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军神藏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军神藏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一战,真的很可怕…

    即便此刻想起,方信也能真切感受到,那一股顷刻上涌的心胆俱寒。

    遥想当年…

    那一战,是战崩了穹苍万万里,几乎焚尽了人间修者的证道雄心。而那位至今都让世人俯首仰望的杀神,更是仅凭着一道神剑魂,一副凡人躯,便敢横眉冷对大唐八千万里,横扫八荒六合无尽雄兵悍敌。短短数月内,他几近斩尽了,这片天地间所有的王者与圣人。修者陨落的残骸,更是填满了三千岳阳的内内外外。人间炼狱不足以形容当年的恐怖景观,唯有血海浸泡整座城池,才能为其说道一二。

    纵然是,那位正直气血巅峰的军神,倚仗着,自身同为天圣的实力,出手与之争锋一式…仅仅只有一式…那也没能逃得过,被一剑拦腰斩尽生机的下场。

    那一战,简直就是为那杀神一个人准备的舞台。苍生、大能、圣人,甚至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在那个舞台上,都显得是那么的暗淡无光。

    然,有一件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大唐的史册上,留有浓浓的一道笔墨。

    就是,当谁都认为,那位被一剑斩尽生机的军神,再也看不见明日的日出时…

    一件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

    那位军神,活下去了。

    他凭借着仅剩的几枚圣人药,硬撑过了那个充斥着无尽寂灭的黒夜。这还不单止,他还活到了那一纸誓约签下的一天。尔后,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明日就会被埋入黄土的目光下,他居然生生地带着一截残躯,在风雪飘摇的北茫关,一天又一天地,熬过了二十载的春秋岁月。

    这是奇迹…

    一个和那位杀神所创造的奇迹相比,纵有所不及,那也不会差去多少的奇迹。

    这么多年来,所有知"qing ren"都无法想象,一位生机断绝,身躯被斩去一半的死人,到底是怎么活下这些岁月来的。纵然,他是一位天上的圣人,为了活下这些岁月,他又到底付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思与逆天的代价…

    这,从来都是一个迷。

    但,今时今日,当北茫关一役过后,再回头看去。这一切,似乎又显得并不太难理解了。

    无它,或许只是一缕意志使然。

    这位军神既然能带着半截残躯,苟活二十载光阴。其中除了贪生以外,估计就是为了等这盘残棋,重新落子的这一天了。而当年…那一战之后,他不顾个人生死,自荐领军镇守北茫重关之感人举动。很可能,就正是为了利用那每年一域的军饷,锻造出,那支足以颤动整座大唐边域千万里防线的,天下第一军!

    百万黑蟒神军!

    从而伏下今天这一手,朝京都喊去的生死威逼!

    然,一直以来,苦苦支撑他完成这一切的,应该就只是一缕不甘的意志了。

    这缕不甘,或许是源于心有不甘…

    若军神死,军权必乱,大**机一脉再无栋梁,三十万里红河两岸再无圣人。在这样一块叫做“天下军权”的蛋糕面前,没人能忍得住那份贪婪。特别是那位疑心极重的京都布局者…

    所以,这事情发展到最后的结果,断然只有一个。

    那就是削军权,收封土,和十二年前那场清洗三朝旧部一般,屠尽军神一系所有枝茎,血流三十万里红河两岸!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这是京都那位布局者的一贯手段,同时应该也就是这位军神不甘之所在了。

    生为天地圣人,大**神,掌控人间万万凡尘生死。死后要落得一个,子嗣后代皆惶恐的下场。面对这样的一个结果,谁能甘心?即使是死,那必然也是死不瞑目…

    所以,他不能死。

    至少,在那一计谋成。为子孙后代,谋一个无需被兔死狗烹的结果前。

    他不能死…

    是亲情索然。

    但,很可怕…

    这样的深谋远虑,这样顽强得可怕的意志,在让人感动的同时,是不得不胆战心寒。

    “怪物。”

    方信从思忆中,缓缓回过神来,颤颤慢道:“武道中人,却有如此远谋,很可怕。”

    独老缓缓虚合上眼皮,沉沉应道:“仙人门下,蓬莱受业者,又有哪个不是怪物?和那几位相比,这位军神已经勉强算得上是个人了。”

    “恩。”

    方信沉沉点头,赞同这个说法:“相比起鬼谋的决绝无情。他确实算是有血有肉了。”

    “呵呵…所以他永远都比不上另外几位。”独老道。

    “那,这事情,就和金不换说的一样了。这次是真的要起风的了。”方信道。

    “风,必然要起…”

    “风向呢?”

    “那就得看京都那边的手段了。”

    “……”

    哗

    残阳鱼跃,杨柳尽染红枝。

    听雨湖畔,细数天下风云。

    廿年藏谋,如今惊鸿现一角,煞费多少旁人心?又另藏多少玄机?

    不知,不止,不休。

    正如当年那一纸誓约立罢时候,那一位神仙所言“谋可寡而不可众,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

    而今看来,这一话,其实已经是在道破天机二十载了。

    是说当时,也是算到了今朝。

    是说谋…

    看不到,摸不着,却切切实实存在着。当世人被谋局一角所惊醒时,方才发现,一切其实都是命运所引。当隐藏在黑暗中的鬼手,再下一步棋落时,却又是另一番别样的算计。让你永远都不知道,谋道之所向,以及结果之所取。

    或许,这才是凡尘世间,最巅峰的伏谋手段。

    真正的大谋略吧…

    呼…

    风起,于杨柳岸。

    风过,向东吹。顺着城西的听雨湖畔,沿着城里的巷道,一路吹到城东的大街上。

    七星院,上空。

    “啪啪…”

    一只巨大的青鸟,由云端滑落院中马房。

    没过多久,两道清秀的人影,便牵着位娃娃从马房的门口走出。没停步,三人只是轻声对话数语,便直接沿着院子里头的碎石小径,朝着内院走去…

    “哇…”

    “太狠了…”

    “这是往死里打的前奏呀…”

    “这一拳要打我脸上,我估计就得没命了…”

    声声迭起,惊呼不断。

    内院,观星台西楼前,今日很热闹。

    密密麻麻的七星弟子,捧着饭碗,执着筷子,团团围坐在观星台周遭。窃喜,恐惧,认真,佩服各种复杂的神情,参差穿插在他们的脸上,非常丰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专注与瞩目。而,所有目光的终点,就是那观星台上,方圆数十丈。

    这样万众瞩目的盛况,在七星院很少见。也就是逢年过节,当院子里请来戏班子,为大伙演上一出大戏,闹腾闹腾一番时,方才有过。

    但,现在除夕、年一都过了呀。哪来的什么喜庆节日啊?

    “师姐,宫院长会不会真把夏侯师兄给打死呀?”

    观星台下,不远处的草坪上。一位七八岁的女娃,捧着饭兜,目不转睛地看着观星台,同时问向坐在他身旁,年纪稍大的七星女弟子。

    “……”

    可能是台上正演着的大戏,实在过于血腥与暴力了。每一颗拳头的落下与蓄起,都看得这位年长的女弟子,一阵眉头蹦跳。

    等了好一会,她才颤颤回答道:“或许,真能打死的。”

    “那…那…宫院长为什么要打死夏侯师兄呀?”

    “可能是,他又顽皮了吧…”

    “啊!”

    女弟子的话刚说完!旁边的女娃似乎被什么事情惊吓到一般,忍不住眉毛一蹋,就是一声惊叫!

    赶紧,顺眼看!

    观星台上,西楼外,七星七剑互隔十丈插入地面,剑与剑间有气芒流转,结成一面方圆五十丈的结界大阵。

    “洒…”

    “哒哒…”

    结界内,半空中…

    一道血雾带着一副血淋淋的人躯,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弧线,尔后重重跌落到血淋淋的地上。

    那是夏侯!

    此刻的他,早已没有了那幅玩世不恭的痞子尊容。肿得像猪头一样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血红红一块。光着膀子,剩一条破烂的裤衩,满身是血疙瘩,非常狼狈不堪。

    “起来!”

    结界的另一边,站着的,是脾气极其火爆的天枢院长。也是光着膀子…

    他那一身精壮的肌肉,着实是让那些新来的七星弟子,直看得一阵傻愣。是太骇人了!

    强壮的身躯,上宽下窄,成倒三角。胸肌突起拳头高,如钢甲。腹肌八块有鸡蛋大,如山峦。两臂粗壮得可怕,虬结如蟒。配上他现在那狰狞的五官,整的一看,就活像一只凶猛的大猩猩!

    “别他娘的装死!给老子起来!”

    见被揍成了死狗的夏侯,趴在地上不起,天枢院长一声暴喝。

    “……”

    一喝之下,夏侯是有了些动静。只见那两根血淋淋的手臂微微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就是手掌撑地,艰难地撑了身躯,缓缓站起。

    “我…我要求…暂停…”强撑起被揍得只剩下两根黑线的眼皮,夏侯口齿不清地说道。

    “又要暂停?你当我闲着的?”

    “我…要上…药。”夏侯再断续道。

    “哼!”

    天枢院长没有即刻回话,而是哼去一声,转头看向西楼门外,成一排站列的另外几位七星院长,问道:“时间到了吗?”

    “长着了。”

    吕随风冷着脸,指了指放在一侧的香炉,淡淡说道:“至少还要再烧一炷香,才到上药的时间。”

    “吕随风你个王八蛋!我就要死啦!”

    没等天枢院长有话,夏侯就声嘶力竭地朝着吕随风一声大吼!话意怒气尽泄,但,让人怎么听,都像似在求饶呼救…

    “那你就去死吧!”

    “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