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七十三章 荒村疫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三章 荒村疫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横尸遍野,蛆虫蚊蝇,

    层层叠叠,嗡嗡齐明。

    月光朦胧,洒下柔光照映着这片不大的天地。尸气映成了淡淡白雾,弥漫徘徊在荒村内外。两道脸蒙着青布的少年人影,顺着小道走最近的一块田畦旁。

    一头被蛆虫吃剩一半身子的牛尸沿着田畦,躺在两人身前。从它那只撑得即将崩裂的牛眼可以看出,它死前必然恐惧万分。

    此时,牛尸的肚子被如砂粒般的无尽蛆虫,啃出了一个大洞。黑红色的死血混着墨绿的尸油,形成粘稠的浆液,从牛肚皮里渗流着。数不尽的蛆虫附在血油浸泡的牛肚内,涌动着,蚕食着。极其恶心的恶臭,穿过涌动的蛆虫破出尸体之外…

    极度难闻…

    其实两人脸蒙的青布,和掩耳盗铃的意思,没太大区别。

    “搓~”

    夏寻强止住犯恶的胃腑,用木棍翻起牛肚。

    “莎~”的一阵躁动声。

    在牛肚里涌动的无尽蛆虫,受惊地向木棍四周散开。紧接着,一股更加恶心难闻百倍的恶臭,瞬间透过木棍搅动的牛内脏,汹涌冲出。

    “啪~”

    夏寻随意搅动了两下后,便丢下木棍。直接一把扯着身旁芍药的衣袖,掉头就大跨步逃离…

    这恶臭,实在恐怖。即使两人使劲闭气、不语,那些透过青布渗入的余臭都能让人感到窒息。任谁都不敢在那牛尸旁,多停留片刻。

    急走一路…

    “呼~啊~呼…”

    夏寻扯着芍药一言不发,急步小跑。

    一直跑回了百余丈外的灌木林边,方才敢扯下青布,大口呼气。

    “呼…啊~给,含着。”

    芍药边呼着大气,边从腰包里掏出两片青绿色的叶子。一片放入了自己小嘴中,一片抵去给夏寻。

    “呼~”

    夏寻接过叶子,学着含在口中。接着又深呼吸了几口大气,把气呼顺了一些,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内脏发黑…刚…刚开始有腐烂迹象。这不像是牲畜惹来的瘟疫啊。如果是水瘟,那…那也不可能在尸体没腐化前,就长出这么多蛆呀…”

    一话不长,说得断续与吃力。

    “啊呼…恩~”

    芍药的修为比夏寻高很多,所以气喘的节奏也缓许多。她只是轻抚着胸口,便很快就把余气给顺下了:“只能是人瘟了,而且是急发类的。但,究竟是哪一种,得看了病人才能确定…”

    说着,芍药看向远处的村庄,沉重地问道:“你的神识能发散到那边吗?”

    夏寻顺眼瞧去,同样沉重地摇摇头:“太…太远了,我得走到村口才能感受些许…但村子里,应该还有人活着。不然那娃娃不会千辛万苦地把药带回来…”

    “呼~”

    夏寻想了想,把目光投向村庄后头的大山,深深呼吸一口气,继续细细说到。

    “这里能听到水流声,应该离灜水不远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条村子应该就叫“云祁”,以捕鱼务农为业,与周边城镇也常有往来,算不上与世隔绝。可是,发生了这么大的灾情,却到现在都没人知晓。

    所以我猜测,以这种人瘟的急发速度,即便不是见人封喉,恐怕也是相去不远了……”

    待到夏寻一气说完后,停了一会儿,芍药方才接话道:

    “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毕竟近年南域没有发生过天灾。这人瘟无缘无故发起,其中缘由…”话说一半,芍药立马摇摇头,否定了自己心中所想,坚决道:“还是得看了病人才能下定论。”

    夏寻或许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也没就深究下问。因为,那个念头显得很无根据,而且太造孽了,几乎没多少可能性。

    “要不我们先回城吧?”夏寻突然前言不搭后语地把话风一转。

    “恩?”

    芍药茫然地看向夏寻。她不知道,夏寻为什么会在这时候选择回去。

    只不过,芍药也只是稍微寻思了片刻,便很快就释然了。她微笑着,略显羞涩道:“我的修为可比你要高哦…”

    “……”

    其实,夏寻那句话中的含义很简单。

    一是,那小偷娃娃既然进了这条村子,那被偷的东西也便,暂时无碍了。另外就是,此时,这村里的疫情如此猖獗。夏寻是担心进村以后,里头情形会把胆子本就不大的芍药,给吓着咯。

    被看穿了心思,夏寻显得有些尴尬,他挠挠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太好吧…”

    芍药笑得更欢了些。

    她重新把青布蒙道脸上,直接抬腿往村落方向走去。

    “走吧,那娃娃到城里把药偷回来,应该就是为了救人的。既然还有人活着,我们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芍药这话说得颇有侠士风度,大气凌然,根本感觉不到,她先前的胆怯之意。

    夏寻没好气地摇头一笑。芍药演技很烂,夏寻转眼间便能感受到她的勉强。

    只是,事到如今,人家女孩子家的话也说到这份上了,总不能为此争执一番吧。

    无奈,夏寻也只能跟着蒙起了青布,后脚跟上了。

    月亮弯弯当头高挂,

    夜色朦胧诡异深幽。

    老人常言道,这是鬼怪出没时。

    至于鬼怪有没,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但是,鬼怪更让人胆寒的东西,则到处都是…

    密布田野、道间的牲畜尸体,爬满涌动不止的白蛆,发出毛骨悚然的“丝丝”声。尸气搅合着尸臭实化成淡雾,从每一具尸体上散出,徘徊在被树丛与大山包裹的一隅荒村当中。

    有些已经腐烂严重的畜尸,裂出绿油油的尸水、尸油,肆意地流淌在小道路上,映着月光,折射出诡异的莹绿色。一双双失去生机的眼睛,撑得几乎崩裂,恐惧地盯着村子方向…

    像在述说着冤屈…

    恐怖,无处不在。

    恶心、恶臭、漆黑,一切渗人的气息,无处不在,充斥着方圆数里…

    在如此诡异恐怖的气氛之下,估计,也就只有年少轻狂的倔强人儿,才敢在这样的夜晚,倔强地闯入这样的荒村…

    只是,年少轻狂也有尽时。特别是强装出年少轻狂的少女人儿。

    两道人影小心翼翼地沿着小道行向荒村,越行就越慢。短短两里路程,他们走了将近一刻钟时长,方才走到村口。

    “要不…”

    一路走来,芍药一路抖索,大侠风范也早就给抖索光了。此时,到了村口,里头的情景一目了然。芍药原有的少女神态终于忍不住露出了…

    “要不…要不…要不你走前面吧。”

    芍药刚把话说完,便害羞地低着脑袋,急忙忙地躲到了夏寻身后头。就如在丛林时一般,无意识地,紧紧抓起了夏寻的一角衣衫。

    似乎是想掩饰心中的慌张与害怕,芍药又急忙补充道:“我…我只是觉得前头风大。”

    “额…”

    芍药突然的这番小女子做派,差点没让夏寻笑出声来。他也不点破,便附和着道:“是啊,风挺大的。”

    “你是笑话我么!?”芍药躲在夏寻身后,脸上泛起红晕,有些羞怒。

    “呵呵”

    这下夏寻忍不住笑了:“没…没有,这前头的风确实是挺大的。”

    “……”

    芍药没再回话,只是撅起小嘴,幽怨地看着跟前的身影。

    是心知肚明,所以无话可说。

    其实,

    两人这番对话中,所说的风,指的其实并不是夜风。而是,从荒村里头刮出的阴风!

    阴风颇大且诡异,从村后的大山上莫名而来。携着沉沉死气,拂过千百户,乌灯黑火的村屋,吹入村里唯一的深巷中。直吹得巷子两边虚掩的门窗“辟啪”作响,在这漆黑的荒村里,配着朦胧月色,似哀乐,亦似招魂的调子。

    很吓人…

    莫说本就胆小的芍药。就连胆子不小的夏寻,来到村口的第一时间,也是冒出了一阵胆毛。

    “这里的情况,比你刚说的还要严重很多”一番玩笑后,夏寻侧脸,正色地对着身后说道。

    “村里没人了?”芍药问道。

    “不是,但也相去不远。”夏寻转回头来,顺着巷道一直看向荒村深处。

    “村子里,现在可能只剩下八个活人了。七人气息极弱,只有一人如常,应该就是那娃娃了…”

    夏寻把话说完后,停顿了好一会儿,像在感受些什么,想些什么。芍药在他身后,看不到夏寻此刻的表情…

    “……”

    又一会,见夏寻仍无动静,芍药便捻着夏寻的衣角,戳了戳他的背脊,幽幽道:“先去看看吧,只要含着“烧仙草”瘟毒便沾不上身的。”

    “恩~”

    夏寻没再犹豫了,抬脚往村巷里头走去。

    “诶呀…诶卡…”

    呼呼阴风,扫幽巷,翻门窗。不止摇摆闭合,宛如宛如千百鬼影,迎着午夜访者招手、讥笑。

    走入村子后,两人才真正感受到,村里与村外截然不同的恐怖。

    恶臭淡去许多,换成了沉沉死意,从每间村屋的门窗飘出。阴风冰冷,比寒冬霜雪更冷,冷入两人心窝,如入冰窖。巷子里也有许多牲畜的尸体,只是已经被白蛆啃得只剩下骨头与干皮,散不出多少臭味了。这里,应该疫情的源头…

    鸡鸭鹅类的家畜毛羽,被阴风带起,在巷子里头胡乱飞舞。

    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心塞,油然而生…

    “啊!…”

    “…”

    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