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听雨摆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听雨摆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城西,

    “啪啪…”

    云悠悠,荡悠悠。

    酌酒泛舟,碧波涟漪。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听雨,湖畔。

    一尊极具奢华的黄金大辇,靠着柳树树荫停泊着,数十位带刀金甲人肃立不动,守卫周遭。明丽的暖阳随风拂柳,金灿灿的甲袍反金光,反得直让路人亮瞎了眼睛,亮得黄鹂换柳鸣,鱼儿潜水游。这是那嚣张,正在惊吓…

    而此时,

    那尊静静停泊在湖畔的黄金大辇里头,并没有人。它的主人,在前不久,便拖着那庞大的身躯,登上了那艘游湖的花船。

    而现在,他正在那碧波荡漾的湖心中,随风摆荡着…

    “哗…哗…”

    碧绿的湖水,涟漪扩散。

    惊走的白鹭,徘徊云天。

    偌大的花船里,此时此刻,只坐着两人儿。没人掌舵,没人扬帆,船体却无风自动,悠悠向西摆渡,很是神奇。

    一位美妇人坐船沿。

    娇柔妩媚,丰韵娉婷,淡紫色的霓裳羽衣,困不住她胸前的两只白兔,漏出一线诱人的细沟。淡施粉黛,藏不住她的妖艳。那一抹嘴角的微翘,煞是撩人心肺,让人忍不住徒生邪念。

    “莎…”

    “哗哗~”

    玉手从桌上抓起一把鱼料,轻轻挥洒出船窗。晶莹莹地鱼食,如繁星落水,顷刻便引来一番百鲤争渡。

    “这么大的一块蛋糕,你就不打算给他们留点儿?”

    看着湖里,不断跃出水面争食的鱼儿,美妇的笑容更显妖娆几分:“我俩独食,会不会太不厚道些了。”

    “……”

    船舱内侧,不大的金丝床榻上,正堆着一座金灿灿的肉山。

    能有如此庞大的身躯者,只能是那尊黄金大辇的主人,金不换。

    他那庞大的身躯,在这偌大的花船里,显得格外拥挤。从他那不时扭动的肥臀,可以看出,他坐得很不舒服。两眼轻合,似睡非睡,他更像是在闭目养神。

    “这与厚道无关,与人有关…”

    他瘪了瘪脸上的肉羔,想了想,才继续缓缓说道:“书生儒气重,师爷算太精,员外胆子小,人贩子两边倒。这些人,说白了就是眼光不够。若带着他们吃这块蛋糕,反而会坏了咱们的心情…”

    “呵呵…”

    妇人妖媚一声笑,接着说道:“那,待他们发现,我们耍了这一手花招时。恐怕,就得翻脸不认人咯。”

    “那又如何?”

    金不换不屑地,裂开他那恐怖的大嘴唇:“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行商之道,唯的就只有这个利字可图。先前你都把话说给他们绝了,他们仍定不下个调子来,那就怪不得我们不讲道义了。”

    妇人拈起几颗鱼食,细细地揉搓着。在思想片刻后,她突然问道:“你那边的后手,可都埋好了?”

    “你们呢?”金不换,不答反问。

    妩媚去,正色已成,妇人稍稍收起些许笑容。

    道:“稍有风吹草动,这南域西北,七十八城商道,我银家可控八成。”

    金不换闻言,稍稍撑起眼皮一线,宛如两道黑钩子。

    沉下一气,泄道:“局起,大唐东南,我金家收七成。”

    “哗…”

    一话说出,声色不大,却势如虎啸山林。

    一下子,便惊得水中争食的群鲤,顷刻慌乱四窜。

    不过,旁听的妇人似乎早知如此,脸上并无异色。当水面平静了些许时,她又洒去一把鱼食。方才说道:“那,现在就剩下北边了。”

    “恩…北边才是重中之重。”

    金不换眯着眼睛,徐徐看向妇人:“所以,此趟北去,还得你们花点力气,才好。”

    哗…

    妇人洒下的鱼食落入水中好一会,被惊走的鲤鱼,才畏畏缩缩地从新聚了回来。不过,此时的鱼群,已经没了先前的争渡,都变得小心了许多。似乎,都在担心那一道气泄再起一般,畏畏缩缩。

    “这事,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但,这不是我所担心的…”

    妇人缓缓抬头,看着南方天际的云雾中,飞过的几只大鸟,慢声再道:“我是担心,那村子这回出来的人,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弄不好,很有可能,还会为此乱了我们的风向。这是个麻烦事…”

    “……”

    妇人这话,说得有些问题。

    是逻辑上的问题…

    虽然,她的话语说得隐晦,但隐隐约约还能听出,她话里所指的村子,就正是最北边的那条,让人听之即毛骨悚然的恐怖村子。

    如果,此时此刻,夏寻在此处,也听到了此话,那他必然就会骇然变色!震惊不已!

    因为,到目前为止,知道北边会有人南下的,也就只有在醉今朝破门而入的那七人而已。而,这样隐秘的信息,在时隔半个辰之后,居然从这位妖娆妇人的嘴里,淡淡吐出。

    这很渗人…

    同时,这也说明了一个事实。

    一个一直以来,谁也无法想象,不敢相信的事实。

    醉今朝的厢房有猫腻…

    大大的猫腻!

    虽然不知道这腻在何处。但至少醉今朝里,那些黑银、玉石打造的厢房,并非外人所瞧见的那般,密不通风,隔音绝念。甚至,还很有可能存在暗门或窃耳。因为,除此之外,便别无其他可能了。没人能够在夏寻方圆数百丈的神识覆盖下,躲起来偷听他们的谈话。

    除非,偷听那人,是位返璞归真的圣人…

    但,这可能么?

    “方心吧,不可能的…

    只要不是那位亲自南下,这风向谁也乱不了。”

    金不换说得平淡。很显然,他对妇人嘴里吐出的这个隐秘信息,早已经清楚得很了。

    妇人收回远眺的目光,再抓起一把鱼食,洒入湖中:“若要乱这风向,不一定需要那位亲至。只要那村子随便出来位圣人,就能够让我们喝上一壶了。”

    “不会是圣人…现在只是布局阶段,远没到圣人为子的时候。”金不换说道。

    哗哗…

    映水摆渡,碧湖飘花。

    经过一番清谈闲聊,飘荡在湖中央的花船,逐渐西移。此时的花船,离西畔边,那铁扇门的后花园,已经很近了,两者相去只有里余。

    而岸边,那静坐在石椅子上的三位江湖大能,则早就留意到这艘摆渡而来的花船了。此时,船已渐近,很显然这花船的意图,就是靠岸。而,此处的岸,只有一边,那就是铁扇门的西岸后花园。所以,今日乘船而来的两人,只能由此而下…

    三人相继站起身来,离开石桌。各怀心思地,默默看着渐近的花船。

    另一边…

    “可知道来者何人?”

    花船上,美妇人压低了些许嗓音,问道。

    “不知道。”

    金不换略略抬眉,看了一眼岸边站立的三人,再平平说道:“但四五日至岳阳的,只能是位王者的脚力。此人不骑禽。”

    “那…他此时,应该就已经到北茫关了。”美妇说。

    “……”

    金不换没有回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他那肥大的头颅,以示应答。

    妇人见样,也知道这是该止语的时候了。因为船离岸只剩数百丈,即便说得再小声,岸边那几位王者都能听见…

    “哗…”

    玉手轻挥,一把扫过桌上的全数鱼食。

    “啪啪啪…”

    七彩鱼食缤纷落水,潜伏在水里鱼儿终于忍不住诱惑了。平静地水面徒然迸绽,鱼出水,水扑鱼,鱼拍鱼,噼噼啪啪,声响大作…

    波光粼粼,闪烁五光十色。

    千万鱼跃,翻腾黑鳍白肚。

    一时绽舞,恰似那万军交战刀光剑影,煞是好看。

    岸边。

    “南域金银家,果然名不虚传。只为饱一寸眼福,便拿这白鹿盖掺灵石来引鱼争渡。这份气魄,估计整个大唐南域,也就他们那几位能有这奢侈的底蕴了。”

    默默远观的独老,见着这万鲤争食的壮观一幕,是再也忍不住,发出几句感叹说道了。

    “这两人,可就是那位布局者了?”站独老身侧的方信,轻声问道。

    “呵…”

    独老一笑,缓声慢道:“非也,非也,却也相去不远…纵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但,他们终究也只有纵横商道的气魄,没有那横扫六合的胸襟。所以,在那盘棋局面前,他们终究也只是有,成为一枚重子的资格而已。”

    话到此处,远处的花船逐渐近了,只剩百丈余。独老的话风,也随之稍稍一变:

    “只不过,他们今日既然来了。那他们身后站着的那位,就只能是我们猜测的那位另有其人了。”

    “谁?”执玉箫的妇人低声问道。

    “待会便知。”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