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二百零五章 有恃无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五章 有恃无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得了。

    无数禽鸟,四面八方来。

    周远山四周瞟一眼,就打心底里清楚,今日这事儿,肯定得扔掉面子去说事了。他没再犹豫,趁远处禽鸟还没飞得太近,赶紧挽起浮尘,心不甘情不愿地双手朝着夏寻几人抱拳,咬牙说道:“贫道乃岳阳城,纯阳观第四代观主,周远山。”

    “你好。”

    夏寻双手抱拳微微弯腰回去一礼,身旁的芍药和夏侯、墨闲也同样照做。待礼毕,夏寻这时才傻笑着说道:“你们想劫我?”

    “……”

    此话有些狂妄。

    但夏寻却说得确确实实,因为今日在场的三十八位道人,确实就是想来劫走夏寻来着。只是,夏寻先前那两句喂人吃苍蝇的对白,是生生地把这些老道人们的计划给全盘搅乱咯。一阵犹豫,时间一拖就是十几个呼吸。事到如今,这里的情况是早已经惊动了整个岳阳城,这些道人也错过了劫人的最好时机。现在,他们莫说要劫人了,若是待会一言不合,这些老道人们今日还能不能骑着鸟儿回家,都是个未知数…

    “只是想请你去渔阳,吃上个便饭。”走到这一步,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周远山忍着怒意,淡淡说道。

    夏寻仍无声地傻笑,别有所指地说道:“你知道的,昨日我定亲,今日得在七星摆宴,铁定抽不出身来。”

    抱拳的老手,被激怒得有些颤抖。堂堂岳阳第一院府执掌,他又何曾被人如此无礼地拒绝过。即便眼前这位少年不一般,但他在周远山的眼里,终究也只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小屁娃罢了。

    周远山咬牙更狠一丝,强吞一口怨气。

    道:“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吃完饭我亲自送你回来。”

    “额,这个呀…”

    夏寻装着无辜的样子,两手一摊,憋着嘴巴说道:“那你得问过你身后的人了。”

    “……”

    “兒!”

    “嘎嘎~”

    “啪啪啪~”

    话罢,没等场间有人回话。

    西面问天的曹阁主,东面七星的诸位院长,便已经领着各自的人马,大大小小数十只飞鸟,先行一步飞掠入了场间百丈以内,包围在了三十八位道人的身后。而在他们更后头,无数各院府飞禽则自动自觉地停在了远处,遥遥观望。

    “哎…”

    时已尽,面子是怎也留不住了。

    长长一声叹息,周远山万般无奈地转过身去。眼看着横眉冷视而来的几位七星院长,垫垫拳头,淡淡说道:“清风兄,诸位师弟,别来无恙。”

    “嘛呐个巴子,谁他娘的是师弟啊?”

    御鹤悬停在最侧边的天枢院长,听见周远山喊他师弟,那暴脾气顿时就上来了。抽起两袖子,指着周远山就大喝骂去:“按辈分来算,你个瓜娃子还得叫老子师叔了!傻不拉几的!还师弟,你有脸不?”

    “咳咳~”

    骂得凶狠,周远山是被骂得脸都开始发青了。在他身侧不远处,那位最年长的老道人见状,连忙干咳几声断话。尔后学着周远山的做势双手抱起拳头,为难地笑说道:“诸位师兄弟,别来无恙。今日咱们没提前知会一声,便越界来了岳阳,这是咱们失礼了,还请诸位见谅才好。”

    “……”

    没理会话者,李清风冷眼细细扫去一遍,方圆数百丈内的所有御鹤老道人,而后对着周远山冷问道:“你来做什么?”

    “我知道!”

    没等周远山答话,包围圈中央沉默许久了的夏侯,终于忍不住举起手来呱噪了。

    “阿寻说,他们这帮老神棍遇到大麻烦事咯,是来求咱们的!刚刚他们还想以大欺小撸走咱们了!”

    “额…”

    完了…

    一这下子,这群老道人可真就啥遮羞布都给这夏侯给扯没了。

    这话虽然是说得没错,可也不能这么放在明面里说呀。虽然,大家都可能已经猜测到事情真相。但堂堂三十八位纯阳观主,联起手来撸四个小后生,这事情要传出去咯,让他们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这不…

    “诶呀!你们这帮窝囊真不要脸啊…”

    “连个出窍娃娃你们都整这么大阵仗来劫人?你们以后可千万别说自己出自仙行执剑一脉的啊,我可丢不起那人咯。看来,过几天我得北上一趟到,奉尊师叔坟前上几炷高香才成咯。不然指不定哪天,这师叔就被从坟头里爬出来咯……”

    “闭嘴!”

    一声怒泄!

    夏侯这边找柴点火,闻言的天枢院长就在那边拿起嘴皮子冷嘲热讽地扇风。直把数十位老道人辱得脸色一阵黑一阵白,一阵赤橙黄绿青蓝紫,差点就要从仙鹤背上掉下去咯。最终,周远山实在是被辱得忍无可忍,一声暴喝,怒目喷火,飞泄四方。

    手中拂尘狠狠一甩!

    吼道:“我警告你!同出仙行纯阳一脉,做人别那么歹毒好啊!”

    “切~”

    “敢做不敢当,没劲…”

    可能是觉得辱够味了,天枢院长不屑地泄一字,两眼瞟天也就不再说话了。

    “额,我想问个事…”

    圈子里头的夏寻,见这两帮道人水火不容的架势,似乎也不好再添油加醋。毕竟他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儿,哪里开头哪里结尾,这个度,他还是摸得透彻的。收起些许傻气的笑容,端一分肃色,淡淡问去。

    “你们到底闯啥大祸了?”

    “……”

    退一步,周远山稍稍侧回半个身子,盯眼看着这位准备让他吃第三把死苍蝇的人儿。或许是觉得已经吃过两回,没所谓再吃第三回的原因。他想了想,就直接说道:“南岳纯阳分支,九座道观,一夜被破。”

    咯噔!

    话语短,话意明。

    八字出口,方圆里余内,所有不知情的各院府高人,顿时闻声变色!

    昨夜各地纯阳道观遭劫的事情,暂时还没有风声传入岳阳。但今早贴出来的官榜,以及前日他们所收到的请柬,都在明里暗里说明着周远山这句话语背后的真相。大唐南域之中,要做此事,能做此事的,只有那头卧山的猛虎!只是,这头猛虎,居然能一夜之间,不动声色地推倒南域诸多朝堂势力的同时,还破去八座纯阳道观!实在是让人始料不及的…

    这样的实力,可不是恐怖两字能够说完的!

    毕竟仙行纯阳,天下道修之鼻祖门庭,这句话可不是盖的。以一敌百不敢说,但从二十年前那一战,纯阳执剑一脉所展现出来实力来看,同境之内,一命换十伤还能勉强做到的。要一夜间,无能无息地拿下九座纯阳分观,这里头得有多强悍的手段,回过头来算算便都能明白得了…

    但,夏寻倒是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稍稍皱了皱眉头,思考了半响,然后淡淡问道:“那你们现在是打算效仿李道长,叛变了咯?”

    “臭小子!好好说人话!”听见夏寻把脏水忘自己身上泼,李清风立马不乐意了。

    “额…”

    “好吧,那我换个说法。”

    夏寻不好意思地刮了刮鼻子,再朝着周远山,再次正色问道:“那你们是要来七星院混咯?”

    “……”

    无话…

    夏寻这话是换汤不换药,怎么听就怎么恶心人。

    只不过,这恶心归恶心,在场的数十位纯阳老道人,打心底里其实就是这说法。但,夏寻把这问题直接给抛出来,就真得很让人难堪了。一是打了他们的脸面,二是间接堵死了他们的退路。因为,倘若他们把这事给承认了,那无论日后形势如何,今日在场的所有纯阳观主,都无法再站在仙行纯阳宫的战线上了。当然,要是哪天当年那位杀惊人间的师傅再次归来,这事就得另当别论。

    悠悠焦虑,摇摆不定。

    许久一会,依旧无人回答夏寻的问话。

    “我饿了。”

    青鸟上,夏寻的大手不着痕迹地蹭了蹭小手,芍药会意地点点头,朝着青鸟幽幽令道:“小青,我们走!”

    “兒!”

    啪~

    啪啪~

    令起,青鸟猛拍翅膀,腾空高飞。

    旁边两只大雕同样拍了下翅膀,尾随着青鸟,越过前方拦路的道人上头,扶摇远去。

    紧接着,包围圈外的李清风,朝着西面的曹阁主,招招手喊道:“仁轩,来七星喝上两口如何?”

    “哼!”

    伐!

    曹阁主黑着脸庞哼去一声,一甩袖子,便领着身旁的十数位问天大儒,掉头御鸟,朝着问天大山飞回了。李清风无奈地耸耸肩膀,朝着周遭的七星道人招了招手,便也领着众人,同样掉头往七星院方向飞回了。

    自始至终,夏寻问罢后,此间便没人正眼看过那数十位纠结的纯阳观主。

    “……”

    罡风呼呼,怨气难消。

    走的走了,不走的留。

    七星和问天众人撤走后,九天之上,留下一撮子不断掂量着心儿的老道人。以及远处那些,闲来无事留下看看结果如何的各院府高人了。

    人走后许久许久…

    “远山…”

    周远山身旁的年长老道人,继续轻声劝说道:“都走到这一步了,咱们想再多也不管用。”

    顿了顿,想了想,再道:“既然来时已经决定好叛了,就没必要临阵犹豫,时间无多了。”

    “……”

    稍稍抬头,周远山扫去一眼周遭其余三十六位道人。

    而这些道人,却不知何时起,也都已经把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似乎都在等待着他的决定。他默默沉思了片刻,方才回过头去,看着先前的话者,冷淡道:“叛是肯定得叛…”

    “只是,我从那小子先前说话的语气中,闻到了一些味道。”

    “什么味道?”先前说话的老道人皱起一丝眉头,问。

    “有恃无恐的味道。”

    说着,周远山迈出半步,朝着七星院的方向转过身子,看着那栋并不算得太高的西楼。

    “他说话太有底气了。给我感觉,就像他早就料到了我们会走到这一步一般。这,太绝对了。”

    老道人闻言,稍稍松开刚皱起的眉头:“他谋高,算到这一步,并不奇怪,你不用多心。”

    “不。”

    周远山非常果断地否定了老道人的说法。

    “他谋高,确实不错。但,这事和谋并无关系。”

    “……”

    老道人松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似乎听不懂周远山此话深意。但他也没有开口说出心中疑惑,他知道,周远山既然说了,那必然就会有下文。他等便是了…

    果然,

    想了一会后,周远山再次沉沉述道:“因为,谋再高的人,只要着手推算,就必须走寻因问果这一条道。而,在我们来这之前,昨夜所发生的事情,那小子肯定不知道。所以,他要推断我们的心思和手段,就必然得从更早的事情着手,去寻找那个因。从而推算到今日的果。若换个说法说来,那就是,他早就推算到了昨夜的事情,也推算到了有人会对咱们下死手,逼着我们叛出纯阳!所以,他今日才会有这个绝对的把握,算到我们会来求他!”

    “……”

    稍稍惊诧…

    心儿沉下,一阵深思。

    老道人颤抖着眼皮子,带着难以平服的心情说道:“你…你意思是,我们上那小子的当了?”

    “不。”

    周远山稍稍侧脸看向北面的楼宇…

    “是安王。”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