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五十章 暴躁院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十章 暴躁院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你就去死吧!”

    “喳…”

    果然!

    夏侯话刚完,对面的天枢院长就是怒眼一瞪,一脚蹬地暴踏而出…

    身化残影,猛成烈火,一个猛虎下山便掠至夏侯身前。毫不留情地,提起那只早就蓄势成了铁锤的拳头,朝着夏侯的胸腹,就是一击凶猛的重拳!

    “咚!”

    “啊~”

    夏侯都已经被揍成烂泥了,这时哪里还有力气抵挡呀?这不,一击重拳下,他又成了一只断线的血风筝,拉着一道长长地血雾,飞上了半空…

    很显然,对于这一轮拳头,天枢院长是增加了几分力道的。因为,被击飞的夏侯,飞得比上一次更高更远许多。

    风筝飘呀飘…

    “啪…”最后,夏侯是重重地撞到了结界的阵壁上,方才止住了他的去势。

    “啪啪…”

    去势止,血淋淋的身躯,又一次像肉泥一般,沿着阵壁跌落地上。再次引起周遭旁观的七星弟子,一阵喧哗…

    “不…不会真要把他打死吧?”

    离阵壁较近的一位七星弟子,看倒地不起的夏侯,颤声说道。

    “这说不准…看来真要整死他了…”旁边另一位七星弟子回道。

    “他…他到底闯了什么弥天大祸呀…”

    “听天枢院的人说,他好像违反门规了。”

    “咱院里有这么严厉的门规么?需要用命来填?”不远处一位偷听的弟子,忍不住插话问道。

    “据说,他昨日又去渔阳了…”

    “……”

    “起来!”

    就在底下弟子窃窃私语之际,台上的天枢院长,见夏侯又趴在地上迟迟不肯起身,便再次暴喝一声道:“别他娘的装尸体,你那一套痞气在老子这不管用!”

    “起来!”

    不过,这一次的夏侯,似乎是没有打算起来了。在天枢院长连番暴喝下,他硬是动也不动地瘫在那里。

    “不起来是吧?成,看我怎么整死你。”

    而天枢院长,也懒得跟夏侯废话磨蹭,浪费时间了。直接抬腿,大跨步地走到他身前,再次抡起砂锅大拳头,就要当头罩面一拳砸下!

    “冲”

    拳挥起,怒气腾腾。

    这暴戾的气息,就连结阵外的看戏弟子也能感受得到。

    拳头猛下!夏侯仍没有一丝动静…

    “恩?”

    烈风稍缓。

    天枢院长,稍有奇怪地犹豫了一下,止住了凶猛的拳头,停在了夏侯的眉宇前。

    “给老子起来啊!”

    “哒哒~”

    在喝话的同时,天枢院长用脚掌,蹭了蹭夏侯的大腿。

    “莎莎…”

    仍没动静。

    这时,所有喧哗的弟子,顿时屏住了呼吸,安静了下来。

    “死了?”

    “不会吧…”

    “……”

    情况已经明显不对劲了。

    天枢院长收起了拳头。蹲下身子,伸出手指探了探夏侯的鼻息。

    还好,鼻息尚存,只是细弱…

    接着,他又翻了翻夏侯的眼皮子。

    瞳孔还没收缩…

    “切~”

    一声唾弃,天枢院长这才安心了些许。“真他娘的不经打,不就碰你几下子么?像个娘们一样…”

    只要这人不死,一切都好说,大不了治好了再打麻。

    说着,天枢院长站起身来,没好气地朝着七星剑阵的生门位置,那两位早就抬着担架等候在一旁的七星弟子,招了招手:“来来,趁着还有些人气,赶紧把他拖下去上药了。”

    两名七星弟子等得忐忑啊,没有应令,一前一后赶紧抬起担架,便由生门急忙往结阵里走入。三两下子,利落地架起软趴了的夏侯,就又走出阵外,越过西楼前的几位院长,急忙把人抬入西楼…

    看到这里,场间的所有的看戏的七星弟子,都不由吸一口凉气。

    看来,这位暴躁的院长,还真是没有手下留情啊。这七星剑阵,从昨日午时便祭起,一直到现在。除了少有几次的上药时间外,夏侯是活生生被这位院长,从昨日揍到今日,揍了一日半呀。这样的折磨,别说被打的人疼不疼,光看着就让人心底里拔凉拔凉的…

    “这法子能成吗?”

    看着被架走的夏侯,瑶光院长心有余悸地扫眼两旁,轻声问去。

    “我也不知道…”居中的吕随风,无奈回答。

    这时裸着上身的天枢院长,也从结界里头,走出来了。陈随心把手中的道袍,给他递去,同时苦笑道:“我说老二,你下手倒是留点分寸呀。别到时候,境没破成,这人就先给你弄出三长两短来了。这就不好整了。”

    天枢院长接过递来的衣服,随意地往身上一套,连腰带也没结上便回话道:“放心吧,他是我看着长大的。他那副痞子皮囊,厚着了。即使我再下三分狠手,他也不见得能有啥大子问题。只是…”

    说着,他侧眼看向吕随风:“只是这揍一顿,敷点药,再揍一顿的法子,靠谱吗?”

    “别问我…”

    这个问题,其实不是被问了一次两次了。每隔上那么点时间,周遭的六位院长,都会忍不住问上一两句。这吕随风也是被这个问题,给问得烦躁了。干脆吐三字敷衍,就起手指着观星台下,那一对牵着位娃娃的少年男女,道:“要问就问他,这方子是他给的。要出问题,找小哥算帐就成…”

    “啧…”

    “和他扯上关系的,准没好事…”

    顺手看…

    这吕随风所指着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刚把从西瓜问天山顶,接回来没多久的,夏寻和芍药两人。

    “你!”

    “过来!”

    搞清楚了始作俑者,天枢院长大手一挥,指着夏寻的方向,大声一暴喝。

    这一声之凶狠呀,是直喝得附近毫无准备的七星弟子一下乍起。就连稍远处夏寻几人也不例外,吓得是一阵哆嗦。

    刷…

    闻声之后,夏寻立马反应过来。

    顺声看去天枢院长的方向。因为,离得不算太近,所以位院长这手指位置比较模糊,一时间也不好判断这指的是谁。看了一眼后,夏寻又狐疑地往两头瞧了瞧,想确认这手指的准确方向。

    刷…

    可是,就在他转头的同时,靠夏寻几人较近的那些七星弟子,像是遇着了瘟疫似的,赶紧完后挪去几步。把他和芍药三人,空出了小小一块无人区域。在这密密麻麻地人群里,是那么得显眼,想别人不知道他的存在都不行了。

    “额……”

    好吧,

    见这阵仗,夏寻不用看也知道,这根手指,指的人只能是自己了。但他仍不甘心地流露出了一份无辜的表情,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疑问道:“我吗?”

    “废话!不是你是谁?”

    这天枢院长是相当的不客气啊,直接就拉着嗓子喝骂道。

    “额…好吧。”

    天有不测风云,这说下雨就下雨。莫名其妙地就撞到了这位暴躁院长的气口上,夏寻这下子,也只好自认倒霉了。松开西瓜的小手,给芍药打一个安心的手势,便无奈地朝着西楼跨步而去。

    “莎莎…”

    才转身,也无需开口说借道。

    就在转身刹那,挡在夏寻去路前方的那些七星弟子,便非常默契地,提前为他后退了一步,让出来一条容人通行的道来。在这同时,周遭投来的目光,皆多了几分深深的怜悯与悲凉…

    这是默契。

    七星院所有老弟子的默契。

    也是不知道自哪年起,这些七星院弟子,便自个立下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叫做“宁随风打,莫过宫眼”。意思就是宁可挨吕随风的一顿胖揍,也千万不要让这位可怕的宫院长,看上自己一眼。否则呀,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由此可见,这位脾气暴躁的院长,在七星弟子的心目中,是一位多么让人恐惧的存在了。

    “你他娘的!果然又是你出的馊主意!”

    这不,来人还有一段距离了。这天枢院长远远的,便忍不住张口就是一番骂喝:“你最好给我个明确答案,不然老子今天出的这身汗水,就让你赔回来!”

    “说!这馊主意,到底靠谱不?”

    “额…”

    至楼前,一轮口水迎面喷洒,喷得夏寻是懊恼地眯起了一半眼睛。

    执起袖子,抹一把脸上的吐沫。而后,伸出一根手指,为难地刮了刮鼻梁骨。

    “这恐怕不好说…”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额…这玩意谁都说不准的呀。”夏寻小声地重复了一遍。

    “你他娘的,敢耍老子!”

    夏寻的回答,明显是难以让人满意。只见顿怒的天枢院长,直接两手抽起衣袖,作势就是要来一顿胖揍了…

    “筏…”

    “老二你别急。”

    吕随风见势,手臂一挥就挡在天枢院长身前。接着,转眼看着夏寻,苦涩问道:“小哥,这方子可是你给的呀。昨日我还没问药效了,你就和你的小"qing ren"跑没影了。这要是不管用,你还让我们忙活了一整天,这不折腾我们么?”

    “额…其实管用,应该还是管用的咯。”为难略带苦涩,夏寻说道。

    “几成把握?”吕随风问。

    “额…呵呵。”

    夏寻这下是更为难了,只是刮着鼻梁傻笑,也不说话。或许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实在让人难以启齿吧?

    “你他娘的!笑屁啊?问你话了!”

    见夏寻这痴呆样,天枢院长又忍不住开口骂娘了。

    “对啊,小祖宗你可别耍我们哦。不然等会进笼子的人就是你了。这我们可管不着的…”瑶光院长在一旁帮衬说道。

    “这法子要不管用,待那痞子来岳阳了,我们可都没好日子过。”

    “我们没好日子过,你也就不要想的太美了哦。”

    “……”

    又傻笑了一会后…

    夏寻最终还是架不住,这齐齐扫来的七道怨毒目光的逼迫。

    无奈地放下,刮着鼻子的手掌。伸出最小的那根尾指,尔后用拇指抵着尾指的指甲,小心地说道:

    “应该会有这么点…”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