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九十四章 山间缠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四章 山间缠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荒村有荒山,荒山有狼群还有麋鹿两只。

    它们刚刚在山里打了一仗,打得山崩地裂,打平了一片光秃秃的山顶,打颤了整座山巅。

    最终,狼群输了,麋鹿赢了。却留下四具残躯,惨兮兮地带着伤,灰溜溜地溜了…

    “看来这小子的圣药是没白吃呀。捡回条小命不止,还锻出了一身金刚躯…真划算…”

    荒山山腰某处,周遭没有虫鸣鸟叫,安安静静的。某棵高耸柏树枝冠间,柏叶茂密,阳光都难以找到缝隙,投入其中。即使凑巧穿过的,也只是丝丝缕缕的金光丝线,照不亮多少阴暗。

    阴暗的柏树枝杈里,此时站着只偷窥许久的“老狼”。

    黑衫黑裤,一身劲装几欲包不住魁梧的肌肉。一张“持金刚”面具,在阴暗中,露出些妖异的金黄。

    是那只狼首,魄香主。

    他正万般无奈地看着极远处,那两只舔着伤口的麋鹿…

    越看,就越是摇头晃脑。

    “诶~”

    看了好一会后,他似乎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大地叹出了一口闷气,便抬脚凌空虚踩,从柏树高处的枝杈上,缓缓踏步而出…没错,是凌空踩在空气里,而且还不缓不慢。宛如空气中有一条无形的楼梯,让他踩在脚下似的,那么自然。

    这是极其高明的聚气手段!

    这位魄香主的身份,恐怕真的非常不一般。能把汇气成形的手段,耍得如此精妙绝伦的,那可不是一般天启境的宗师可以做到的,即便是天启巅峰,也没这个可能。而整个岳阳城里头,能把聚气化实的大宗师,闭着眼睛都能数得出来…

    不简单…

    “诶~真让他给赚大发了…”

    轻巧落地,又是一息长叹。无奈的人儿,沿着卵石铺成小径,拌着及腰荒草,飘然而去…

    下山…

    山清水秀,暖阳高照。

    此去数里外,在山的另一边,依旧还是山。

    松柏密布,荒草萋萋,鹅卵成青石,鸟与虫蝶飞绕,花随蜂儿起舞,一番春意盎然之景象。

    春意之中,还有一缕柔情,那是两只麋鹿在舔伤…

    这里,离那片被削平了的山顶已经相去很远了。两只受伤的麋鹿是一路爬山涉水,走走停停又歇歇,好不容易又千辛万苦才走到这里来的。

    无它,一是为了离那几只死剩的野狼远远的,毕竟那狼吠太肮脏。二是为了寻找那根随风飘走了的可怜小草,再顺便找些疗伤的药草。

    幸好找的东西都是草,若换了其他黄金珠宝之类的,那恐怕就真的不用找了。因为,母麋鹿的鼻子只能闻到草,其他的就问不到了。

    寻寻觅觅,嗅嗅闻闻。

    走至此处,草儿便就找到了,人儿也跟着就地歇下了。

    一堆干柴烧起烈火,

    几根药藤搅成渣沫。

    两人盘膝伴坐,一人涂抹,一人吃果。

    还有堆小山似的野果。

    “你不疼么?”

    一只纤手凝两葱指,小心地捻着深深嵌入血肉的碎裂铜钱,翼翼拔出。又急忙拿起准备好的干净白麻布,擦去伤口旧血,抹上药膏。

    “啵喳”

    “疼呀…”

    夏寻咬下一口手中青果,边咀嚼着,边若无其事地含糊说道。

    “那你怎么不喊呀?”

    芍药微微皱着眉头,再次拔出一枚嵌肉铜板,擦伤涂药。一气动作连贯且战兢,仿佛这铜板是从她的身体里拔出似的。

    呵…夏寻先是玩味的一笑,再是低头看着芍药,调侃说道:“难道要像你那样,哭得稀里哗啦的才叫疼哦?”

    芍药闻言,立马停下手来,幽怨地瞪去一道少女的羞怒:“你再笑话我,我可不再给你上药哦!”

    “额……”

    其实,哪里是夏寻不疼呀?只不过是芍药的小手揉的轻盈,让人感不到多少疼痛罢了。

    微笑转赔笑,刚得意不久的夏寻顷刻便怂了下来:“额…那个小姑奶奶,我这说着笑了,你可千万别当真咯…你还是赶紧的吧,若迟了可就麻烦了…”

    见夏寻把这乞怜的话,说得甚是漂亮。芍药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色,重新抬起手来,继续为他处理着剩下的嵌肉铜钱。

    而,现在,夏寻身上的伤,比起在山顶时候,已经好去非常多了。

    在吃下十数个野果充饥后,他的面色变得如常红润不说,就连那一身大大小小的裂伤,也都陆陆续续地开始快速结痂了。伤口愈合的速度之快,几乎是以肉眼能见,血管伴着筋肉急速生长。所以,如果不尽快取出嵌入在血肉里头的铜钱,那用不了多久,新肉便会相连覆盖。若到时候再想取,那就得割肉才成了…

    “话说这些药也不用抹了吧…毕竟那颗龙凤药,已经完全化在了你的血脉里头,你自身的精血就是最好的疗伤药了。”芍药幽幽说着,两根葱指粘着药膏,柔柔地拂着一道干瘪的裂伤。

    “啵喳…”

    夏寻一口吞尽手中剩下的半颗野果:“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要不涂上这些化瘀药膏,等伤好蜕痂了,可是会要留下伤疤的。要带着这一身伤疤,日后我可是到不到媳妇咯…”

    说着,夏寻指着自己身上那道,由胸口延至下腹的红肉疤痕,继续说道:“你瞧,当时你就没给我涂这些化瘀药膏,结果就成这样了…”

    “……”

    好吧…芍药顿时是被夏寻说得哭笑不得了,感情夏寻让她抹了半天药膏,原来只是为了不留下伤疤,日后好讨个媳妇呀…

    想到这里,芍药不由地撅起了小嘴,抹药的手指也微微增加了几分力道…

    “诶!姑奶奶你轻点…”指尖下的刺痛,顷刻击起夏寻一轮呼叫。

    “你不是不怕疼么?”

    “那我现在怕了,还不成么?”

    夏寻的夸张表现,显得他似乎真的很吃痛的样子。看之,芍药又忍不住地软下了手指。小嘴仍撅着,没好气地幽幽说道:“你才多大个人呀?这就想着讨媳妇了…真不害臊哦。”

    “额…”

    夏寻自个抬起手来,揉了揉有些吃痛的肌肉:“额…其实这是爷爷的意思呐。”

    说完一句,他一手从身旁地上野果堆里,拾起一颗青果,随意在脏兮的下装上擦了擦,便放入口中啃食。

    继续含糊说道:“在我离开村子前,爷爷就放狠话了。说,我是咱夏家主脉的一脉单传,这苗子不能断咯。这下到了城里,就必须给他讨个孙媳妇回去咯。要不然呀,我以后就别回村子咯…免得丢了他的老脸咯…”

    “所以呀…这我也是没辙了。要这身子花了,讨不到媳妇,那我得被爷爷骂死咯…”

    “呵呵…”

    芍药被夏寻这一模仿他爷爷说话的滑稽语气,给逗得一阵掩嘴轻笑。同时,她用那涂药的小手拨开夏寻自个揉着的大手,两根葱指接着在大手的位置下,继续轻轻揉开膏药。

    “那到底是你要找媳妇呢?还是你爷爷要找孙媳妇呀?”

    “……”

    夏寻微微抬头,看着不远处,摇晃着的柏树叶梢。寻思了很久一会儿,才回答道:“我想…应该是爷爷要讨孙媳妇。因为,他那要求太高了,我恐怕没呢个本事…”

    “哦?”

    涂药的小手缓下了些速度,芍药眨着大眼睛,好奇地看向夏寻:“这要求有多高呀?”

    “很高…”夏寻肯定地说道。

    “那是多高呀?”

    “像天那么高…”

    “这么高呀?那得是什么要求哦”芍药更好奇。

    “额…怎么说好呢,容我想想哈。”

    说着,夏寻又陷入了苦苦寻思中。芍药的这个问题,似乎很不好回答。这次他寻思的时间,比刚先足足多出了一倍有余。

    “这么说吧…”

    “首先呢,一定得是女娃。

    她身高得有八尺以上,能下地干活的。腿臀至少得有三四尺,这好生娃。胸肩也得有三四尺,这好奶娃。手掌手臂越粗越好,两条腿也越粗越好,这好带娃。长得怎么样倒没所谓,圆头大耳有福相就成了。”

    “恩…应该这么多了。”

    夏寻仔仔细细,一丝不苟地说道。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一旁聆听的芍药,也从一开始的好笑,逐渐变成了傻笑,最后整个人都傻愣住了。

    高八尺,宽四五尺,臂粗腿庞,圆头大耳,这和一只人行山猪又有啥区别呀?这到底是娶媳妇还是挑母猪呀…

    “你…你…喜欢这样的女娃?”

    “额…是爷爷比较喜欢…”

    夏寻收回目光,无奈的说道:“我可喜欢不得。这身板子太壮了,要真讨回家做媳妇,那我可就得像大胖他爹那样,每天都要给欺负惨咯…所以我想,若以后真讨媳妇咯,我还是自个把要求降低点吧。”

    ……

    夏寻说得轻描淡写,听者却听得心惊肉跳的。这何止只是壮这么简单呀?以夏寻这小身板子,若真把这样的女娃娶回家去咯,那不得……

    傻眼许久、许久,待到上手药膏晾干近半,芍药方才从那一番恐怖的想象中,回过神来。“那降到多低呀?”

    “额……”

    “额…”

    夏寻语塞了。

    一个“额”字,在他嘴边长长地伸着懒腰,就是道不出第二个字来…那是有话在心头,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此时,懵懂少女不经意间的一个问题,就好比一只勾魂夺魄的纤纤手指,顷刻便勾出了夏寻千丝万缕的思绪,凌乱地交织在他心头上。死死地堵住了,他那欲言又止的嘴巴。

    一抹淡淡的柔笑,随着目光从树梢移到芍药的脸蛋,绽开了。几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微红丝,由耳根蔓至夏寻的脸额。

    两个小人儿,都愣愣地看着对方。

    春风拂脸过,是羞涩难掩。

    四目成相对,有柔情相生。

    话难言,话难言,

    君不语,卿可知我心声?

    …………

    两人无言语,此乃正是温情酝酿时,两缕柔情正在颤颤交融。

    极远处,一道大煞风景的黑烟,却似要搅乱这里的缠绵。

    冒起了…

    “不好!”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