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七十八章 十三诡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八章 十三诡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佛前门后,

    男前女后。

    两人渐渐行出,

    尸水悠悠淌流。

    流着流着,走着走着。

    没流多远,也没走几步,还没走出阵界之外…

    “莎莎”

    后边的少女扯住了前边少年的衣角:“等下。”

    两人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夏寻侧脸看向芍药,奇怪问道。

    嗅…

    芍药撅起小嘴,轻嗅着鼻子,狐疑地扫视着四周。活像是一只寻食的小松鼠。

    “金创药…”

    “止血草…”

    “还有些背母花、东葵果和棺材木…”

    芍药迅速转眼,目光最终定格在了,祠堂门外,那条幽巷深处。她的脸色逐渐变得有些谨慎:“是那些大法师来了…”

    ……

    夏寻闻言,心里顿时一乍,立马顺着芍药目光看去,几缕无形的神识同时散出!

    只不过,

    此时的巷子一片漆黑,静静的,除了隐约能看些禽羽飞舞,哪里有什么人影啊?

    “你弄错了吧?除了之前那些村民,我感受不到还有其他气息呀…”看着幽巷,夏寻肯定说道。

    “不会错的,其中有两人最近受过重伤,身上还有很浓的药膏味…”

    芍药凤眉扭成弯叶,用同样肯定的语气道:“他们离这里还有两里路程,应该是在我们来时经过的那条小道上。快入村了…”

    “……”

    夏寻无语了…

    来人还有隔着两里远,芍药这都给闻出来了。这嗅识也太恐怖了点吧。

    “能闻到他们是什么修为,又或其他气味么?”夏寻忍不住好奇问道。

    “你当我是小狗狗么?”

    芍药撅着小嘴,幽怨地看向夏寻。

    “额…我只是问问,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哈。”夏寻慌忙摆手解释。

    芍药缓下小嘴,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对草药特别敏感而已…”

    “怎么…难道你是想拿下他们么?”

    “呵呵…”夏寻傻笑着,刮了刮鼻梁:“其实,我是在想,要是来人势大,我们该怎么跑路来着…”

    “……”

    “出村的路子只有一道,恐怕是跑不掉了…”芍药认真说道。

    “容让我想想…”

    “那你得快些了,他们来速很快的…”

    “多快?”

    “半刻。”

    “……”

    夏寻刮着鼻子寻思了好一阵子:“或许我们可以先躲上一些时间,再做打算。”

    “……”

    “躲外头的村屋里?”芍药问。

    夏寻摇头否定:“按狗娃的说法,这些大法师会到村里抓人…躲外头,恐怕不安全。我意思是,我们就躲在这里…”

    “躲在这里?”

    说着,芍药细细扫视了一番祠堂四周:“可是,这里并没有适合藏身的地方呀?”

    话才说完,芍药眼睫毛就是一跳,惶恐地看着附近一口棺材…

    “你该不会是想躲里面吧?”

    夏寻摇头一笑,也不说话。转身缓步,直接就朝祠堂中央往回走去。

    芍药有些好奇,却也没多想。抓起裙摆,就垫着小脚跟在后头。

    两人没走几步,便退回到了刚刚采摘“尸草”的地方。

    “你等我会啊。”

    夏寻把先前搬开的人尸,随意地搬回到原先堆尸的空地上…

    “藏尸体里?”芍药又问。

    “不是…”

    来回搬了几具人尸后,夏寻便没继续让芍药猜谜了。

    他往前几步,走到欢笑佛像前,伸出两根手指,敲了敲佛像的盘腿处…

    “咄咄…”

    两声清脆的回音,随指敲响起…

    “你的小草能撬得起来么?”

    “……”

    月夜中,随着阴风吹拂,穿过半里幽巷…

    村口前,小道上。

    荒田小道,牲口蛆虫,还有些人影,共计十三道,正挺近…

    趁着漆黑的夜色,这十三道人影,宛如活生生的十三只厉鬼,行走在诡异恐怖的田间小道中。无声无息,更少言语,行如风过,动如蛇盘。极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他们,同是清一色紧身黑衫黑裤包裹全身,同是一张青面獠牙饿鬼面具戴脸上,只留两眼视物。唯一能区分他们的,只有他们手中所持的各色兵刃。

    萧、扇、尺、银剑、铁剑各不相同,其中居然还有一把白色竹简!多是君子器,皆寒光闪烁,一看就知绝非凡物!

    但,如此正气的兵刃,却配上如此惊悚的着装,让人怎么看,都觉得那么的别扭。

    趁黑夜,诡影行,阴风吹…

    十三人一路少话,直入荒村,进幽巷。

    刚进幽巷!

    就在这时!他们动了…

    “做事吧…”

    “刷!刷!刷!”

    没任何征兆,一声喝令,十三道人影几乎同时默契地化作残影,疾步如飞,齐齐四散开去,窜入巷子两旁的村屋中。

    “刷!刷!哒!哒…”

    一时间,巷子上下,细细碎碎的脚步声伴着风打门窗声,四起。看不清的残影,极速窜行在屋里巷间。

    快!

    速度极快!

    入屋过巷间,一个呼吸不到,那些残影手中便多出了一个尸影子,毫不犹豫,继续窜入下一间村屋内…

    他们窜入的村屋,各不相同,像似早已分配好任务一般,没有重复。入屋出屋,过巷抬尸,所有动作没有半点缓速,一看就知道,这样的事情,他们绝对做的不止一次两次了,十分纯熟。

    残影连动,就数十息…

    半里幽巷,除了门窗紧闭的少数几间村屋外,剩下的村屋一律被十三道诡影,从村头一路窜行、扫荡至村尾…

    “刷刷…”

    巷尾,

    十三道残影,重新化实,聚集在了山脚祠堂门前。

    经过一番剧动后,他们的呼吸依旧平静沉稳。

    只是,

    此时他们每人的手上,都多出了两三具从村屋里掏出来的人尸…

    “嗙!”

    十三道诡影的为首者,大力一脚踹开虚掩的木门,两块门板生生被他踢崩一角。

    “哒哒~”

    “晦气!”

    他的心情似乎很不好…手中提着的两具人尸,随手被他往地上一丢,便独自拿着把银剑站到了一边。

    “哒哒…”

    紧跟为首者之后的,也是一位手持银剑的黑衣人。他把人尸大力抛到了稍远处…

    接着,也跟着站到了为首者身旁:“再忍忍吧…没几天这村子的事就完了。”

    声音很小,但这祠堂四面围墙,密不透风。所以,再小的声音,此间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楚…

    “呵…你别做梦了,做完了这个村子,上头的人最多也就让我们歇个把月…”说话者,手持一把洁白竹简。他放下人尸后,便走到离门口最近的一面红旗前,蹲下…

    熟练地一手凌空虚划…

    好一阵子,一道白芒从他手指间逐渐盛起…

    “解!”

    轻喝一声,双指直直往红旗一点!

    “嗡…”

    红旗集聚晃动一阵,散出几缕幽暗的鲜红色,很快又暗下去了…

    他站起身来,继续说道:“听香主说,那位大人已经找好下一个地方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待到那边煞起,我们还得继续做事…”

    跟在三人身后的十位黑衣人,陆陆续续走入祠堂,也都把手中人尸随意往地上一丢完事。

    “做事就做事吧。既然已经走上这条路,那便别在想着回头了。”持铁扇的黑衣人,把堆积在地上的人尸,随手踢开。突然微微一愣,说道:“对了,今天这里的尸气怎么泄了?”

    其身侧,一位持玉箫的黑衣人,无关痛痒地回道:“估计是那小子又偷偷进来了…”

    “呵~”他冷笑一声,继续道:“不过无所谓了,反正那小子也活不了几天。待到事情做完,就有他好受的。”

    见人尸都已放入祠堂,持竹简者从怀中掏出些药瓶子,逐个分发给其他黑衣人“都别傻站着了,赶紧把药水给喂掉。否则等下香主来了,又要骂人了。”

    这些黑衣人似乎很惧怕这话中的“香主”。接过药瓶子后,都自觉地蹲下身来,翻开身附近新丢进来人尸嘴巴,把瓶子中的药水往里灌入。

    药入尸口,被灌药的人尸立刻泛起惨绿色,油腻腻的尸水快速地从七窍流出…

    在喂药的同时,持扇者转眼瞄过离门口最近的两位持银剑黑衣人,沉声问道:“你两最近的日子不好过吧?”

    “哼!”

    一直少有说话的为首者,冷哼一声,阴声怪气地接话说道:“那一战,是仙行那疯婆娘挑起的。现在她北上了,常乐又一走了之,你觉得我们的日子会好过么?”

    “哒~”

    玉箫者抓起喂完药的人尸,远远地往祠堂深处一丢。接着转身看过两把银剑,两眼撇出蔑视色:

    “呵,别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一战,你们盗回去上交的咸鱼,够我们偷偷摸摸杀个三四年的了。现在受点冷落算什么…”

    他顿了顿,沉下几分阳气,阴森森地继续说道:“况且现在两院合并,旧仇又未了,日后你们要偷人可就轻松多了。”

    “哒哒~”

    为首者重重两脚,把地上人尸踢飞到红旗结界内:“偷那么多人又有何用?难道这么多年来,我们偷的人还不够多么?天天提着脑袋过日子,我是受够了!”

    “哒~”他又狠狠踢了两脚旁边的人尸。

    “你小心祸从口出…”持竹简者沉声劝道。

    为首者身旁的另一把银剑,缓缓站起身来,郑重说道:“其实,我哥说得没错。我们都不知道那位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如果,他打算让我们做一辈子的事情,难道我们就这样一直偷偷摸摸的过下去么?”

    一位手持木尺的黑衣人,收起灌空药瓶,唯诺地扫视了其余十二位黑衣人一眼,苦色说道:“你说的没错,这样的日子谁都不想过下去了…但是我们还有其他办法么?难道你们两兄弟还想回那烂渔村天天捕鱼为生,受人欺凌么?”

    说罢。

    场间其余十二人,几乎同时眼色一暗,无奈长叹。似乎,每人心里都有一份说不出的憋屈…

    “……”

    “哎~也不知道那位大人要晒这么多咸鱼做什么…”

    “听说城北那边最近也烧了个村子…”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