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贵人有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九章 贵人有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湖水渐静,鱼儿散。

    青天白鹭再低飞,一掠而过,叼起一尾黄花小苗,溅起一滩水花涟漪。

    “嘎嘎…”

    花船渐渐靠岸。

    船舱内,那巨大的肉山,艰难地提起肥臀。让得那不大的床榻,不断地发出刺耳的木裂声响,咯吱咯吱的。给人感觉,这结实的花船,随时都会被他给撑裂一般,摇摇欲坠。

    “诶…下次来啊,可得换张大些的绵床。坐这床,简直就是活受罪了…”

    “嘎嘎…”

    好不容易,金不换才把全身的肥肉,由床榻挤出船板外。随着他的身躯移动,这偌大的花船,明显地翘了一节尾巴,前俯后仰,很是滑稽。只不过,任这滑稽再甚几分。我想,此时在岸边默默静观的三人,也不会又人敢翘起一丝嘴角,去耻笑一番。因为,这并不好笑…

    “……”

    岸边,

    方信轻摇着羽扇,不着痕迹地,往前走出两步,朝着花船上的肉山,拱了拱手。

    “两位大驾光临,方某是有失远迎了…只不过,两位这有正门不入,却乘舟渡湖走这后门而来,可是让我等,等得好辛苦啊…”

    话意恭敬,语气平淡,方信这话是一语双关。

    是说来者绕着圈子乘船而来,让他们等得太久。同时也是隐晦地说,来者藏得深远,让他们猜得太久。

    “呵呵…”

    “啪!”

    一声轻笑。

    花船撞上沿岸的沙石,微微一晃,碾出一道细细沟痕,靠在了石基上。金不换提起沉重地金丝玉龙腰带,艰难地挪起步子,首先沿着石基从船板走下。

    “啪啪…”

    “三位早啊…”

    上岸后,金不换先是拍了拍被坐得褶皱的衣衫,方才提起眼皮子,扫去一眼三人。最后才,颇为无礼,两手一摊,随意地说道:“这听雨湖景色美,那是美不胜收啊。我是有数个年头没来这咯,这次难得有缘到此,又有美人作伴。不好好地闲情惬意一番,那是对金某人此生的大大浪费呀。所以,也就只好让诸位久等些时间了…诸位莫见怪,莫见怪啊…”

    话随和,意深远。

    和方信一样,金不换此话,同样一语双关。

    是说,这里美景好,值得花些时间游玩一番。同时也是说,眼前这三人,还没资格让他金不换,去正眼看待,久等又何妨?他这是在讽刺着,独老刚刚那翻轻蔑的话语…

    “……”

    方信几人都是聪明人,又哪能听不出,这话中的嘲讽之意啊?

    这一听之下,三人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三分。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话茬子了。说软话,那是自损颜面。说狠话,这来者身后的那尊恐怖存在,可不是他们这个层次能惹得起的。

    说与不说间,犹豫踌躇。

    有些尴尬…

    “哎呦…”

    见无人回话,生涩徒长。跟着金不换后脚从船上走下的美妇人,撩着裙子,便扭捏着身子,走到金不换的身旁,嗲着嗓子,打了一个圆场。

    “哎呦…哎呦…今天呀,可是个好日子哟。天晴水秀,人事两怡,诸位可都别苦着脸咯…”

    说着,他捏起兰花玉手,媚眼看着方信,再甜甜地笑道:“方掌门呀,奴家这次远道来访,可是累得不轻哟。您老人家,难道就不打算尽一番地主之谊,请奴家喝上几杯好茶歇歇呀?”

    “奴家这身子弱,可受不得半点风寒折腾哟,可望您能怜香惜玉才好咯。”

    “呵…”

    方信冷冷一笑,阴沉的目光由金不换身上,移到这位说话的美妇人身上。

    虽然,这美妇的嗲声是说得千娇百媚,酥人心肠。但,他可不敢因此有半点掉以轻心啊。冷声道:“你言重了…”

    “来者是客,方某又哪有不请客入屋的道理?况且,寒舍早已备好上等红袍,恭候两位多时了。只不过…”

    说着,方信平下冷笑,转峻色。双手轻轻抱拳,施礼说道:“只不过,客也有贵客、好客、恶客、赖客之分。两位大名,方某是早有耳闻了。万金不换,蛇蝎银花,雄霸南域商道数十载,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所以,两位若不把今儿的来意,说明白了。方某这小小的寒舍,恐怕还真难以把两位招待得妥当呀。”

    文绉绉,模模糊糊。方信这段长长地恭敬话话,是把他身上那股舞文弄墨的气质,发挥得淋漓尽致了。

    “哎哟…你瞧瞧,咱们的方掌门多会说话哟。”

    面对方信别有所指的锋利言辞,美妇人并没有感到半分难堪,甚至是眉色更甚几分。她往前走出几步,同时玉手从袖子里头,掏出一面巴掌大的令牌,轻轻地放到书桌上。

    继续嗲声说道:“方掌门呀,您别多心。咱俩呀,就一跑腿子,哪有你说得那般渗人哟…

    今儿呀,咱两专程来此,就是为了替咱家的贵人,给诸位送上一份小小的薄礼而已。算不上那什么贵客人,但应该也算不上什么恶客吧?”

    话至此,美妇人妩媚地看去一眼独老,再嗲声说道:

    “老人家,您说奴家说得可在理哟?”

    “……”

    嗲声毕,三人没即刻回话,而是顺着美妇人的玉手,看向石桌上那面令牌…

    令牌为铜质,略带锈迹,应该是有些年头的物件了。长三寸宽两寸,厚一指。两条六爪金龙,分刻令牌两边,成双龙戏珠势。祥云九朵,分布四周,围绕中央一字…“安”。

    “什么意思?”独老抬头,轻声问道。

    美妇人露出一道,富有玩味的笑容。

    “没别的意思,只是贵人有请,元宵佳节,下棋赏月罢了…”

    “哦?下棋赏月?”

    独老轻轻一应后,便不再说话了。

    稍稍抬头,别有深意地看去方信一眼,又沉沉地看去旁边持玉箫的妇人一眼。浑浊的目光中,蕴含着千般忧虑,是摇摆不定。

    然,仍久久未有作答。

    “哒~”

    这三人在想什么,此时的金不换,似乎有所清楚。

    他两手提起金丝腰带,懒散地走到几人面前。庞大的身躯,顷刻便遮蔽了此间阳光,覆下一片巨大的阴影,严严实实地包裹着四道相对渺小身躯。大嘴轻轻张合,露出一排洁白的大牙,这一笑,是笑得那么的恐怖吓人。

    他又一次扫眼三人,最后目光定在独老的身上,沉沉说道:“老人家…

    这人呀,活在这世上,总会有那么点机遇的。我金某人就一铜臭商人,做点小买卖是手到拿来。可,若论这江湖朝堂事,那还得听贵人的安排。如若他日风雨欲来风雨楼时,这风雨是大是小,金某可保不准的。所以,今日这脸到底是赏还不赏,诸位可得出个准信来咯。”

    “……”

    金不换一话说完,独老三人的脸色,是更加难看三分。就如金不换所言,在他们眼里金不换只不过是一介铜臭商人。现在,他这么位商人,却是在**裸地当面威逼着,独老这三位江湖大能。

    这样的侮辱,可完全不比那日荒村山顶上,曹阁主的仗势欺人,弱去多少呀!

    “贵人太贵,我等太贫,恐怕还没这个资格与贵人把酒论道呀。”独老寻思良久,沉沉说道。

    “这就不是你们所要考虑的事儿了。”

    一话罢,想了想,金不换再次蠕着嘴唇,补充说道:“这只是一顿家常便饭罢了,吃不死人的。但不吃,会不会饿死,这就不好说了…”

    “哎…”

    言至此,火气已见三分。若再说,那往下说,那就真得撕开脸皮了。

    长长一叹,独老不再多言。转头面向方信,投去一道无奈的目光,似有深意。

    “恩…”

    方信见之,先是默默思虑了片刻,尔后才轻轻点头。转身起手,颇为不甘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淡淡说道:“吃与不吃,这可以再论。现在寒舍有红袍听水正候,不知两位可能赏脸一品?”

    退了一步…

    很显然,方信量得出事情的轻重。一段委婉的话语,把话题搁到了一边,既不软也不应,是恰到好处。

    “哎呦…哎呦…”

    红唇翘,笑妩媚。

    商道中人,最懂话语玄机。见事平,便没必要在继续逼迫了。

    妖娆的美妇很不客气地先一步,顺着方信的手势走出。"qiao tun"轻走时,她还不忘给方信抛去一道勾魂的媚笑:“这铁扇门的红袍听水呀,我是早有耳闻了哟。百年红袍,入百年听雨水,这可是人间珍品呀。要不是方掌门赏这个脸呀,奴家是不知道,要待到何年何月才能品上一回咯…”

    “呵呵…”

    独老干笑,侧过一边身子,朝着金不换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道同,路便在前方,两人相互无言。金不换同样不客气,连推脱都没有。便提起腰带,直接跟着美妇的后脚向院外小径行去。

    客先行,主垫后,这是非常无礼的行为。落在最后方信三人,是无奈地对视了一眼,接着提起苦笑一丝,便也不多话了。跟着前人,相继往院内走入。

    “哗哗~”

    “……”

    无需片刻,人走尽,剩三杯花茶冷。

    青杨柳岸,绿去听雨湖畔。

    花船荡漾,群鲤潜水静看。

    此间,就此幽静悄悄。

    谁都不会想到,这泛舟渡湖而来的两位商道巨擘,在进入着铁扇小院后,将会把这片江湖的水色,搅和成什么样。更想不到,这看似风平浪静的一湖听雨水下,会藏着多到暗流交涌和凶兽潜伏。即便在表面上看来,无论是沉鱼还是白鹭,其实都只不过是湖中的小小一抹点缀罢了。它们都有自知自明,自知自己能翻起一滩水渐,却不可能翻起整面湖泊。

    这是不争的事实。

    湖欲翻,百里湖动,鱼鹭先知。

    但,知又如何?

    自始自终,也不过是随波逐流而已。

    也罢也罢…

    北。

    “呼呼呼…”

    北去数千万里外…

    北风呼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