生咳两声定定地看着夏渊。

    四目相对,两眼相望。

    静静的…

    无话无声,唯春风拂耳,撩起丝丝清冷。

    两头猛虎的对持,让场间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了一股别样的冷。如屹立巍巍雄山之巅的两位剑客,剑未动,两人的眼眸已蕴寒光。千言万语深藏于寒光之中,互相量度,就正如夏渊所言,开场三杯敬酒已过,是驴是马也该牵出来溜溜了。夏渊已经亮出那位村长隐伏多年的一道暗手,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这是他落注的第一道筹码。而那接下来,就得轮到高台之上的这位王爷,亮出底牌,进入今夜的正题了。

    “呵呵…”

    高台上下,两人无语相望好久一阵。

    威严的脸庞忽然淡淡掀起一角,岳阳王首先收回目光,转而看向大河南面那两艘最大的战船,他就只看了一眼…

    “哗…”

    “啪啪啪…”

    战旗猎猎,浪里白条。

    目光如令,两艘战船塔楼之上的旗兵都默契地打了出数道旗令。令出阵转,紧接着两艘战船动了。千百船杖奋力打水,三面船帆逆风起扬,两道滚滚白浪划破长河。两艘巨大的战船在浪条之中就宛如两头庞然的凶兽迈起脚步,排顺着宴席场间那被隔开的空隙,踏水驶入。

    “挥剑决浮云,英豪尽南归。仅待来年严冬日,寒梅开后百花杀。严冬尚有时日,今夜元宵,吾等把酒敬先人,礼节已致。但诸位莫忘了,今夜除了是元宵以外还是大唐万万冤魂之忌辰!倘若仅仅只是以酒代礼,便实在是对那些亿万冤死之魂,天大不敬!”话语如凤啸,战船破浪行,岳阳王神色凝肃缓了缓措辞再沉气三分续道:“故,本王日前便着手准备了一份薄礼,趁今夜吉辰与天下豪杰同敬上苍,还望诸位不要枉费了本王的苦心才好呀。”

    “……”

    岳阳王此话,已然说得敞白。

    挥剑浮云,英豪南归,来年严冬,百花尽杀。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今夜这场元宵夜宴上的两位主角,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或许许多人都已经猜出些许端倪来了。

    安王设宴,邀南域群雄共聚一场,是暗地里的剑指长安金銮。夏渊南下,斩王者天罚毁半纸盟约,就是藏剑出鞘的蓄势北伐。两人之间,都有着共同的目的,就是金銮殿上的那张龙椅。谋相同,道便可同路,这是情理索然。所以,今夜他们要的事情,必然就不会相差太远,都与造势有关。

    两者不同之处仅在于,前者暗伏,后者明刀。先前夏渊以敬酒三杯为引,引出了一把,北边那位大谋者伏局数十载的骇人藏刀,惊惧此间的万万江湖人。用不了多久,当这里的讯息传遍大唐疆时候,八千万里皇土必然会为此颤抖上好长一段时间,此为弄潮。而现在,轮到岳阳王落子。在这一道惊天伏笔的面前,他若想把自己的位置放回与夏渊同等高度的,那至少也得亮出一把同样能震撼世人的刀子,才能造成一个平局。

    否则,即便道相同,那也只能是一前一后,而非并驾齐驱。

    “啪啪啪…”

    船拍浪,浪拍岸。

    岸边银花,花啦啦。

    数里水流急喘,数里人心急颤。随着两艘巨大的战船驶入宴席间,隐含忐忑的江湖人,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两手,隐隐之中已有人蓄起了气芒。

    灜水河上,战船,是连弩战船。

    船身长数百丈,宽百余丈。足足八座箭塔,分立战船前后两端。十数面船帆迎风猎舞,近万锁甲军士,把刀背弓站船沿肃立守备。从这些军士胸甲上篆刻着的“安”字,可以看出,这些人皆是高台之上那位王爷的亲卫驻军。两艘战船的中段,都筑有一座占据船体近半面积的船舱。船舱外头由一张大红布帘遮掩,外人看不到里头的状况。但,隐隐透出的气息,则让许多人已然猜到了那是什么…

    “哐当当…”

    浪里白条息,连声随响起。

    两艘战船,几乎同时驶入夜宴中央。随着船顶之上的旗幡变换,船下的千百船杖赫然停摆。船板上抛下了重锚,船体接着也就停下来了。迎长风猎猎,官军徐徐收起船帆,唯遮掩着船舱的红布在随风飞舞,和宴席开场之前那张遮掩高台的红布子一般。这两张红布,亦是红艳似血,红得让人心儿发慌…

    待两艘战船停泊完毕以后,高台之上的岳阳王方才再次淡淡说道一字:“开。”

    “……”

    “咚咚咚!!”

    一声令下,两岸边上,停息许久了的百数“虎皮战鼓”突然齐齐擂起!一时擂鼓,如万兽齐鸣,直惊得滔滔江水瑟瑟发抖。而驶入场间的两艘战船其中一艘,随着擂鼓声起,船顶令旗往上一挺,打出一道旗号!“哗”的一声,数百位早就准备在船舱四角的军士,同时闻声执手,齐齐抓着红布一角,就大力往四周一扯!遮掩船舱的红布顷刻由舱顶四裂,收卷四面。而被遮掩着的“船舱”,也随之露出了他的真容…

    “嘶…”

    场间即凉气倒吸。

    但见这红布之下的船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船舱。那是一个个长宽近丈,由数十根粗大铁柱焊成的铁笼子!每一个铁笼子里头都装着一位被五花大绑人,放眼遥望,铁笼数千,囚徒数千,或恐惧,或愤怒,或麻木情绪各不相同,而他们被束缚的手法也个不一样,有的被绑了手脚,有的被抹布塞住了嘴巴,更甚至有的被两条硕大的铁索贯穿了两边肩胛骨,死死吊在牢笼里头。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皆已奄奄一息,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倒吸的凉气只是心慌,数千囚徒的出现,并没有给场间带去多少惊讶。毕竟,在这之前,高台之上的那位王爷就曾经扬言过此事。只是,谁也不晓得,他会把这件事情做到什么地步而就在这个时候,悄然退去的胡师爷,再次走回到了高台之下。手里捧着把明黄卷子,两手摊开卷子,他便高声喝念道!

    “江镇都督.骆牙,私吞军饷,篡改军机。祁阳太守.石皖承玩忽职守,草菅人命。三水提督.史楷夫滥用职权,扰乱军纪。摇山太守.安康岳谋叛逆恶……”胡师爷念道的内容并没有太多的新意,只不过是把数日前新帖出来的官榜,再次简单地说道了一把罢了。任谁都看得出,这只是高台上那位王爷,在走一个冠冕堂皇的过场罢了。

    “黑水城城主.阿里卡木,强抢民女,暴政乱民…”

    用了好长一段时间,胡师爷才把卷轴上的内容复述了一遍。待说完,他再次悄然退到一边。高台上,岳阳王整理了一下两手袖口,看着那艘揭开了红布的战船。再次沉着嗓子开口喝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鸡犬者,畜生也,无德无才者,又岂能造福一方?这船上数千囚徒,在座诸位可有人认得?”

    “……”

    话问起,声息静,无人答。

    是明知故问,不答也罢。就连嚣张的夏渊也没有接话,只是脸上的玩味中似乎盛起了一丝浅浅的狠色,而无更多动作。待片刻,见无人回话,岳阳王继续喝道:“诸位是不认得还是不敢认得?南域二十载百姓贫苦,良田贫瘠,千万里饿殍载道,千万里饥馑荐臻,皆因这些尸禄素食者,你们可能不认得?你们不认得,本王可认得清楚…”

    话说着,岳阳王忽呈凶相,声狠七分,速道:“骆牙,原江镇副都督,十二年前以下犯上谋害上官,私自篡改军机,领兵越境入江南,杀害灵观县三万余无辜百姓。石皖承,原祁阳守将。私通贼军,临阵大开南北关门,引贼人南侵,南域首功非此人莫属。鸠况,原荆棘关都将。荆山一战假传圣旨,私调守军夜袭凌波城,屠城七日杀人十万众。堆尸楼,造大疫,毁尽凌波方圆万里!这些人皆鼎鼎大名,战功赫赫,谁人不识?”

    “……”

    河水滔滔,摆长船晃荡。

    寒风凄凄,弄烛火明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