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初入青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初入青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哎呦…哎呦喂…”

    “哎呦…皆大欢喜,皆大欢喜了哟。”

    见夏寻放下了台阶,小琳姐的脸上,霎时又笑开了花儿。小走两步至夏寻面前,兰花指捏着丝帕,边不着痕迹地轻轻划过夏寻的胸襟,边奉承地笑说道:“还是客官气量大,不跟奴家的小兄弟一般计较。待会呀,奴家一定安排妥妥地,再给客官您,好好陪个不是…”

    说着,小琳姐又转头笑道:“好啦,好啦,既然客观说罢了,你也就起来吧,赶紧去后院收拾下伤口,莫破伤了…”

    “是…”

    看得出,这小琳姐在醉今朝的地位,应该颇高。南哥在得到她的应允后,方才敢收起匕刃,由身旁那一位汉子扶起,一瘸一拐地向走廊移去…

    “好啦,好啦…都没事了,没事了…该玩的玩,该走的走,大家都散了吧。这都是误会,大家别见笑了哈,散啦,散啦。”南哥被那汉子扶走后,小琳姐欢快地甩着丝帕,驱散了周遭围观的姑娘,客人。

    待围观的人儿也散去后,小琳姐再度转回身子去,撩着丝帕媚笑说道:“都是下面的兄弟不懂事,客官大人有大量,别往心儿里去哈…”

    说话的同时,小琳姐的玉手轻撩着丝帕,总有意无意地拂过夏寻的身间,撩起淡淡地桂花香,还挺好闻的。

    只是,有人就不乐意了

    挽着夏寻臂膀的芍药,慌忙扯着他的稍稍后退两步,远远地隔开一段距离。

    “呵呵…”

    夏寻不由干笑两声,芍药的醋意有多浓烈,在踏入渔阳第一步时,他就已经闻到了。所以,即便被她牢牢地抓着臂膀,抓了老半天,夏寻也不好说些什么。

    现在也一样,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手,示意她安心。便扭过头去,朝着小琳姐抱拳行一小礼:“今日之事,小子自知无礼。也多得姐姐出手为小子解围,这份人情小子先行铭记,来日必然给姐姐还上…”

    “哎呦…哎呦…弟弟的嘴巴子真甜。”

    夏寻话没说完,小琳姐就已经不着痕迹地,碎走两步,又靠了过来。纤手捏着丝帕,妩媚地轻划着夏寻的胸襟,媚笑道:“甜得呀,姐姐的小心肝都酥了哟…这人情嘛,就是"qing ren"呢哟,姐姐哪能让弟弟还呀?能在弟弟的心儿里有个想念,姐姐就心满意足了哟…”

    “诶!”

    见小琳姐的玉手,越扶就越是往上,都几乎划要到夏寻的脖根了。芍药终于忍不住,秀眸直立,娇喝出声:“你的手,请放尊重好哦!”

    “呵呵…”

    银铃笑声。

    “哎哟…我们的小美人吃醋咯…瞧瞧…瞧瞧…”

    面对娇喝,小琳姐脸上的媚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手上的动作收敛了一些,捏了成兰花指,轻轻地由夏寻的衣领,拂过芍药那精致的脸蛋上,同样媚笑着,继续说道:“多俊的脸儿,多秀的眸子呀…你这么漂亮姑娘,即便在放眼整个大唐,那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出几位的咯…”

    说着,她又放下玉手,拍拍芍药挽着的小手:“小妹妹,就安下你的小心儿好了…以姐姐这多年来,识人的眼力来看呀,我这弟弟的这一辈子呀…

    是跑不出你手掌心的咯…姐姐想抢也没那本事哟…”

    “……”

    最懂女人心思的人,果然还是女人。小琳姐把这一段奉承的话语,说得恰到好处。在赞美的同时,还透着些酸溜溜的味道,似乎她真的是妒忌一般…

    这样的话,女人最爱听,像芍药这样单纯的少女就更爱听了。

    这不,闻言之后的芍药,顷刻便退去许多醋意,淡淡的腼腆,油然而生。没说话,只是挽臂的小手抓紧几分力道。

    “咳咳…”

    手握拳,虚掩嘴,夏寻生咳一声,插入两人对话:“这…姐姐抱歉,现在小子实在是有急事在身,要进楼一趟,不知能否行个方便?”

    “哎呦…弟弟别这么客气嘛…”

    媚笑再起,小琳姐收回纤手,调戏道:“你要进去,说声一声,姐姐给你领路便是了。只是这位妹妹嘛…恐怕就不太方便了…呵呵。”

    “额…呵呵…”

    夏寻侧脸看向芍药,为难苦笑:“好像是不太方便哦。”

    “……”

    确实真不方便。

    古往今来,能进醉今朝的女人,几乎都只有一种,那就是花姑娘。即便,这醉今朝里的花姑娘,比之别家青楼里的花姑娘大有不同,更矜持与贤淑非常。但,她们终究还是花姑娘,这谁也改变不了。

    所以,如若芍药今日进了这今朝醉。即便她穿着问天的麻衣,不是真的花姑娘。但,若被眼尖的人儿认出来咯,那市井间的流言蜚语,也能把她传成花姑娘。那,她这本来就给夏寻玷污得不堪的清白名声,就更加不堪了…

    “你留在外头等我吧?”见芍药犹豫,夏寻认真问道。

    “不…”

    又犹豫了许久,芍药还是下定了决心:“不行,我还是要和你一块去。”

    “额…”

    芍药的性格,夏寻很了解。在儿女私情上的小心思,她是比谁都要倔强许多。虽然,他们开情蔸花儿的时间,真不长,满打满算也不过两天时长…

    不过,这也能理解,毕竟醉今朝这地方的花姑娘,是出了名的勾魂夺魄的。

    思至此,夏寻不啰嗦了,把芍药挽住自己手臂的小手抓到手里牵着,便朝着小琳姐做了个请的手势:“还请姐姐带路吧…”

    “哎呦…小妹妹的心思可细密咯…好呐…好呐。那小弟弟可就看好你家小媳妇了,莫让里面的臭男人,占了便宜才好哦…呵呵。”

    铃铃笑声起,一语言罢,小琳姐便转身为两人引路离去了…

    夏寻芍药紧跟随后。

    “别紧张…”

    “我没紧张,你紧张而已。”

    “……”

    三人行。

    行不久…

    沿着走廊,行出近百丈,绕过记账柜台后的巨大屏风,再走出几步,拐一个弯角,此间视线便豁然开朗了。

    “额…生意这么好呀?”

    “再好也不关你事。”

    “没有,我只是惊讶罢了…”

    “最好是…”

    “……”

    虽然,醉今朝早有耳闻,也对这青楼内的纸醉金迷有所想象。但,当真正走过那扇巨大的屏风后,夏寻和芍药,才知道自己的见识,是多么短浅…

    金碧辉煌,不足以形容眼前景象。

    方圆八百丈,四面围墙尽是白银铺砌,上雕数万幅美人图。黄金为衣缕,宝石为首饰,神态之生动,栩栩如生。

    场间,数千银桌银椅,各相距一丈。由四面屏风,相间成一间间小小的私人厢房,相互之间不相干扰。桌为圆桌,上放金盘珍馐,美酒佳肴。椅为长椅,铺一张厚厚的羔羊绒毯,上坐各色男女,或两两一对,或一龙双凤,三四凤。相互间,拥、抱、揽、挨、睡千姿百态,人欲那一个是横流。

    简而言之,能想象的奢侈与春色,这里应有尽有,无所不有…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醉今朝。

    “弟弟要找的…可是几位岳阳来的客官呀?”

    没回头,小琳姐在前方引路,边走边媚声问道。

    “额…额…是的…”

    行走在屏风与屏风间,屏风里头的人影,模糊可见。其中不乏淫语丝丝,更让未经人事的少年少女,徒生许多尴尬。

    夏寻紧拉着芍药的小手,与其并肩而行,回道:“他叫夏侯,请问姐姐可有记忆?”

    “呵呵…是夏侯小弟呀…那可是我们小楼里的常客咯,姐姐我又怎能没记忆呢?你跟紧我就成了呦…”小琳姐笑道。

    “恩…那劳烦您了。”

    “哎呦…弟弟这话那是客气了呦。姐姐就带个路能劳烦多少呀?只是…”

    话说一半,小琳姐扫了一眼周遭那些,不时侧眼瞟来的淫俗目光,继续说道:“只是呀,可得劳烦弟弟你走快几步咯。你家的小媳妇长得这么俊,姐姐我可不担保,那些色胆包天的臭男人,会不会连姐姐的面子都不卖,便前来生事的呦…”

    “额……”

    其实,这这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夏寻和芍药两人走入醉今朝的大门起,便已经有了。只是,当入到了这大堂后,这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则彻底演变成了饥渴难耐的淫意。若非,有小琳姐在前头引路,恐怕这一路走来,还真得横生不少事端…

    “你确实不该进来的。”大手扯小手,夏寻把芍药往自己怀中拉近一些,低声说道。

    “那你更不该进来。”芍药不悦说道。

    “我也没办法呀。”

    “不准看别人家的姑娘…”

    “我没看啊…”

    “你现在就看了!”

    “额…我是在看路呀。”

    “闭上眼睛!”

    “那我怎么走路?”

    “我带你走…”

    “……”

    一对小情侣,初入青楼,羞涩在所难免。无论是那些搔首弄姿的花姑娘,还是那些肆无忌惮投来的淫邪目光,这都让人感觉到浑身的不自在…

    小琳姐领着身后两人,在大堂内,沿着屏风相隔的小道,兜兜转转。约莫兜转了有半柱香时长,最终在一道凤雕屏风前,停下了脚步。

    “弟弟,你找的人就在里头咯。姐姐就不好为你再送了,你两自个进去即可。”小琳姐转过身来,媚笑着低声说道。

    “多谢姐姐。”夏寻松开小手,双手抱歉行一小礼。

    “咱俩就不必多礼了哟。有事摇摇里头的铃子,就能喊下人过来了。要什么吃的喝的,你吩咐一声就成,全当姐姐的见面礼哟…”

    小琳姐捏着丝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们就进去吧。”

    “恩…”

    “……”

    话到这里,场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