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寻道天行 > 第六十八章 凭栏风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八章 凭栏风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半夜,岳阳楼。

    自从李清风从走廊回来,拉上曹阁主和吕随风私语一阵后…

    岳阳楼里的气氛,就开始变了…

    “为了阳光灿烂的将来,我们干了这杯!”

    “干!”

    “这杯我们敬三清祖师爷和孔老太爷!”

    “干了…”

    “为我们修行付出的……”

    “干…”

    “敬给天下…”

    “…”

    此时,李清风、吕随风和曹阁主,三人齐齐站在吊顶的大灯笼上。一手捧着一缸“黄花醉”,一手高举酒杯。轮流编出些胡说八道,稀奇古怪的理由,对着楼下喊话敬酒。每喊一句,就齐齐抬手敬上一杯,喝上一杯,底下的人,万般无奈,或多或少就都得干上一杯。

    没辙…

    这三人是三个院府的执掌,而执掌敬酒,又有谁敢不喝?若不喝,那就是对掌门大不敬,那可是欺师灭祖的咯。

    所以说,这说是敬酒,其实更像的是在逼酒。

    不过,这确实是个好法子。

    酒敬七八轮,半缸“黄花醉”下肚,酒兴就来了。这个时候,楼间各处,陆陆续续地就开始有了些喧哗声…

    当最后,一缸喝完…

    “我告你…你十三哥我…也是不得以…没事谁愿意砍人是不…”

    “这杯酒我干了…这里喝完了…今夜我山哥请你们…几位去今朝醉…再喝个痛快…”

    “我可怜的方师兄…你可怜的廖师弟啊…乌…”

    “……”

    一缸烈酒灌下,酒劲上身,疯劲入脑。

    这时,基本就不用大灯顶上几人继续敬酒了。他们喊人从酒窖又搬出了几车子老酒,直接往没桌里摆,这下不用喊,底下的弟子已经乱哄哄一团…

    管他是仇人自己人,纯阳七星还是问天,男弟子女弟子。拿起酒来就勾肩搭背报成一团,吆喝拿酒,猜拳罚酒,胡扯海吹,哭喊吵闹的。啥深仇大恨啊,全被这些酒劲上来的人儿,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们为死去的兄弟干杯…”

    “…日后我们…要上仙行…为他们报仇…”

    “还要…弄死那疯婆子…来干!”

    “……”

    只是…

    有人欢喜又有人愁,

    这里头的人是喝得尽兴咯,可是让他们喝尽兴的人儿却是吐得悲剧啊…

    屋外走廊,凭栏处。

    “呕…”

    “噗…呕…”

    狼狈、狼藉。

    原本两杯半斤烈酒,已经喝得夏寻快不省人事了。外加刚才李清风那般粗暴至极的拖拽,这,就夏寻那小身板子,哪还受得了这罪啊?这不,李清风才走没多久,夏寻这边就忍不住了。

    “噗…”

    一手抚着凭栏,一手捶胸,肠胃中烈酒混合着菜肴一阵翻江倒海,撕心裂肺。紧接着一道污龙过喉出嘴,堵也堵不住,直接豪迈长喷…

    吐得一地残渣,恶心巴拉。幸好走廊空旷无人,不然这饭未三巡,就已经开吐的窘迫样,可是要笑掉别人大牙的。

    “噗…呕…”

    没完没了,吐了还吐,饭菜吐尽还有胆汁可以吐。一夜佳肴就这样被两杯烈酒给白白糟蹋了不单只,还把夏寻给害得死去活来。

    痛苦…

    呕…

    就这样,拍两下,喷一口,拍两下再吐一口的,不知道吐了多久。只知渔家已上岸,提灯入城去…

    “哒哒哒”一轮小碎步由远而近。

    “来,喝了。”

    正在夏寻吐得昏头转向时,幽幽一女声拂过耳边,同时一只纤手轻握着杯子地来…

    “啊?”

    夏寻,顿时吓得绿脸转煞白,疲软无力得身子生生吓了大大一抖。

    女声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喝”字和袭来的杯子。他已经被之前的两杯烈酒给喝惨了,若再喝,那要是他命啊…

    呕…

    “呕…不好吧”

    夏寻翻着死鱼般的白眼,扫过杯子,看向来人。颤抖着嘴巴说道:“在喝…额…就要死了…不喝了吧…呕”

    来者是芍药,一袭洁白麻衣被沾上几点夏寻的唾污,显得有了些瑕疵。西瓜正躲在芍药裙摆后,露出半个脑袋,捏着鼻子。

    “寻哥哥,臭臭…臭臭…”

    ……

    夏寻当然知道臭啊,这啥都吐出来了能不臭么,只是他此时实在没力气理会西瓜了。

    “能不能…不……噗…”

    话才出口,夏寻又忍不住吐出一阵胃酸。这个样子可是比在问天山顶海吃时,更狼狈多了。

    芍药没在意夏寻沾满的呕污白嘴,把杯子往前抵去几,微笑说着:“这是姜茶,喝了你会感觉好些的。”

    有此一言,夏寻煞白的脸庞才却去些许。现在只要不是酒,即便杯子装的是毒药,他也能喝,更何况解酒姜茶呢?

    他伸起无力的手掌,接过茶杯…

    “丝~好辣…”茶水刚入口,辛辣如生吃老姜,辣得夏寻顿时涕泪不止。

    “浓姜能发汗醒酒。我还在茶里还加了几颗莲子、百合提神。你再歇上一会儿,应该就能清醒些了。”芍药接过夏寻喝尽的杯子,细细解道。

    不过,芍药这杯姜水,醒酒的功效也确实明显。姜水过肠入肚,马上就平静了夏寻胃里的翻江倒海。才没多久,一身虚汗顺着全身毛孔涌出,刺鼻的酒气随汗散发。酒气、胃酸混合着馊味,形成更浓的恶臭,连楼外得夜风都难以吹散,直让人反胃。

    “寻哥哥,臭臭。”西瓜捏着小鼻子,再次忍不住瘪嘴委屈道。

    “额”

    痛不欲生的感觉徐徐退去,夏寻这时才有了点说话的力气。

    “我们到那边去吧…”夏寻乏力地指指走廊另一头。接着,一手扶着凭栏,一手拉过西瓜,步履蹒跚地朝着那边移去。

    ……

    楼上的夜风,吹起几人缓移中的背间红袍与青丝。在显得飘逸的同时,有些微冷。

    不过也只是冷罢了,现在即便外头下雪,估计夏寻也不打算再回楼里了。凭现在楼内的疯劲,若回去了,必然还得被逼着继续喝酒,那酒可就不是之前的两杯那么简单了。

    冷冷清风,清清爽爽。

    河里凌波,万家灯火。

    岳阳楼,凭栏望。

    满城皆春色,九霄夜绚烂。

    自入夜起…

    城中,千百纵横街巷齐齐点灯,鞭炮、锣鼓、喇叭声恰如狂风叠浪,横扫全城。千百条百姓组织起的龙狮队伍,从各家祖庙祠堂内舞出,游入街巷。

    烟火相伴,人儿相随,沸沸扬扬地舞向城东庙会。一时成万众朝圣岳阳东的壮丽景观…

    岳阳今晚无夜…

    夏寻三人,艰难地从走廊西头走到了东头。一起轻靠着楼墙,就地而坐。吹着凉风,透过凭栏看着城中夜景。

    坐下不久后,西瓜卷缩着身子,就已经在两人身间睡着了。

    良辰美景,虽无美酒佳肴,却别显一番安逸。

    “刚刚在宴席上。张师兄说,之前你闯纯阳时,曾与悠然下过一局国棋。他说,当时你们只互落了五子,你就说你赢了…这是真的吗?”芍药轻缕着长发凝望远方,惬意问道。

    夏寻的脸色比之前好多了,至少现在还能泛起微红。他用芍药带出的手巾抹着嘴巴,点点头:“好像是有这么说过…”

    “只下了五子,就能赢棋…你该不会真是逞口舌只能吧?”芍药翘起小嘴,微笑着。

    “额…”

    夏寻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额…当时她下的是国棋,我下的是五子棋…”

    “所以,我就赢了…”

    “啊?”芍药疑惑地愣了小会。

    小会后,她的明眸微睁,如悟。忍不住就是掩嘴一笑:“呵呵…原来你耍诈,人家为主你为客,哪里有主随客便的道理呀。”

    “呵呵…”

    夏寻想了想,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他的这抹笑容,看起来特显傻气。

    “在村里时,爷爷常说礼尚就要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我便反客为主咯,反正她又没提前说下得是什么棋子。谁想到,她这么小气,最后还真把她给逼疯了…呵呵。”

    “小命都差点丢了,亏你还笑得出来…”

    芍药被夏寻的漫不经心给气没脾气了,收起了微笑,正经地说道:“若不是罗诀给你把药送来了,估计你现在还睡在山上了。”

    芍药停顿了一下,再说。

    “话说回来,万一先生他们不出手,又或京都药不送来,你可真就没命了.”

    “难道,你真就这么有把握,大家都会为你出手?”

    夏寻把沾污的手巾扔到一边,依旧傻笑地抓着头发,很是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应该有三成把握把…悠然她身后那位不见得真是疯子。如果没人出手,他可能就会跑来岳阳了。所以,我就赌一把咯…”

    “……”

    夏寻话说完,芍药眨了几下眼,像看傻子一般。看了夏寻好一阵子。

    “我发现,你比悠然更像疯子…”

    “呵呵…”

    夜风在两人耳边轻拂,凉飕飕的。

    轻语在楼道内幽幽飘荡,随着夜色飘向远方…

    游走在岳阳巷道的火龙,陆陆续续汇入了城东庙会。伴龙而流的星星点点越来越多,逐渐聚成了一片星火海洋。千百火龙,自由地畅游其中。

    欢乐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流去。

    亥时,

    “当!”城东一声钟响。

    紧接着。

    “嘭…”

    “嘭嘭…”

    钟声之后,无数烟火不约而同地从庙会中央射入天际,绽放。一时间,爆响连天,漫天花雨迸散。无数烟火渲染了岳阳夜空,一片七彩斑斓,照亮整座城池。

    “磅磅磅…”

    烟火没有停息,接连不断划破长空。同时,满城鞭炮伴着烟硝,在岳阳每一个角落传出,响彻三千里,星火四起。

    狮龙舞城东,千花开晚空。

    三千岳阳连声起,满城尽放元夜火。

    这便意味着,今夜岳阳的庙会**将要来临了。

    “哇…”

    “好漂亮。”

    可能是漫天烟火太亮,鞭炮声太吵。熟睡的西瓜不知何时醒来了,正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城东天空。

    “寻哥哥,好漂亮。药姐姐,好漂亮,好漂亮…”

    西瓜越看就越是兴起,不由站起了身子,抓着夏寻和芍药的衣袖,蹦蹦跳跳,好是激动。连话语也都说得含糊,不知道是说人漂亮呢?还是景漂亮。

    “寻哥哥,我们去那边玩好不好…”

    西瓜兴奋地指着城东,抬头问向夏寻…

    而,夏寻则无可奈何地看向芍药…

    “你急着回山吗?”

    芍药润白的脸蛋,微微泛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