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今朝规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今朝规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说了,我就进去找个人。银子回头我肯定给你补上!跑不了!”

    “你没听懂我说的规矩?”

    “我懂,但今日我必须进去。要不你就把人给我喊下来。”

    “呱噪!”

    “南哥,这小子就是来捣乱的。咱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扔了吧。”

    争执中的汉子,不耐烦地问向身旁的壮汉。很显然,这位南哥才是这里的话事人…

    这叫南哥的壮汉,高七尺有余,肌肉精壮,一看就知道是位身手不俗的练家子。双方争执这么久,他都少有开口。因为,凭他多年看人识相的眼光,他能隐隐地感觉到,眼前这两人,似乎些儿依仗。但到底倚仗在何处,他一时也说不出来…

    所以,他也就一时不敢得罪过多了。

    只不过,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有所表态了。

    醉今朝有醉今朝的规矩,若谁都像夏寻这般胡搞蛮缠,那这青楼的生意也就不用做了。而他的职责,就正是为了守护这些规矩而存在的。

    他摆起手掌,示意旁人无需多言。接着,他略带狠色的看着夏寻。

    沉声说道:“兄弟,既然懂规矩了,那你就该知道,凭你的修为,又没有银子,那是不可能进得了这门的,更不可让我把人给你喊出来。”

    “这规矩你该懂,请走吧…”

    “……”

    夏寻抱拳,施一小礼,亲和地笑道:“大哥,我来自岳阳七星,我找要的人,也是七星的人。你看就行个方便如何。找着他了,我自会把银子给你…”

    摆摆手,南哥打断了夏寻的语言:“说这不管用。我知道你们岳阳来的,但这是渔阳今朝醉,我也识不得你这人。你赶紧走吧…”

    “大哥,小子这急事非同小可。”

    “生死大事也不成…”

    “我只是找人,绝不生事…”

    “你可以在外头等他出来…”

    “这是急事啊!”

    “这是规矩。”

    “……”

    “难道真就不能让小子进去?”笑色稍稍收敛,面容渐淡,夏寻说道。

    “呵…”

    见夏寻不再恭维,反而硬气了起来。南哥也不再忍让了,蔑色盛起,鄙笑道:“想进去可以呀…”

    见着南哥这表情变化,夏寻也知道他接下来的话绝对好不了哪里去…但他仍旧忍不住问道:“你看如何是好?”

    “按规矩来…”

    “要么回家找个长辈带你来,要么你回家取了银子再过来…”

    说着,南哥把眼神瞟向夏寻身旁,神情稍有慌张,很不自然的芍药,继续调笑说道:“当然咯,你要打算把这位姑给卖这了,那我们也是大大的欢迎。凭这位小姑娘的姿色和修为,绝对能换不少的花酒钱…”

    “……”

    嚓…

    此话一出,此间怒意与怒色渐起…

    愤怒与羞怒,

    愤怒的是夏寻,羞怒的是芍药,四道怒意几乎同时从两人眼中绽起。

    这位南哥给的这份羞辱,可不光是说说骂骂那么简单。他是作践人家姑娘的大好清白,同时还把与芍药同行的夏寻,损去了一个男人该有的尊严。

    这,可不是随便能拿来损人的。即便是夏寻这样想来淡然的人儿,都忍不住火冒三尺…

    两眼微微眯起,夏寻的大手拍了拍,挽在自己另外一只手臂上的那双纤纤玉手。接着他压制一丝心中怒火,看回南哥,沉沉地说道:“朋友,你这话说过了。”

    “呵呵,我只是按规矩办事。”

    “你得道歉。”

    “……”

    喳…

    一话冰冷。

    冷得气氛突然由烈转冷。

    周遭看戏的姑娘宾客,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而,正站在这股寒意风口浪尖的两位汉大,就更能感受这股冰冷了。但他们并不害怕,更多的却是奇怪。

    毕竟,这两人都是境至冲天巅峰,虽不是一方大能,但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位高手强人。可是,今日居然有一位出窍小儿,敢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决绝的狠意与威迫。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次,南哥没有说话,好像实在思虑着什么。而,在他旁边的那位汉子,则有些气不顺了:“小子,别给你脸不要脸啊。识趣的,就赶紧带上你的姑娘回家去,别在这碍眼!”

    “道不道歉?”夏寻没理会说话的汉子,而是盯着南哥继续冷淡地问道。

    “……”

    南哥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地把目光下移了一分,似乎是心虚了。

    “这是醉今朝。”

    “但你说错话了,那就得道歉。”

    “你觉得,你有这个资…”

    “小南!”

    话未说完。

    就在双方争执,即将蔓延到了破裂边缘时。

    由柜台走来的小琳姐,终于急着脚走到了。一声略带训斥的呼喝,喝断了南哥即将说出的狠话。并走至他跟前,脸儿开花地笑说道:“哎哟,小南呀…

    这位客官说得在理呀。你这话说得是不好听麻,既然说错话了,那就得赶紧给人家赔礼道歉才好哦。”

    话是笑语,却渗透着命令的口吻。而围在周遭看戏的,都是些酒桌、江湖打拼许久的老手了,一下子就听懂了这小琳姐话中的深意。一时间,无论陪客的姑娘,还是来往宾客,都不由自主地缓下了去步,向夏寻和芍药两人,投去一阵深思的目光。

    这两人,值得让这醉今朝最大牌的老鸨,低声下气?

    当然,疑虑的人,就更包括那位当事人南哥了,他朝着小琳姐哈下腰杆,手掌虚掩嘴巴,低声说到:“琳姐,这两人不合规矩…”

    兰花指,拈丝帕轻摆,止话。

    小琳姐绽一抹桃花,笑开颜:“合规矩,合规矩了啦…

    小南呀,这两位可都是上宾呀。这规矩麻,都是因人而异的嘛,对吧?”

    “上宾?”

    一愣

    南哥闻言,脸色稍稍一变。

    眼前这位小琳姐,已经把话点得很明白了。

    醉今朝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靠的除了自身的金漆招牌外,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这座青楼幕后的那位掌柜,所掌控的能量足够的可怕。

    醉今朝的常客、贵客从来都不会少。但,能恭称为宾的客人,可就很少,很少了。至于这里说的上宾,那自然也就是指,醉今朝幕后那位掌柜的座上宾了。而,能被那位商道大鳄奉为座上宾的,又有谁不是一方巨擎?

    可是,这跟前两位少年少女…

    “琳姐,会不会弄错了。他们的年纪也太小了吧?”南哥仍是饶有狐疑,不可自信。

    “诶…死脑筋。”

    小琳姐没好气地瞪去南哥一眼,便不加以理会了,而是转过身去,朝着夏寻和芍药两人稍稍欠身。方才笑道:“两位远道而来,小楼呀那是一个大大的蓬荜生辉啊。这下人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得罪了两位,还请两位多多包涵才好。”

    “……”

    夏寻抱拳稍稍回礼,但并无答话。冷淡的眼神,仍旧凝视着南哥。两眼透露出来的意思,非常明了,就是不道歉,这事便包涵不了了…

    “呵呵…”

    察言观色,是青楼老鸨的拿手好戏。小琳姐一眼便看出来,夏寻此刻心里所想的道道。她也不含糊了,尴尬一笑后,顿时肃下了脸色,侧目瞟向南哥,正声道:“还愣着做什么?咱们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以和为贵。既然说错话了,还不赶紧给客人赔不是?”

    “……”

    话已经说这份上了。

    这时的南哥哪还不晓得,今日来的这两位人,恐怕还真大有来历呀?虽然他不知道两人靠山如何,但此刻就连眼前这位,统管半楼醉今朝的琳姐,都要对这两人笑脸相迎,卑躬屈膝的。那,这样的两位人儿,又哪是他一个小小的守卫,能惹得起的?今日他是把人家给的得罪惨咯!

    他稍稍曲身,小声问道。

    “明白了,琳姐。”

    “啪!”

    情形再度急转…

    一句应道,跪了。

    这南哥也是够狠的。瞬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后,毫不犹豫地双膝下跪,朝着夏寻两人,当面就是匍匐一拜。双手抱拳,正肃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两位贵客大驾光临,之前有所得罪之处,还请两位责罚…”

    “噌!”

    说着,南哥突然从腰间拔出匕刃,对着自己腰下三寸就是狠狠一捅,再一拔!

    “莎…”

    寒光一现,一道血柱由腰间迸出。

    这一刀,绝不含糊,从洒落地上的鲜血就能看出,这一捅,至少刺入了他血肉三四寸深。

    “呀…赔大礼了…”

    “这两人是谁家的娃娃呀?”

    “很面生,应该是地来这的,以前没见过…”

    “这南卫,今日恐怕要交代这里了。”

    “诶…人家要进去,就放进去得了嘛,何必惹祸上身呢?”

    “他不识得这两人…”

    “哎,只能认栽了。”

    一刀见血,顿时引起一轮议论纷纷。不过这里围观的人,似乎对南哥的行为并不惊讶。最多也就投去一缕怜悯的目光罢了,更莫提上前劝阻了。

    “莎…”

    自裁一刀后,南哥没皱一丝眉头,就像腹中那一刀,不是捅在他身上一般,不动声色。恭恭敬敬地把染血的匕刃,捧在手心,双手奉上:“楼中规矩,三刀六洞。小人有眼无珠,先自罚一刀。剩下两刀,还请两位代劳…”

    “……”

    狠,真狠。

    这醉今朝的规矩够狠,对外人狠,对自己人更狠!

    只是一句轻薄言语,得罪了两位客人。这位守门的汉子,居然毫不犹豫地就给自己来上一刀,这还不单止,还要让客人捅上两刀,以视赔礼泄愤。

    太狠了…

    夏寻和芍药一时间,被这突然的转折弄得没了想法。至于先前心中的怒火,更是顷刻消退了许多。

    现在那琳姐就一句话,人家连小命都拿来以表歉意了,这能不消火么?若还不消火,那就真的只能执起奉上的匕刃,再朝这汉子的心口再捅两刀,拿走他的小命了。

    “额…”

    夏寻沉默了一阵,是心有愧疚。毕竟,这事是由他而起的。而且根本就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万万没想到,这醉今朝的规矩,会这么严苛和狠辣无情。

    夏寻微微鞠下腰杆,行一歉礼,尔后才淡淡说道:“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兄弟你也是按规矩办事,况且我也是冒犯在先。我们两清如何?”

    “……”

    南哥不答,奉上匕刃的双手也是上举不动。似乎,还真想让夏寻接过匕刃,再捅他两刀才安心的样子。

    “哎呦…哎呦喂…皆大欢喜,皆大欢喜了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