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九十章 峰巅之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章 峰巅之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可是他们都是冲天境呀…”

    “打架要用脑子的…”

    夏寻转眼看向迎面走来的五道身影,低声道:“反正八个人都被拿下,不在乎再多拿五个。”

    数翻交锋,千般算计,捕猎以至尾声。

    “……”

    细语稍稍

    上山的五道身影已至山顶,仍未止步,渐行渐近。

    双方相隔三十丈,遥遥相望。

    此间此处,除了中间有棵小树苗在阻挡外,便是一面平坦的尘埃地,光秃秃的,荡着些尘沙…

    “呼呼”山风,从夏寻的身后吹来,一直吹到五位来者的身前,又吹了回去,来回盘旋在此间最中央,小树苗的两旁…

    这是无形的杀意在惊扰着空气。

    杀意!

    “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吗?”夏寻抖擞地站起身来,平静喝问道。

    面对五道杀意,这一股平淡,显得格外单薄。

    竹简者,阴沉的两眼,眯成两把勾魂镰刀,他冷声慢道:“来要你命的人。”

    一抹无奈的微笑,从夏寻嘴角咧起,感觉很轻松:“那,现在我的命都快没了,你就不能让我死个明白?”

    这一话意是在示弱,但说话者的语气却颇为讥讽。

    五道身影,缓步走入被一击气浪平了的尘埃地。地上松软的尘埃,没过他们的脚踝,让得他们每走一步,都会扬起一道飞舞的黄尘…

    “等你死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竹简者冷声回话,杀意毫不掩饰。

    此时,双方相隔二十丈…

    “如果我死不了呢?”

    “哒…”

    来者五人齐齐停在了场中小树前。

    被惊扰的空气混着山风颤抖,浓缩在这不长不短的十五丈距离间,四窜逃逸。撩起一地尘埃,虚掩一方天地,灰茫茫的…

    可怜兮兮的小树,似乎也被来人惊吓到了一般,拼命地随风摇摆着小枝嫩叶,“莎莎惊呼”。

    “你还有活下去的倚仗么?”竹简者起步,从铁扇身旁缓缓走出。

    “有的…”夏寻也走出两步,挡在芍药身前。

    “我本身就是了。”

    一话铿锵,无半点做作与虚张。那份果决,一点都不像,是从一位落于下风的人儿嘴里说出来的。

    两位谋者的话语交锋,虽淡而无味,但却句句深藏杀机。无形中的对决,一点都不比真刀真枪来得羸弱。短短数个回合,便已经狼烟四起。

    “是吗?”

    “嚓…”

    竹简者的大手,突然朝着身前小树抓去,狠狠一拔,就往身后一抛。可怜兮兮的小树,经不住摧残,瞬间被连根拔起,抛向空中…

    “莎莎…”

    高空之上,小树不止颤抖,迅速退化。三息内,小树又变回了小草,娇弱的身子在高空上的被山风拉扯,随之飘向远方,不知落去了哪里…

    “那你就必须死了…”待到小草飘没了影子,竹简这方才冰冷说道。

    “……”

    夏寻没再理会竹简者的话语。

    他侧过脸去,看向嘴巴被委屈成倒月牙的芍药,柔声安慰:“等下我去帮你找回来。”

    凤眉拧皱,两眼眸子翻着些晶莹泪光,芍药很难过。看得出,那根小草对她而言,真的很重要。她微张瘪嘴,梗咽道:“恩…你要小心。”

    “小心有用么?”竹简者转身走回到铁扇身后,一把人高的白色竹简虚影,逐渐显现身后:“我会比你更小心。”

    “……”

    这…

    这哪里只是小心呀?

    双方距十五丈,这是短兵交接的白刃战。手起刀落就是血肉迸绽,毫无余地。任何阴谋诡计在这电光火石间,都显得那么虚弱无力。在这样的环境下,五位冲天搏杀一出窍,这和五虎搏兔根本没任何区别。

    而正恰恰是这么个必胜之局,善谋的竹简者,居然还选择退回铁扇身后,打算用战阵交锋…

    这份谨慎,哪里还只是小心能说完的?

    “你害怕了…”夏寻淡淡说道。

    “害怕不可耻,况且你值得让我害怕。”

    “蓬蓬…”

    对话间,其余五人先前弱下的气芒,再次徐徐盛起。银、青、蓝、绿,五人四色集合一团,成一团冲天异火!

    看来,他们是真没打算留手了…

    “我还有个事情想问清楚。”

    “呵~”

    充血的双眼,杀意已经凝露。竹简者没有回答夏寻的话,一声阴笑,两眼暴瞪,就是怒吼:

    “攻!!”

    “冲冲冲!”

    杀伐决绝,说打就打,这五人根本没想过留给夏寻一丝回旋余地。五道人影随一字杀令,同时掠出,暴踏一路尘埃飞溅。

    “哎…”

    “起…”

    对于突然的冲杀,这边夏寻两人,显得并不惊讶。

    只见,芍药娇声轻吟,一道青芒顺手起,凌空虚化…

    “破破破~”

    土石炸,黄沙散。就在夏寻身前八丈外,五根芍药早已埋伏好的巨大青藤,破土疾出!藤出土,青花绽,瞬间化为五条弄海青龙,携一身青芒与利爪,飞扑来者。

    “两剑荡八荒,蓄蝶势。”

    “噌噌…”

    突绽青藤在前,五人去势不减。很显然,对战双方都早有准备…

    随竹简者三招连喝,两把银剑迸银芒,下挑突刺,急攻左右五青藤。铁扇高举过头,盛蓝光蓄势。

    “噌噌…”

    “冲冲!!”

    青藤相触,来者终缓步。八丈外,争锋即起。

    两把银剑,突刺挥舞斩青藤,剑气剑落道道星火花。

    但,这五根青藤明显不一般。从外形上看和先前小道间的那些并无两样。但,等碰触了,两把银剑才会真真知道其刚硬程度,半点不比五把由金刚石锻造的铁链差多少。

    在两把银剑的飞舞劈下,也只能阻挡其势头,一时难断其根茎。

    “还死撑!”

    竹简者的目光,急速穿过交战中的青藤与银剑,直逼端坐夏寻身后的芍药。

    而芍药…此时她的形势不容乐观。交锋才起,蜷缩的小腿便颤抖不止,脸青口唇白。小嘴紧咬,豆大的汗粒顺着她光滑的额头不断流下。

    非常辛苦…

    看得出,先前的对决已经耗去了她的大部分体力,现在她是全凭意志在出招…

    随时都有可能竭力倒下…

    “箫迷神!”

    “刷…”

    看去一眼后,竹简者便收回目光,果决再喝一令。站他身旁玉箫者,听声速动。随之一道绿芒由萧身绽放,上举唇边…

    “哒哒…”

    就在这时!夏寻也动了!

    他猛地抬腿,往前踏出几步。同时双臂迅速抬起,上下飞舞。飞舞的幅度不大,就在胸前八寸范围内,来回摆动。但他的手速极快,几欲快成幻影。

    “当当当!”

    “嚓嚓嚓…”

    随着夏寻双手起舞,霎时间,铜声与破风声大作!

    无数铜钱,恍如无数颗黄铜流星,从他两臂袖中不断破布射出。这速度比他飞舞的手臂更快百倍。极快、极快,快到只有一道黄光可见,根本看不到有铜钱身影。这百十铜钱一气迸射,越过青藤,直取玉箫者项上咽喉处…

    迅!猛!

    “恩?”

    见到瞬息射至的百十黄光,玉箫者不由心中一阵寒意上涌。无意识地缓下了待吹的玉箫,迅速举在身前,就要格挡!

    但…这一式格挡,其实很多余。

    “蝶拒!”

    很显然,对于夏寻的这手铜钱散花,竹简者早有防备。

    蓄势的铁扇,就是用在这个时候的!

    “当当当…”

    两字记出,高举蓄势的铁扇回落胸前,携三尺蓝光极速凌空旋舞。旋舞之间,蓝光盛放,残影几乎连成一块。射至的铜板触则“嗙当”作响,碎裂几份,又或迸溅四周…

    总而言之,射至的铜钱,无一例外全数都被这把铁扇给挡了下来了…

    “继续。”竹简者瞥眼玉箫。

    “哦,好…”被刚刚突袭铜板吓了一跳的玉箫者,回神应声,急忙再次提起玉箫…

    此时,两剑阻青藤,铁扇拒黄钱。

    夏寻这边再也没有人能阻挡这把玉箫吹起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