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八十四章 一只小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四章 一只小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别磨蹭,赶紧上来!要他们追到,我们可就得投降咯…”

    “你的手别乱摸!”

    “我不撑着,怎么背你啊?”

    “那你放着,不准乱动…”

    “姑奶奶,原来你这么难伺候的…”

    “……”

    半推半就,嚷嚷半天,芍药终于红着脸蛋,骑到了夏寻背上。姿势不雅观那是必然的,只是,幸好这附近没有外人,夏寻也看不到…

    “看不出来,你挺重的呀…”

    “你才重,我才不重了…”

    “坐好就是了,别乱动。要摔下去了,可别怪我哦…”

    “这样坐着不舒服…”

    “……”

    夏寻两手后挽,紧抱芍药两膝盖关节处。芍药双手撑着夏寻双肩,想尽量分开一些距离。这人背得,可是真够别扭的。

    但,别扭就别扭吧,豺狼快追到了,路是必须走的。

    两人就这样合成了一体,别扭地沿着小溪,继续往山上走去…

    “对了,你腰包里还有“烧仙草”吗?”

    “我看看啊…还有十来片这样子…”

    “哦…那你帮我闻闻,这附近有没有用来止血草和迷魂散一类的主药…”

    “你要迷魂散做什么!?”

    “诶…你慌啥啊…就你现在这样,我还用得着迷你呀?你闻就是了……”

    “最好是,不然我真会告诉先生的…”

    “……”

    一片青叶背着朵白莲花,渐行渐远…

    原地,只留下一只沾血的白布鞋,静静地躺在那里。

    虫儿飞,花儿美。

    彩蝶绕青丘,

    鱼虾随水流。

    一抹红绸,载几缕情仇?

    大年初一,却要在山间转悠…

    晨曦的太阳升起一丝。更多的阳光,洒落在了这座荒村后山上…

    阳光不暖,反而有点冷。穿过重重叠叠的柏树枝叶,艰难的射在荒草丛间。形成一根根连接天地的金丝线,照映着缕缕白雾升腾。白雾是一夜霜露,经过日头烘烤所蒸发散出的。

    似仙气,亦似迷烟。一眼看去,白雾茫茫,常人的视线越过百丈,便就模糊不清了…

    此时此刻此地,就在夏寻背人离去一刻时长后…

    “莎莎…”

    “莎莎…”

    不远处,百丈外的草丛间,再次有了些声响。

    “莎莎莎…”

    是三道黑影,正踏草疾奔。一把尺、一把刀,还有把禅棍,速度极快,几乎脚不落地,凌空借力。十数个跃身,便直接射到了小溪边!

    “等下!”

    “刷刷…哒哒…”

    尺者喝!来者强行踏地止步,几颗小石头渐飞。

    “看…”

    “他们来过这里…”

    三人停站在了夏寻两人先前坐过的鹅卵石旁。

    “有人受伤了…”

    持刀的黑衣人,弯腰拾起地上那只染血的小布鞋,正反两面都翻过来看了看:“应该是林芍药的。她右脚受了道贯穿伤…”

    说着他徐徐头,顺溪流往山上看去…

    “估计就在附近了,追?”

    “等等…”

    尺者摆手,接着用手指划过布鞋的血迹,揉搓几下。

    “血迹没干,他们跑不远的…”

    “先喊人吧。”

    “……”

    三言两语,再无需多话,三人就达成了共识。

    这些黑衣人互相之间的默契,似乎并不只是各院府的年轻才俊那么简单。更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阵队伍…

    “啪!”

    一道并不绚烂的气芒由溪涧绽起,直冲高空数百丈,炸开。发出一声闷响…

    这是集合的明讯!

    莎莎!

    随着天上花开,蹿跃在山中丛林间各处的黑影,极速转向。宛如十条黑蟒深藏草中窜动,只见声随草动,不见有人。由四面八方,朝着花开之下小溪边疾奔而去。

    ……

    “等他们过来,还有段时间,先歇歇吧。”

    集讯发出,尺者收回上举出招的木尺,插在裤带间。往前几步,走到溪边随意就地坐下了。

    其余两人,跟其后…

    “哗~”

    三人伴溪而歇,鱼儿闻惊四散。

    前者刚走,后者便至。看来,今日这条小溪是安息不得了。

    “哗哗~”

    几人各自放下手中兵刃,一手掀开面具一边,露出张嘴巴。一手勺了几掌清水,给自己喂去。阴冷冷的杀气,把那些水中畅游的鱼儿,吓得远远避开…

    “真他娘的晦气,大年初一还得满山跑,晦气!”

    掌棍者勺起水来,透过面具边缘把手伸进头,狠狠搓了一把脸,继续狠声道:“你们说,那两狗男女,要偷情去啥地方不好?大半夜的,跑来这鬼地方厮混,这脑子是有病吧?”

    “噗~这晦气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刀者抚着面具,把脸埋到溪水里,狠狠喝进几口凉水,漱了漱口,喷出一阵水雾:“呵呵~你还别说。要是常人,三更半夜闯到这鬼地方,不得早吓尿了。他们还偏偏要躲到祠堂里厮混胡搞,这不是有病,就是有啥癖好的…”

    “这世道,真是啥人都有啊…”

    “该不会他俩就好人尸这一口吧?”

    “哈哈…”

    “哈哈……”

    对话的两人,一阵大笑…

    持尺者没笑,

    喝完水后,他再次把面具掀下。两眼精光,逆着水流往上看去:“这对狗男女有何癖好,我不知道。不过,你两最好是别小瞧他们了…”

    “上年踏雪,杨军兄弟俩,可就差点被那姓夏的小子给整死了…”

    “呵~”棍者鄙笑:“那只能说他俩够傻…被个出窍境给活活放血…”

    “啧啧…当时我在赏雪台看着,都替他们悲哀了。那可是丢人丢到家咯~”

    尺者收回目光,转眼看向棍者:“换做你,你能放倒千人,安然凭梅登顶么?”

    “……”

    棍者一时语塞。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莫说他,就是这此时山里的所有黑衣人加一块,在面对千余修者的猛攻强夺下,也不一定能有把握说,安然无伤凭梅登顶。

    估计,整个岳阳城内,也就唯有那少年能有这手段,凭着几道诡谋,便掀翻百里千人吧…

    “诡谋,小道而已。小心点便是了…”

    “哎~总之你别小看他了…”

    “现在他们就两人,翻不了盘的…”

    “……”

    伴溪水流声,几人歇在沿边,又随意地闲谈几句。

    日头再起一丝,约莫过了有半刻时长。

    “莎莎…”

    “莎莎…”

    五道黑影相继从周遭林中跃出。

    一钩在前,还有几把各异的兵刃在后,直蹿溪边三人处。

    来者,显得很急…

    “找到那两人了?”

    “还没…”

    “那你让我们过来作甚!”

    “别急,他们就在这附近了,跑不远的。你看看这个…”

    刀者把沾血的小鞋,轻轻到给新到来的持钩黑衣人。

    “嚓~”

    持钩者,凝空翻手结果血鞋,看了看…

    “林芍药受伤了?”

    “应该错不了”

    持钩者心情似乎不太好,他猛一转头,看着原地等候的三位黑衣人:“那还等什么?赶紧做事啊!”

    尺者摆摆手,示意他不要着急:“别急,虽然林芍药是受伤了,但那小子没受伤。我们还是等人齐了,确保万无一失再动手才好。”

    “卵蛋!一个小娘皮带个瓜娃子,难道我们这些人还拿不下?”钩者怒。

    尺者丢去一道鄙色:“别忘了,他们身后站着的那两位大人物。这事情,若做出漏子,那往后我们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你想清楚才好…”

    这位尺者,在这支黑衣队伍里头,应该是属于智将一类角色。说话有理有据,或许他的智谋不见得有多高,但是这份临危不乱的心性,可是很难得了。

    “卵蛋子!”

    钩者闷也是知道轻重的。只是哼一声,一甩手,便大步越过尺者,坐到溪边,独自闷闷叨叨。

    “卵蛋子!老子下午还在渔阳约了位花姑娘的…”

    “…………”

    “都先歇歇吧。杨军和梅欢他们应该快到了,动手不急这一时…”

    尺者不再理会钩者,对着后来的几位黑衣人劝说道。

    “……”

    “哗哗~”

    新来的几人都很识趣,没像持钩者那般怨声载道,都沿着溪边就随意坐下了。和最先到来的三人一样,趁着晨曦水清爽,都各自掀开一角面具,洗脸的洗脸,喝水的喝水…

    远远避开的鱼儿,这时避得更远了。

    只是,这不够远…

    接下来没有过多久,天上的太阳连一丝都没升起。

    “莎莎…”

    丛林中,五道黑影接连窜出。惊慌的鱼儿再次鱼跃,继续慌忙顺流游下…

    “啪啪啪~~”黑影未至,林中鸟儿先惊飞去。

    “哒哒哒~”五道碎石声响,来者强停。沿溪休息的人儿,纷纷站起身来。

    这时,十三位黑衣人,迎阳而立,拉出十三道长长的黑影…

    “你看看这个…”

    没太多的言语,着急的钩者,直接把小血鞋递给新至的持竹简者…

    竹简者,之前夏寻已经点破了他的身份。乃问天阁问心一脉的首席弟子,梅欢。问心修的是问天谋略一脉,那他应该就是这个小队伍里头的谋将了…

    “就在这里捡到的?”竹简者,接过血鞋子,只是看了两眼,便扫过众人问道。

    尺者往前一步,指这地上鹅卵石:“就这里。”

    “哦~”得到确认后,竹简者这时才把血鞋拿过眼前,细细的反复观察着,狐疑寻思…

    一段时间。

    竹简者看过几人,肯定道:

    “这里恐怕有诈…”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