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问天软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五章 问天软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时间差不多了…”

    问天山脚下。

    红袍猎猎,金石成箭雨,不断高射。

    瞟眼四周,看一看那些已经把银剑出鞘的七千七星弟子。再转回头,再定眼看着一片狼藉的山林,以及那逐渐被欲望吊上山腰的人潮。

    夏渊缓缓举起手来,朝着大山山腰徐徐指去…

    大喝!

    “登门拜山!”

    “啪啪啪!”

    “开道!”

    “……”

    随夏渊话落,歇去许久的炮仗声,再次响起。

    “哇哇!你干啥了?”

    “赶紧起开!”

    “啪啪啪!”

    “哇哇…救命啊!”

    “啪啪啪!”

    “……”

    一声令下,靠在山脚边上的七星弟子,点着了手中炮仗,毫不犹豫地,就朝着拥挤在山道上的人儿扔去。

    这一下炮炸,直接就把那些正在山道上弯着腰杆子抢金子,抢得入神的人儿,吓得起身就骂娘呀。结果回头一看…好了,这扔炮的可是那痞子的手下啊!哪还敢再骂呀?哭爹喊娘都来不及了,拔腿就往两边挤去。

    就这样,一联联大红炮仗,是生生炸开了一条上山的石道,无人敢踏入半步。浩浩荡荡的七星弟子,就在这一路鞭炮乱放,一路炸人开道之下,重新化作了一条喷着星火的红龙,缓缓刺入山中。

    而,那些先前被人潮冲散了的问天弟子,面对这支霸道的队伍,大多也都不敢有所动弹。即使有些硬气的,执着铁剑就不要命地冲出来舞剑拦路。结果,没三两下子,也被附近的七星弟子给一脚踹飞了回去。

    一路无碍…

    山腰上。

    “这女娃都是白眼狼呀…”

    “人家都要打上门来了,你还这么开心!”

    看着芍药那朵朵桃花盛开的眼眸子,刀师傅越看就越气不打一头出,酸溜溜地怨骂了起来。

    没回头,小嘴高高翘起。

    看着正要登山的那抹飘逸青衫,芍药压抑不住地开心笑道:“我哪里开心了呀?”

    “那你笑什么啊?”

    “我没有笑呀…”芍药笑道。

    刀师傅白眼翻起,几欲要被芍药给气晕过去了。见过睁眼说瞎话的,就从没见过,睁这么的大眼睛,还在说瞎话的。那是真把别人都当瞎子了啊?

    “哼!”

    曹阁主似乎也被气得不轻。直视山下,冷哼一声。

    紧接着便提起墨玉竹简,缓缓展开,清冷说道:“就让她笑吧,她也就只能再笑这一会了。”

    紫芒幽幽盛起。

    瞟一眼曹阁主,芍药没说话。虽然,对曹阁主的话尚有疑惑。但,她知道即便她问去为什么,曹阁主这时肯定也不会说。

    那便不如不问了…

    “啪啪啪!”

    “都闪开,都闪开…”

    “啪啪啪!”

    “……”

    没过多久,最前端的七星弟子,便已登上了山腰。炮仗没停,继续往山腰广场两炸去。一条红龙迅速双分左右,把广场两边给围了起来。

    而这时,天上的金雨已经不再下了。除了一小部分仍不死心,还趴在地上细找金子的贪婪人儿以外。大部分都站起了身子,候在了一边,等待着即将上演的大戏…

    陆陆续续,七千余七星弟子,已经全数登上山腰,守备在广场两旁。该撒花的撒花,该放炮的放炮。无需片刻,这红纸碎花,炮仗碎纸,便随着山腰间的和风,为这块宽敞的广场,盖上了一袭红艳艳的嫁妆。

    “啪啪啪!”

    “……”

    鞭炮碎,红花坠。

    巍峨的身影,背着巨大的包裹。领着一座巨大的肉山和七星院诸位大小道人。迎着硝烟与红纸,威风凛凛地,登山而上。

    不知道是急不可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批压轴的人儿,才走过一半山道的路程,离山腰还有五六十丈远。这时,人群中的那抹青衫,便忍不,给跑了出来。

    “等等,等等…阁主别打…”

    他一路小跑,一路朝着山腰挥手呼喊。

    而,所有认得这抹青衫的儒者儒生,都不由得邹起了眉头,一抹不好的兆头随之心生。潜意识在告诉他们,这小子绝对不是个好玩意,他现在出来,肯定是会有所企图的。因为,只要有他在的地方,问天就从来没有过上一天安乐的日子!

    “等等…不要开打着…”

    青衫戴红袍,一路飘至山腰。

    夏寻待站稳身子后,先是双手抱拳,恭敬地朝着曹阁主行下一晚辈礼。

    “阁主,好。”

    “能好吗?”

    “哦…”

    曹阁主冷问道,夏寻只是清淡的应一声,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紧接着,他便不再理会曹阁主了,急脚走出几步,来到芍药和刀师傅跟前。

    指着刀师傅抓着芍药手臂的那只粗糙大手,喝道:“你给我放开她!”

    “我呸!”

    刀师傅就地唾弃一声,不屑道:“你算啥玩意啊?你说放我就放啊,我不很没面子啊?”

    “我不想跟你浪费时间,赶紧把人给放了。”

    说着,夏寻直接一手把着芍药的手臂,一手钳着刀师傅的尾指就往外掰。

    “你是给我抓痒痒吗?”

    “……”

    奈何,一个王者要握住拳头,又拿是一个出窍小儿能掰得动的?结果掰了好一会,夏寻是连刀师傅手上的汗毛,都没给撬动一根下来…

    事不可为,他也懒得和刀师傅继续耗这个劲了。放下两手,冷下两眼,咬牙道:“你最好给我放手,不然等下你被人揍我可不会劝架!”

    “哎呦…”

    两眼一瞪!暴喝!

    “你吓唬老子啊?别以为今天有人给你撑腰,老子就怕你了!”

    刀师傅提着大菜刀,朝着山顶方向点了点,接着更不屑地喝道:“莫说是那痞子来,就是你爷爷亲至,今日也不管用!这是咱家先生的意思!赶紧哪里凉快,哪里待去吧!”

    “得,我不跟你叨叨。”

    夏寻转眼看向满脸桃花儿盛开着的芍药,问道:“能哭吗?”

    “啊?”

    芍药一下子就楞住了。

    不过也只是楞了一个瞬间,心有灵犀,她瞬间之后便反应过来了夏寻的意思。眨眨两眼桃花,点点头,幽幽道:“要酝酿一会儿。”

    “那赶紧吧,急事。”夏寻急道。

    “恩。”

    不多问,点点头,芍药紧接着便低下了脑袋。

    刀师傅见样,顿时就怒起!这两小家伙要做什么,他哪里不懂得?他们又准备耍那套暴雨梨花的攻心计了。只是,还没等刀师傅开口阻拦,山道上,七星院那些压轴的人马,便已经走上了山腰刚广场。

    浩气荡荡,红袍飘飘,鞭炮红花连天飘扬,人海人潮满山腰。

    至此,七星院的所有弟子道人,就已全聚在了问天山腰边上。

    而,在这一大片的红艳艳的映衬之下,广场上的百十位大儒和数百位守备着的问天弟子,就显得极其弱势了。虽说,此时对仗双方,皆没有太多的杀意与恐惧等情绪。但,七星众人的得意,和问天儒者儒生的怒意,那可是显而易见的。

    “哎呀,热闹呀…”

    挥一把身后红袍,缓缓抬起手来,止下两边连起的炮仗。瞟一眼曹阁主,夏渊盛着玩味痞道:“小曹啊,这么多年不见。你就用这架势迎接你渊爷我的?”

    “滚下山去!”曹阁主冷喝。

    “呵…”

    笑一声,夏渊缓缓道:“今天渊爷心情好,暂时还不想揍你,你就自个掂量着吧。”

    说着,夏渊目光稍侧,看向夏寻和芍药身前的刀师傅,不耐道:“人家新郎官要找新娘子咬耳根子,你这杀猪的,在那煞什么风景啊?赶紧回家杀猪去吧,别在这里碍事。待会吃饭,我让人来你就是了。”

    “臭痞子,你给我闭嘴!这是洒家的闺女,啥时候成你们家新娘子啦!别不要脸啊!”心情本来就不好的刀师傅,被夏渊这一说,顿时火冒三丈,菜刀提起,指着夏渊就大骂道。

    “你放手,我和芍药说几句话就走。”没等夏渊再次开口,夏寻便凑上话来。

    “我干你个巴子…”

    刀师傅猛地一下侧过脸来,朝着夏寻张口就吼道:“有屁就在这里放,老子我不嫌臭!你想放多久,老子给你问多久!你那阴谋诡计,今天都不使得!”

    刀师傅这一骂,是骂人的同时也在倒水,倒了夏寻一脸口水啊。

    随意擦一把脸蛋子,夏寻肯定道:“私事,你不便知道。”

    刀师傅不屑地翻起白眼:“我管你私事还是公事,这事老子是肯定不会放的了!”

    就在这时!

    唰…

    低头许久,也酝酿了许久的芍药,突然唰的一下抬起了脑袋!桃花不知何时已经带上了雨露,哭湿整张脸蛋。泪眼婆娑的样子,委屈得就好比一朵泡在水里的兰花,让人看之霎时心纠。

    她憋着嘴巴子,带着哭腔,委屈地幽幽说道:“你是不是还不放手…”

    “这…”

    刀师傅的小心儿顿时咯噔一下。

    他最受不了芍药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了,即便他知道,这就是芍药装出来吓唬他的,那也还是受不了呀。否则,半月前在那荒村里,他就不会露馅了…

    “这…这…你别给我玩这套啊…”

    “嘶~嘶~”

    刀师傅嘴皮子颤颤发抖,“这”了半天他才说出一句话来。而,芍药委屈的鼻息,则开始加急抽搐,越发怜人。

    “造孽呀…”

    “这小兔崽子果然是只祸害精啊!”

    “小刀不能放手,赶紧把她带上山顶!”

    “对!待她上山去!”

    “……”

    看到刀师傅越发没有底气的样子,曹阁主身后的几位大儒顿时就着急了,连忙喝话。而芍药眼眸子里的泪水,不断加急涌出:“我…我手疼。”

    “我们就说几句话,而已。”夏寻一旁附和。

    “对,就几句话嘛…”芍药喊着泪水再道。

    梨花带雨,再加上那苦苦求饶的表情,刀师傅的小心开有些承受不住这攻势了。思来想去斟酌好一阵子,而后,犹豫着却却问道:“真几句话?不骗人?”

    “对!不骗人!”夏寻肯定点头。

    “……”

    得了。

    刀师傅是实在没辙了。一哭一求退一步,一颗结实的小心脏,就这样心不甘情不愿地败下阵来。他带着深深的怨恨看着夏寻,道:“半炷香,二十丈内。”

    “二十丈太近,你能偷听。”夏寻果断道。

    “嘛个巴子!”

    夏寻的得寸进尺,顿时酒吧刀师傅给气炸了。

    两眼一瞪:“要不要跑到七星去在说啊?你们那破事谁会偷听啊?总而言之就二十丈,你爱要就要,不要拉倒!”

    “三十丈。”

    夏寻伸手指着身后,数十丈外的广场边缘,道:“那没人,而且你也能见得着,我也跑不掉。你看这可好?”

    “……”

    顺指看去,在斟酌片刻。

    “真他娘的磨叽。”

    话罢,刀师傅随之无奈地松开了粗糙大手。而夏寻则抓起了芍药的另外一只小手,就紧忙拉着她,往先前所指的地方走去。芍药裙摆下的那只大雄鸡也不甘落后,屁颠屁颠地跟着两人后头跑去…

    “哎…泼出去的水,收不回的呀…”

    梨花带雨,是少女小心思,是说没就能没。

    这不,才被夏寻拉着走出了两步,泪眼便又盛开了桃花两朵,那委屈得憋成苦瓜的嘴小,也翘起了两边尖尖小角,露出了得逞的顽皮。这哪里还有先前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呀?

    “哎呀,小刀你那杀猪的狠劲都去哪了呀?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呀?”

    “这瓜娃子歹毒得狠呀,这么明显的计谋,你都能上当呀?”

    “赶紧看住那小妮子,别让那灾星给拐跑咯!”

    “哎…”

    再叹一声,刀师傅没了脾气地看着那几位,站着说话不腰疼,叨叨个没完没了的老儒者。

    “你们这么有能耐,那你们来管这事好了。省得我再这遭罪。净说风凉屁话!”

    “……”

    刀师傅这话,一下子便把几位老儒呛得没有了声响。确实,芍药的一道梨花带雨,在这问天山上,是连那位老人都要忌讳三分的绝招。在这样一招攻势之下,又有谁能敌?又有谁敢匹敌?

    另一边,

    夏渊右手搭在金不换的肩膀上,另一手指着走到了广场边缘,正鬼鬼祟祟不知道说着什么的夏寻和芍药。

    自豪地对着金不换,笑道:“你瞧瞧啊,郎有才,女有貌,有勇又有谋,才子配佳人呀。这不挺般配的嘛。”

    “哎呦,渊爷这话说得可不对啰。”

    金不换摆摆手,哈笑着奉承道:“这哪里只是挺般配呀。夏小哥可是咱们岳阳城一等一的大高手呀。前几日,弹指一挥间便灭杀百十号冲天高手。这林姑娘更是圣师爱徒,智比天高。一道梨花雨便能震退王者大能。男天骄,女天女,这分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嘛。”

    “你恶心不恶心啊?”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