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心火难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八章 心火难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深。

    乌云清淡,明月依旧高照。

    问天山上,红光艳艳,酒席依旧未散。

    那些有苦难述的大儒老儒们,是实在憋不住一肚子的闷火。拍桌子翻台,一路翻到了后半夜,拍烂了无数围桌,才勉勉强强把这所谓“喜宴”,吃去一个三成饱,给下一个招待的礼数。尔后,起身拂袖,拍拍屁股,带着一身子晦气,便气冲冲地各自散去了…

    “来小曹给爷爷我笑一个,喝一杯。”

    “滚!”

    “你不赏脸是不?”

    “滚!”

    “切,咱别理这傻缺,来来来,喝!”

    “……”

    而此时此刻,还山腰广场之上的。就只剩下几位想走也走不了的,和一帮子死皮赖脸,打死都不肯走的人儿了。恼火依旧有,只是多了许多无奈与幽怨…

    想走也走不了的,是曹阁主和刀师傅。

    无它,是礼数使然。

    这两人和那些愤然离席的儒者不同。

    今日这桌宴,是山顶那位老先生,亲口说要开桌吃饭,订一门亲事的。那问天就是主人家,七星就是客人了。无论你乐不乐意,换不欢喜,这先生开到口,客人又不肯走,这酒宴就算不得完事。既然事未完,那作为女方家的两位哥哥,是怎也得继续陪客不是?

    纵然,他们是千百不乐意…

    那也得陪着!

    “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滚!?”

    “待会吧,还没吃饱了。”

    “……”

    山顶,

    小竹屋。

    两个大窟窿吹着寒风,即便被临时盖上些茅草,依旧是被吹得呼呼作响。

    此时此间,小竹屋里的油灯,已全数尽灭。就剩下一点微弱的烛火,照亮着客房的窗台。

    淡淡的姜花茶香,悠悠飘散。晶莹夜露,伴翠竹叶摆,静茵茵的。一只懒惰的大雄鸡,正趴在窗台的竹沿边,虚眯着眼睛,打着盹。像是在监视着什么…

    而客房内,竹床边。

    一袭青衫收拢着两腿,蜷缩着身子,靠着墙边,虚盖着半张小绵毯子。面红耳赤,全身冒着虚汗,像是在发着高烧。但却有看不出他有半点病态,只是一副很是尴尬的样子,让人看起来总觉得,有那么些怪怪的不自然。

    是吃多了…

    一个时辰前,山腰上仍是红火最盛时候。在那位痞子王的强硬态度下,夏寻是生生把那篮子的汤水,全数给灌到了肚子里。那玩意是啥?全是大补品啊!按那痞子的意思说,那可都是北茫的皇帝老儿,常年孝敬那位村长,所送来的贡品啊!常人喝上一大碗,都那得补得七窍流血了,即便有点底子的修者,喝下那么一大篮子,那不都得补得血崩咯?

    接下来,夏寻的结果,那就可想而知了。

    那篮子汤水灌完没多久,血气冲天,羞色随之亦冲天。当大补汤药即将发作药效一刻,他二话不说,猛地一下站起身子,拔腿就跑!往山上竹屋的厢房里跑!不是他故意跑来这里,是七星的路实在太远,还有位痞子给拦着去路,他真的是无处可去了。若不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日后他就没脸做人了咯…

    这破事,说不得,太羞人。

    “哗哗~”

    姜烈与花香熬,一壶清茶沸水,倒玉杯。

    纤纤玉指捻着竹签,细细搅拌着杯中黄花瓣。小小的漩涡,悠悠流转,化开了姜沫。

    幽幽轻语:“虽然你体内有龙凤精血抵抗着。但,药力太烈,姜茶驱汗是化不尽的,还得等药效慢慢吸收了才成呀。”

    红红的小脸蛋,有桃花儿盛开几片。

    虽然话语说得认真,但面对此间某些难以明言的事情,芍药的话里行间,羞涩必然在所难免。端起化好的姜茶,她小心地走到床沿坐下。再小心地为蜷缩在角落里的那人儿,缓缓递去。

    “来,趁热喝了吧。”

    “哎,能化去多少是多少吧…”

    夏寻接过递来的姜茶,昂起脖子便徐徐喝下。

    姜烈味浓,如火焚烧,刚过喉咙便能让人,汗毛瞬间悚立,汗瀑如注。

    芍药拿起早就准备在床边上的毛巾,细心地帮他擦去脸上与脖颈的瀑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有姜香、花香、汗香,混合着纤纤玉指上的少女幽香,徘徊在小小的竹床上,温养的柔情,却是从未有过的。这就让得本来就心火难泄的人儿,更加心痒难耐了…

    “呼~”

    饮尽的茶杯轻放竹床上,露一抹柔柔微笑,笑看眼前这位细心的美人儿。

    夏寻轻道:“谢谢。”

    芍药同样带着些许羞涩,柔笑起:“这有什么好谢的?”

    “我不是说这个。”

    大手伸起,缓缓拿下正在为自己擦汗的小手,放在蜷曲起的膝盖上,握在手心里。夏寻这才继续柔声说道:“我说的是,今下午的事情。”

    “……”

    小嘴微微鼓起,眼眸子瞟向一边。

    芍药带着些许委屈地说道:“难道,你就一定要非上京不可么?”

    “呵呵…”

    轻笑,夏寻伸起手来,轻轻地捧着芍药那精致的脸蛋儿,让她稍稍侧回正眼,看着自己。

    “我要解不开遮天,就永远只能是这出窍境界儿。以后,若有厉害的人要欺负你,那我可就很窝囊了。这事,我不给你说过么?”

    眼眸子刚转正不久,又撇回了一边,小嘴嘟一分,芍药没好气说道:“你那么聪明,谁能让你窝囊呀?而且,即使真让你解开了遮天,你现在再修行也都已经来不及了。”

    见拗不过芍药的小姑娘家脾性,夏寻干脆收回手掌,拍了拍他身侧的床板,道:“坐这来吧。”

    或许是厢房里头,没有外人的原因。芍药也不扭捏,解去脚下的小布鞋,便非常乖巧地,学着夏寻的样子,蜷缩着小腿,坐在了夏寻身侧。

    “……”

    月光轻挥,竹影掩映。

    窗台上那只快要睡着了的大雄鸡,睁开了一丝眼皮子。两颗黑黝黝的眼珠子,就那么木楞木楞地盯着这两位,靠着竹墙相伴而坐的小人儿,也不呱噪。此间,依旧静悄悄。清风雨露,拂撩着少女的幽香,驱散了此间许多别样的气息。暖暖的,也柔柔的,恰似这春夜中的一抹暖阳,让人闻得舒心。

    待芍药坐下好一会后,夏寻才从犹豫中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动作。伸出手掌,悄悄地越过了芍药那纤细的小腰杆,把她抱入怀中。而芍药也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我知道我很聪明…”

    “但其实很多时候,聪明真当不了拳头使的。虽然,我不知道爷爷到底为什么不告诉我遮天的事情。但,他能让我出来,就意味着他想让我自己去解开这个谜。所以,到岳阳以来,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解开这副枷锁,现在也一样…”

    说着,夏寻玩味一笑。

    “待没有了遮天的束缚之后,我想,凭我的聪明才智,应该用不了多久,你想欺负我也都不成了。你觉得呢?”

    话语虽然平淡,却说得自负非常。

    似有潜龙在心,伺机翱翔九天之意。

    芍药没有反驳,羞羞涩涩地,把脑袋靠到了夏寻的脖颈下:“可是,先生的意思是,你去京都恐怖会有危险的。”

    “危险哪里都会有的…”

    幽香与汗香交融,渐渐染红了两人的脸蛋。夏寻伸出另外一手,轻抚着怀中少女的及腰长发。柔软的手感,似丝绸无暇,很容易便让人产生一股不舍之情。

    寻思了一阵子,夏寻接着淡淡说道:“元宵一过,岳阳的风不见得会被京都小多少。但,无论是京都还是岳阳城,在来年严冬大雪落下之前,我这小命应该都能搁在自个手里。所以说,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的。”

    “但…”

    小手轻卷着发丝,成小小一戳。芍药似在掂量着什么,犹豫了好一会儿。

    “但,我担心的,也是以后…”

    “毕竟,这个大局,可是连先生当年也不敢往里头下注的。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你能听先生劝。即使你真要去京都,那待你回来后,能不能留在问天呀?”

    大手轻轻拍开卷着发丝的小手,提起一抹轻笑:“这长发我很宝贝的,别能掰糟咯。”

    小手很听话,顺意便把拨弄着的青丝重新缕直。夏寻接着先前的话题,继续道:“肯定得陪你留在问天呀。先前都答应好智爷爷的了,男子汉大丈夫,肯定不能食言的呀。”

    芍药稍稍一喜:“那渊叔不会把你们给抓回北边去了?”

    “应该是不会了咯。”

    夏寻摇摇头“不过你放心好了。即使要抓,肯定得把你连着一块抓回去,生娃娃…”

    “啊~疼!”

    “……”

    见夏寻说得轻飘,芍药小嘴羞涩嘟起,紧接着小手便伸入了夏寻盖着的被窝子里头,往他那那肚皮子上狠狠掐去一把。这一掐,力气应该不小,立马便把夏寻给疼得叫起来了。

    “我给你讲认真的了。”

    “额,好好,讲认真,你先放手。”

    “哼!”

    “……”

    小手松开,夏寻方才轻吸一口凉气。

    只是那只无知无觉的小手,还趴在夏寻的肚皮子上。让得他那身子中不停翻滚的气血,就更加难耐了。那,这事一时间也不说提醒说道什么。毕竟,再密切的柔情,也总有那么些难言时候。

    咬咬牙关,提起一分理智,极力摒弃了腹下的燥热思绪。

    夏寻继续清淡说道:“你就放心好了…”

    “渊叔破关喊去契机,那是棋路。按照这个棋路往下走,那明年严冬,爷爷肯定要过关南下,重回江谷。而在这其中,就只存在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了。所以,渊叔抓不抓我们回去,其实已经不重要的咯。如果,他真要抓我们回去山沟沟里,那也只能是回去帮忙搬家,大不了就累上些时日而已咯。”

    “恩。”

    芍药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没等她接话,夏寻便转了话风继续严肃说了。

    “当然,如果我推断全错了,我还是得来问天陪你的咯。”

    芍药有些疑惑,稍稍抬头睁着大眼睛看着夏寻。

    “这为什么呀?”

    “因为…”

    夏寻也稍稍侧脸低头,看着芍药的眼眸子,淡淡笑道:“因为,智爷爷喜欢小娃娃呀。”

    “……”

    嚓~

    一话说罢,两眼柔激绽,两抹绯红同时开放。

    清风吹拂,撩青丝散淡淡幽香。小手在肚中,引汗流如瀑淋湿了少年身。

    两眼相视,含情脉脉。鼻与鼻间,就那三寸距离。相容在一起的两者间,某些温度已经无需言语。随着夏寻那身旺盛气血的燃烧,趴在肚子上的小手,即便隔着一件青衫,也能明显感受到那股让人害羞的炙热。

    至于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张热得都要冒烟了的肚皮子,已经告诉了上方的小手。而小手也把这羞辱的信息,传达给了它的主人。而它主人的脸蛋子,则早已化作了一张红艳艳的喜纸,羞得低下了小脑袋。

    有些话,太害羞,不能说。要说也只能绕过许多敏感的词汇,含含糊糊。比如,小嘴微微张合,吐出一缕几乎没人能听到的,幽幽羞声。

    “你忍不住了?”

    “我忍很久了!”

    “……”

    羞涩无法言语,唯有默默含羞不语。

    清风撩起青丝,拂过夏寻那张布满汗水的脸颊,就像是一把开启yuwang之门的钥匙,让人再也难以忍受那股被烈火灼心的痛楚。

    “莎…”

    大手没再选择含蓄与矜持,缓缓翻开了那张掩盖真相一晚的小绵毯子。

    “我忍不住!”

    一话泄罢,满腔热血起!

    恰是那即将血战沙场的威武大将,临阵一喝!

    “诶,小声点…”

    “不管了!”

    “……”

    紧接着,拦着细腰的手腕,大力一扯!柔软的身躯便一下子,全数揽入了怀中。没有推脱,没有挣扎,只是麻衣下的小心儿在扑通乱跳,眼眸子被羞涩眯在了一起。是一种你情我愿,早已心了的默契。

    两手上伸,轻轻捧着这张漂亮的脸蛋。夏寻也逐渐闭上了眼睛,朝着那张粉嫩的小唇,缓缓买下脑袋。眼睫毛颤颤,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心慌,随着互相之间的鼻息越来越近,两颗已经贴在了一起的小心脏,慌跳得越来越厉害。都快要蹦出两人的身体来了…

    三寸,两寸,一寸…

    激情即将燃烧,两唇即将相交!

    就在这时!

    “咯!咯!咯!”

    三声鸡鸣彻响天地!回荡大山上下…

    那只打盹了一晚上的雄鸡,不知何时已经昂首挺胸地站起了身子。正狠狠地盯着,那两位相缠在了一块小"qing ren"儿,怒目而视,像在训斥!

    得了,都怒了!

    “我忍你很久了!”

    “咯!咯!咯!”

    “我要杀了你!”

    “咯!咯!咯!”

    鸡鸣再三声,再三声。

    怒吼声起,惨叫声鸣!

    这只作死的雄鸡,夏寻是再也无法忍受它的存在了…

    “乒呤乓啷~”

    “咯!咯!咯!”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