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七十四章 夜中白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四章 夜中白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惊,抖。

    芍药抖索的身子几乎贴靠在了夏寻的后背上。抓着衣角的小手,渗出些虚汗来。

    她很害怕…

    但是,即便再害怕的少女,也是总会有经不住,被内心那份好奇所挑逗的时候。

    紧闭出鱼尾纹的秀眸,总忍不住眯出一条小缝,缩着脑袋,左右偷瞄。

    “啊!”

    只是,巷子两旁,门窗之内的诡异情景,也总能在第一时间,把她吓得浑身一抖,低声惊呼,赶紧缩回脖子,闭上眼眸…

    “没事,都只是死人。”夏寻走在前头,轻声抚慰。

    “我是觉得风有点冷。”

    “闭上眼睛就不冷了…”

    “……”

    两道人影,几乎粘合成了一体。孤零零地行走在充满恐怖的村巷当中。

    摇晃的门窗,迎着月光,不断地朝着他们招手…

    这条巷子两旁的村屋门窗,几乎都是敞开着的,似乎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一路上,有几间屋子里,还有着些人影。不过…

    都是死人的人影。

    或吊在屋梁,或趴在茶座,又或倒在地上,死去了。

    尸体僵直,和那些村外的死畜一般,都是大瞪着眼珠子,似看见恶鬼一般,恐惧。从他们尚未腐烂的血肉看来,这些人死去的时间并不长久,最多也就近两天的事情。

    另外,巷子里还有几间渺渺可数的屋子,是门窗紧闭着的。浓郁药味透过缝隙传出屋外,就连夏寻都能清楚闻到。凭借神识,夏寻隐约感受到里头仍有着微弱的生机。

    是有人活着…

    但,也离死不远了。有的,可能还活不过明天的日出了。

    一路直走…

    “可能就是这里了。”

    两双沾满泥泞的布鞋,走至巷子中段,停在一间门窗紧闭的屋子门前。

    闭合的木门有些老旧,两张暂新的门神年画,被仔细地贴在两块门板中间。一张红纸歪歪扭扭地写着“驱邪镇宅”四字,贴在门梁顶上。

    “恩,药香是在里头传出的,还掺和着些水气,他应该把药熬了。”芍药强忍住恐惧,探出小脑袋,轻嗅着鼻子,幽幽确认着说道。

    “咔咔~”

    夏寻似乎不打算敲门而入。他轻轻推了推木门,发现推不开:“门反锁了。”

    他寻思着看了看四周,片刻后…

    “簪子借我用下?”

    夏寻的目光最终落到了,芍药顶上用来盘发的青枫簪子上。

    “……”

    不知道,夏寻是真不知还是装不知,这少女的随身之物,又哪是随便能要的呀?

    不过,芍药也没推脱。只是,脸蛋稍稍泛起淡淡红晕,便一手抚着发髻,一手把簪子从青丝长发中轻巧取下…

    “莎莎…”

    青簪解青丝…

    如瀑长发瞬间散落,顺直柔滑随风飘扬,乌黑亮泽映着月光莹莹闪闪。几缕散发拂过芍药白皙精巧的脸蛋,配上那一抹羞涩的嫣红,让她宛如一朵乘着夜色绽放的纯洁白莲。

    煞是动人。

    “额~”

    刹那仙容,太美了。

    被深藏山沟十四年,夏寻曾几何时,见过如此煞人心神的少女柔媚呀。芳华一瞬,便直把寻的双眼看得呆滞,小心脏“扑通”乱跳…

    就差微张的嘴巴,没有流出口水了。

    “给。”

    取下的发簪,早已递出多时。只是,傻愣的夏寻,呆呆地还没有反应。芍药都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腼腆低眉,羞笑着轻声提醒。

    “额~啊!”

    看得入神的人儿,被一声轻吟惊醒。身子就是一抖…

    “额~这,好好”

    回过神来,夏寻顿时被害羞涨红了脸,口舌不清。慌忙从芍药手中一把取过发簪。

    转身就把簪子往门孔里插去…

    “嗦嗦,嘚嘚~”

    门孔不小,足有拇指粗细。奈何,扑通乱跳的小心脏,带着抖动不止的手指,怎么也不能把细巧的发簪准确插入门孔中去。

    “呵呵”

    看着夏寻笨拙且好笑的模样,芍药的恐惧一时消散了许多。她不由纤手虚掩小嘴,铃铃轻笑起来:“我很可怕吗?把你吓成这样子。”

    “嗦嗦,嘚嘚~”“不,不是的…”

    发簪在门孔周围窸窣刺动着,怎么也插不进中心的小孔去。

    “是…是…”手在抖,两唇颤,一字半天语不成句。

    “恩?”芍药玩味地笑着。

    “是~是很美。我…我没见过…”

    “……”

    无话。

    风在吹,簪在戳。

    窸窣的声响不止,但总感觉静静的。

    简单的一句,艰难地从夏寻嘴里吐出。

    仿佛凝结了一方空气,让得两人再也找不到,继续往后延伸的措辞。

    是说者尴尬,也是听者羞涩…

    “哆~”

    经过一番来回戳刺后,青枫发簪终于插进了门孔。夏寻强止住颤动的手指,执着簪子轻巧地左右摇动了一下…

    “咔。”

    门开了。

    “那个…我们进去吧。”夏寻抽出发簪,转身递回给芍药。

    “恩”芍药接过发簪,腼腆应道。

    只不过,接下来她却没有把散落青丝重新盘起,而是把发簪放到了腰包里…任由秀发继续随风飘散。

    继续醉人心神…

    木门之后,是一间不大的厅堂。

    翻箱倒柜的,包裹衣衫之物凌乱丢弃四处,好似曾经遭人入屋抢盗过一番似的。

    厅堂左右两墙各有一门口。左边黑漆漆的,留有焦炭味,应该是间厨堂。右边有莹莹灯火光,不时还传出些低语声响。

    夏寻指了指右边,示意顺声音走…

    “呜呜~”

    低语是有人在哭泣…

    “呜呜~”

    “娘,这药不苦。城里大叔送了我好些蜜枣,我都放到药里头一起煮的。您就喝一口吧…呜~”

    “娘,您就喝一口好不好?呜呜~这是城里回春堂的师傅专门给您开的方子,只要您喝了病就能治好的。”

    右室之内,同样狼藉。

    一位娃娃,一张破旧的木床。床上躺着位妇人,脸呈紫黑,唇目紧闭,一张厚厚的棉被盖在她的身上,动也不动。

    娃娃,就是夏寻两人找了半夜的小偷。

    此时,他两行泪水如注,沿着下巴不断滴落。一手拿着碗汤药,一手拿着根勺子,一勺接着一勺地往妇人嘴里喂去。

    奈何,妇人的牙关紧闭,喂入的汤药,全数顺着唇缝间流出,浸湿了半边银发和枕头。

    “呜呜~您不喝就会像爹爹他们那样子的。呜呜~娘,狗娃求求您了,你张开嘴巴吧……”

    “呜呜~娘,今天城里有位好心的哥哥,给了狗娃一片金子,要让狗娃带您到城里看大夫。呜呜~可狗娃背不动您,您快把药给喝了,就能起身了……”

    “呜呜~……”

    任凭娃娃百般哀求,躺着的妇人屹然不动,宛如一具死尸。

    “莎莎…”

    芍药轻轻地扯了扯夏寻的衣衫,同时轻摇着脑袋,投去一道,带着怜悯与询问的眼神。

    夏寻转头看去,立马就领会了,芍药眼神内所表达的含义。

    芍药意思是,希望夏寻不要太过难为这位可怜的孩子了。

    夏寻会意点头…

    “咳。”生咳一声。

    这声音虽不大,但足以让哭泣中的娃娃听见了。

    “呜呜~啊?”

    哭泣中的娃娃,听闻异响就是一惊,狐疑地转过头去…

    “啊!”

    “嗙当~”

    当见到竖在房门前的两道幽幽人影时!娃娃顿时失措,手中碗勺顷刻从手中滑落,坠地。

    他怎也想不到,自己偷的两人,会一路追到自己家里来。

    这下子,可就无路再逃了…

    “之前这位姐姐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没回答就走了。这很不礼貌哦。”夏寻指指身边的芍药,柔声笑说道。

    娃娃,恐惧地愣看着两人。

    不答话,只是脸上的恐惧多了份决绝。和在岳阳相见时的情景,有些类似。

    夏寻见样,便继续问道:“能告诉我你们村子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吗?我和这位姐姐都是城里院府的弟子,应该可以帮你想想法子。”

    从刚刚娃娃和他娘哭诉的语言中,夏寻能听出,这娃娃对城里的人有着一种莫名的仰望感。所以,夏寻刻意把话中的“城里院府”四字说得很重。

    “……”

    但…娃娃仍不说话。

    这下夏寻是没辙了。在岳阳时这娃娃被那壮汉打得那么厉害,都没说过半个字。他还能有啥办法啊?

    夏寻耸耸肩,无奈地看向芍药道:“你试试?”

    芍药点点头。

    紧接着,她便提着裙摆,垫起了小脚,目光穿过娃娃,看了看床上的妇人。像是确认了些什么,默默确定地点了点头,方才温柔说道:“小娃娃,你叫狗娃对吧…”

    “你娘亲得的病可是很重的哦。你拿回来的药,是不对症的,要不然让姐姐帮你娘亲把把脉吧?”

    不知是芍药的话意说中了娃娃的心思,还是少女的柔情容易让人信任。闻言后,娃娃显得有些犹豫了,微动着嘴唇,像想要说话,却说不出口来。

    看得出,他的戒备心真的很强。

    芍药温柔地笑着,走前几步来到娃娃跟前,半弯下身子继续说道:“我们是好人,不然你被人抓住了,哥哥又怎么会救你呢?”

    “如果,你要是现在把我们赶走了。那,你娘亲恐怕很快就会离开你了…”

    娃娃顿时慌了:“那~”

    “那~那你们不能把我娘亲抓走了!”

    “……”

    “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