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商道诡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七章 商道诡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过午时,日升起,太阳渐烈。

    相聊的两人依旧没完。

    九天之上,白云之间。

    那一路结伴南下的六只黑鸦,终于飞到了岳阳城的边缘。这一刻,它们终于第一次改变了互相之间的飞行轨迹。两只依旧向南,两只向西,还两只向了东北,各分飞去。

    不说其他,且先说那两只向南的黑鸦。

    “啪啪~”

    翅膀轻挥,瞬息便是百十里。划过一抹云彩,留下两道淡淡的黑残影,无声无息。

    这样的流光速度,也就只有闲坐在南庭院外,马车上的那位家丁留意得到了。

    不过也只是留意到了而已。

    在不经意一个打盹的眨眼间,他看到了这一道有天上落下的黑线。正当好奇,再次抬起眼皮子就欲细看时,唯烈日阳光,蓝天白云依旧,这哪里还有什么黑线啊?

    即使有,那也只能落到了,他身后的那座清雅的南亭苑子内了…

    “啪啪~”

    “啪啪~”

    拍着翅膀,两只黑鸦从流光碎影化成实体。

    由千丈高空,直径划落到了南亭苑的后花园里。

    这儿的后花园,算不得富丽堂皇,瑰丽非常。但却延续了整座南亭苑的清雅别致,韵味独到。一座凉亭,绿树成荫,花草萋萋。一潭清池,有鱼儿畅游,也有人儿垂钓。潺潺水流与轻脆鸟鸣成相应,悠闲相当。

    “啪啪…”

    两只掠至的黑鸦,不约而同地,都落到了凉亭下的石桌上。

    一只尚为白净的手掌伸直黑鸦的尖嘴前。

    “给我。”

    “吖!”

    手掌前的黑鸦,怪叫一声。紧接着,便从嘴巴吐出根细小的竹筒,落到伸来手掌之上。

    “咦呀…”

    “银花说的没错,这玩意真够恶心的。”

    说话之人,是位书生。三旬上下,皮肤白皙,正是岳阳楼上,那几条商道大鳄之一。他嫌弃地翘起一边嘴角,同时把手中的纸扇放到石桌上。方才用手指,细细拨开湿粘的竹筒,抽出藏在里头的卷纸,打开…

    “哪来的?”

    此时此间,除了书生外,此处还有另外一人。

    四五十岁,半老人儿。无他,只能岳阳楼上,另外一条大鳄,那位师爷。他正坐在书生的右手侧,凉亭外,怡然独钓着。

    “北邙关。”书生草草看过书信后,露出一丝小小的惊讶,回应道。

    “哦?”师爷听闻,也有一丝惊讶。

    “……”

    书生没有多言,直接走过两步,把信纸由肩上递到师爷的身前。

    “你看看。”

    哒…

    师爷轻轻放下鱼竿。一手接过信纸,放到眼前,细细看去。

    半响,这位师爷看信的时间,比书生要久很多。花了将近十个呼吸,他才把短短的一页信纸,有头至尾完全看毕。惊讶稍稍褪去…

    “北茫那位,居然把夏渊这痞子给放出来了。”

    “哗…”

    “预料之中。”

    书生重新拿起扇子,轻轻一扇,扇开扇翼轻摇。

    “按当年一战的分析来看。圣人之下,由夏渊南来,是目前最适合的人选。”

    “不好说。这里头,恐怕没那么简单…”

    书生话罢,师爷突然转了个话题:“这事情来得太巧了,我想…老金那,应该还藏着些事,从来没给我们通气。”

    “恩?”

    书生稍稍皱起了眉头。

    同为商道中厮杀的大鳄,师爷这话,虽然只是露一点苗头,但书生也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不语…

    “哗哗…”

    清澈的池水,由假山哗哗流落池潭。池子里的鱼儿,摆着尾巴畅游其中。独钓的鱼线挂着条还未死去的蚯蚓,蹦跶在池水里头。

    或许是胆小,也或许是吃得太饱。池潭里的鱼群,对这条鲜活的虫子,都抱着警惕的心态。不敢靠近太多,更别说是上去咬上一口了。

    “老金在谋算一道上的造诣,确实比我们高出不少。但,我并不认为,他能算到夏渊南下。”在寻思好久一阵子后,书生看着水中的鱼群,肯定说道。

    “其实,也无需算得如此精准。”

    师爷重新拿起鱼竿,继续说道:“他只要推测到,那位会在这个时候,下这一步棋,即可…”

    “你在和我开玩笑?”

    不等师爷说完,书生一句断话,同时异常怪异地看着他的背影,急说道:“此世间上,除了那位天上的神仙外,还有谁能推算鬼谋的心思?即便老金再谋高十倍百倍,他也摸不到鬼谋的一根脚趾头。这又何来推算一说?”

    “是的。”

    没理会说得激动的书生,师爷淡淡点头应道:“所以,我才会说,老金还有事没给我们通气咯。”

    “……”

    不简单,

    师爷这句话不简单。激动的书生一时没有了动静,强平下心情的浮躁,再次陷入了沉思。

    今天来的这封信不简单,有些事情,他或许还真得好好回忆与思量一番。

    日渐偏移,许久。

    纸扇停止了摇摆,书生缓缓走出两步,坐到了师爷身侧。

    “姓夏的小子,来岳阳的时间是秋初,被纯阳刺杀的时间是冬初。但,老金决定入局的时间是年前冬末,而那村子事发是在几日前。这里头的时间完全对不上啊。

    除非…”

    说道这里,书生突然加快了语速,肯定道:“除非,他早就知晓入局的人是谁,以及那村子的秘密!所以,他能推断出鬼谋的脚步!”

    “恩。”

    师爷一笑,沉沉点头:“只能如此。”

    书生两眼一撑,顿时再现惊讶:“他之所以让我们四家,垄断两年的南域物价,从而囤积军备。那是因为,他早就得知或推算到,开局的时间了!”

    “只能如此…”

    师爷再次点头:“唯有提前知道了那里的秘密,也唯有提前推算到了,那小子迟早会去那村子,老金才敢这个关键时刻,全力赌上一把。这看似胆大,实则他是比谁都要走得更加谨慎小心。

    就他这份心思和手段,我们比不得,比不得呀…”

    “……”

    “唰!”

    师爷说完,书生想了一想,突然大力一扇,收了扇子:“那老金和银花,今日去铁扇门,就不只是为那小子做和事佬这么简单了。”

    “必然,没那么简单。”

    说着,师爷侧过脸去,看着书生苦笑问道:“很可能,他俩早就打算好,要把我们给卖了。”

    “……”

    两眼逐渐阴沉,书生皱起来深深的眉头。从他紧绷的嘴唇可以看出,那是愤怒与纠结正在交错。

    话锋突转。

    “你们吃了多少衣布行生意了?”

    “两成…”

    师爷伸出两根手指头,说道:“你们的地皮呢?”

    “一成。”书生阴沉应道。

    “那咱们都还有退路…”

    师爷收回手掌,重新两手握回鱼竿上:“既然有退路,那就再吃个三成饱,便足够了。莫要吃撑,否则日后跑不动,那就得任人鱼肉咯。”

    书生深深看去师爷一眼,看不出他的情绪如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像你的性格啊。”

    “呵呵…”

    “如果你爹在还世,他一定不会这么说…”

    顿了顿,师爷感叹说道:“商道中人,在商言商。咱们做买卖的,只讲究唯利是图的利这一字。这些年来,南域千万里商道,皆由我们六家纵横。说是同盟,不如说是相互制衡。虽说,我们不怕得罪金银两家,但他们就更不见得会怕我们了。

    所以说,现在收手,那就如同翻脸,最后的结果,都唯有一拍两散。到头来啊,这谁也没有好日子过。

    这是亏本买卖,咱们划不来的。”

    “如果在落子一刻,他们翻脸,那我们可就没法逃了…”书生道。

    “所以,我们也得开始准备后路咯。”

    “反正,船又不只一艘…”

    “……”

    “那就是叛了。”

    “后手罢了。”

    “他们会发现的。”

    “当咱们看信这一刻起,他们也在看信。我们能发现的,他们又岂能不会发现我们发现了?”

    “……”

    烈日南风下,轻语凉亭外。

    谈笑间,风云变换万里。

    意决时,诡计深藏千番。

    果真应了那句老话,商道即谋道,商无奸诈,即无道。

    所以说,这雄霸南域商道数十载的大鳄,又有哪条没有些成精的道行?即便比不上那条黄金大鳄,但能从一页信纸,短短百字的信息中,推算出几分前因后果来,这份道行也不见得会比金不换差去多少。

    但,谋略之道,差一分即是天与地的距离。很多事情,棋差一招,那就是死无葬身地的后果了。用不了多久,很多很人,就会为很多事,而感到后悔不已。因为,一切早有预谋…

    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也罢。

    西

    顺烈日的落势,朝西看。

    听雨湖,湖畔上下。

    水波迎夕阳舞霓裳,闪烁十里粼粼霞光,四面杨柳依旧轻抚,两岸游人渐成归家客。

    “驾~”

    “哒哒哒~”

    停泊在湖畔杨柳荫下的那尊黄金大辇,随着他的主人挤入了庞大的身躯,关上了门帘。车夫重新坐在马前,便是一鞭子挥下,十八匹悍马即刻牵辇齐驱。晃晃荡荡地,领着数十位带刀金甲武士,离去了。

    在万物皆夕阳红映的景别下,这一条长长地黄金车队,显得是那么的气派与张狂。

    只不过,他们似乎走得很急。马夫挥鞭的速度,少了一丝,平日里的沉稳与淡定。多了一分,鞭挞的力度。就像是大辇里的那位主人,正有什么着急的事情需要处理一般,没有了风度。

    “这回是真的要起风了…”

    “是啊。”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