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真相一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四章 真相一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问天山腰,经楼二层。

    空荡荡的…

    百十竹椅桌,零星坐落十数人,大多埋头抄写,互不言语。三个突兀的书架,整齐排列着数不清的古籍文抄,此时无人问津。

    偌大的二楼,鸦雀无声,静莺莺的。

    场间,右角边,

    最孤单的那张竹桌上。此处正摆着盘,下至小半的棋局。局成围城势,黑白分明,看不出输赢强弱。两杯清茶静静地安放在棋盘沿边,腾腾白雾似烧烟浓郁,清香扑鼻。

    此时此刻,对坐的两张竹椅上,只坐着一人,是位闭目冥思的老道人。

    至于,另外的一人…

    “瞬!”

    他回来了。

    破风声响,一道紫芒划过!

    紧接着,一件灰袍麻衣,宛如从虚空中走出,随意迈开两步,便来到了棋盘旁边…

    坐下。

    “拖哪揍了?”冥思的眼睛,缓缓睁开。

    “还能哪…就当年我们揍方信那地咯。”

    “不会吧?当街胖揍?你就不嫌丢人啊?”想象着夏寻被惨揍的画面,李清风的脸颊一阵抽搐。

    “哪能啊…拖胡同了,就拍了几下脸,辱了他一会儿罢了。”

    曹阁主随意坐下,墨玉竹简被他轻放在棋盘边上。尔后,两指捻起仍滚烫的沸茶,泯上一口。

    “算你还知道些廉耻…”李清风由棋简里执起颗黑子,落到棋盘中。

    “廉耻?”

    “这修道破心,修儒问心,修佛无心…修三千大道,唯儒者中庸。”

    放下茶杯,拂一拂桌上的墨玉竹简。曹阁主此刻的表情,好似是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有这把“无语问天”在,我还真就不敢把那小子怎么样。但,拿他撒撒气…还是对得起天地良心的…”

    “谁让他欠揍呢?”

    白子棋落,黑子反手。

    落连位,成杀势,食三目。

    “撒撒气就好了,别把事情弄太难看哦。否则,你若真把他给整跑咯,到时候,你就没法跟山上那两位祖宗交代了。”李清风说道。

    “哼…”

    曹阁主不屑地冷哼一声:“省省吧…那小子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即便我再让他难看百倍,他也能受得住。你信不?等会他还会屁颠屁颠地跑回来,求我。”

    “这是必然的…

    不过,这比脸皮子的事情。你一个王者长辈戏耍个出窍小辈,似乎你更无耻些吧。”

    “哼!”

    两眼一睁,曹阁主就是一阵没好气:“那又如何?我看了他那张脸皮子就生厌?不耍他,我耍谁?”

    “哈哈…”

    “看来你的心,还有平不下去。”

    李清风无奈地摇头,一阵欢笑,同时他把黑子食掉的三目白子,逐一拾入手中:“其实,我原本也厌他非常,而他那股平淡劲,也确实容易让人生厌。”

    “何止生厌?”曹阁主嘴角一挑,鄙视味足。

    “听我说完…”

    李清风摆摆手,止住曹阁主将要说的话语。

    “可是,自我入了七星后,这个看法就改变许多了…知道为什么吗?”

    没等问着回答,李清风便继续自语回答:“因为,他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虽说,他承了鬼谋的滔天谋略,但,他似乎并没有承下那颗,玩弄苍生于股掌间的无情鬼心…

    阴狠却不毒辣,杀伐决绝却总留一缕优柔寡断。倔强至极同时又隐忍至极,再加上他身上那道遮天,有时候…”

    “很像当年的吕奉仙是吧?”说至尾声,曹阁主突然插话。

    “恩…”

    李清风也不否认,点点头。把手中的白子放到对桌的棋简里。

    “是啊…

    确实很像师尊当年。

    都有一道遮天在身,都是那么个倔犟人儿,却人情味浓。”

    “呵…”

    笑,出声。

    “相差太多了…”

    曹阁主展出一道鄙夷的笑意,没再落子。而是把手指放在棋盘上,轻轻敲击,徐徐道来:“当年的吕奉仙,十六岁便带着一道遮天,踏入了冲天之巅。二十登天启,殿试与群雄逐鹿。二八成王,越一境斩真武四圣人。四五成圣,自破半边天。这样的天资,那小子哪能比得?

    比不得!”

    “恩,或许是吧…”

    七分无奈,三分苦涩。

    李清风拿起茶壶,沏上两空杯。潺潺水声,恰静成空灵,给人一种在瀚海浮沉般的感觉,悠然自在。

    “但是…”

    “师尊消失这么多年了,现在宫里又出了那等变故。这个时候,鬼老头能露些蛛丝马迹出来,让看我们看看,安抚下我们这些残余。

    这,总比空荡荡的好…”

    一话完,茶沏尽,不多不少,刚好满至杯面一丝。清水明晃,宛如半颗淡绿色的夜明珠。

    “那你要失望了。”

    曹阁主摇摇头,深沉的两眼,凝视着李清风:“现在,恐怕不只是蛛丝马迹这么简单了。”

    “恩?”

    一愣…

    此话似乎别有含义。

    刚满的水杯,不由晃出几滴水珠。

    “老人家有论断了?”

    “恩。”

    曹阁主微笑着,点点头。接着,他用大手抓起袖子,往溅落桌上的水迹擦去。

    细细地擦着,说着…

    “我们昨夜捡回来的东西,我都拿给先生过目了。”

    “那结论呢?”

    “他两想掩盖的事情,恐怕真的很大很大。大到足矣撼动整盘棋局。”

    “你能不能别吞吞吐吐的!”

    “咳~”

    “猴急个啥啊?”

    曹阁主没好气地瞟去一道眼色,很是不奈。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他从棋盘上,拾起几颗棋子,悠悠地把玩手中,方才淡淡述道:

    “还记得哑巴从祠堂废墟里,挖出来那块黑不溜秋的石子吧?”

    “昨夜,我和先生把它破开之后,从里头找到了一缕精血。又通过这缕精血,我们推算到了七类,可能存在过的药材成分…”

    “分别是槐木树脂、白花香料、椰子酒、婆罗蔓、锯屑、石膏和符灰…”

    说着、说着,曹阁主,突然笑着问道。

    “你可知道,这都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明知故问,故弄玄虚。

    李清风习的是武道,修的是太上经纶。他连这药到底长啥样他都不知道,又哪知道它们的作用是做什么呀?

    “有屁快放!”

    “呵…”

    无可奈何地一笑,曹阁主把手中把玩着的一颗棋子,往棋盘上一按:“晒尸!”

    “……”

    这次曹阁主的话语仍然缓慢至极。

    但,李清风没有插话与吹促了。他的神情随两字迸出,顿时变得冷俊了许多。

    看着李清风剧变的脸色,曹阁主的笑意更加深沉。

    “这,就是那两瓜娃子,想鱼目混珠,混过去的那道幕后真相!”

    “那位魄香主境至王者,要屠一村,那是易如反掌。但,他却反其道而行,把这随手便可以做到的事情,做得如此折腾、隐晦。煞费苦心地把一条荒村染疫,然后关门晒尸…

    那便意味着,他后面必然会跟着一连串的手脚摆弄。而,这其中的道道,恐怕就不仅仅只是为了晒尸,这么简单了…”

    话说到这里,曹阁主那宽大的手指,轻轻地拨弄着盘间的棋子:“按先生论断来说,这晒的其实不是尸,

    而是咸鱼!

    腌时可臭气熏天,乱一方天地命脉。晾干了可炼制成刃,待到要打架咯,还能当件出其不意的兵器使使…”

    “现在,你该知道,这晒的到底是什么尸了吧?”

    一番极其深远的话语,被沉沉说出,一股无形的沉闷气氛,开始逐渐蔓延这片空间…

    “是那两位的手段?”李清风小心,地沉声问道。

    “……”

    曹阁主并没有即刻回答,他先是深思了片刻,捻起桌上的清茶,徐徐泯尽。似有千斤大石压在心头,抑郁难解:“先生没明言…”

    “但…

    这天底下,能把赶尸一脉和风水一脉,耍得如此高深莫测的。除了南凕蓬莱的那位神仙师祖以外,我也就只能想到那两位师叔了…”

    曹阁主一话说罢,李清风的眼皮子便开始控制不住地一轮慌跳。那是心中的惊诧,实在无法忍耐。他抖抖地张开嘴唇,颤抖地问道:“难…难道,他…他们也入局了?”

    结结巴巴,口齿不清,看得出,他此刻的心情绝对已经是波涛汹涌。

    “渣…”

    曹阁主大手稍稍一握,瓷杯顷刻成粉。粉末顺着指间缝隙,细细洒落到了棋盘上。再随着此间微风,轻轻吹散,散入黑白子间…

    再也看不见了…

    “或许,他们很早很早就已经入局了。只是我们这些小喽罗,从来没察觉到罢了…”

    “如…如果,真是这两位的手段。那…那又怎么可能让那两娃娃,这么轻易就找到?”慌张不加掩饰,话语稍无伦次。

    “呵呵…”

    啪啪…

    曹阁主自嘲般一笑,拍了拍沾灰的手掌。

    “找到了又如何?你以为这件事,除了我们这一巴掌子人知道以外,还会有其他人晓得么?”

    自嘲的神色,突然转冷,冰冰冷冷。

    “藏锋芒,乱天机。炼尸还魂,怨断风水。”

    “这,根本就是一个局!”

    “……”

    谈罢…

    风轻云淡,六十里开外。

    西关道上,红衣攘攘,往来车马,络绎不绝。

    小儿玩闹,大人抱拳相贺道,一路尽是喜庆洋洋。但,这充斥一整条大街的喜气,似乎也难以抚平,一位少年的忧郁。

    一袭青衫,迎着人潮,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显得是那么的孤单。

    “直接起手就把他给砸晕算了…”

    “不行,他刚刚就发现这一招了,突袭肯定不行…”

    “要不试试跪地求饶?”

    “额…这太丢人了,况且他也不一定受。我看还是算了吧…”

    “……”

    但,此刻,这位少年貌似并不寂寞…

    自言自语,一问一答,一路急走,就像真的有人在和他对话一般,还说得像模像样。

    可,他的这番作势,却让得经过他身旁的那些路人,纷纷瞟去一阵古怪的目光,竖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丢下几句唾弃话,匆匆加快了脚步…

    “这人有病吧?”

    是的,确实有病。而且病很重,重得都已经快疯了!

    “要不烧山吧?十方点火,浑水摸鱼,我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上山的希望。”

    “这恐怕不妥吧?这大过年的,干这缺德事,若惹怒了老人家,那可就不好办了。”

    “后山如何?从问天后山一路走梅花落上去…”

    “还是不行呀,问天是他地盘,我只要踏进去了他就能知道…”

    “这差距太大了呀,咋整哦…”

    “……”

    苦思冥想,想破了脑袋瓜,都想不出一道上山良策。

    一路向西,渐行渐快…

    其实,

    这也确实是为难他了。在实打实的差距面前,即便是再厉害的谋略,都显得那么的脆弱无力。此时此刻,他要登那座山,采那味救命草药,就好比登天摘月一般,没一星半点的悬念。

    王者这个名字,本来就代表着一道天与地的壕沟……

    “唲…”

    斟酌纠结之际,

    一声鸟鸣,彻云霄。鸟由西来,一来来两只。

    看着临近的飞鸟,夏寻眨了眨苦思的眼睛。

    “额…”

    “这办法好像可以试试…”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