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九十二章 实力悬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二章 实力悬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叶金山…”

    阴冷冷的四个字,从竹简者的牙缝里露出。布满血丝的双眼,配上张诡恐的饿鬼面具,直让人看得发毛。愤怒与杀怒,是他现在唯一的情绪…

    因为,他又算漏了!

    他怎么也不成想到,夏寻身上居然还藏着这么一片,堪比神器的叶子。那可是,横霸大唐南域千万里的商道巨擘,岳阳金家的传家之宝呀!今日,它居然被人当作了杀人利器?

    在刚刚蓝蝶破碎流星的瞬间,就是这片金叶划破了铁扇,化作了金光一闪而过的。

    当金光闪过,当竹简上举欲去阻挡金光,当金光冲破简插入玉箫咽喉的那一刻。

    他知道,自己又算漏了…

    “原来,金家在你身上下了这么大的赌注…”杀怒被挤压成了一股沙哑的声音,沉闷冰冷。

    “嚓~”

    破烂的铁扇,被夏寻狠狠地往身后一甩,落入了远处的丛林间:“我说过我还有倚仗。”

    看着夏寻那挂满一身的沾血铜钱。竹简者缓缓举起被金叶破去一角的白竹简:“那你现在还有倚仗么?”

    “嘶~”

    大手从破烂的下装,撕下两块破烂的布条,胡乱地捆在烧成碳焦的两手手心里:“我说过,我本身就是了。是你不信而已…”

    捆起的布条,没一会儿就被渗出的鲜血染红了…

    “就凭那些破铜钱?”

    白竹简随话语缓缓展开,一片青芒伴千百梵文字影从中盛起。

    “这足够了…”夏寻在淡淡应答的同时,他把捆好布条的右手悄悄挽到背后,伸出两根手指…

    芍药似有明意,但,担忧之色随之更重了些。

    竹简者捧着白竹简,从失去了兵刃的铁扇者身后走出:“要是你的铜钱打没了呢?”

    “那你就输了…”夏寻答。

    这时,一道谁都看不见的蔑笑,从竹简者的面具下咧开了。

    紧接着!

    “是吗!!”

    两字声极大,并非疑问,而是战喝!

    风,突然暴动!是四股狂猛杀风!

    一喝之下,两剑齐挑刺,竹简携千百梵文祭出,失去兵刃的铁扇紧随其后,踏脚疾跃!

    “呀!”

    全都动了!

    夏寻和芍药也动了!

    一声怒吼,五条青藤疾掠银剑,夏寻抬脚朝着来者狂奔,双手翻飞,无数铜钱崩裂红绳,顺手射出!

    “噌噌…啪啪…”

    真正的白刃战终于开始了!

    将对将,兵对兵。青藤对两剑,铜板对梵文。还有两道冲杀的将影!

    “杀杀!”

    青芒开裂,银芒挥渐。

    五藤战双剑,这次两把银剑显然已经不留余了。银芒迸绽半丈高,刺眼夺目。没有剑招,没有剑诀,唯有随一杀字,暴劈狂刺。一劈一道入肉裂痕,一刺一阵茎液喷渐。在两把银剑狂攻之下,五道青藤只能勉强顽抗,唯守无攻。

    并一边…

    铁扇随竹简梵文凶猛疾跃,夏寻舞千百铜板疯狂急奔。双方距离瞬息拉近。

    只是,人未相遇,招已经相交接。

    “叮叮叮,破破…”

    千百铜板化黄光对上千百梵文绽青芒,青光火光一同闪烁。

    梵文虚影指般大小,两者交击,前者迸散化雾,后者落地入尘土。一时之间,互攻的黄光与青芒成相持之势,难分上下。交击之声响,如千人奏乐错杂弹,又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乒乒乓乓…

    “杀!!”

    “呀!!”

    梵文与铜钱相持只维持了数息,铁扇与夏寻紧接着就相遇了!

    两人都没有迟疑,没有犹豫,唯有两道滔天杀意,针锋相对!

    相隔一丈…

    “杀!!”

    “呀!!”

    两者同时凌空跃起!前者喊杀,蓝芒集聚右拳凶猛挥出。后者暴喝,双手挥舞,铜钱迸绽…

    出窍搏冲天,生死就在这一瞬间!

    这是实打实的一次血肉交锋…

    毫无悬念…

    可是…

    出窍又怎敌冲天呢?

    和之前铜钱与铁扇交锋一样,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碰撞…

    “咚!”“咔咔~”

    仍没有意外…就是一声震天轰鸣。

    无数铜钱成功破开了铁扇者的全身多处…

    只不过,在这同时,铁扇那恐怖的拳头也直接击打在了夏寻的心腹上。拳力之恐怖,一击之下瞬间便崩散了捆绑在夏寻身间的所有铜钱。三寸长宽的铁拳几乎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完全陷入到了夏寻体内,直接击起一阵肉绽骨裂脆响,直让闻者鸡皮耸立…

    出窍毕竟还是太弱了…

    “噗…”

    一击之后,一道血龙喷出。

    夏寻宛如一只断了线的血风筝,从深陷的铁拳中,弹飞出去。顺着一道优美的弧线,抛向半空…带起一阵血雾,在空中挥洒,血雾又伴着漫天爆开的铜钱,散落地上…

    “嗨!”

    倩影起,芍药迅疾跃出,凌空翻身,抱住了这只断线的风筝。

    可是,稳不住…

    “哒哒…”

    是那只铁拳的冲力极大,也是芍药脚上有伤,而且她也已经竭力了。在抓住夏寻后,芍药根本止不住那道巨大的冲力的去势…

    被带着直直地一并砸在了地上…

    “莎”

    这与下子冲力真是大…两人落地,宛如手拍干粉,拍起一阵淡淡的烟尘弥漫,砸出一尺坑洼…

    ……

    “咔咔~”骨裂声断断续续,是那一拳的余波仍在延续。

    不用看…这次夏寻伤得绝对是非常严重…

    血淋淋的躯体上,一个拳头大的凹口,皮开肉绽。鲜红的血液从裂开的血肉中,滚滚流出,顺着不成人形的血躯,流落地上…

    坑洼很快便被流成了小血潭。

    “小心些。”

    芍药紧紧地怀抱着夏寻,从血泊中缓缓坐起。一股股不止流涌的鲜血,没一会儿,便把她那洁白的麻衣抹成了出嫁的红妆。

    而夏寻,自始至终他都宛如死尸一般,一动不动地任由芍药摆布…

    可见这一拳的重创,是何其之重。

    “他的血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横了?”

    铁扇紧握着的铁拳仍未松开。他诧异地看着夏寻胸口那块被打凹陷的胸肌。

    刚刚他那一拳的力道到底有多大,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是他用尽全力的绝杀一击,在这么恐怖一拳的面前,即便是弱些的聚元境高手,那绝对都是一个支离破碎的下场。就更莫说只是一个小小出窍境的人儿了。

    “出窍境居然被锻成了金刚躯…这龙凤精血果然神奇。”

    竹简者领着两把破尽青藤的银剑,走到铁扇身旁。较于之前,他此刻显得轻松了些许。铜钱散,青藤烂,夏寻重伤,只剩下竭力的芍药。这一战打到这里,其实胜负已经分出来了。虽然是胜得狼狈,毕竟也是胜了…

    竹简者抬头凝视:“但你也只能到这里了…”

    “……”

    可能是伤太重了,也可能是躺在美人怀里太舒服。

    自被芍药抱着坐起身来后,夏寻便一直挨着芍药的小肩上,用他那两道黯然的眼光仰望着天空,不喜不忧,没有任何情绪,给人感觉,就像他是在看破生死真谛一般。而非那一片晴空。

    是不甘心吗?

    血,一直在流。

    来人,一直在走…

    感觉到夏寻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芍药环抱着的幅度,也随之紧了一些。

    她徐徐抬头,看着正漫步走来的四人,明亮的眸子中,流露出了一股她未有过的愤怒:“你别忘了,元启三十四年寒冬,你双亲被害,独自流落岳阳街头。那时,是路经的问心师兄发了善心,把你带回问天抚养成人,你才能有今天的!”

    芍药的怒斥,真是充满了出尘少女的稚气。

    在这急迫的生死关头,从未历红尘的少女,也只能想到这么个乞人的蠢办法,道出竹简者的身世,希望能换取半分生机了…

    只不过,这一番生死恩情,是那么理所当然地没能让来者缓下一分杀意,一分行速。

    “呵呵~你也只知道这些罢了。”竹简者领三人缓行,双手后挽,说得阴冷且淡然:“那你可知道,我的父母是怎么死的?”

    “……”

    芍药无话,因为她确实不知道。

    “呵~”随着竹简者的问起,一道诡异的笑容,从夏寻那沾满鲜血的嘴里绽开。他只笑没动,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芍药的怀里。

    “你笑什么?”

    见夏寻突然绽起这道诡异的笑,竹简者心里不由得就是一沉。在他说话的同时,右手上摆,止下众人的脚步。

    “呵~”夏寻仍笑不答。颤抖着眼皮子,艰难地把仰望天际的目光移到了芍药的脸颊上,柔柔的,暖暖的。看不出有一丝惊惧…

    此间的杀意与血腥,似乎也都在随着这道目光的转换,变得不再是那么冰冷。

    风,轻轻地,吹起满地尘土,灰蒙蒙地飘扬在六人周遭。零零散散的铜板,碎裂的,断裂的,完整的,都沾满血迹,静静地躺在地上。一时间,四个黑人站着,两个红人坐着,就这么愣愣的看着。谁都不知道对方在想着什么,又想做些什么…

    “嚓~”

    为首银剑往前走出两步,至竹简者身侧:“把他给我。”

    “等下…”

    白竹简被抬手挡在银剑胸前,止住了他的脚步。此刻,竹简者的思绪有些摇摆不定。相对于刚先的杀伐决绝,他现在就明显就懦弱许多了。

    这里好像有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