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九十八章 少女爱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八章 少女爱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哎~”

    一声长长的叹息,忽然在这片被梨花细雨所浸湿的空气中,散开。那是万般的无奈…

    “求求~你…”

    闻声的少女,不可自信地愣了一下。紧接着,她吸了吸鼻子,微张着那张已经哭得麻木了的小嘴,带着汪汪泪眼,缓缓抬起头来,看向那道大山似的身影。

    事情,好像有了些变化…

    “别哭了。”

    那两道藏在“持金刚”面具里的狠辣精光,不知自何时起,居然已经被那少女的凄凉,摧残成了两道疼惜的愧疚。

    但,这样的愧疚之感,似乎并不足以弥补魄香主此刻心中的心虚。

    面对少女楚楚可怜的面容,他忍不住把头侧向了一边,心虚地看着远处的青烟:“都哭成啥样了…”

    夏寻好像猜对了…

    “嘶~”

    “那你赶紧放手呀…”

    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淡了少女的一丝哀伤。她吸了吸鼻子,委屈地憋着小嘴,果断说道。

    “诶~”

    又是一声泄气长叹,魄香主无奈地摇摇头。

    紧绷了快半刻时长的鹰爪,终于在这一刻,随着大手一甩,松动了…

    血淋淋人儿,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随着五指的张开,尸体一般人躯,无力地甩落…

    “哒~哒~”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诶…”这一下重重跌落,有没有把无知觉的少年给跌痛了,没人知道。但,少女的心一定很痛。

    在少年重重跌落的下一刻,少女“哇”地惨叫了一声,顾不上小手的疼痛与小姑娘家的矜持,直接连爬带扑地匍匐到了少年的身前,紧紧把他抱过了怀中。

    真像一位夺回了心爱宝贝的小姑娘…

    “莎莎~”

    红肿得失去了美感的小手,颤抖着捧起少年的脑袋…

    冰冷,

    此刻,这颗被淤血染成了紫黑色的脑袋,没有一丝温度。眼睛安详地闭合着,嘴角还遗留着一丝,不愿意消散的笑痕。没有动静,没有心跳,咽喉上五根漆黑的手指印赫然在目。指印之下,那根本该充满生机的脉搏,看不到一丝起伏。

    “嘶嘶…”少女吸了吸鼻子,泪眼朦胧,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恐惧。

    她颤抖的小手伸出一根手指,惶恐地探去他的鼻息…

    许久许久…

    “为…为什么,会…这样?”难以自信。

    小手在这没有丝毫气息喘动的鼻子前,停了许久许久。是不敢相信,也是奢望或许会有奇迹发生…

    但是,奇迹一直没来…

    夏寻死了!

    一颗刚刚被惊喜提起的小心脏,瞬间又沉下去了!

    这次沉得深远,比今天任何一次都要来得更远许多、许多。一直沉到了那黑暗无边的深渊…

    黑渊很冷,

    没有风,没有光,唯一片冰冷的漆黑,和两位默不出声的相依血人儿。

    一位佝偻地坐着,一位狼狈地躺着,一颗几欲崩溃的心儿在重重地沉浮着。

    他死了…

    虽然,他们真正认识的只有一天。但,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得可以让人用一辈子去回忆,更可以填充一颗少女的芳心…那一幕幕的惊心动魄的瞬间,生死相依的守护,闲来无事的轻聊,正在疯狂地浮现在少女的思绪里…

    原来,他的命,真的很重要。

    ……

    两行晶莹的眼泪不止地从眼帘涌出,划过已经泡花了的脸蛋,顺着已经控住不住张开的小嘴,凝聚在湿润得下巴,滴落…

    圆润地泪珠,在黑暗中,溅起一道凄惨的涟漪…

    “嘀嗒~”

    “诶,你又哭个啥子咯…”一道略带慌张的阴沉声嗓,慌张且突兀地响起。生生地打破了少女此刻沉睡着的黑暗深渊…

    “他死啦!!”

    疯狂的咆哮…

    惊醒的少女,猛地一抬头,双眼几欲迸出雷鸣闪电,怒瞪着惊醒她的人儿。她疯狂地咆哮一声后,随手往地上抓起一把沙石,几乎用尽全身力气,砸向那张狰狞的面具上。

    同时,又是一声更凄切疯狂的咆哮!

    “他被你杀死啦!!!”

    泼妇,一位发难了的泼妇…

    “莎~”

    面对扑面而来的沙石,魄香主没有躲开。沙石就这么洒在他的脸上,让得狰狞的面具,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泥灰。

    “哎~真被这小子给勾走,魂儿了…”

    一句细得只有说话者自身才能听得见的话语,在狰狞的面具下回荡。

    一话之后,魄香主无可奈何且略带些鄙夷地摇了摇头,转脸看向这两位相依在一起的人儿…

    沉声道:“掐人中,拂人迎、水突,连这个都忘记了吗?”

    “啊?”

    “……”

    一语如雷轰,轰出一道灵光闪现!

    这一闪,直接把少女闪得一愣…两道滚滚泪渠突然断流,只剩两道可怜兮兮小鼻涕在止不住地顺势下延…

    这位魄香主的话已经说得极其明显了。掐人中是提神,拂人迎、水突是散血,接在后面的其实还有:指地仓、迎香,点廉泉、上下关…这是杏林一脉,用来给假死人儿回魂的常用手法…

    这是救人的手段!

    夏寻没死!

    原本,以少女的学智,是不可能连是不是死人都分不出来的。但,先前那疯乱的思绪实在是冲昏了她的小脑袋,根本就没有想起来夏寻之前所说过的所谓倚仗…

    不过,这下好了。至少,这位魄香主并没下死手…

    “嘶~”

    喜色再上脸,哭得惨白的脸蛋霎时有了些血色,少女瞬间收回了滔天怒火。

    她急忙地带上忐忑的心情,按着魄香主说的手法,用那红肿的小手按住夏寻鼻息下的人中,一手轻轻按抚着脖脉一寸上下的人迎、水突……

    “这小子的性格一点都不像鬼谋,哪有谋者这么玩命的…”

    看着少女红肿的小手,魄香主的眼中的疼惜,愈发愧疚。他轻轻抹了一把粘满沙灰的面具,继续沉声说道:“不过也好,若真像鬼谋那般阴狠决绝,日后,你要真跟了他,你还得天天提心吊胆着,他随时把你给卖了了…”

    “哎…”

    魄香主这话说得露骨,若换做半日前的少女,她必然早就该脸红了。

    但,此刻少女根本就没有那份心思,她的神色只有委屈和深深的担忧,还有眼前这位人儿。小手轻柔的按着、捏着,直到换下一处穴位时,少女才极其委屈地哽咽说道:

    “你…是…师兄…”

    “啊?”

    魄香主闻言,硬是定住了一下。但很快,他便又恢复了那副阴沉的神情。

    “呵呵,想不到你跟了这小子一日,便把他的诡计学上了三分…”

    说着,魄香主就是一阵摇头,不过,这次没显无奈,只有玩意:“你猜不到的,即便我被你逼出了王者境的底牌,也被这小子推断到了心思。但,你还是不可能猜得到的…”

    他顿了顿,寻思片刻。

    “毕竟你在山顶呆的时间太久,修的也不是谋算一道…”

    “他醒来,我会告诉他的。”

    少女的小嘴撅得几欲可以挂根勺子了,稀稀的小涕沿着嘴角流到下巴。

    此时的她,活像一位被强人欺负多时的邻家姑娘,而说出的话语,就更像是在迪欧欺负她的人说:邻家的哥哥,会给她去报仇的一般。

    “哈哈…”

    不知道是被少女这委屈得话语给说笑了,还是本身的话就很好笑。总之魄香主是真给逗乐…

    笑声起,不远区死死压着狗娃的威压也随之泄去。但他依旧趴在地上,看着这边,没有动弹…

    笑过一阵后,魄香主沉沉地扫过昏死中的夏寻:“他确实谋算滔天。不过可惜了,他不是你。连你都猜不到…那他更不可能猜得到…”

    露馅?

    这一话,不知为何,总感觉魄香主是有意无意地把答案,引向谋一个深远的方向…

    “我告诉先生…”

    回魂该按的穴位,少女已经按过一遍了,红肿的小手柔柔地扶在少年脖间的人迎、水突上。一句话语回答得委屈,却有些敷衍。因为,她的眼中已经充满了近乎呆滞的祈盼,其他事情,自然也便敷衍了事了…

    “呵……”

    面对敷衍的话语,魄香主没再理会,从他两眼中看不出丝毫情绪。

    他缓步走到狗娃跟前,一手地把狗娃拦腰提起。狗娃顿时挣扎了起来,但没有发出叫喊,似乎是怕打搅到了,正在为哥哥疗伤的姐姐…

    静静的。

    周遭烈火,焚烧着剩余不多的断壁残垣。

    少年脸皮子下的黑血,经过被少女的一番细心的揉扶,揉去了七七八八。丝丝气息断断续续地从鼻孔中呼出…

    接着心跳了…

    脉搏也接着跳了…

    “嘀嗒~”

    少女眼珠子里晃着的眼泪,又忍不住落下了。

    但,这次泪水的味道和前几次都不一样。

    这是喜极而泣,大悲之后的大喜…

    他,真的没死…

    “莎莎…”

    少年的眼睫毛,微微颤抖…

    (或许魄香主的身份实在太难猜了。所以小灭再次加多一张几乎完全揭晓魄香主身份的章节。我想大家都应该能猜到了吧…

    由于难度降低太多了。所以小灭会把奖励也相应降低,但获得奖励的人数会相应增多。知道答案的兄弟朋友们,请速速赶往官网置顶帖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