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谋局所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七章 谋局所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好一道瞒天过海!”

    “粗中带细,步步无缝啊…”

    “……”

    大山之上,

    动与静间,静与乱间。

    全都只是发生在数个呼吸之间!

    变化之突然,七星与问天双方反应之迅速,把山下那些围观的江湖人儿,给看得目瞪口呆了。更是把那些早有预料的谋道中人,看得一阵羞愧难当啊!

    只因,隐藏在这座大山中的道道,实在高深。正如刀师傅,先前感受到的那般,这根本就是一个局!一个策划得粗糙,却极显细腻的瞒天过海局!

    而局之所至,就是要瞒下整座问天山。

    而谋之所动,则是以夏寻的引,引出一阵梨花细雨,接过芍药。而后以夏渊为导,导开所有人视线,堵住刀师傅的去路。最终用满山百姓与七星众人为垒,垒起人海城墙,挡住问天的脚步!从而制造一个瞒天的契机!

    契机一到,今日那两位小主角儿,便能趁机过海!

    逃之夭夭…

    每一个细节都是重点,每个重点都在那毫不起眼之处。当局面翻开,引起连锁反应,方才让人恍然大悟!

    至于,这样的一个步步为营,处处埋伏的谋局,到底策划了多久。暂时还没有人知道…

    唯一知道的是,从此刻问天大山上的形势看来。这一个谋局,最起码得是从那七千七星弟子,化作红龙西奔的一刻,便已经开始埋下伏子的。而,金不换那一手漫天黄金雨的小谋,也很可能不是一个偶然…

    因为,那金雨唤来的漫山人海,扰乱问天数千守备的小谋,在这个谋局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以至于,现在所有人再次回头,细细品味的时候。再怎么看,再怎么想,都觉得那就是一个局中之局。

    前可助人上山,后能扶人下山,那根本就是早有安排,缺之不可的一部分!

    很显然,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巧合。

    于大谋者而言,世间并无“巧合”可言。人世间任何所谓的巧合与机缘,也都只不过是冥冥之中的万物相生罢了。而其中的差别,也仅仅只是在于,你知道或不知道,又或者什么时候知道了…

    “这就是所谓的,无知为巧,知者则为谋了!”

    “这谋高啊…”

    “多高?”

    “应该比这座大山还好些啊…”

    问天山下,南边数里外的屋檐之上。

    酒已喝光,剩空瓶子几个,丢在瓦檐片子上。独老与方信,一人拖着腮帮子,一人摇着羽扇子,并肩蹲坐在屋梁上。

    “这么细腻的一个瞒天局,我自问一句,是没那能耐给布出来了…”

    独老说完,缓了缓先前给方信叨叨累了的嗓子,再缓缓问道:“你猜,这到底是那痞子的计呢,还是那小子的谋呀?”

    “恩,容我想想…”

    放眼远眺大山间,一旁的方信想了想。

    好久一会…

    “那痞子耍流氓是有一手,但他的脑子估计还算计不了这样一个局。这,应该是那小子的谋了。而且,这阳中带阴,算尽人心的诡异莫测,也确实是他的风格。”

    “我觉得不全然…”

    独老摇摇头:“那小子固然是有这个能耐,布这个局。但他还没有那份,能借金雨弄人心的毒辣狠绝。这,不会是那小子的局。”

    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太肯定了,独老又急忙补充一句:“至少,不全然是。”

    “那还能有谁啊?”方信疑惑。

    “呵呵,你说呢?”

    独老不等方信回答,便提示道:“能和那小子的手段同形同风,又有着比那小子更毒辣的心性,更高的谋略…那,你说,这人还能有谁?”

    方信顿时眉毛一跳,顿悟!

    速道:“可是…可是那位远在北茫啊!”

    “呵呵…”

    独老再一笑:“这就是他可怕之处了…”

    “谋动,即可未卜先知。子落,便能决胜万里!天下大谋者,有谁能望其项背?”

    “但,那位怎么可能为这样的小事出手呀?”

    “呵呵…再看看吧…”

    “……”

    此处悠悠闲聊,话说另一头的不可开交。

    另一头,问天大山上。

    山道间,大手紧握小手,一路飞奔。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芍药问。

    “话很长,你相信我么?”夏寻不答反问。

    “信。”芍药毫不犹豫便回答了。

    “那就别问了,到时候我再给你解释。”

    “可是…可是…”

    “乖…”

    “好吧…”

    “……”

    有人知底细,有人蒙鼓里,各怀小心思。

    此时,下山的四人一鸡,便已经跑过了山道一大半,即将到达山下。

    两边竹林之间,捡钱的依旧捡钱,打架的还在打架。问天四千铁剑与七星四千银剑,三三两两混战在周遭。虽然打得是激烈,但还是能看得出,对战双方都留有余力,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闹出人命来的。

    而山腰山,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啪啪啪!!

    “他娘的!给我砍死那兔崽子!就这王八蛋踢了我一脚!”

    “师叔,要不你先退下山去歇一会吧?”

    “呀!”

    “噹噹噹…”

    “不行!我非要宰了那兔崽子不可!”

    “都给我弄死他!”

    “噹噹噹…”

    “……”

    炮仗连天响大山,金灿灿的金子,闪光光。红纸与红花随气浪飞舞,剑光与竹影伴厮杀踹动。打出了气势,也打出了火花,不可开交。就连七星那位辈份极高的谷老师叔,也忍不住扔下了多年的修养,疯舞拂尘,破口乱骂,杀红了眼睛。而其他人,那就更是打的怒火眼中烧了。

    “我干你娘的!都给我回来啊!”

    “咚!”

    “呀,我要杀了你!”

    “咚!”

    夏渊对刀师傅。

    虽说都是王者,但一个是大成,一个是巅峰,这两人之间的差距,就好比他们的身材,还是非常明显的。只见那刀师傅,执着把大菜刀,盛着把巨大的刀影,就朝着山道间,那几道渐行渐远的背影飞掠而去。结果夏渊随便一拳轰出,身后的恐怖巨象稍稍踏几下象蹄,便又一次把刀师傅给撞飞出去了。

    再爬起,再一拳,再爬起…

    而另一边,曹阁主战七星诸院长。

    这里是场间打的凶猛的一处了。七星剑影化七色孔雀开屏,凌空招架在巨大的经楼虚影四周。经楼虚影迸绽着无尽紫芒,疯狂地朝着七剑剑身,狠狠砸落。每砸一下,在响彻天地的同时,还掀起一阵数里狂风,肆虐一遍山林上下。

    只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这七星圣剑也着实是强得有些过分。

    作为七把圣器,它们居然能在一把神器的狂轰乱炸之下,生生抗个不损丝毫,还能有些许反击的余力。这便让人不得不佩服,当年那位杀神的炼器手段了。能用圣器的料子,炼出堪比神器的材质。这得有多大的能耐,才能做到如斯地步呀?这也难怪他当年,为什么放着神器不使,非要用这七把圣剑当杀器,去剑指天地了…

    山下,广场。

    青衫携带麻衣落山。

    “兒…”

    广场上,早就候在一旁的李清风,驱使着大雕,跑出一段距离,来到大山道口下。而这时,夏寻几人也都相继跑出山道口了,跑到了大雕下。

    “哒哒…”

    不多话,顺着大雕的羽翼,夏寻熟练地攀上了雕背上。尔后,他朝着下方的芍药,伸下手掌。

    “来。”

    “……”

    芍药没有立刻搭上夏寻伸来的手掌。

    两眼有些茫然,似乎还有些小小的委屈。她先是回头瞧了瞧山腰之上,那两帮打得乱哄哄的人马。看了好一会,尔后才微微转过脑袋看着夏寻,小心地幽幽问道:“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里呀?”

    “额…”

    愣一下。

    夏寻显得很是犹豫的样子。

    事到如今,大局离收官,就差最后一步。只要能把芍药哄上了大雕,尔后大雕一拍翅膀,这小两口子便能远走高飞了。那他们今日要做的大事,便也就和夏渊先前说的那般,生米煮成熟饭了。

    可是,夏寻的心里,始终是有那么一道坎儿迈不过去。而现在,芍药带着委屈问起,那夏寻心里的这道坎,便就变得更高了。

    那叫愧疚…

    想了好久一会儿。夏寻最终还是忍不住,把答案给说出来了。

    “江谷。”

    “哎!”

    “诶,你还真老实啊!”

    “……”

    两字一出。雕上的李清风,不由叹一声。身后的夏侯,无奈嘘一气。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而芍药,眨了眨眼睛。似乎知道了什么…

    江谷。

    大唐南域之东,盛极一时之地。

    那是一片百江川流,千河孕养的四万里沃土。沃土之沃,人间之最,向有天下第一鱼米之称。

    但,这并非是他名盛的原因。江谷之所以名盛,那是因为,由江谷这片沃土所养育出来的人,实在是太名盛!

    大唐自立国以来,出自此处的文科状元郎,便有百数之多。探花榜眼进士,那就更加是数之不尽了。曾有好长一段时间,大唐七千万里,上至朝廷,下至乡县,十之四五的官职,就是被自这片沃土上的姓氏,所给占据着的。在那一个时代里,所有人都知道,江谷之央便是大唐的第二个国都!它的所蕴含着的力量,足以占据大唐盛世的半壁江山!

    但,物极必反,盛之极便是衰之始了。

    二十年前一战之后,江谷便在少有入朝为官者。

    而十二年前,那个极寒的严冬。恢复了元气的大唐朝廷,更是在一道圣旨之下,遣出了大唐最神秘的那支军队,携东南两域数百万城军。在短短数月之间,横踏了一遍这名盛的沃土。直至来年元宵夜,烽火一炬,狼烟闭月,万里沃土成焦炭,此间一姓化春泥。

    繁华不再,沃土依旧肥沃,人可就都没了。

    来年春,京都黄家,雇数万工匠再入江谷,在江谷之央建起了一座方圆数里,高可通天的墓碑。墓碑上,只有一个字…

    夏。

    从此,此处便被世人称为了--夏氏祖陵。

    而今日,问天大山上所发生的事情,目的已经很明朗。而此时此刻,夏寻要带芍药回到夏氏祖陵,能做的事情也就只有一件。

    祭祖,成亲!

    ………

    当然。

    也可以说是,逼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