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海漫金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十四章 海漫金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上!”

    “冲!”

    “上”字脱口,夏渊大手一甩!

    猛地一下就把顶上的红木大箱子,朝着山道中段,脱手砸出!

    劲风飞啸,力道极大,但被砸出的箱子周遭,并无气芒覆盖。 很明显,这是夏渊留一手力气了。只不过,纵然留力,这巅峰王者的随意一砸,也不是开玩笑的…

    “啪啪啪!”

    只见一阵脆响响,

    夏渊目标所指,中段那百十名问天弟子,虽然早已挥剑刺天将蓄势剑气凶狠击出,奈何这木箱子冲力只大,仍然止不住箱子的落势。

    “呔!”

    附近一位老儒见势不妙,赶紧双手一推,化出青色竹简一道虚影,迎着冲落的箱子,就大力砸去!

    “咚!”

    上下对冲,一阵巨响!

    箱子炸开,木碎飞溅,黄金飞散!

    一个红木箱子,人般长宽高,装着的金子至少也有近万数之多。这一下炸开,就宛如白日放金花一大朵,霎时亮堂!

    那才是真正的黄金雨啊!

    而地下,那就真的疯了…

    “你们别过来!”

    “滚开!”

    “渊爷说了,咱们不怕这群狗兔崽子!”

    “大伙儿,冲啊!”

    “你别过来了,不然…”

    “啊…”

    “呀!好狗不挡道都给老子滚开!”

    “啊!”

    “哇!冲啊…”

    “冲啊!”

    “……”

    都疯了。

    夏渊的一句话就好比一把熊熊大火,顷刻点燃了所有百姓人儿心中,那一堆叫做贪婪的干柴。看着大山竹林中,满天飞洒着的黄金,谁也无法再压抑住,自己心中的那份欲望了。无论看到没看到,听到没听到,前方刚刚所发生的事情。

    在前端人潮的怂恿和鼓励下,十数里人海,顷刻惊涛拍岸!发疯了的人潮,一波接着一波,前仆后继蜂拥上山。而,面对这无穷无尽冲踏而来的人海,守备在大山周边和上山道上的几千号问天儒生,就宛如架在山洪之下的一撮小木栏杆。嘶喝,痛骂,完全不起丁点作用,两下子便被洪水带起的惊涛给冲散了。

    没辙。

    是不敢动手…

    也是不能动手啊!

    先不说,夏渊先前那句威胁是真是假。

    就说,现在冲上来的这些人,都是手无寸铁的小老百姓这点。就能让那些读惯了圣贤书的问天儒生,手足无措了!

    “两袖清风,不理朝堂江湖事。饱读经纶,只求天下太平,黎民盛世。”

    这,便是问天的教义。古往今来,“民”这一字,便是问天的天!而现在,冲上来的这些百姓人儿,就正是他们所认为的“天“!这“天”,他们是打不得,更加是杀不得呀!除了眼睁睁看着,他们发疯似得冲踏过自己身肩,这些问天弟子,还能有啥选择的余地呢?

    “哈哈!好使劲冲!”

    “踩烂他卵蛋蛋…”

    金不换哈着腰,执起一根大拇指,朝着夏渊奉走去,边承笑道:“渊爷,您这威名就是好使!一句话就能把这问天山给烧了!”

    “了不起,了不起啊!”

    “啪啪~”

    “废话…”

    拍拍沾着些木灰的手掌,夏渊跳下马车,走到金不换身边,一把大手就搭在他的肩上。

    “渊爷我是谁呀?那小子犯傻,你也犯傻是吧?这还要你来说?”

    “对对对,渊爷的威名全天下都知道,还用咱们说吗?小金这就掌嘴,掌嘴。”

    “啪~啪。”

    金不换轻轻地打下自己两个耳光子,而后指着大山,继续憨笑道:“只是渊爷呀,待会这山,小的就不上去了吧。毕竟…毕竟…小的也在这念过几天书,都有些个熟人,这上去不太好呀。”

    夏渊微笑着弯下一些脑袋,看着金不换那两颗绿豆小眼,脸色突然一肃!

    “不行!”

    “……”

    没给金不换回旋的余地,夏渊两字说完,便一把把他那身庞大的肥肉,推到了一边。迈开痞子步,就走到了夏寻的跟前。

    “你两…”

    他先是点了点夏寻身旁的墨闲和夏侯,说道:“等下就负责给我看好他,砍人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出手。要他出岔子了,我就找你们两算账…”

    夏侯小鸡啄米,墨闲冷冷点头。

    手指转一边,夏渊这才点着夏寻继续说道:“我也再提醒你一次。那老头的架势,你都看到了,人家压根就不想搭理你。所以,若要取媳妇就只能抢!心慈手软,就等着回老家抱母猪吧…”

    有些尴尬,更多的是无奈,夏寻点点头:“渊叔,我尽力而为。”

    夏渊两眼一瞪:“是一定要做到!”

    “额…”

    夏寻无奈地抬起头来,看着大山山腰那道倩影。

    “我尽力去一定做到吧…”

    “别丢我们村子脸。”

    “尽力…”

    “……”

    另一边…

    此时此刻。

    大山之上,只能用混乱二字形容得了。

    人儿密密麻麻,吵吵杂杂,弓腰撕抢。有好些地方,都已经开始有人抢得红人,打起架来咯。

    竹海躁动,不断有参天的翠竹倒下。山道上原来的那些问天弟子,早就已经被埋到了人海当中,再也难以找到他们的身影。随着广场这边,马车上的红衣蒙面人,撒出的金子越来越高,人海的波涛也逐渐往山上漫去。

    “混帐!混帐啊…”

    “按我说,就该杀鸡儆猴,亮刀子咯!”

    “可那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呀…”

    “对啊,这阴招我们破不了啊。”

    “灾星!真是灾星啊!”

    “……”

    此时山腰广场上。

    曹阁主的脸色非常难看。那绷紧的脸颊,苦得都快滴出水来了咯。而守备在他身后的八位问天老儒,他们的神态也好不到哪里去。没人能想到,向来视金银钱财为粪土的读书圣地,问天大山,居然会有被金钱吞没的一天。而且,是被吞没得如此之迅速,不带半分挣扎余地…

    此时此刻,他们除了眼睁睁地看着事情发生,也只能忍气吞声。

    所以,此间所有儒者儒生的心情,都不太好。

    但,

    有一人例外…

    芍药。

    两片小红花盛开在白嫩的脸蛋上,心中的矜持压不住两边嘴角的微翘,两眼花开,她那欢喜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

    “我说小芍药,你就这么恨嫁吗?”看着芍药这痴痴的神色,负责看管她的刀师傅,酸溜溜地说道。

    “刀师傅!”

    一跺小脚,被戳穿心思的芍药,幽怨地扭头看向到师傅:“你别乱说话哦,我哪里恨嫁了呀?”

    撸起嘴巴,相当恼火,刀师傅侧眼看向苦去一脸的曹阁主:“仁轩,你说她哪里不恨嫁了呀?”

    “哪里都恨嫁。”曹阁主冷道。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你哪里都恨嫁。我就说嘛,那小子到底哪里好呀?把你给迷成这样…”刀师傅没好气第转回头道。

    “哼!”

    窃喜生一分不悦,小嘴嘟起。

    芍药再跺一下小脚,稍有恼怒。

    “我才没恨嫁了。而且,他哪里都好,不用你来评价!”说着,便把脸蛋甩回了正面,不再理会刀师傅。

    “……”

    见芍药发起小姑娘家的脾气来了,曹阁主和刀师傅,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子。只是曹阁主身后,其中一位及腰长发几乎全数发白的老儒,却忍不住接着开口了…

    “小芍药,这话刀子说得在理…”

    “这小子为了上这趟山,居然拿钱板子,砸咱们的脸蛋子,这德行可坏着了。要不得!”

    “对呀,对呀…”

    随着第一位老儒开口,他身旁另一位老儒也忍不住附和着,劝了起来。

    “这小子那脑袋里,全是阴谋诡计。弄不好,以后把你给卖了,你都不知道呀。”

    “对呀,对呀。”

    “而且,他还是颗灾星来着。”

    一人刚说完,一人再起。

    “而且,是颗专门克着咱们的灾星…”

    “你瞧瞧啊,他刚来问天,就把李儒给活活气死了,对吧?接下来,咱们又为了他的破事,白白死了几百号弟子,最后差点连这千年基业都给他烧去了…”

    “你说是不是灾星呀?”

    “对对,就是灾星…”

    这时,周遭几位老儒者,七嘴八舌地,都附和起来了。

    “还有啊,还有啊,前几天大过年的…”

    “这喝酒就喝酒嘛,他非要三更半夜把你拽去那荒山野岭,结果害你被人揍了一身伤…”

    “对,还给那小子偷心了!”

    “这小子要不得…”

    “你们都别说了!”

    叨叨声,碎碎念。

    芍药是被这几位老儒给说毛了,猛地再次回头,狠狠地盯着曹阁主身后的几位老儒,娇喝道:“我不准你们说他坏话!不然我生气咯!”

    “……”

    “哎…”

    看得出,这几位碎碎念的老儒,以往一定很宝贝芍药。先前忍不住叨叨,现在被芍药这么一声娇喝,他们便立马怂下去不再吭声了。

    在此同时,山下。

    金光闪闪,太阳高照。

    山下的红衣蒙面人,抛出的漫天金雨,越抛越高。那十数里的茫茫人海,随之渗入了大山一半。看着势态,是用不了多久就能淹上山腰了。而,此时还留在山下的人儿,就基本上,都是些能不被金钱所动摇的,修道中人了。

    事至此,战况已经非常明了。

    问天四千铁剑,以及数千杂役外门的防守。被金不换这一手金钱开道的碾压下,几近全军覆没。可以说,这是一场极其高明的谋战。随便洒出几箱,修道中人视为粪土的金子。不费吹灰之力,便能驱使万万人横踏一遍问天山。

    虽说,这笔花销的可是一城黄金。

    但,从某些角度来讲,这其实非常划算。就正如金不换曾经所言那般,他从不缺钱,缺的是势。这钱没了,随手便能赚回来,但今日这势…

    错过了,可就错过了。

    南面…

    问天山南面数里外,一家武馆的天台上,两糟老头儿各坐着张小凳子,撑着下巴,呆呆往西眺望。给人感觉,那是真在看大戏一般,看得入神。

    “这金小胖子不简单呐。”

    “那是必然的咯。”

    一老头巴喳巴喳着嘴巴子,平平说道:“能雄霸南域商道这么多年的金主,又怎么可能会简单啰?”

    “不不不。”

    “我说的,是他的谋略一道。”另一老头道。

    “商道即谋道,大谋与小谋罢了…”

    “他谋的估计也小不了哪里去。”

    “万金不换,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咯。”

    “会见着的,慢慢等吧。”

    “恩…”

    “……”

    金雨瀑下,人海漫山。

    此间两老头的小心思,此时正徘徊在许多江湖人儿的心头上。确实如此,今日金不换漏的这一手,确实让得许多曾经轻视商者力量的修者,重新审视了一番,这条恐怖的黄金大鳄的脑子。

    不说商谋如何,他今日能有这能耐,玩这一手小谋,那也是值得让人深思的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