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京都之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京都之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虎中之王,是传说中的神兽白虎。

    相传白虎生两子,金睛者为长,名“金睛龙虎”,日行九霄,夜盾山林,以蛟龙为食。碧眼者为次,就叫这“碧眼战虎”。战力无双,力拔山河,性情极其凶残。常年出没于南溟海域,肆虐之处少有生者。即便是南溟的隐修高人,若没个王者境的实力,遇着了这凶兽那必然就是身首异处的凄惨下场。

    虽说,两者皆算不得上古凶兽般的存在,但其战力之强悍那也是世间百兽中极其恐怖的茬子了。而且数量之稀少,更是盛世间百年难遇一只。然…这位王爷为了今夜这场特殊的夜宴,一下子便摆出了百十副以“碧眼战虎”虎皮,制成的战鼓作为开场。这手笔之大,以及他身后的底蕴便可见一斑了。

    “呵…”

    狗尾巴草翘翘,坐在红布之下首席的夏渊,不屑一笑:“这披虎皮,摆架势的威风,他倒是做得十足功夫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跟着鼓子一样,光有张光鲜的皮囊,声响大雨点小咯…”

    “这手笔,隐师可能摆得出来?”坐在夏渊下首的李清风,挽着拂尘清淡问道。

    “切…这算啥谱子啊?”

    夏渊仍旧不屑,鄙夷之色更浓三分,痞声再道:“莫说这绿眼破皮子了,咱们村要牵几十头“金睛龙虎”出来溜达,那都是吹个口哨的事情。”

    “……”

    或许弄不清夏渊所说的真假,李清风闻言后不置可否地挽了挽拂尘,没再搭话。

    而,与此同时…

    大河两岸百十大鼓,不多不少擂齐了七七四十九响,顷刻止下。而大河中央,甲板以北,那张遮天蔽日的巨大红布,也终于在这一刻,被候在甲板四角的千余工匠,一同扯下了他那神秘面纱…

    “哗…”

    晚风猎猎,吹红布飞舞。

    千丈高的红艳,如烈火张扬,分飘四方四角。在万众瞩目之下,这座压抑了大唐南域数日的建筑,终于随着红布落下,显露出了他的真容。

    “你好像猜对了。”

    “呵呵,这时间、地点、人物、都放一块了,又有谁能猜不到他要唱哪出大戏啊?”

    “那他的后手就必然更骇人了。”

    “必然的…”

    红布落下,场间宴客并没显露出多少惊容。或许就如坐在西侧的两位文者所言,今夜这事那位王爷已经铺垫太久了,这红布所遮掩的东西,其实大家都早有所料,也就不必惊讶了。

    “听说,京都那头居然派人来送贺礼了…”

    看着那些收卷着红布的四周杂役,黄袍文者轻声说道。而坐旁边的绿袍文者,却没再回答了。只是执起食指,指了指原本被红布遮挡着的顶端…

    道:“看…”

    “……”

    黄袍文者顺指举目。

    那是一座长宽皆里余,切面成等边三角形的千丈高台,赫然耸立在十数里甲板之上,大河正中央!

    高台为无数根厚木钉连,四面四角各有一道楼梯,直通台顶。楼梯为红木材质,上刻各种猛兽图纹,精细分明。乍一眼看之,就宛如漫山猛兽正朝天匍匐跪拜,极具震慑之感。

    而,楼梯之端,高台之顶,则摆放则一尊巨大的“九龙鼎”。没错,就是那唯有天子祭天时,方可使用的“九龙至尊之鼎”!它所代表着的,是皇权至高无上的地位。按理说,即便那位安王爷身居高位,在官职品阶上说来,也勉强算得上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但他毕竟还不是那无上的至尊,那便无权使用此种规格的大鼎才对。

    这,是实实在在的于礼不合…

    只不过,纵使如此,此时此间也无人敢对此发出异议。因为,巨顶之后一前一后正站着两人…

    前者着金丝六爪龙袍,面目深藏王者之威严,两眼精光宛如天上明星,精神抖擞。他…正是今夜的主角,那位潜伏爪牙数十载的…

    岳阳王.李常安!

    而站在他三步之后的,则是一位身着“青天白日”文官朝服的中年男子。神色峻肃,不苟言笑,官帽之下两鬓花白,稍有恭敬地半偻着腰杆子,手捧一道明黄色的卷轴,卷轴的中段,有九爪金龙图案,以及一个楷书“圣”字。

    这,应该就是一副圣旨了。

    由此不难看出,此人就应该是京都派来送礼的那位礼部大员…

    礼部侍郎.冯书文!

    “莎…”

    千丈高台,载两人俯视大河上下。

    晚风轻抚,终于撩起了今夜序幕。

    高台之下的胡师爷,不动声色地退出了百丈以外。高台之上,的六爪龙袍随后便伴晚风执起了两手,朝着台下万人,做出了一个平声的手势。

    此间细语,随之渐渐平息…

    在这同时…岳阳王虎目峻然,缓缓扫去场间一眼。尔后,又别有深意地与台下首席位的夏渊,沉沉对视了一息。最后,他才收回了目光,侧身一步,朝着身后的冯书文,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道:“冯侍郎,请吧。”

    “恩…”

    冯书文轻轻点了点头,往前一步,走到岳阳王先前站着的地方。紧接着,便摊开手中圣旨,洪亮宣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南王.李常安,尽忠职守,兴邦有方。于大唐百废待兴之际,镇南土十二载,百姓安居,风调雨顺,功不可没。特赐,长寿玉如意一对,东瀛雪绵绸缎百匹,鞍山精钢宝甲千副,龙泉玄钢宝剑千柄,云中铁血战马千匹,真武山救心宝丹百枚…”

    圣旨宣起,随着冯书文口里念出一份赏赐,大河两岸便有侍女或侍卫,手捧礼盒又或驱赶马,这领着赏赐之物行入场中。而场间刚平息不久的细语,随着这道圣旨念开,又再一次碎碎叨起来了。

    无它,只是圣旨的内容来得意料之中,却又有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的,是那早有传闻的京都赏赐。而意料之外的,则是这赏赐的内容,都深藏着某种难明的含义。

    赏得不合常理…

    赏玉如意,寓的是事事如意,这是情理之中。但在这之后所赏的,却样样不离铁血气息…

    东瀛的布,鞍山的甲,龙泉的剑,云中的马,这都是战备重器。古往今来,是只赏开疆辟土的军中将帅。而今夜,京都的金銮殿,却把这样的礼,选择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间段,送到了岳阳瀛水这位即将猛虎落下的王爷面前。

    这是破了历年来的先例不止,还凌乱了所有人儿的思绪。给人感觉,就好像金銮殿上的那位无上君主,非常希望且鼓励岳阳这位王爷,尽快举兵北伐一般。

    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他埋在这里头的心思…

    “黑金精筋三担,福禄膏三箱子,琉球比目鱼十八尾,浑圆精铁六车,御赐尚方宝戟一柄,钦此! ”

    玉盘珍品,寒光如雪。

    京都厚礼,千车赏赐。

    瀛水逐浪,百转千回…

    随着最后一字高声念罢,长长一道圣旨终于念完了。而高台之下,也已经被被摆放上了无数的御赐珍宝。其中最显眼的,就莫过于那些映明月,外漏着锋芒的刀剑盾甲一类战器了。

    “嗖…”

    冯书文小心翼翼地把圣旨重新卷起,尔后不卑不亢地捧在手上,微低头颅,稍稍侧身递给身旁的王爷,说道:“王爷请接旨吧…”

    “……”

    无声一笑。

    岳阳王不置可否地翘起两边嘴角,笑色中似乎还带有一丝丝的怨恨,非常复杂。

    他没有躬身,也没有回礼。只是执起一只手掌,随意地一把接过递来的圣旨,放在身前的“九龙大鼎”的沿边上。尔后,略带傲慢地敷衍应道:“臣,李常安,谢主隆恩…”

    岳阳王说完,冯书文缓缓往后退去去三步,把主位重新让出。而岳阳王也不客气,直接跨步抬脚就走回到了原位上。双目微蒙,又一次扫视了一眼场间上下…

    威武中带有凌人气势…

    虎目所过,隐威寒千百,是直渗人心。再配上那千丈高台的雄峻,以及九天皓月之皎洁,两者衬托之下,这位傲视群雄的王爷,仿佛真化身成了一头隐伏无尽岁月的卧虎,正趁皓月明光审视着自己的领域,揣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臣民…

    “……”

    徐徐遥看一番后,岳阳王从身侧的长桌上,缓缓拿起一只已经倒好酒水的翡翠玉杯,捧在双手间,面朝大河东,肃声喝道!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风吹锣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太平待诏是何时?吾与诸君酒一杯,敬今夜皓月长空!”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