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第六个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三章 第六个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嗙!”

    门并未上锁,是虚掩着的。.

    所以夏侯这一脚虽然踹得大力,但并没有想象当中那般,一脚丫子便把木门给踹飞咯。

    只是…这木门被踹开以后,门外的四人,马上就被内敛在此间包房内的阴冷寒光,给冷出了一个哆嗦。

    “……”

    三十七位道人,七十四道似刀目光,就在夏侯踹门的一刹那,齐刷刷地都斩到了这门外四人的身上。愤怒与怨毒是无法掩盖的情绪。其中几位道人的老手,更是把在了拂尘出剑的机关处。若非仅剩的理智在提醒着他们,眼前这四人动不得。否则,凭他们以往那副鼻眼朝天的高傲,必然就得藏剑出鞘喋血一番才成。

    门,

    已被踢开许久…

    门外门内,相视无话亦许久。站在凭栏处,那位于周远山关系最好的老道人,稍稍眯着眼睛,细细打量了一番这无礼至极的夏侯。

    轻笑问道:“夏渊是你爹吧?”

    “……”

    这是废话。

    因为俗话都说了,有其父就必有其子。以夏侯此时这痞气凌人的作势,外加上那嘴皮子上叼着的草儿。这世间上,除了夏渊,恐怕就没人能做他爹了。

    所以这问得多余…

    “切…”

    鄙夷一声,撇开八字腿。

    夏侯一手插腰,一手伸出根大拇指,指着自己鼻子就嚣张喝道:“没错,夏渊就是我爹!但,爷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夏名侯!你给爷爷我记清楚咯!”

    “……”

    夏侯就是夏侯,完全承了夏渊的横行霸道。一话出口便能把人给气得哭笑不得。先前话者的话意很显然是嘲讽,但到了夏侯这里,却生生被他拐了赞赏的味儿。

    “哦…”

    寒光依旧,非常不悦。

    站凭栏处的老道人没脾气地摇了摇头,摆了摆手上拂尘,敷衍道:“既然来了就随意坐吧,别想着让我们侍候你这大爷的。”

    “切…啥玩意呀?”

    “就你那皮糙肉厚的,你来服侍爷爷,爷爷还不要了。要不是你们哭着求着,爷爷我也向来宽宏大量,不然今夜爷爷就不来咯…”

    说着,夏侯便迈起痞子步,首先走入厢房,挨着圆桌边上的太师椅就坐下了。沏茶倒水,一副旁若无人地模样,无礼且嚣张至极。

    “……”

    只是,入屋后没多久,他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因为,原先和他一同上楼的夏寻三人,并没有随他后脚进入厢房,而是仍站在木门外头。

    夏寻是一副疑心重重的样子,微抬着脑袋,看着头顶上的天花。墨闲和芍药则静静地看着夏寻,皆一副狐疑的样子。而屋子里头的数十位老道人,也陆陆续续地留意到了门外三人的异常,相继把目光由冷转平,扫到了夏寻的身上。

    “你三傻愣着干啥子哦?”看了许久,急性子的夏侯便忍不住狐疑发问了:“那天板是有金子还是咋滴呀?看这么老旧还没看够呀?”

    “嘘…”

    夏侯问罢,夏寻伸出一根食指,抵住嘴唇,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夏侯见状是更加疑惑了,但见夏寻的神色是认真非常,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他一时间也不好再出声多话打搅什么。

    “你闻到味儿了么?”看了好一阵子,夏寻方才稍稍皱起眉头,撇下眼睛看向与他并肩的芍药,轻声问道。

    “恩…”芍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幽幽反问道:“你说的,可是槐木和血腥的味儿么?”

    “对,就这味。”夏寻点头轻应。

    芍药似乎不明白夏寻到底在说些什么,再问道:“这有什么特别的么?”

    夏寻的脸色稍稍显得谨慎,伸出一根食指,指了指头顶,小声道:“楼顶有人…”

    “啧!”

    “诶…我还以为出啥大事了…”

    话还没说完,场间被夏寻的谨慎作态吊起了心儿的老道人们,顿时松下一口气。坐在最侧边的一位粗壮老道人,更是没忍住泄出一声,执起拂尘,指着楼上不屑说道:“楼顶是岳阳楼账房,现在就有四条怕死的老狐狸在那打着小算盘,你就别在那大惊小怪了。”

    “不止四位!”老道人说完,芍药摆了摆小手,奇怪地看着说话的道人,肯定道:“楼上有五个人呀。”

    “恩?”

    “啊?”

    “……”

    诧!

    芍药此话一出,场间所有道人顿时身子一抖!

    这话不得啊…

    此间这些道人,虽修为比不了夏渊,甚至连李清风都不如,但他们好歹也是一方江湖霸主。道行之高,比之一般江湖高人都要高上一大截。此时此刻,楼上有几个人,他们无论是从先前的对话,还是楼顶传下的声响都能真切地判断,只有四位!如果,芍药所言非虚,此时楼顶之上还有第五个人的话。那,只能证明这多出来的第五个人…

    是位真正的高人!而且是比已入王者中境的周远山还要高出不少的高人!因为,就连周远山先前,也没感受到这人的存在!

    “小…小…姑娘,你没开玩笑吧?”

    坐在夏侯不远处的老道人,瞪大眼睛,抖着嗓子问向芍药,道:“你…你确定楼上是五个人?”

    “恩…”芍药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幽幽道:“真是五个人。”

    说着,她嗅了嗅精致的鼻子。像是怕众人疑惑,她便伸出五根玉指,边逐根掰下,边细述道:“一人身上有纭宣墨的味儿,他应该在写着东西。一人身上有芦花草纸的味儿,他应该在扇着扇子。一人有桂花饲和冀洲金丝的味儿,他在喂着鸟。一人有观音山的茶味儿,他在煮着水。还有一人…”

    “……”

    话到这里,芍药似乎犹豫些什么,突然就没往下说了。而她先前细述的,句句言之有理,听得场间的老道人们,就和夏寻初次见识到芍药的嗅识之强悍一般,是个个目瞪口呆。

    只是,好奇心使然。就在这最关键时候,芍药却没有了下文,这使得此间的听众顿时就心让难耐。那位粗壮的老道人更是又忍不住,催促道了:“小姑娘你到赶紧说呀…还有一个人呢?他咋滴呐?”

    小嘴微微嘟起,眨了眨眼眸子,芍药抬头看着夏寻,刚才幽幽说道:“还有一个人有槐木心和血腥味儿,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些尸油和硫磺的余气。味儿很淡,他应该坐在靠窗户的地方,没有动作。”

    “……”

    夏寻赞赏地无声一笑。

    只是没等夏寻有话,粗壮的老道人就皱着眉头,开口再问去了:“小姑娘,你没闻错吧?这啥子人哦?带尸油的味儿还不会动,该不是具尸体吧?”

    芍药没理会道人的质问,而是看着夏寻稍有不自信地问道:“这是你之前给我说过的那人么?”

    夏寻微笑着点头,道:“恩,应该就是他了。”

    说着,夏寻伸出手掌,拿过芍药张开五指的小手,柔柔地握在手心里。尔后,盛起些许峻色,扫去一眼厢房里头的每一个人。神色之谨慎,似有话在口中酝酿,却停留在脑海里,一时不好言语。最后,夏寻目光停留在站在屋外凭栏处的老道人身上…

    四目相对,他又思量了一会儿,方才接着先前梗咽在嘴皮子里的话语,继续淡淡开头说道:“不止五人…是六人。”

    “啊?”

    “额…”

    “哐当!”

    惊!

    震惊!

    夏寻这简单几字,是比芍药先前的语出惊人更惊人!这一惊,才是真正的惊啊!因为,无论楼下楼上,只要是听到这句话的人,皆一时俱惊!

    楼下三十七位老道,三十七道惊悚。芍药不可自信,墨闲谨慎握拳,唯还在蒙圈着的夏侯,弄不清楚这发生了啥恐怖事情。

    楼上,岳阳楼顶层。

    惊目欲裂,一只玉杯碎地上…

    惊…

    这里虽然只有四人可见,但此处的震惊与惊悚比之楼下,是更胜千百万倍不止。无它,是事实面前不可自信,以及无法相信与想象。因为,端坐在此间一夜的四条商道大鳄,他们和芍药一样,甚至是比芍药更清楚,这里确实是有第五个人!而那人,此时则正倚坐在他们目光所及的帘布之后,窗台之外。他确实没有动作,也确实就是夏寻口中的那人。只是…

    只是…只是,那人也只是一个人啊!他们四人坐在这里一个晚上,又何曾见过夏寻所说的第六个人呀?但,他们很了解夏寻的品性和处事方式,空穴不会来风,夏寻也不会开这么无聊的玩笑,他既然说有第六个人,那此间必然就得还有一个人藏在某处!

    这就是此时此刻,岳阳楼顶层四条商道大鳄的震惊之所在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找不到,也没法发现,隐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的所谓第六个人!

    但,纵然如此…

    顶楼此时依旧有惊无语。或许是此间四人已被楼下的夏寻,惊吓得不敢开口说话了吧…

    如果夏寻说的不假,那他们就是被一个他们看不见的人,又或者说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在无知无觉中,盯了大半个晚上!

    这样的事情,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你说的人,可是藏在棺材里的?”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