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正月十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七章 正月十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翌日,正月十五。

    晴空依旧,白云朵朵。只是少去了许多高飞往来的鸟儿,没有了许多被划破的云痕。地上的跑马也少了大半,又或者说,此时的岳阳城已经没有几匹还能快跑的马儿了…

    因为,路人太多。

    如果,你现在是走在岳阳大街上,那必然就能体会到什么叫做寸步难行了…

    满满的人儿,如浪成沙,把一条条大街小巷,都給填得满满的。若稍有个一不留神,你就会踩着别人的脚丫子上,一场平白无故的纠纷就会随之产生了。

    不过…

    今日人多,那是必然的了咯。

    岳阳有虎,虎啸山林。一纸信笺,是邀尽南域群雄万万,共赴岳阳三千。而,南域的江湖朝堂间,有多少数的上名号的英豪,那今日岳阳城里的人,就至少得有这个数的数十倍。

    带家眷,携家仆,领弟子,一人赴宴,百人跟随。这叫自家脸面…

    无论今晚的宴是祭宴、晚宴、鸿门宴,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自家的排场还是得讲究到位的。

    自辰时起…

    南域各州各地赶来赴宴的人儿,陆陆续续都已经入城。而那支遵皇令南下的,千车百官礼队,也在辰末时候从北城门驶入,直驱岳阳王府。

    至于那些随礼而来的朝廷文武官员,在进入那王府后,将会受到怎么样的礼遇,那就暂且没人可以得知了…

    另一头…

    巳时初,瀛水河上,那块遮天蔽日的红布里头。无数工匠,相继撤出。从他们离开时,手上拿着的家当看来,估计他们在里头鼓弄两日的东西,已经完工了吧。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红布里头缩遮掩着的东西,应该是木材有关…

    巳时三刻…

    在大河上下两岸,四面旗号的挥舞下。岸上的守军,以及河里的船只,随之变换起了阵型。

    岸上守军,迅速外扩五里余。千人一队,重新列阵,蹲守在城北各个街口,禁止闲人行入。紧接着,七七四十九只,三丈高的红漆大战鼓,被军士用战马,沿着北安街拉到了沿河两边,排成一列。每个战鼓之下皆有三位壮汉,手执一根大棒槌侯着。

    而瀛水河上的动作,也不尽相同…

    旗帜飘扬,装设箭楼的大船,即刻领命朝大河上下行出数里。尔后,无数的工匠和船夫,乘着小舟去到了那些装载着货物的军船上,利落地把船上的甲板迅速铺开,架设捆绑。把船与船间相隔两丈余的空隙,用一块块厚实的木板,打钉相连在一块,形成一个平面整体。仅仅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以红布为中心,大河上下直去十数里,便被这一只只连在一起的小船,铺盖成了陆地。只在大河中央留下一条百丈余宽的鸿沟,好像似留着给大船通行所用的…

    而这时,河岸上,早就准备好了大量桌椅碗碟。待小船被全数相连在一块后,便被候在岸边的杂役,逐一摆到了这面新建成不久的陆地上。

    得了…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里,很多人都已经能看得出来。此处,应该就是那位王爷,今晚准备宴请八方来客的地方了。

    万千船只,填平瀛水数十里。这样的架势于今晚的夜宴而言,其实一点都不夸张。毕竟,今晚将要聚在这里的人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且来者们的身份,也有这个高度。

    “查到了么?”

    “……”

    岳阳楼较高层,最靠北面的大厢房里。

    檀香淼淼,黑发银丝与风行。挽拂尘,缕长须,数十位老道人正或站或坐,在此悄声清谈。

    对于即将就要发生的事情,他们的忐忑是无可厚非的。但就如几日前,那位谋高的少年所言,人生总会有那么几个狠心决绝的时候。在这其中,看的只是你决绝的内心,够不够坚强而已了。

    比如,今晚他们将立的投名状…

    周远山站在走廊凭栏处,从刚飞来的信鸽爪子上,取下信条,看来看尔后清淡说道:“没消息。”

    此时,站在他身旁的,是那位与他关系最好的白发老道人。闻言之后,老道人本来就皱巴的眉头,就更加皱巴了:“这可不好办呐,连敌人的底细都摸不清楚。今晚这仗,那得咋打了啊?”

    “……”

    瞟眼厢房里头,正在沉默忐忑着的,另外数十位道人。周远山清冷的脸色,掀起一分狠绝:“那也得打了才知道…”

    “万一那小子算错了怎么办?”老道人再问。

    “他应该不会算错的…”

    “万一他真就算错了呢?”

    “……”

    转回眼,眺北望,瀛水河上。周远山狠绝更胜了,咬牙逐字道:“那咱们就血染大江!”

    话语决绝,有淡淡的死意,充斥着每一个泄出的字眼。给人感觉,现在的周远山,似乎已经给自己谋好了一条,必死的道路。

    “哎…算了…”

    见周远山这幅死意决绝的模样。老道人不由地感到些许悲凉,无奈叹一声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算了…算了…既然选了这路,咱们就别去胡思乱想了。如果,这次真被那小子被卖了,那就当是二十年前的报应吧…”

    “哎…”

    “确实是报应啊…”

    或许是道出了此间许多人儿的心声,凭栏这边话罢,厢房子里头有就有老道人附和上来了。

    “要是当年咱们胆儿大些,晚走些日子,今儿也沦落不到这种地步呀。”

    “对啊,至少留得个清白在人间…”

    “哎,命没了,要清白何用?”

    “得了!”

    里头叽叽喳喳,凭栏处的老道人,转身看向里头的话者,轻喝道:“现在说这个有何用?有那力气动嘴皮子,倒不如留着等晚上使!都赶紧歇着吧!”

    “……”

    一喝罢,就此无人接话。

    春风度,岳阳路。

    今日元宵,喜乐何处?

    就在岳阳即将迸绽的前刻,连日来沸腾不息的水面,就像此间岳阳楼里的老道人一般,却忽然平静了许多。

    街上行人少话,食府酒肆沉闷。宛如一锅滚水,突然被人盖上了锅盖,连余烟都看不出来。

    今年的元宵,岳阳城里的小老百姓,没有像往年那边般,自发性地搭起灯会花市了。因为,就在前不久,城中各处的官府衙门,就已经把这事给办了。

    而且,办得气派,也财大气粗。

    光东西南北四城,猜灯谜的街巷就有百八十条。而今夜灯谜的奖赏,那就更让人乐呵了。据早晨官府传出的信报说来,是凡是答对灯谜者,便可凭着花灯到附近的庙会,领回十斤大米。这虽说是花不了多少大钱,甚至连数日前,金不换大手一挥,挥出去的漫天金雨的十之一二都没有。

    但,贵在心意…

    于二十年来从未感受过官府存在的百姓儿而言,这其实和钱财没什么关系,主要是那一阵淡淡的心头暖和。至于今天晚上即将发生的事,那是江湖朝堂事,普通的平民百姓,纵使知道些许内情,但也不会表现出太多的担心情绪。毕竟,此等乃大事,而天下间的大事从来都与他们无关。哪怕哪天,岳阳城头真的更换了大王旗,那也没人会认为,这里的老百姓生活,会发生多少实质上的变化。

    或许,古人云“愚民好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午时末,未时初。

    暖阳高照,不算太炙热。

    草草吃过午饭后,岳阳城里的各路外来豪客,便逐渐往城北靠拢去了。按照那封请柬上所说的,待会申时二刻,便是今儿晚宴的进场时间。既然在外头也是得干等到晚上,那倒不如早点进去摸摸底子,好安下些许心儿了。

    这是,绝大数人,共同的念头…

    但,它并不代表全部。

    比如不问江湖朝堂事的问天,比如最近半年,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七星院。还比如,今日的君子门、铁扇门等少数几十个岳阳院府…

    城南,流图巷,君子门。

    平平静静,甚至于还有些冷清。敞开的大门,无人把守,不时有三两弟子进出。与门外人头涌涌的大街,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院中南角,小庭院…

    小桥流水,石道青草,藤树鸟巢。

    南来过冬的候鸟,把鸟窝里头的幼鸟驱赶到了树枝上,正逼着它拍打翅膀,尝试第一次飞翔。

    “用不了多久,冬鸟就要结伴北归。如果到那时候,它还学不会怎么飞,那便只能死在这里了。”

    藤树下,石桌石凳两列,坐九位人儿。

    这些人,都是岳阳城中响当当的名人。说他们各掌一隅小天地,其实也不为过。君子门的独老,铁扇门的方信,以及其他几位院府执掌也都在其中。而先前那番包含深意且别有所指的话语,则正是出于独老的嘴巴…

    他正漫不经心地看着树上的鸟儿,同时一手快打着,石桌上的算盘。

    “能算到那位王爷,隐藏着的手段么?”石桌对面,一位坐在凉亭子里头的执刀中年汉子,问向独老。

    老道的目光依旧停留在藤树上,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算不全…但,十万冲天,三千天启,百余王者肯定得有。而且,我甚至怀疑,还有某位圣人在里头…”

    话意深,却掀不起惊诧,似有所预料,也似早已麻木。石桌上的酒食无人过问,大家都在静静地看着枝头上的幼鸟,似在等待着它展翅飞翔。

    “那小子到底有多少把握?”

    “不知道,但鬼谋必然有十足把握…”

    “可是他远在北茫…”

    “他可股掌间,玩弄天下局势…”

    “但愿吧…”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