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九十五章 山间狂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五章 山间狂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浓烟滚滚,

    烟,是火烧朽木的黑烟,由山下那条染煞荒村起。

    黑烟之多,成百上千道。黑烟之浓,滚滚聚成一片乌云遮天。山间刚温热的柔情暖意,就这么生生地被这片突冒的黑烟,搅得冰冷。

    柔情转冷峻,气氛瞬息巨变。

    急!急!急!

    十万火急,顾不得儿女情长,要不得矫揉造作。

    “你坐稳了”

    “恩~”

    两字“不好”,四目相对瞬间明意。两人稍稍一个眼神,无需再说,便达成了默契。夏寻一把抓起芍药的小手放肩上,背起她就直往山下奔去。

    这是要出大事了!

    荒村里突然同时冒起如此多的浓烟,只能说明一个事实…是有人正在烧荒村!而,此时想烧,而且还能烧的,只有一人。

    就是那位“魄香主”!

    “他想要毁尸灭迹。”

    夏寻背着芍药,在山间一路着急狂奔。

    他不得不着急,因为荒村里还有活人。而且,他也答应过那娃娃,要帮他去找草药救回他娘亲性命的。从昨夜到现在,他们已经拖延了整整两个时辰,而此时,那位“魄香主”更是要放火烧村、毁尸灭迹。那么对于苟延残喘在村里的那些人儿,他是怎么也不可能继续让他们活着,留下后患的。

    必须死!

    芍药双手挽着夏寻的脖根,一路轻轻嗅着鼻子,凝重之色愈重:“恩,你应该没猜错,我闻有硫磺的味道,还有些木炭…”

    “他早就把退路给埋好了。但愿我们还来得及…”

    “你抱紧点…”

    “恩。”

    “哒哒~”

    穿荒草藤枝,踏山石泥泞,怒奔不息。

    夏寻那一身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没有跑多远,便陆陆续续地崩裂开了,一下子又把他染成了血人。

    不过,这一次芍药只是不忍的看着,并没有劝说。而,夏寻也同样是熟视无睹。因为,人命关天!即使伤口裂得再大,这路也必须得奔着走…

    “那人的修为,恐怕得是天启境大成了。我们有赢他的把握吗?”芍药的小脑袋虚匐在夏寻肩膀上,凝重地目视前方,轻声说道。

    “完全没有…”

    夏寻脚不停步,一步跨出,鲜血便随着掠过的山风,留在了身后草丛处。渲染出,一条零零星星的血花小路。他坚韧的脸庞上,泛起几分狠色:“但,我有不败的把握。”

    “几成?”芍药问。

    “九成。”夏寻答。

    “九成?”

    芍药那长长地眼睫毛随声抖了一下,是惊讶。

    等下他们将会面对的敌人,很可能是一位境至天启巅峰的宗师强者。这可是和刚先被他们阴趴下的那十三头冲天恶狼,有着天壤之别的。面对这么一位强大且未知的敌人,重伤未愈的夏寻,居然还能说出有九成不败把握…

    这未免有些大言不惭了。

    “恩,最少九成。”

    奔跑中的夏寻异常肯定地回答。

    在这同时,他似乎也猜测到了,芍药此刻对他说的这九成把握会有迷惑。所以,他也没等芍药再次问话,便继续喘着气解释道:“我们与梅欢他们交手的时候,我一直都能模糊感受到,那人就隐藏在附近的林子里。但,从开局到收局,他们死了这么多人,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过手。那便只能说明,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杀我们。而且,他一直藏在附近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在危急时刻,能第一时间出手把我们给救下来。”

    “所以,他不会对我们出手,我们自然也便没有败算了咯?”芍药很聪明,夏寻只是短短说了几句,她便明白了这九成把握里的道道,随之凝重的小秀眉也缓下了几分。

    只是,她还有一些事情没有想通:“如果,他从未想过要取我们性命,那他又何必多此一举,让人上山来追杀我们呢?这,好像说不过去哦…”

    “唰~”

    夏寻大力地甩了一下脑袋,把凝在一脸上的淋漓大汗甩飞两旁。此时,他身上的汗与血,早就混合在了一块。但并不难闻,反而还散出淡淡的血香,让人垂涎欲滴。

    “这我也算不清楚,他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或许,他是想借我们的手,把那十三人给弄死吧…”

    “也可能只是打算把我们赶走…”

    “……”

    芍药一手挽着夏寻的脖子,一手捂起衣袖,轻轻按着夏寻的额头和脸颊,为其擦去不止冒出的汗迹…

    没有羞涩,没有少女的心慌,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和理所当然。这并不像是一对少年男女心心相印,所产生情愫。更像是青梅足马多年形成的信任与熟悉。

    或许是,在这大半天里,两人所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吧。

    夜入荒林探荒村,祠堂寻药藏佛像,山间伏杀群狼,山巅相濡以沫。这一件比一件更心惊动魄的事情。就在这么短短半日时间里头,生生地把两位只见过几次面的少年少女,磨砺成了一对,生死相依、性命相交的“伴侣”。

    这不得不说,实在是天意弄人…

    夏寻额头上的汗迹,刚被芍药用衣袖沾去,脸颊的新汗又冒出来了。纤纤细手没有停下,一直在夏寻紧绷着的脸庞上,来回拂动:“你说,他的动机,没有可能和纯阳那些人一样,都想看看你身体里头,到底藏着些什么呢?

    夏寻摇头:“可能性不大,如果真要看,那他大可亲自出手。”

    “如果他是当年那纸誓约上的人呢?”

    “也没可能。因为,现在时机不到,他们若出手,必然就是死手…”

    “……”

    芍药认可地点点头,接着流露出了些些担忧之色:“那他的心思,可就难猜了…我看,等下你还是先探探底吧。不然,我们贸贸然出手救人,可就没有足够的倚仗了。”

    两人对话间,不知不觉,山路已跑去了一小段。数里外荒芜的小村庄,隐约可见。甚至还能闻到一丝烧焦了的臭味。

    看着那些滚滚冒起的浓烟,夏寻凝出了一道意味深远的诡笑:“不用探底,长驱直入便可。我们还有倚仗…”

    “啊?”芍药不解。

    夏寻微微侧脸,眼睛带着玩味地溜向眼角,看着相隔不到三寸的芍药脸蛋,笑说:“你有带补天丹来么?上次你给我的那些,被那把扇子给打烂了。”

    闻言,芍药担忧之色更浓,风眉拧起,很是狐疑:“那丹药是针对遮天炼制的,全都放在山顶了。你想做什么?”

    夏寻笑意亦更浓,若无其事说道:“没有就罢了吧。那把金叶子给我…”

    风眉成疙瘩,芍药似乎已经猜到了夏寻的想法,不自信的重复问道:“你想做什么?”

    “等下我要来打那人…”夏寻认真说道。

    “你说过他不会出手!你别骗我!”小嘴撅起,芍药厉声道。

    “诶~姑奶奶,你给我就是了…”

    “那你说实话…”

    “给你我!”

    “不给!”

    “……”

    小小争执,毫无预兆突起,莫名其妙…

    恰似小两口子,在为了今晚吃些什么菜肴而激起的小嘴架。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

    这夏寻的体质还真让人无话可说。

    小小一个出窍境,硬生生地挨了一位冲天强者的两记绝杀,眼看都快要气绝身亡了。

    然而,这气绝身亡还没身亡,才过了半个时辰不到,他居然又生龙活虎了起来,还能背着个人儿满大山狂跑。虽然说,这跑得是急喘狼狈,鲜血洒地,可从他说话的语气中,还真看不到他现在有一丝重伤垂死的样子…

    这确实让人无话可说。

    若非要说,那也只能说,龙凤圣药,真够霸道。不愧是连垂死圣人都能生死人,肉白骨的神仙药。

    疾风耳边过,人儿漫山奔。

    夏寻两人面朝之处,直去两里外…

    浓烟四起,大火肆虐。深巷两旁,千百荒村土房,尽塌方。房梁砖瓦,朽木门窗,都好像曾经被狂猛飓风轮番摧残过一般,杂乱地溅落在村子周遭。熊熊大火,在千百村屋内怒放燃烧,道道火龙互相交叉,连成一大片。

    此时的荒村,远远看去,就宛如一灶熔铁猛火,正焚烧大地。

    伴着两旁大火,穿过深巷,再直去数百丈。

    火,更大。

    整个祠堂已经面目全非,只能看见万千火苗在疯狂交错,看不到原有的轮廓。祠堂之外数十丈内,地上青砖在冒着青烟,四周枯树焚成碳柴。七八具生死不明的人躯,被人随意丢在不远处。

    滚烫的青砖,把他们烤出了淡淡肉香,紫黑的脸庞没有一丝神色。

    “呜呜~娘亲你醒醒呀~呜呜~娘亲…”

    有个娃娃在哭泣…

    是狗娃,他趴在他娘亲的躯体上,脏兮的小手,不断地摇晃着他娘亲的肩膀。似要唤醒沉睡的人儿一般,抽搐着,哭喊着。

    “缝~”

    十数丈外,巷尾处。

    魄香主持着火把点燃了最后几间土房。土房内似乎放着不少硫磺,火把一碰之下,便燃烧弥天大火,自主蔓延四周。

    “哒…”

    在确认一番巷子两旁的火势后,魄香主随手把火把扔到一边,转身朝着狗娃的方向行去。不缓不慢,漫不经心。他露在“持金刚”面具外的那双眼睛,阴沉冷淡,看不出有丝毫情绪。

    “你别过来!呜~”

    余光注意到魄香主正走近,狗娃猛地一下站起身来。小拳紧握,咬牙切齿,双目迸火,就像是只发狠的狼崽子。

    “狗娃,大法师带你去见神仙爷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