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九十七章 蝼蚁撼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七章 蝼蚁撼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唰…”

    一支黑箭,破风夺命,

    一手鹰爪,霸道擒拿。

    破风声起,瞬息便又止,只因箭已破风至,爪已擒拿锁喉。

    快!只是瞬息!

    这边的芍药,那边的狗娃,都惊恐得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那两道,差距悬殊的身影…

    沉重的呼吸声掺和着周遭烈火辟啪声,在此间起起落落。

    血淋淋的青布鞋,徐徐离地起……粗手形成鹰爪,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死死地抓着夏寻的脖子,把他那凌空提着…

    手,抓得很紧,几欲让人窒息。

    颈间血液,迅疾上冲,那他憋得满脸通红。但,他的神色依旧淡定,两眼轻蔑地看着三尺外,那张渗人的“持金刚”面具。

    “装…”

    声音不大,就一字,冷淡在夏寻紧绷着的牙缝里泄出。

    “咔咔…”

    魄香主那只粗糙的大手掐得更紧了一些,仿佛是要把夏寻正欲吐出的话语,掐在他的咽喉中一般,死死紧掐。

    情况,有些不妙。

    “莎莎…”

    芍药顿时慌了,两手迅速盛起青芒扶在地上,准备随时强攻,先发制人。

    此时的状况,和夏寻在来之前给她说的很不一样。魄香主身上的杀意,实在让人看不出半分虚假。特别是那只随时夺命的粗糙鹰手,它正在徐徐断绝夏寻的生机…

    但,

    纵然如此,夏寻的情绪也没有变换丝毫。反而,艰难地咧出了一道,“果然如此”的笑容…

    “继…续装”

    “……”

    粗糙的手掌,这次没有再增加力道。因为,只要再稍微用点力,那他手中的人儿必然就得一命呜呼…

    似乎,他并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场戏谑的玩意。

    “你不怕死?”

    夏寻的笑更胜:“你…敢…么?”

    “怎么不敢?”

    “那…就杀了…我…呀…”

    嚣张…

    自穿过深巷,见到魄香主后,夏寻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句句狂妄轻蔑,完全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似有持无恐,也似别有动机…

    但在外人眼里,他就像一个求死的人儿,有些不知好歹。

    “……”

    粗糙的大手继续掐着。一双充满杀意的阴狠眼神在凝视着。凝视着,那正被窒息一点一滴抽去生机的血人…

    “咳…额…”

    夏寻翻起死鱼般的白眼,满脸的涨红开始泛成淡淡黑紫色。鼻息沉缓,几乎呼吸不到空气,干涸的喉咙发出涟漪声…

    他,快完全窒息了…

    突然!

    “冲冲!!”

    两根臂粗藤蔓,就在魄香主脚下破土而出!急如风,去如电!直刺那“持金刚”面具下三寸,咽喉间…

    “冲…”

    面对突然袭来的两道如剑青藤,魄香主神色不变,就连身子也没动弹一分,粗糙的鹰爪仍旧死死地提着夏寻…

    “……”

    他没动…

    或许,他是来不及动,更或许他根本就是故意不动的!

    因为,两根青藤破土刺出,半丈后,便停了。就停在魄香主咽喉皮毛处,不多不少就距离一毫长度。

    若,再进一寸,喉必破,人必死!

    这是威胁…

    “放开他!”

    芍药两只纤手绽起青芒,按在温热的青砖石上。秀眉凝皱,她的脸上盛着罕见的狠色,正盯着那道魁梧的身影。

    “……”

    魄香主没说话。

    阴沉的两眼眯眯成阴月,看向芍药,略有所思…

    “我让你放开他!听到没有!”面对两道刺来的狠辣精光,芍药毫不示弱地把眼眸瞪得更大了些。小嘴微撅,粉脸狠色逼人,恰似一位随时都会发起狠来,抽人巴掌的小泼妇。

    四目相对持,互不相让,两缕无形的情绪瞬间交锋!

    前者,阴沉狠辣,杀意凝聚,似下山猛虎。

    后者,狠怒倔犟,决绝不屈,似护崽母狼。

    四目交击,溅起两朵星火花。无形、无色、又无味,却战得激烈。

    两人之外,数丈之内。空气,逐渐变得压抑沉闷。炙热的烈风,仿佛受到恐吓一般,稍稍缓下了翻腾。方圆千丈的荒村正在迅猛焚烧,而,此处一隅却渐渐冰冷…

    “放开他!不然我会杀了你!”娇声怒斥,芍药怒瞪的眼眸布满血丝,隐约间还能看到一层薄薄的涟漪。几缕零散的长发不断抚弄着她的鼻尖,让得她那娇嫩的脸蛋显得有些萧瑟凄凉。

    而,这张萧瑟凄凉的脸蛋上,却在散发着一股玉石俱焚的气息。

    凶横地逼向目光的那头!

    “……”被喝者,无话。

    “我叫你放手!听到没有!”

    狠愈狠,母狼的狠愈发决绝。

    “……”

    “莎~”在母狼舍生忘死的嘶吼下,猛虎下山的步伐好像有了一丝犹豫,阴沉的眼皮子不由微微颤抖了一下…

    “还…装…”夏寻的双眼,已经被粗糙的鹰爪掐成两片,惨白肉膜。但,那一抹诡异的笑容,仍淡淡地挂在他那紫得发黑的脸上。他和此时的芍药不一样,给人的感觉,不像是舍生忘死,而是有恃无恐…

    只不过,这也只是神情上的有恃无恐。实际上,先前他预料的那道让人无恐的倚仗,至今都未曾出现过。

    而此刻。他,却就要死了。

    正是那位本不该下杀手的魄香主,正在默默地下着杀手…

    青烟飘凌,烈火焚俱。

    四周烧声大作,此处沉闷寂静。

    阴沉的狠辣,决绝的愤怒,淡定的微笑,还有远处狗娃的惊恐。四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凝聚在这小小一隅数丈地里,相互徘徊。

    时间流逝,在一点一滴消散而去…

    夏寻的生机,也在流失。意识逐渐模糊,眼帘一颤一抖缓缓掩下…

    刹那…

    有人忍不住了!

    “放手呀!!”

    “啪啪!”

    芍药终于忍不住犯难了!

    一声嘶声裂肺的矫喊,细嫩的双手狠狠拍落地上青砖!

    “嚓!嚓!”两根随时夺命的青藤突然刺出,夺命!

    青藤藤尖,只离目标一毫之隔!这样短距离的攻击,非圣人不可躲。所以,眼下这只下山猛虎,也不可能躲得开!

    “……”

    但,他似乎根本就没想过要躲。

    两根青藤藤尖,在碰触到魄香主咽喉皮肤的瞬间,便止住了…

    不是芍药手下留情,而是这皮肉太坚硬!藤尖根本就无法再刺不分毫!

    “不是天启境…”

    芍药霎时傻眼了…

    这魄香主的咽喉皮肉有多坚硬,在那一瞬间,她很清楚。

    那是比金石还坚,比精钢还硬。这,根本不是天启境可以拥有的护体手段!

    是王者境!

    因为,唯有王者境才能有这能耐,把聚气锻体的手段,炼至冲天强者全力一击而不伤丝毫的地步。

    而,眼下这位魄香主,就是这么一位睥睨苍生的王者!

    铜皮铁骨,刀枪不入!

    魄香主,没有反击,也没有说话,他把目光扫回夏寻的脸上。

    “……”

    夏寻一直诡笑着的嘴角,逐渐弯了下去,临近死亡边缘的他,已经在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维持那一抹微笑了。

    但,那抹诡异的笑意仍浮在他的脸上。

    意识悄然消散…

    “姐姐…”

    之前被夏寻示意不要说话的狗娃,匍匐不动在地上。原本恐惧的神色,不知何时起,变得坚韧了许多。他泪眼朦胧地看着芍药:“你们快走吧…不要管狗娃了…”

    “你们快走吧~不要管狗娃了…”

    “你们走吧……”

    “……”

    凄凄惨惨,冷冷凄凄。

    狗娃怜人的凄喊,并没有引来那边人儿得丝毫回应。

    魄香主,依旧阴沉冷静,而他眼中的狠辣,却化了许多的犹豫与无奈。可是,他没动,粗糙的大手,还是一动不动地紧掐着夏寻的脖子…

    他不能死!

    “放手呀…”

    芍药只是傻眼了片刻。很快,便又恢复了先前的决绝狠色,甚至变成了疯狂。

    他一定不能死!

    即便,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撼动这座大山分毫…

    但,有些事情,不是说没有可能便不去争取的。

    而,眼前这位将死少年的生死,于少女而言,恰恰就是这些可以以命相争的事儿。虽然说,她们只是熟络了一天不到的时间……

    “我让你放手啊!!”

    “破破!”

    嘶声不再是裂肺,而是裂心。少女一声,是心肝几欲寸裂的咆哮。娇嫩的双手,瞬间凝起,又随声狠狠拍下。

    一拍之下,青砖石裂。又是两道青藤携青芒,破土迸炸,爆射魄香主两腿!

    这次破土的两根青藤比之前两根去势更猛…

    “嚓嚓~”

    可以,这次的攻击,却连魄香主的黑衣都没有破开一线,便止在了布衣外…

    “放手呀!”

    “给我放手呀!”

    “……”

    “破破破…”

    但,少女并没有停下手来。

    小手拍下又抬起,再拍下。伴着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咆哮,疯狂地拍打着地上青砖…

    一掌拍下,就是一道青藤迸炸。一道比一道去势更加凶狠迅猛。然而,无一例外,所有暴起的青藤藤尖,都止步在了魄香主的紧身黑衣,丝毫之外。

    不动分寸…

    “放手!”

    “破…”

    疯狂地拍着,疯狂地喊着。

    原本,斯斯文文的少女,此时就像一位发疯了的市井婆娘一般,为了从强人手里夺回心爱之物,顾不得斯文与矜持,疯狂地反抗着。

    但,那一道道从地上破出又止下的青藤,却都在残忍地告诉她,一切其实都是徒劳的挣扎罢了…

    蝼蚁,又怎能搬动大山?

    ……

    青砖绽裂,纤手亦绽裂。

    青藤百道,道道停在黑衣间。

    纹风不动。

    “破~”

    “你放开~他好不好~”

    “破~”

    不知道挣扎了多久…

    只知道,梨花一枝春带雨。当看到夏寻逐渐低下的头颅,弯到颈脖,没了呼吸时,爱哭的少女,又哭了…

    只知道,地上的青砖被拍成了渣粉,粘合着些丝丝血迹。少女的咆哮成了沙哑且无力的哭泣哀求。一边哀求着,一边无力地拍打着地上砖砂。

    细嫩的小手,此时不再细嫩。红肿充涨,宛如小猪蹄。几道崩裂的伤口,正在丝丝流血。虽然,拍打地面的力气已经比先前癫狂时,小去许多。但,对于一向怕疼的少女来说,这一下下的拍击…

    一定很疼,

    但,这样的疼,远比不了她的心疼…

    随着力气减弱,现在破出而去的青藤,也只是象征性地冒出根小苗。还没长起多高,便止住了…

    但,拍打地面的小手,从未停歇过。

    似乎是在告诉前来夺宝的强人,她仍有反抗的力气…

    “求求~你放了他~~”

    “放手~好~不~好…”

    “……”

    两行湿答答的泪渠,从那双哭得红肿的眼眸流下。浸花了,她那花儿一般的脸蛋,又哽咽了她的鼻息与小嘴。最后,连细弱的哀求声,也都被哽咽得吐字不清…

    楚楚怜人。

    ……

    小手拍着,她哭着。

    有人儿看着,也有人儿似乎死去了。

    “哎~”

    “持金刚”上的两只阴沉目光,最终还是忍不住化去了。

    没辙…

    谁让那少年,早已抓住了他的尾巴…

    “你们赢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