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日之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日之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夜,很深,近五更。

    月,西移,沉三分。

    长夜最漆黑的时候,是黎明前。同时,这也是人最困乏的时候,劳累就更不用说了。

    “小时候的九婴可顽皮了……”

    “我们村子里也有只小狗,也很横。那是大胖家养的,我们都叫他啸天,可凶了……”

    “自我懂事以来我就没离开过岳阳城……”

    “我们那村子很小的……”

    “当你凭梅登顶……”

    “刀师傅那时候下的狠手,可把我给吓着了……”

    “……”

    不过幸好,

    幸好在这困乏劳累之际,还能有浓情相伴。

    在那一段情话倾述,化尽了芍药心中的委屈与幽怨后。经楼厨堂内,慢熬着的“浓情蜜意”,便开始了急剧的升温。暖暖的柔情,伴悄悄私语,四溢在小小的厨堂周遭,呵护着含苞的情花花蕾,逐渐展开花瓣…

    这是幸福的味道在驱散困乏。

    虽说,这里熬的是情意,熬在汤底里的两人,也没缠绵出些啥子出格的事情来。可这眉来眼去,话语言谈间,怎么看,都显得是那么的急不可耐…

    是话太多了。

    也或许是他们两相识相知的时间,确实太短了。

    看得出,也听得出,他们都很着急。

    字里行间少有修饰,语言更明了直接,不转弯抹角。似乎都尝试着,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记忆填充到对方的脑海里。同时把对方的过往,抱入怀中。

    奈何,这值得倾述的事情,真的太多…

    从两人的记事起,一直到荒村前日。大至刻骨铭心的大事,小至家有大狗生小狗的小事,都没能逃得过两人的嘴巴子,成为了一件件值得叨叨的小故事。

    那,这又哪里是一时半刻能说得完的?

    “说不完…”

    “你困了吗?”

    “但,你的故事还没讲完了…”

    “额…真要讲,恐怕还得讲上个几天几夜的。”

    “要不等睡醒了,我再给你讲?”

    “……”

    说不完,说不完,故事太长。

    几座小山已经清空,锅碗瓢盆被整整齐齐地摆入了橱柜。一地牛血亦抹净,湿漉漉的水迹,隐隐约约地倒映着两道,静坐在一起望月的影子。此时,此间,就只剩下那无尽的欲说还休,还在徘徊。

    还休徘徊,休难休,再难休,还得休…

    天际翻起一抹鱼肚羞白,

    天快亮了。

    用不着多久,那些早起的儒生就会进楼晨读,食堂的帮厨、杂役也会陆续到来。届时,厨堂里的恰静将会被一扫而尽,再难容下这温情的土壤。

    所以,这两小"qing ren"的欲说还休的休,不休也得休了。

    “快有人来了…”

    “时间过得好快呀。”

    “走吧,等休息好了,我再给你接着讲。”

    “……”

    微微点头,一语应承。

    大手隔着麻衣袖子,温柔地握上了小手。带起了两道鬼鬼祟祟的人影,离开了温暖两人一夜的小厨堂,走出了经楼…

    迎着晨起的朝气,摸上了登山道…

    这一夜的波澜,就算是这么的结束了。

    青衫舞,麻衣拂,小解相思愁。

    还剩几多愁?

    前仇与后愁。

    那得何时休?

    月影西移,日光东现。

    鱼肚白,泛红光普照残云。

    “咯咯咯…”

    两道少小人影,偷偷摸摸地,打开了小竹屋的竹门,再关上。问天山里的第一道鸡鸣,随之彻响天际。没错,是彻响天际。一声鸡鸣起,直叫得大山上下一阵回鸣,莫说响那天际,即便说他是龙啸九天,那也不见得太过分。

    鸡鸣之后,便是晨时了…

    温暖的暮光,柔柔地穿过天际的残云,洒落在岳阳最高的大山间。

    问天的晨,和别的院府有些不太一样。总的来说,就是比别的院府更散漫,少了几分严谨,却多了几分自律。

    鸡鸣第三声,山边楼宇、林中竹舍,陆陆续续地,有了些身穿灰袍麻衣的人影悠悠走出。或仰天吟唱,空谷拂琴,或在栈道间打一套拳法,舞一套剑诀,又或捧着本书册埋头走向经楼。形形**,千姿百态,似乎并没有规律可循,却可以看出,每人心中都自有一套日常的规矩。

    这是随心,但不所欲。

    “驾!”

    “哒哒…”

    山顶竹屋的竹门,关上后,不久…

    山下,道口外,数百丈外,蹲守一夜的百余骏马,就被人骑走了一匹…

    骑走它的,是一位外表粗旷,手里却执着把青花纸扇的汉子。只见他,一个翻身上马,身子前倾趴在马背上,扯着缰绳就是狠狠甩出一鞭,吃痛的骏马顿时长啸,如箭疾出,就是一路南奔…

    骏马跑的飞快,但驱马的汉子似乎并不着急。在快马急奔时,他居然还有心情从怀掏出块肉饼,咬上两口,吃上个早饭…

    不过,他确实有不着急的理由。因为,他要去的地儿,离问天大山并不是很远,相去只有数十里路而已。

    那地儿叫“铁扇门”。

    这不,

    快马疾奔一路,穿巷过街,见人不让,直接冲踏。半刻时长不到,汉子手中的肉饼才刚啃完最后一口,骏马就已经缓下了蹄子,停在了那城西最南的听雨湖前。

    听雨湖,

    一个所有前来岳阳游历的文人骚客,都会到此一游的地方。

    因为,它很美。

    十里湖面平如镜面,湖心有白鹤飞舞,湖边有鱼虾戏水。杨柳岸一片青绿,配上碧绿的湖面,仿佛就是少女出浴时的一幅画卷,美不胜收。

    晨曦一缕,映波光粼粼。

    岳阳三千,排五的院府,铁扇门。就在这伴湖而建,建在湖延右侧上。占地方圆九里有余,沿湖坐落,前窄后宽,成一扇形。前为扇柄,后为扇面,九条数丈石路为扇骨,均分扇面内八个院落,连通院门。

    “御…”

    “咄咄…”

    驱马而至的汉子,一个翻身落到马下,便轻车熟路地,小跑入那宽敞的大门内。沿着花岗岩铺砌而成的大路,朝着最中间的那个院落,直径跑去…

    “霍!”

    “舞蝶起!”

    “霍!”

    “弄清影!”

    “霍!”

    “花丛蝶影!”

    “霍!”

    “……”

    人影熙攘,

    春蝶沾花与扇影齐舞,

    气芒盛绽随蓝光挥洒。

    今日,呆在铁扇门的闲人也不少。这一大早的,每个院落内的铁扇门弟子,便整齐划一地排好了方阵,随着教习师傅的操喝声,舞起了铁扇,摆起了晨练的架子。动与静间,所有人的动作,几乎不差丝毫,就连每个人身上绽起的气芒,都是由高至低的有序排列。远远看去,这和铁血军营里的士兵操练,并没什么两样,都充满了铿锵的气息,杀伐的刚硬。

    “哒哒…”

    “蝶弄花!”

    “霍!”

    “……”

    没有停留,汉子伴着晨练的吆喝声一路小跑,穿过晨练的列阵,来到居中院落的后花园。

    说是花园,其实有些贬低此处的雅致了。因为,这花园很美…

    道不清的各色花卉,被人精心移植在花园各处。五颜六色的花朵,似要争奇斗艳般齐齐盛放,开满了整个园子,异常的春意盎然。而,花园的左侧,便是碧波荡漾的听雨小湖了,听湖声荡漾,看杨柳拂岸,共天地一色。若在此处赏湖,那是最美的。

    而,事实上,此处的主人家,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门主。”

    岸边,草坪上,一张有了些年月的四方石桌,摆着些糕点早食和三杯清茶,石桌三边分别坐着三人。汉子离石桌还有丈余远,便立住了身子,恭敬地双手抱拳,朝着坐主位的男子,鞠躬行一大礼。

    “恩…”

    轻摇着羽扇,

    被叫称作门主的这位男子,并不是别人。正是前夜在荒村后山上,突然从九天坠落的那颗“蓝色星辰”。说出“拭目以待”四字,惊得岳阳三千一片哆嗦的男子…

    方信,当代铁扇门门主。

    他沉眼看向行礼的汉子,点了点头:“说吧。”

    汉子闻言,一抖抱着的双拳:“自两人三更入经楼后,只有问天阁主进去过一次,进去半刻时长不到,便提着竹篮独自离开了。直至五更一刻,两人走出经楼,登顶入屋。除此以外,再无异常。”

    “……”

    待话说完,方信没有回话,只是淡淡地摆了摆扇子,示意来人退下。

    汉子会意,鞠躬再行一礼。便鞠着腰杆,缓步后退,一直退出五步,方才挺直身子,转身快步离去。

    “……”

    直到汉子走远,坐在方信对桌的执萧妇人,淡淡问道

    “独老,这事您怎么看?”

    这位妇人五旬左右,穿一身绿衣锦服,手腕带着只翠绿的镯子。黑发盘髻,掺几缕斑白银丝。润泽的皮肤,已经遮不住几道由眼角现出的鱼尾纹。但,并不难看出,她年轻时必然也有过几分姿色。

    “和昨日一样看法。”

    坐在两人之间的,是独老。他和旁边这位妇人一样,都是受方信之邀,前来君子门做客“赏湖”的。不过,这赏心似乎并不那么的悦目,他的双眼比之前日,更显浑浊。

    “既然他能凭神识,祭起百十斤的大石用来伤人。那,瞬发四千铜钱斩人,必然也不是难事了。所以,山顶杀人者,就是这个夏寻。这点无容置疑…”

    说着,独老的情绪忽然有了些小小的波动,他淡淡地扫了一眼桌边两人:

    “只不过,从今早回春堂给来的情报看,这事情还有些蹊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