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渔阳买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一章 渔阳买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瀛水盈盈,长风淅淅

    岳阳以南,沿瀛水上游四千余里,名渔阳。

    正所谓,渔阳,渔阳,鱼米之阳。

    城不大,千把里。但繁华之盛,与之大唐南域省会,岳阳相比,那是更繁华。

    八方商贾,四方游客不在话下。甚至连周边数千里,数万里外的江湖儿郎,官府豪门,也常有贵人流年于此,日夜忘返。

    无它,只因为这里的风景够好,人更好。特别是那柔情似水的女人,最好。

    至于有多好,这一看就知道了。

    不大的渔阳城,被两条偌大的千里长街,纵横十字,分隔东西南北四方。数不尽的小巷胡同又严谨地错落其中,分划出无数的各色楼宇门阁。高空下眺,别的颜色看不到,就只能看到花花绿绿的一大块,宛如彩蝶深入花丛畅游一般,非常特别。

    只不过,你可别小看这花花绿绿了。这看似随意的颜色布局,可都是极有讲究的。

    这颜色多样且花俏的楼宇,叫花坊。这色调清幽且素雅的楼阁,叫青楼。虽然,同样是门庭若市,来客络绎不绝。同样是门外站着的,都是花枝招展的迎客姑娘。同样是,入门即为温柔乡,可抱美人施风雨的神仙居。

    但,这两者之间的规矩和客人,可就截然不同咯…

    花坊里的花儿麻…

    就一个字,艳!

    美艳与香艳,艳煞群芳。

    芳龄不小,多为二五往上的风韵姑娘。却皆为深得鱼水合欢之真谛者,明悟男女缠绵之要领者。所以,往来花坊作乐的常客,其实心里都晓得,入了这门,求的并不是听那花前月下的一曲莺歌燕舞,而是享受那春宵一刻的xiaohun。也正因此,来光顾花坊的,也多为些江湖莽汉,市井粗人。要的,正是那开门便见山,从万花丛中挑一位心动的姑娘,带上厢房,再翻云覆雨折腾一番,丢下两串铜板,就能拍拍屁股走人的爽快。

    故此,鸳鸯一夜不留情,便是花坊的规矩。

    而青楼,

    则恰恰相反。

    青楼里的花儿字很多,能歌善舞,多才多艺,恰似那邻家的姑娘“守身如玉”。

    她们年纪都不大,大多十七八九,甚至更小。懂不得那么多云朝雨暮的手段,却最能迷醉人心。因为,她们最懂得,金风玉露,虽便胜却人间无数,却不及两情长久,朝朝暮暮的含义。

    所以呀,要到这青楼里买一夜xiaohun,可不是有些银子就能成事的。最起码,你还得带上三分本事,三分柔情再去。否则呀,得不到心仪姑娘的点头应允,没有一个两情相悦的默许,任你再有银子,在那一曲听罢后,你也得收拾好包袱,去再找个花坊子买一次,醉逍遥。

    故此,此处留情不留人,留人只留有"qing ren",就正是青楼的规矩。

    但,

    纵然规矩如此之严苛。青楼在渔阳的生意,仍然远盛于花坊的比例。

    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正是因为,渔阳城里有一家名镇大唐南域千万里的青楼…

    今朝醉!

    今朝醉,坐落渔阳最北端。

    和岳阳楼一样,都是沿着滔滔灜水,屹然独立。方圆二里余,大小院落数十间,环绕布落,一栋高耸楼宇矗立最中央。比之岳阳楼,今朝醉的主楼则低了许多,只有八百丈高。只不过,这里却能横看灜水,侧看风骚,是少了一分霸气,更多了几分妖娆与瑰丽。

    而,古往今来,敢入此楼的男人,从来都只有三种。

    一是,一肚子墨水的文人骚客。二是,腰缠万贯,最不缺钱花的豪绅商贾,官府门第。而,第三种嘛…

    就只能是那些被一肚子闷火,随时能泄去一壶的院府才俊了。而且,只能是一身本领过人的院府才俊。你若没他个聚元境,人家是连那门槛,都不让你踏过去。

    你还别不信,这醉今朝的规矩,可不是一般人能随意折腾的。

    比如…

    “小琳姐…小琳姐…”

    “……”

    醉今朝,主楼内,一楼大堂待客处。

    宾客来往,莺哥笑语。

    标致的姑娘们,把自己打扮得千娇百媚。皆一件轻盈的衣裳包裹柔姿,外露的两抹香肩,盖着张薄如蝉翼的粉轻纱。虽无浓妆艳抹,但她们的一动一静中,却能散风情万种。清谈笑语间,却能撩人心神。

    来来往往间,她们或挽着来客的手臂请入大堂,或被轻揽着细腰带出楼外,皆是笑语盈盈。自然得,就连常于欢场作乐的老油条,也感受不到半分做作,那一个真是心甘情愿啊。

    “小琳姐…小琳姐…”

    一位身穿淡蓝百花长裳的小姑娘,边轻喊着,边拈着双肩轻纱,沿着桌与桌间的小道,急跑至大堂中央…

    大堂中央,由一长宽数丈的巨大银色屏风分割前后。屏风上雕青天白日山水图,左右两边分刻两副十六字对联:“无"qing ren"入,有"qing ren"出。有"qing ren"入,留情一宿。”

    顶上横批:“今朝醉不归”

    屏风下方,就是记账的柜台了。

    着急的小姑娘,一路跑至这柜台前,朝着柜台后的妇人急声说道:“小琳姐,那边来了两位客官,说…说要进楼找人,但…但他们不守规矩呀,可能…可能得出事咯。”

    柜台后的妇人,四旬上下,徐娘半老,风韵却犹存。丹凤眼,紫线画眼眉。樱桃嘴,一抹红唇淡淡。紫红色的绒袍,披在肩上,让她显得雍容华贵的同时,却没遮住那凹凸有致的身段。算得上,是位半老的美人。

    她正提着笔杆抄写着什么。对于急跑而至的小姑娘,只是清淡地瞟了一眼,便没再搭理了,继续低下眼眸:“不守哪条规矩了?”

    “南哥说,那人修为只有出窍境。南哥不让他进楼,他这就要闯楼了…”见这位小琳姐不爱搭理,小姑娘着急道。

    “那他带银子了么?”小琳姐淡淡问道。

    “就是没带银子呀…”

    “文人?”

    “不像…他才十五六岁。”

    “那就把他扔出去呀。”小琳姐没好气地说道。

    “可是…可是,南哥说,和他一起来的另外一位,是位冲天境的大高手哦。”

    “那就请他两一起进来咯。”

    “但…但,冲天境的那位大高手,是位姑娘家…”

    “姑娘家来青楼?”

    “对呀,您说奇怪不奇怪。”

    “……”

    对话到这里,一直埋头抄写的小琳姐,方才缓缓抬起头来。不解地瞟了一眼跟前的这位慌张小姑娘,接着,又定眼看向侧边的正门外。

    “哎呦,还真是位冲天的姑娘呀。”

    顺眼她的目光看去…

    但见,此时醉今朝的正大门外,已经围着了好些男男女女,几乎都是些花姑娘与嫖客一流。另外还有两名七尺大汉,正对持着一对少年男女。少年前站,少女挽着少年的臂膀,神色有些儿慌张。看那双方剑拔弩张的架势,还真是有些,就要打起来的可能…

    “噫?”

    看了一会后,这位平静的青楼老鸨,忽然露出一丝狐疑的神色。两只丹凤眼眸,也随着眯下了一些。

    “问天的麻衣?”

    “长发及腰,肤质上等,面容亦上等,冲天修为,十五六…”

    “青衫,刀眉,淡定,肤白体弱,出窍境修为,也十五六…”

    “不会吧…”

    在嘀咕的同时,小琳姐把目光缓缓下移一丝,再定眼看向那双挽着少年臂膀的纤纤玉手。

    “啧~”狐疑之色,愈重。

    “不会是那灾星吧?”

    一眼之后,小琳姐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正着急等待着的小姑娘。

    问道:“他们要进楼找谁?”

    “好像…好像是找秋雪姐那位老相好的。”

    小姑娘边思想着,边挑眼上朝,回忆片刻:“哦…我记起来了,那位客官好像叫夏侯。对,就是岳阳来的那位。”

    “啧…啧啧。”

    小琳姐眯下的凤眼,闻言徐徐睁开,轻声自语:“还真是这冤家呀…和他扯上边的事情,可准没好事的呀…啧啧啧。”

    说着,她急忙再次提起笔杆,拿过一张新纸,草草写下几行秀字,递给小姑娘:“快快拿去给银总管,让他急传岳阳楼。记得跟他说,务必加急,加急。”

    “恩恩…”

    见着这位向来做事老道的小琳姐,忽然变得有了些慌张,小姑娘很是诧异。不过,醉今朝的规矩就在那里,她也没敢多问,接过递来的信纸,点点头,便朝柜台后方小跑离去了。

    “哎呦喂,哎呦,哎呦…”

    “这小冤家,咋找人找到这来了涅。诶…但愿他别把咱这给捅大篓子了。真倒霉催的呀…”

    待那小姑娘前脚离开,小琳姐立马便换上了一副桃花朵朵的笑脸。整理,整理绒袍,拈起裙摆,边嘀咕着,就边朝着正大门,急走过去。

    记账的柜台离正大门算不得不远,也就百十丈,无用多久就能走近了。只不过,这小琳姐还没走近,那边声音便逐渐大了起来,隐隐约约传至。

    他们似乎是吵起来了。

    “小子,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我没撒野,我说的是道理。”

    “哪里的野小子?”

    “快给老子滚!”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