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一百章 心有灵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章 心有灵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言两语,

    场间气氛霎时巨变…

    “是曹仁轩?”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师兄,但应该是推断错了…”

    “不是呀?那可就难猜了,难道你们问天还有其他王者境?”

    少女摇摇头:“余师兄也是境至王者,但在这之前,他已经被你给赶跑了呀。要是这人真是余师兄的话,你恐怕早就没命咯…”

    少女顿了顿,想了一会儿:“你说会不会…是你们七星的哪位院长呀?”

    少年肯定摇摇头:“肯定不是,他看你的眼神有些慌,显然是和你有旧。况且,除了李道长外,七星其他几位院长都是天启巅峰。而李道长,哪有这么糙的手掌呀。”

    “那不是糙,是长茧子了…”

    “额…好吧,是茧子。但这茧子怎么可能长在道修和儒修的大能手上呀?”

    少女的目光偷偷瞟向不远处的那只粗糙大手:“恩…这样的茧子,起码得磨了几十年,才能长成的。”

    少年也顺着目光偷偷看去:“他该不会是杀猪或拉纤的吧?”

    “可是人家是王者哦…”

    “王者就不能当杀猪的么?”

    “也对哦…”

    “……”

    旁若无人,目中亦无人。少年伴着少女,窃窃私语,近乎忘乎所以。

    两颗小脑袋不时靠在一起细细交流,不时贼兮兮地转着四颗眼珠子,偷偷打量周遭…

    不远处,被粗糙大手提着的狗娃已经不再挣扎了,正睁着大眼好奇地看着这边…

    “……”

    此时,好奇的人其实不止狗娃,还有抓着他的人儿,也是很好奇。

    但,他所好奇的,并非是这对少年男女为什么会在突然间,都这么默契地换了张冷静的脸蛋…

    而是,这变脸,未免也变得太快些了吧?

    刚刚那少年,不还想着要斗上一场法来着?现在怎么就当没事儿似的,猫在地上窃窃讨论了起来啦?

    这突然转变之大,实在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我说你俩有完没完?”

    不过,再多的好奇心也熬不住,无聊的光阴。魄香主等得实在是烦躁了。

    “虚…”

    少年伸出一根手指放到嘴边,做出噤声的手势。两道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瞟过去了一眼,眼中尽是冷漠、淡定、平静,几乎没有什么情绪。但,一眼之后,四颗眼珠子又重新相对地在了一起,完全无视了这位说话的人儿…

    继续叨叨碎念着…

    “他好有耐心哦…”

    “恩,等了一柱香才说话,他应该不是很着急…”

    “这么说来,他估计就不是一方掌权者了,甚至连教**儒都不是…。因为,他似乎不担心我们回去询查他的去向,也不担心手上的事务会有耽搁…”

    少年点头:“恩,你说得没错…那他真是一个问天的闲人或杂役看,这错不了…”

    少女有些疑惑:“不至于吧…好歹他也是为王者哦…身份应该要高一些。”

    “这说不准…你有做杂役的长辈么?”

    “我想想呀…”

    “……”

    太嚣张了…

    这是两只蝼蚁,是在**裸地无视着一位王者!

    “……”

    不过,魄香主的眼色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了。双鬓发根间正不由自主地冒出虚汗…不是被无视而发怒,而是他心虚了…

    因为,这两只蝼蚁确实是有嚣张的资本…

    他们推断的方向对了!

    他们正凭借着两人恐怖的学识,配合着惊人的默契,牵引着冷静的思绪,把魄香主身上,一缕缕看似不关联的线索,抽丝剥茧,形成平平淡淡的语言,相互交融…

    交融的结果,就是把所有蛛丝马迹交织成了一张大网,排除筛选,逐渐缩小真相的范围。

    而,最终的目标,就是魄香主脸上的那张狰狞面具!

    面具…正在被这两只可怕的蝼蚁,丝丝蚕食着。

    离谜底已经很接近了!

    “我说你俩烦不烦,要谈情说爱就赶紧回家去,别他娘地在这碍眼!”这次,魄香主是真着急了,语气虽还是阴沉,但急促之意显而易见。

    没辙,谁让他的伪装已经撕下…

    而现在,就连最后的底牌,眼看都快保不住了。这,打不得,也就只能骂了。

    “他着慌了…”

    “那就证明,我们的思路是对的…”

    一语言罢,那两双正在鬼鬼祟祟相对着的眼珠子,顿时一怔,紧接着就是一喜…

    “回去之后,我们把询查的重心,放在那些闲杂汉子身上,准错不了。”少年在说话的同时,偷偷地抖了抖手中的金叶子。

    这小小的动作,做得隐晦,非眼前人不能察觉…

    少女她抿了抿小嘴,以示明意:“恩,可以把外门教习也算上一些…”

    “咕噜~”

    这两只蝼蚁太可怕了,他们居然连一丝神色的反应都没有放过!此时的魄香主就感觉自己在被人一件一件地脱去衣裳,**裸的…

    他强行咽下一口涎水,强行提起正色,牵强说道:“呵…问天现役弟子四千,外门再四千,杂役教习又四千。你们询查得完么?”

    没人理会…

    少女侧着脑袋,略有所思:“他说的也对哦,这一策的目标还是太多了,恐怕不好找呀…”

    少年一笑:“没事,我还有一策。”

    似有心灵相通,少女似乎知道少年在说什么,同笑不答。

    那边的魄香主见状,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那张面具之下,一道鄙笑,正在咧开…

    三道莫名其妙的笑意,在此间绽放。让得被抓着的狗娃,更加莫名地好奇。

    笑见冷,少年缓缓平下笑容,淡淡地说道:“这一策,叫做引蛇出…”

    突然!

    “动!!”

    “嚓…”

    “莎…”

    “动”字一声突然迅喝!在平淡一句之后,恰如一道轰雷炸响。

    此动非蛇洞,而是人暴动!

    早有预谋,这是讯号!

    “动”字未落,才刚吐出,两位早有预谋的人儿,同时暴起!

    “嚓…”芍药忍痛皱眉,小手往侧边一推…一道臂粗青藤瞬间破土,射向魄香主…

    “莎…”夏寻狠色决绝,大手执叶,往自己身体狠狠一刺,这是要自残破遮天!

    毫无征兆,突然暴起,几乎同一瞬间出手。这两人的默契,实在是让人惊讶。

    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

    青藤目标是魄香主,相隔四五丈,随手便可挡下。但,金叶离夏寻近在咫尺,三寸不到!再强的人,也不可能在瞬间便反应过来,出手阻拦!况且,他是要自残自伤破遮天,又有谁能挡?

    但!

    “缝…”

    一阵强猛飓风,就在少年喝令的瞬间,突起扫起!来势之突然,比两人的暴起更毫无征兆,让人分不出前后。

    宛如一只实化的虚空大手,无影无形,凭空出现在此间一隅小天地中,直接拍下!

    强猛、迅疾!

    “莎莎…”

    一手迅猛飓风,如狂风落叶。瞬息刮过…

    暴起的青藤才刚暴起,便化成了一抹青沙,随风远去。

    夏寻手中的金叶,止步在了胸前…不是他不动,而是动不了!一只无形的鬼手正死死掐住他,欲要自残的臂膀。那是强大的威压在制衡!这强大的威压,让人感觉,就像有一座大山,正压在少年的臂膀上一般…抬也抬不起来!

    原来,这一切,魄香主早有所料!

    “哼!”

    远处的魄香主,大手朝着虚空大力一握!

    “啪~”那边无形的威压,突然再次发力,狠狠地一把拍掉夏寻手中的金叶。

    看着落地的金叶,魄香主鄙夷说道:“你老玩这吓唬人的把戏,不腻么?你爷爷没告诉过你,事不过三么?”

    “额…”

    “爷爷是有说过…”

    “只不过…”

    一笑诡意忽现。夏寻似乎一点都惊讶,他又露出了那有恃无恐的笑容:“只不过,爷爷也说过,无论白猫黑猫,只要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我这只猫,正好就能抓住你的老鼠尾巴…”

    “所以,它就是好猫了!”

    风已止,空气却有些冰凉…

    夏寻缓缓的一段话,说得很平淡,但却说得冰冷。恰如一场冰雪突至,瞬间袭向了魄香主的身躯。

    此时,他真的好像就是一只被大猫抓住了尾巴的老鼠。全身汗毛不由自主的徐徐乍起,阴沉的双眼,眯成了银月弯刀…

    事情好像是哪里有些不对…

    “你,不该出手!”

    “什么意思?”

    夏寻拾起落到地上的金叶子:“敌动你动,前后不差丝毫。看来,这知彼知己的心算,你是炼得炉火纯青了…”

    “呵…那又如何?”魄香主不屑说道。

    夏寻扭过头去看向魄香主:“不过,很可惜,也正因为炉火纯青,你把你自己给卖了…”

    一语记出…

    魄香主魁梧的身躯顿时一震,这次他没有说话了,只有心惊。

    因为,他已经猜到夏寻想要说些什么了。在这位谋略近妖的少年面前,一切言语与解释,都显得那么的多余…

    他似乎已经上当了!

    夏寻显然也没打算魄香主会回话辩解,一话说完,一话又起:“早就推算到我们会出手,你却迟迟不阻止。那只能说明,你对自己的推算,有着绝对的把握…”

    “而,你明知道我们两人,一人承鬼谋,一人承问天智。你却能还能有这样的把握…”

    “那原因,就只有一个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